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四章 女儿结婚是父母永恒的话题
    ***************************************************************************************************

    目送某人离开后,三座已经石化的野蛮人雕像忽然发出一阵抖动,紧接着,在山顶风雪的呼啸中,一道道莫名的声音从石雕里面响起。

    “感觉到了没有。”

    “屁话,又没眼瞎心蒙。”

    “他好像……对我们的招式很熟悉。”

    “没错,比上次多坚持了整整三分钟,这不魔法。”

    “难道说仅仅战斗了一次,他就把我们的招数和战术都记在心里了?”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看也不是记忆力那么好的人。”

    “或许唯独在战斗方面有着特别的天赋能力呢?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快成长对吧,人类不是有句话说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也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马道克,我觉得你这话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我可是在夸他呀,我可是好多年没有这样夸过一个人了。”

    “我指的是你说的关上一扇门,那扇门指的是什么?你是想说那小子是个笨蛋对吧,一定是这样没错吧。”

    “科力克,这是你自己的想法才对,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没有特别的深意。”

    “不不不,你别欺负我没读过书,你就是这个意思对吧,下次那小子来了我要告诉他。让给不给你那份。”

    “这才是你的目的不是么,你就是个吃货,还看着碗里想着锅里,连我这份也惦记上了,你就不怕把肚皮撑破么?”

    “没关系,吃剩下的我会好好埋起来。反正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不会坏掉,等下次解除石化的时候再吃掉。”

    “你是准备过冬的松鼠么混蛋。”

    “你才是混蛋,刚才偷吃了我一根羊腿别以为我不知道。”

    “谁让你吃的速度没我那么快来着,大自然的法则就是那么残酷,弱肉强食,科力克,我还以为你应该会懂这一点,没想到你连十岁的小孩都不如。”

    “啊,要打架吗?要认真打一场。感受一下弱肉强食法则的威力吗你这个左撇子?”

    “哈哈哈,你这个只会握着一把斧头像疯子一样挥来挥去的蠢货,让马道克爷爷教你怎么单手用斧子吧。”

    “你们已经跑题了吧。”一直沉默的塔力克,发出疑问,结果科力克和马道克吵的更欢,他只能默默叹一口气,完全陷入石化沉眠之中,来个眼不见耳不听为干净。

    ……

    和上次一样。我先回到了哈洛加斯的旅馆,在这里整顿了一番。主要是洗个澡,将身上的战斗痕迹尽量清理干净,然后才赶到亚瑞特高原,寻回之前挖的冰洞,却发现里面人去洞空,女孩们已经不见了。

    大概是外出历练了吧。我细细用灵魂联接感受了一下,果然察觉到了女孩们的踪影,她们的确在不远的地方历练。

    有爱娃儿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还是别去打扰她们历练好了。

    想到自己一旦去了。她们肯定会为了照顾我而放弃历练,我在三位野蛮人大爷那跪的太快了,在旅馆也没休整多长时间,这才一个上午过去呢,她们应该还没历练够两个小时吧,让她们就此中断也太可怜了。

    想到这里,我正欲迈出离开冰洞的步伐停了下来,重新回到冰屋里头,四处看看,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收拾,说明女孩们并不打算离开这个据点,前往下一处历练,到了晚上应该会回来。

    得出这个结论,我也就彻底安心下来,被子一铺,打算睡个好觉,稍微的,稍微的眯一会,最近精神实在……实在有些……

    才刚刚躺下,意识已经迷迷糊糊起来,入睡速度已经快要赶上我的小懒猪圣女了吧。

    朦胧的脑海之中,最后掠过一丝这样的念头后,就彻底陷入了沉眠之中。

    啪嗒,啪嗒,篝火发出的熟悉声音,在半睡半醒之中传入耳中,我艰难的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发现不知何时天色竟已经完全黑了。

    原本孤零零的冰屋子里,多了不少身影,正是历练回来的女孩们。

    “爸爸,醒过来了吗?如果觉得困,还可以再睡一会哦,晚饭还要稍等片刻。”

    坐在对面的西露丝最先发现我的动静,立刻凑上来,将我身上的被子拉了拉,跪坐在地,弯下腰,对躺着的我这样说道,一头在火光中仿佛黑珍珠般闪闪发亮的及腰乌黑秀发披洒而下,落在脸颊旁边,痒痒的,让我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搂住一束。

    “已经没事了,睡了一个好觉,精神完全恢复过来了。”感受着秀发的丝滑柔顺,大手顺势往上抬起,落在西露丝的脸蛋上轻轻抚摸着,我露出欣慰笑容。

    “不知不觉,我的小公主也长大了,变得如此贤惠,已经可以嫁人了。”

    “真的……可以吗?”西露丝俏脸一红,在上面抚摸着的手心可以清晰感觉到原本温润的手感,正变得滚烫,那双乌黑眼眸像一闪一闪的繁星,羞涩而明亮,静静注视着我,宛如被约直告白树下的怀春少女,那份青春悸动,让我也忍不住心脏剧烈跳动一下。

    不好不好,睡迷糊了,不小心碰触到了禁忌话题,让双子公主去嫁人?她们希望嫁给谁?又或者说,谁曾经许诺过让她们做自己的新娘,后来食言了,而她们却依旧温柔谅解,并时时刻刻都在期盼那一天的到来?

    我已经不敢想下去了,只想抽自己几巴掌,让这大嘴巴消停一会。

    “当……当然了。”有女孩们在场。我可不能露出破绽,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句,假装一副没睡醒,还处于严重的大脑内分泌失调庄严,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将可爱的小公主抱在怀里。亲吻一口。

    “不过,爸爸可舍不得你嫁人。”

    “何止是舍不得,我看要是西露丝艾柯露要嫁人的话,吴大哥肯定会拿着大刀追着那个胆敢拐走自己宝贝女儿的男人满世界跑。”琳娅小妮子一如既往的喜欢打趣我。

    “这句话用在卡洛斯身上也一样合适。”

    我露出笑容,毫不客气的笑纳了琳娅的夸奖,并承认了卡洛斯这死女儿控有和我一争高下的资格,不容易啊,要我这个天下第一女儿控承认这点。

    “卡洁儿的话,十年二十年应该都结不了婚吧。就算治好了病,怎么说她也是半个天使,成长会比我们人类慢很多,所以卡洛斯可没吴大哥你那么着急哦。”

    “小妮子,你就想打趣我对吧。”我张牙舞爪的朝琳娅扑上去,将这气人的小妻子抓住,打了几下屁股,咯吱挠痒痒了一番才心满意足。

    “不过说到卡洁儿的话。以后的确麻烦,我都为卡洛斯操心。不对,卡洁儿也是我半个女儿,哪用得着给卡洛斯操心,是我自己操心才行。”

    拍了拍额头,我差点就是女儿控之战中自动失格了,真是失败啊我。怎么能对卡洁儿如此漠不关心呢?

    “吴大哥担心什么?”小妮子被我挠的上气不接下气,干脆就躺着我的怀里,懒洋洋的抬起头,在火光下忽明忽暗的绝世俏颜,露出一个让我心醉神迷的甜甜笑容。

    “当然是结婚啊。结婚。”我低头沉思起来,苦恼之色洋溢于外。

    “结婚,谁?”这时候,在外面准备好了晚餐的维拉丝,端着乘了满满热气腾腾的菜肴的托盘走进来,只听到一半的她好奇问道。

    看到小狗狗一脸天真的模样,我心里的抖s之魂忍不住又苏醒了。

    “是这样的,我们正在商量,将来我和你有了女儿,等她要结婚嫁人了,该怎么办?”我咳嗽几声,一本正经的说道。

    “咦……咦咦咦?我和大人……什么的……女……女女女……女儿?”维拉丝一惊一乍,宛如有一双小狗耳朵和一根毛茸茸的小狗尾巴惊然竖直起来,随即慌乱,手中原本稳稳托着的托盘开始哆嗦起来,汤汁菜汁不断溅起,她却毫不知觉,完全陷入了我刚才的话之中。

    “是是是……是……是啊……我……我和大人……的……的……的女儿……呜哈哈……迟……迟早会有的……有的对吧……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呢……结婚……结婚的话……呜呜呜……不想我和大人……和大人的……我们的女儿……那么早结婚,不要,呜呜呜~~~”

    陷入话题之中的维拉丝,想是幸福的幻想了一下有了我们的女儿的幸福光景,然后,她的脑海之中仿佛瞬间上演了女儿呱呱落地到出落的亭亭玉立的仔细过程,到了女儿该结婚的时候,幸福冒泡的脸蛋,忽然晴转多云,然后呜呜悲鸣,仿佛真的有女儿要出嫁了。

    大家:“……”

    不得不说,这只单纯可爱的小狗狗,有时候脑洞也挺大的,是受到了我的影响吗?

    “维拉丝姐姐,回魂了,维拉丝姐姐?”莎拉好心的凑上去,小手在瞳孔已经失去彻底迷失的维拉丝眼前摇摆着,一直喊了好几声,才将维拉丝惊醒过来。

    她呆萌萌的扫了屋子里一眼,看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脑海中回忆起了刚才的事情,女儿?自己刚才竟然在大家面前和大人讨论女儿?还陷入了幻想之中,摆明了一副渴望给大人生女儿的态度,那岂不是说,会让大家联想到……联想到自己在向大人暗示……暗示渴望做……做可以生……生生生……生小孩之的事情?这么羞人的话题竟然在大家面前……

    想着想着,维拉丝的俏脸噗一声红成熟透蜜桃,身子开始摇摇晃晃,一副快要害羞晕倒过去的可爱模样。

    “小心。”莎拉敏捷的接住了维拉丝手中的托盘,坐在她旁边的三无公主则是接住了维拉丝晕倒过去的身体,配合的十分默契。仿佛已经做过了百十次一样。

    嘛,维拉丝害羞晕倒的次数的确蛮多的,这只小狗狗啊,那股害羞劲儿怎么就锻炼不了,好像被固定在了一个最低触发值呢?

    我从三无公主手上结果维拉丝,作为让她害羞晕倒的罪魁祸首。当然有义务责任照顾她直到醒过来——虽然这次我的确不是故意的。

    话说,接回刚才的话题,大家都已经懒得吐槽为什么我只要女儿了么?

    代替维拉丝,三无公主将剩余的饭菜端了进来,大冷天的,很容易凉,所以我用了一点小手段,让维拉丝提前清醒过来。

    嗯哼,也不问问我们是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了。这种简单的事情当然能够做到。

    小狗狗维拉丝眨了眨修长睫毛,在我怀里迷糊的睁开眼睛,乌黑纯净的眼眸子露出困惑之色,大脑似乎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于是,我促狭又起,亲昵的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抱了抱紧。

    “维拉丝宝贝,晚安。”

    “嗯啊。大人……晚安……”被我提起弄醒的维拉丝,果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听到我这样说,下意识以为这是在家里,夫妻睡在一块,深夜不小心一起醒过来,她揉了揉眼,撒娇的探出双手搂住我的脖子。紧紧依偎过来,眼睛再次迷迷糊糊的合了上去。

    一秒,两秒,三秒……

    “呜呜呜!!!!!!”

    下一刻,脑海中忽然回忆起了点什么的维拉丝。从我怀里一蹦而起,瞬间犹如兔子一样跳开,躲在角落里头,用惊慌羞涩的目光温柔瞪着我,拼命向大家解释。

    “不是这样的,我以为是……我以为是……所以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真的,我……呜呜呜~~~”到了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能一个劲的悲鸣,脸红的抬不起头。

    “好吧,一天一次惯例的作弄维拉丝游戏到此结束,晚饭快凉了,大家赶紧吃吧。”

    “咦咦?一天一次?作弄我已经成了日常的必需品吗?”小狗狗惊觉,噗嗦噗嗦的摇着头,似在说,这样是不对的,欺负人是不对的,你们不要像大人一样助纣为虐。

    “吴大哥,你这样说维拉丝也太可怜了。”

    果然,有人站出来帮她出头了,小狗狗开心的一个劲点头,就是就是,太过分了,大人老欺负我,虽然不讨厌倒不如说有点喜欢,但是在那么多人面前也太害羞了,难道就不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咦?

    想着想着,小狗狗脸又红扑扑的低了下去。

    “我算过了,明显不止一天一次吧,一天两次才对。”没想到,琳娅话锋一转,果断投敌叛变。

    可怜的维拉丝还在一个劲的点着头,没有反应过来,足足又过了好几秒,才发出巨大的惊咦声,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抱歉抱歉,是我错了,那么就改一下吧,一天两次惯例的作弄维拉丝游戏到此结束,大家快吃饭吧。”

    “大哥哥,今天好像还是第一次吧。”

    “哦,说的有道理,也就是说待会还得欺负一次才算完成任务。”我一拍手心。

    “莎拉,怎么连你也……”

    维拉丝感受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伤心的泪眼汪汪,一个劲的瞪着我们,希望拿出一点吓人的威势,让我们适可而止,岂不知她的温柔温驯,也完美的糅合到了目光之中,导致瞪视的威力全无,反而有一种让人更欲作弄的可爱感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