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主角也会死于话多
    ***************************************************************************************************

    世界之石要塞,野蛮人竞技场。

    看似无限的竞技空间中,弥漫着狂野和毁灭的风暴,似在倾诉前一刻这里发生了多么激烈的战斗。

    暴风中心,却是静悄悄一片,只剩下谨慎的,防备的,宛如伺机而动的野兽般的喘息声在不断回荡,一道,两道,三道,四道,足足有四道。

    “小子,这次也快点认输吧,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科力克用手中的巨斧刮了刮鬓角上的汗水,咧着一口好牙说道。

    “没错没错,现在的你还不够格,再有一年半载还差不多。”

    马道克也随声附和,他似乎忘记了,在一开始的时候,心里可是十分肯定,眼前的德鲁伊没有个十年二十年,都休想从自己三人手上拿走哈洛加斯的心脏,如今,这个一二十年变成了一年半载,或许还会改变吧?

    “我想喝酒,再给我一坛好久,我可以多陪你练练。”实在人塔力克瓮声闷气的开口。

    【哈哈哈,该放弃的人不是你们三个才对吗?看看你们,已经老了,老的让我不忍欺负你们了,倒不如早一点把奖励给我如何,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三位野蛮人大爷想轻易将我打发走,这可没门,我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一个小时又二十五分钟,怎么也得把剩余的几口气给用完了再说。说不定再坚持个五分十分他们就先倒下了,想打嘴仗是吧,我暂时从麻木状态中清醒过来,有力的反击道,你们呀,还是太图样图森破。

    “老了?臭小子。你还真是敢说啊,一头连话都不会说的古怪熊人也敢嘲笑我们。”勇猛的野蛮人从来不会承认自己老了,听我这样一说……哦不,是看我这样一举木牌,三位大爷顿时怒击而笑。

    “也罢,每次都把你打个半死,连我们都有些不忍心了,本来想着这次就让你这臭小子轻松一点下山,算是对你这两个多月以来的坚持的奖励。你小子不领情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是没办法了。”

    三位野蛮人大爷相视一眼,齐齐露出狰狞笑容,手中的武器猛地高举,全身肌肉急速鼓胀,尤其是上半身的倒三角,似要把铠甲撑破了,一瞬间散发出的气势。宛如顶天立地的肌肉巨人。

    他们的肺部仿佛气球一样不停鼓胀,脖子比正常时候足足粗了两倍。狰狞大脸憋的通红,然后张嘴,伴随着三声大吼,整个竞技场撕裂一般的剧烈震颤起来,吼声交织,形成一道巨大骇人的能量巨浪。远远看去,就宛如是宇宙爆发诞生时所形成的冲击波。

    就算是现在达到完美之境的cosplay熊,硬吃这一招的话都会受到不小伤害,不过,我只想对他们说。同样的招式使用第二遍对圣斗士是没有效果的。

    巨大的cosplay熊也引颈发出一声怒吼,往前狠狠踏出一脚,竞技场的地面顿时像波浪一样翻涌,三重震波,迎向了野蛮人的三声怒吼。

    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不足以阻挡三人联手起来的噪音攻击,cosplay熊的熊爪紧接着高高抬起,四根熊爪伸的笔直,宛如一把圣剑,由上而下竖直的劈了下去。

    改良型——单身二十四年宅男的右酱的愤怒一击。

    好吧,其实还是三重震波,只不过是通过熊爪挥出的以空气为媒介的改良型竖式震波。

    通过地面传播的普通型横式震波,加上通过空气传播的改良型竖式震波,形成了一个倒t字,一前一后向野蛮人的三嗓子拼撞而去。

    横式三重震波首先遭遇,被三嗓子摧枯拉朽的淹没,不过三嗓子的冲势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就好像一个碾压一切的巨球,遇到一块斜放着的木板,虽然巨球压着木板继续前进,但是前进方向却被抬起了一些角度。

    紧接着是改良型的竖式震波,宛如一把刀锋般,咻的一声,将这股恐怖的声浪切出了一条裂缝,一道恰好让cosplay熊毫发无损的大门。

    这恰是点与面的经典结合,先用面改变攻击的方向,减少正面压力,再通过点进行击破,和三位野蛮人大爷战斗了一万多场,这些不上台面却十分好用的小技巧都被我偷师到了。

    “小子,你的技巧运用进步的速度让我们吃惊。”

    “但是,还差的远呢。”

    在击破三嗓子的同时,三道巨影,宛如从天而降的巨灵神一般,已经将cosplay熊彻底笼罩起来。

    十分钟后,cosplay熊再次扑街倒下。

    “所以才说你小子还太嫩。”科力克不屑的摇着手指。

    “让我静静。”取消变身,我保持着五体投地的姿势,陷入了沉思,该不该用完全狂暴教他们做人呢?这样划算吗?不对,等等,我似乎进入误区了,万一这三位大爷见我玩命,也心血来潮一起玩命用出完全狂暴该怎么办?

    想到这一点,我立刻冷汗嗖嗖,别小看野蛮人对战斗的执着,他们或许真的会这样做,幸亏我想到了这一点,看来用完全狂暴是行不通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话想说?”马道克冲我挤眉弄眼,大概是刚才那一句你们老了,把他们的玻璃心给刺疼了,说话格外的不客气。

    我抬起头,嘴唇咂吧几下,千言万语拳都化作了一句话。

    “来打昆特牌吧。”

    “哈?”“哈?”“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挑战野蛮人三大爷的第三个月,第十天。

    梦之境界……

    【艾芙丽娜,你这小婊砸给我出来。本德鲁伊大爷要让你目瞪口呆。】

    “哦嚯?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期待了。”

    【哼哼哼,我这只熊爪,可是涂满了毒药的毒爪。】

    吴凡,卒。

    “不对劲啊混蛋,这三个山寨货实力怎么比以前更高了?!”

    “哦,我看你们来劲。还以为你有十二分把握呢,所以把难度稍微提高了一点点。”艾芙丽娜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你这混蛋,小人,卑鄙无耻下流又难吃的咸鱼剑。”

    “不是难吃是不能吃,你要是想要一把好吃的剑,我到是不介意把你的鲑鱼剑变成蜂糖糕点剑,当然性能如何可就没办法确保了。”

    “还能这样?”我眼前一亮。

    “姑且……是勉强能做到吧,大概……可能……”艾芙丽娜露出一副【糟,不小心说漏嘴了】的语气。

    “好吧。等和地狱一族的战斗结束以后,你就帮我变吧。”

    “你想做什么?”

    “鲑鱼剑不是能无限重生吗?糕点剑应该也能吧,我想开个糕点铺,成本为零,铁定赚翻。”我心里啪啪的打着小算盘,两眼快要变成金币形状了。

    没办法,到时候总要想点办法谋生吧,地狱一族被打退了。意味着没有小怪兽了,没有小怪兽了。意味着没有金币宝石装备爆落了,这样一想,到时候全大陆的冒险者都会出现经济危机啊亲,我得准备好退路才行。

    “你这家伙啊……当了十年的救世主,思维还是一如既往的凡人级别啊。”艾芙丽娜远目中。

    “哼,我可是救世主。不屑像你一样做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偷鸡摸狗见不得人了?”

    “前者是迟早的事情,后者的话,你把半截锤子埋在地底下不是见不得人是什么?”

    “愚昧之极!这是考验,石中剑的故事听说过吧。我这是为了等待有能将我拔出来的能者贤人,而不是你这样的废材德鲁伊!”艾芙丽娜恼羞成怒了。

    “啊,是这样吗?可是我记得故事的最后,剑被扔到了湖里吧,说白了你就是用完可以扔掉的一次性用品,大概。”

    “我生气了,我要回收野蛮人。”艾芙丽娜耍泼的嚷嚷起来。

    “等等,你这是犯规!”我惊叫一声。

    “愚蠢,我的地盘我做主。”

    “你这是垄断,店大欺客。”我悲愤了。

    “你来咬我啊?”

    “有种你下来,你下来我就敢咬!”

    “你这么诚心诚意求我了,我就成全你吧。”一道圣光从天而降,可不是艾芙丽娜这家伙,竟然真的出现在我的梦之境界里了,依然还是半截身子埋在地底。

    我居心不良的企图控制那部分泥土消失,一窥它的真貌,结果发现竟然控制不了,可恶,这鸠占鹊巢的混蛋,都用了我的梦之境界做了些什么,我才是这里的创造者好不好!

    骂骂咧咧的,我再次变身cosplay熊,呸呸两声往熊爪上吐点口水什么的,摩擦摩擦再摩擦,然后来到艾芙丽娜面前。

    艾芙丽娜说过,只有到达世界之力境界才可以接近它,结果我上当文字游戏的当了,只是可以接近而已,想碰触的话依然会被毫不犹豫的弹开。

    现在呢,我已经达到了完美之境,到底能不能碰到这把咸鱼剑。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一步一步上前,最终停在这把半截出土的咸鱼剑的面方,伸出熊爪,对着剑柄狠狠一握。

    “嘭”的一声,一股强大斥力反弹过来,将cosplay熊弹出数十米远。

    这种程度的话……可以不放弃!

    熊眼一瞪,我就仿佛是在飓风之中艰难迎风行走的普通人一样,一手挡在额前,一手向前推动,腰弯的几乎快要有九十度,而后一步一步向前。

    十米,五米,近了,快碰到了!

    终于。向前推动的那只熊爪,碰到了剑柄,毫不犹豫的狠狠一抓,就在这一瞬间,风平浪静,时刻排斥着cosplay熊的力量忽然消失了。

    “哦呀。好像有点小看你了,竟然真的碰到了。”艾芙丽娜的声音响起,不过,依然是在天空的方向,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从这把咸鱼剑里发出,搞什么鬼?

    【哼哼,你太小看了我,艾芙丽娜小婊砸。今个儿本德鲁伊就要把你的下半身锤子给拔出来。】

    斥力消失后,我神奇的挺了挺胸,另外一只爪子也摸了上去,两手握着剑柄,全身上下波浪式的扭动起来,宛如一条坐着热身运动的毛毛虫,然后,牙根一咬。用尽全力。

    噢噢噢!!!!!!就算是石中剑,也给我起来吧!!!!!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眼前的咸鱼剑,明明插在松软的泥土之中,看似就算随便来一个小孩子也能将它拔出来,可是事实上,哪怕是cosplay熊的巨力也无法动摇它丝毫。

    怎……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傻眼了吧你这个战五渣弱鸡。怎么可能让你轻易拔出来。”艾芙丽娜笑的开心,笑的猖狂。

    【不可能,我要再试一试,我可是永不言败的德鲁伊吴凡啊啊啊!!!】

    我发出灵魂的呐喊,松开手。再次往熊爪上吐了两口,然后握住肩膀,两脚下蹲,吃足奶劲。

    一,二,三,给我起!!!

    咸鱼剑纹丝未动。

    再来一次,我不会那么轻易认输,啊呸,啊呸,我拔!

    还是不行,我要再接再厉,啊呸,啊呸,我再拔!

    如是试了五六次,艾芙丽娜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忽然从剑身爆发出一股劲流将我击飞。

    “你……你这头肮脏的臭熊,该不会就是想把口水涂上来吧?”艾芙丽娜语气颤抖的质问道。

    我取消了变身,懒洋洋打个哈欠。

    “艾芙丽娜,不是我说你,咱们毕竟相视了也快有十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当我说出永不言败这个绝对和我无缘的字眼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我在打歪主意了。”

    “呵呵……呵呵呵……我到是一时疏忽了,你这混蛋,你这个卑鄙之徒,呵呵呵……”艾芙丽娜声音里透露出一丝黑化迹象。

    哦呀,不对,我还是快点跑路为妙。

    “算了,反正没什么关系。”就在我准备取消梦之境界,让艾芙丽娜有气无处发的时候,忽然,她的语气恢复正常了。

    “你该不会是气疯了吧,别憋着啊,对身体不好。”艾芙丽娜的异常反应,让我反倒有些不安了,生怕是个阴谋。

    “你啊,还图样图森破,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我告诉你,你刚才的恶心举动其实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

    “真没有?”

    “没有!”

    “那我再抹多几把,你别拦着我。”

    结果再次被轰飞了。

    “你看,嘴硬了吧。”

    “才不是嘴硬!这把剑好歹也是我的代替品……啊!”艾芙丽娜懊悔的发出叹息,这次可真说漏嘴了。

    “哦嚯,替身啊。”我盯着插在地上的咸鱼剑,若有所思,其实信息量太少,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只是故作一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吓一吓艾芙丽娜罢了。

    “可恶,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够了,我已经受够你这个笨蛋德鲁伊了!”愤怒的嚷嚷着,艾芙丽娜的声音越来越远,看样子是气的狂奔而去了。

    真是个经不起气的家伙,明明已经相识十多年了,为什么就不能再淡定点呢?

    我摇头晃脑的想着,目光一侧,看到三座野蛮人雕像好好的矗立在那,顿时乐了,看来艾芙丽娜真的是气坏了,竟然忘记用这三座雕像威胁我了。

    好了好了,娱乐时间结束,该干正事了,来到祭坛中心,看着已经看腻了的古石之书,我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往上一按。

    今天,是挑战野蛮人三大爷的第三个月的第二十三天。

    而后,一晃又是十天过去……

    两个小时十分钟,我在心里默默数着,在野蛮人三大爷的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下,艰难的身形一闪,终于摆脱了压制,各自落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稍作中场休息。

    【怎么样,是时候承认我的实力了吧,该老老实实的把奖励叫出来了吧。】

    和这三个吃货相处时间长了,友谊增涨了,我说话也越来越不客气了。

    “不得不说,你小子很难缠,我科力克守护在亚瑞特之巅数千年,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奇特家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