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先祖之灵
    ***************************************************************************************************

    喂喂喂,不是吧,你们玩真的呀?

    此时此刻,听到三位野蛮人的怒吼,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一股严重的虽不明但觉厉自心头涌出,先祖之灵啊亲,一听就是吊炸天有木有,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玩下去?

    无视我内心的崩溃,三位野蛮人呈正三角位置站立,高举手中的武器,那铁铸一般的肌肉之躯暴涨,袒露出狰狞的刺青,从上面散发着远古苍茫的气息,野蛮人竞技场“呜呜呜”的传出类似号角一样的雄浑声音,仿佛活了过来,在迎接着什么到来。

    那么大阵仗,这三个吃货到底都干了什么好事?

    我咕噜的吞咽一口,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准备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管三大爷给我什么评价呢,只有保住了小命的救世主才叫救世主,否则都是烈士啊!

    战鼓声,号角声,还有嘹亮粗犷的野蛮人战歌,交织到一起,恍惚间,仿佛将人带到了荒古蛮地,一群又一群的远古巨兽在雪地之中栖息,忽然惊立奔腾,四处逃窜,从它们的后方出现了一个个巨神般的庞大身影,上身**,腰上披着一块兽皮,却比身穿重甲的野蛮人战士还要魁梧,高大,双目燃烧的凶猛战意。让他们看起来比那些仓惶的巨兽还要更像野兽。

    手握数米长的铁剑,数吨重的战斧,他们就像一头头猛虎扑入羊群般,对体型是他们十倍以上的巨兽展开无情杀戮,剑起斧落,一个个脑袋就被干净利落的砍下来。滚落在地,从脖子断口出喷出的鲜血似喷泉一样,瞬间染满了整片雪地。

    随意抓起一个滚落在地,眼珠子还在为生命的流逝而涌着绝望泪光的巨兽头颅,单手高高举起,仰着脖子张大嘴,喝下从头颅流洒下来的热腾鲜血,将自己染成血人后扔到一旁,继续逐杀。直至这些巨兽完全逃窜的无影无踪。

    看着这些一个个比古兽还要凶悍残暴的高大身影,我完全惊呆了,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些人的身份来历。

    远古野蛮人战士。

    忽然间,他们似乎发现了身处另外一个时空中的来客,齐齐转过身,用一双双比哈洛加斯的暴风雪还更加寒冷无情的瞳孔,注视过来,一瞬间。我就仿佛变成了那群巨兽,似一只绵羊在群虎包围之中颤颤发抖。引颈待宰。

    不对,这是幻觉!

    我猛地将头一摇,眼前的荒蛮景象和远古野蛮人战士全部消失,又回到了野蛮人竞技场。

    没想到,经常用狼人变身给别人制造错觉的自己,有朝一日也会着了道儿。是自己疏忽大意了吗?不是这样,让我产生幻觉的并非是三位远古野蛮人的精神力,而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斗志和战意,以及一种……一种无法言喻的远古意志,让我产生了幻觉。

    回过神。三位远古野蛮人战士的最后手段,已经进行到尾声,从他们的头顶上不断冒出宛如灵魂一样的青色光芒,这些光芒在半空组成三个巨大无比的虚影,那些战鼓声,那些号角声,以及那些嘹亮热血的战歌,都是从这些巨影身上发出,冥冥中,似在召唤着谁。

    骤然间,三道虚影在升华到了极致的战鼓号角歌声中,爆发出万丈光芒,而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凭空出现的气息。

    强大,凶悍,残暴,勇猛,似乎将一切野蛮战士的形容词放到其身上都不为过,凭空出现的气息,自消失在光芒中缓缓踏出一步,整个野蛮人竞技场顿时剧烈抖动,仿佛脚踩大地,呼吸云朵,头顶雷霆的可怕巨人战士,以震撼的姿态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种凶悍的气息……不是和我刚才陷入幻觉之中,从那些远古野蛮人战士身上感觉到的气息一模一样吗?

    瞬间,我就明白了,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三位野蛮人大爷的最后手段,他们口中怒吼的先祖之灵,竟然真的将远古野蛮人战士祖先给召唤出来了。

    而且,这位了不得的野蛮人祖先之灵,身上足足长了三双胳膊,一双持着双手大斧,一双双持剑斧,最后一双手持剑盾,面目狰狞,就宛如六臂阿修罗王。

    喂喂喂,这是犯规吧,这完全就是一座攻守兼备的移动堡垒吧?!

    无论是气势上,还是武器上,还是实力上,都被眼前这名远古野蛮人战士先祖之灵给压制住了,还怎么打?再回去苦练三个月?

    不行,我才不要,这些天和梦之境界里的山寨强化般野蛮人大爷战斗的时候,我已经渐渐发现了,从他们身上已经很难获得进步,因为我已经太熟悉太熟悉他们的招式了,不仅难以进步,继续下去,或许还会渐渐退步也说不定。

    打个比方,三位野蛮人大爷就像一片沃土,但就算再怎么肥沃,养分也会有被吸光的一天,而且营养太单一了,会导致严重发育不良。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决一胜负的日子就在这几天,怎么可能因为眼前的野蛮人先祖之灵而退却。

    就算是无良上帝,我也要逆给你看!

    心里怒吼着龙傲天式的台词,希望能暂时获得一点龙傲天属性加持,我怒吼着,cosplay熊的体型不断巨大化,足足长成百米之高,和眼前盘古巨人一般的野蛮人先祖之灵持平,深红之爪狰狞探出。

    不够,还不够,至少得拥有和对方一样数量的手臂,本来技巧方面对方就已经占据绝对优势,要是连数量也不及对方的话。那就真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防守都难了。

    毁灭之力爆发,一双深红之爪再次从cosplay熊肩甲上生长出来,这样一来就公平了。

    进入到世界巅峰境界,意味着自身的毁灭力量,进入到了玄奥的精神和意志层次。精气神真正的开始渐渐完美融合起来,毁灭的精神,毁灭的意志,毁灭的力量,三者合一,它就是我,我就是它。

    好吧,还是说人话比较好,简单形容。就是力量仿佛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变得更加圆润易操纵,每一次攻击都会附带着自身的精神意志,就像在砖头之间砌上水泥,牢不可摧,效果拔群,尤其是在欺负实力比自己弱的敌人的时候。

    至于对付同等级的敌人,还是得靠拳头说话啊亲。你有我也有的东西,只能在长短硬度技巧以及持久力喷射量中【哔】效率方面比较。才能分一高下了。

    得益于力量的增涨,再加上巅峰之境对力量操纵的提升,在三位野蛮人大爷的压迫下,我早在突破巅峰之境没多久,就掌握了第二双深红之爪的变化,如今正好拿出来让他们的先祖之灵见识见识。

    只不过……六臂的cosplay熊。是不是朝着更加奇葩的造型奔去了?啥时候长出三个脑袋大概也不会觉得惊讶了,我只希望脑袋多了智商有加成。

    野蛮人竞技场中,百米高的野蛮人巨人和布偶熊巨熊,同时发出一声怒吼,迈着看似庞大笨拙却十分轻灵的脚步。瞬间近身。

    野蛮人先祖之灵的四把武器同时挥击,手中的盾牌将毁灭鲑鱼剑挡住,打的一手好算盘,我岂会甘心被这样的伎俩压制,空着的四只手臂纷纷迎向那些武器,三重焰拳什么的,不要钱似的轰出去。

    实力大增,施展三重技巧也变得更加轻松,威力相较之前强了好几倍,一时之间竟然抵挡住了先祖之灵的攻击,最后将他的四把武器死死握住,僵持起来。

    你看看,这不是还可以一战嘛,果然不能怂。

    先祖之灵忽然张大嘴巴,露出一口森森牙齿,和三位大爷战斗了五位数的次数,我立刻知道他要做什么了,熊嘴也是大张,一口能量炮喷了出去,和先祖之灵刚发出来的怒吼碰撞到一起。

    强烈的爆炸自两人中间爆发,我和先祖之灵都被震退了几步,打破了刚才的僵持,忽然间,先祖之灵开始剧烈旋转起来,是野蛮人的旋风吗?我见多了,放马过来吧。

    手中的毁灭鲑鱼剑握紧,我先声夺人的朝先祖之灵冲上去,面对野蛮人的旋风,绝对不能怂,一旦被压制了就难以抬头了,你莽我更莽,这就是我和三位大爷战斗了一万多次所凝聚出的精华经验,当然,仅个人适用,法师绝对不能学。

    “嗷嗷嗷嗷嗷————!!!”怒吼着,鲑鱼剑狠狠斩向眼前的巨型龙卷风,同一时间,另外两双手臂,瞄准了先祖之灵的脚下。

    把你的陀螺尖儿打断了,看你还怎么转。

    就是这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忽然涌上心头,我想都没多想,顺应着本能迅速向后一跃,紧接着,两道白光就从头顶上斩落,差点就把我一双半圆的熊耳朵给割下来了。

    卧槽,竟然还能这样?

    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两道白光的源头,我差点崩溃。

    先祖之灵的双持剑斧在施展着龙卷风技能,但是别忘了,他还有一把双手巨斧,一把利剑,和一枚盾牌,丝毫没有受到自身高速旋转的影响。

    刚才偷袭我的,正是双手巨斧和利剑,而盾牌则是将旋风的弱点包裹的水泄不通。

    在我惊讶的瞬间,先祖之灵继续带着巨大的龙卷风欺压而来,我心里暗道不妙,完蛋,要被压制了。

    果然,接下来几乎是一面倒的状态,借助着旋风的旋转之力,先祖之灵手中的巨斧和长剑更加凶猛,更加迅速,更加不可捉摸,一时间,他就仿佛又多长出了一倍数量的手臂,攻击无处不在,在借助着龙卷风形成了暴风骤雨,对cosplay熊的全身进行着残酷洗礼。

    cosplay熊的六只手臂完全不够用,甚至渐渐的无法看清先祖之灵的攻击轨迹,只能憋屈的不断挥舞防守,期望能阻止多一些攻击,让自己少受点伤害,等待对方的旋风结束。

    可是,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下,野蛮人的旋风会那么轻易结束吗?

    难道说,自己又要败了吗?一直以来,我凭借着早已经摸透了三大爷的招式手段,才得以在他们手上坚持不败,或许他们也看出了这一点,害怕我因为背版而把自己背傻了,以后不懂得和别人战斗了,才将最后的召唤先祖之灵给施展出来,借此提醒我。

    结果效果拔群,一旦面对眼前的先祖之灵,面对截然不同的招数手段,我立刻就兵败如山倒,惨的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这次就痛快的认输吧,回去以后再想应对策略,没错,就是这样,说不定梦之境界里的山寨版,也能召唤出先祖之灵,回去以后,只要我在梦之境界里多背版几天,先祖之灵什么的,也不在话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