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三章 抖M的自我进化之旅
    ***************************************************************************************************

    梦之境界,此时正奏响着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战斗诗歌。

    没有魔王血肉复生者那种庞然大物的震撼冲击,但是血肉相搏所激荡的气旋,足以将一整头魔王血肉复生者刮飞起来。

    三个高大勇猛,全身铠甲覆盖,宛如远古凶兽的野蛮人,两把巨斧,两把大剑,一枚盾牌,这些人挥舞着这些武器,所交织出来的歌曲,充满了野蛮人式的粗犷豪迈战歌,响彻整个梦之境界,一瞬间霸气侧露,竟难以分清楚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

    在武器交织的中心,cosplay熊犹如一叶惊涛骇浪中的小舟,艰难形势,颠簸不断,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用一句话足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境地——毫无还手之力。

    五分钟,依然还是这个数字,没能熬多哪怕一秒,cosplay熊已经浑身是伤的躺倒在地,摆了一个纯正的扑街姿势,屁股上的那团圆溜溜尾巴竖了起来,宛如一面白旗,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三位野蛮人这才停止进攻,跳回高台,进入石化状态。

    “怎么样,被吊打的滋味,能发表一下感想么?”艾芙丽娜充满恶意的笑声响了起来,已经不单单是幸灾乐祸了。

    对此,我强行抬起一只熊爪,对着天空摆了个竖中指的动作。内心奔腾而过的无数草泥马化作一个字。

    【滚远点!】

    幸好这里是梦之境界,身上的伤没一会儿就好了,我重新生龙活虎的蹦跶起来,准备再次挑战,不畏险阻,屡败屡战。

    第二次和三位野蛮人大爷战斗。我多了几分冷静分析,这时候才感觉到这三个吃货的战斗力真是吊炸天,可怕到了极点。

    哪怕是单打独斗,cosplay熊的力量更胜几筹,也没信心能赢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何况是三个人加到一起,更何况这三个人联手调戏了冒险者数千年,早就形成了巨大的默契。

    这些因素统统加起来,动用我所剩不多的脑细胞仔细一分析。我惊然发现,这三位大爷综合各方面的战斗力总值,可能达到了完美之境巅峰。

    无怪乎艾芙丽娜首先就告诉了我,想要堂堂正正打败他们,现在的我必须将实力提升到完美之境难有敌手才行。

    无论是获得和他们同等的战斗经验技巧,还是突破到完美之境巅峰,对我而言,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尤其是前者,实力还可能开挂。但是经验技巧这种东西,无论再怎么天赋奇才,都得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没有捷径。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比如说梦之境界就是一个。只不过,它虽然能让你在同样的时间里获得更多的经验技巧,但是所要付出的努力,却和其他冒险者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是更多。毕竟维持梦之境界还需要庞大的精神力。

    对我而言,唯一能在短时间内速成,在三位大爷手上坚持不败的可能性,就是艾芙丽娜刚才给我的答案,只能剑走偏锋,对这三位大爷的战术技巧进行背版了,幸好这咸鱼剑没有光动嘴皮子,竟然还给了我一点小恩惠,但正因为如此,我对它的手段,比对三位大爷的战斗力更加吃惊。

    梦之境界里捏出来的敌人,那怕我再熟悉对方的能力,最多也不过能造出只有本体六七成实力的山寨品,毕竟这些山寨敌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智慧,直会一个劲的将强大招式往我脸上糊过来。

    但是由艾芙丽娜创造出的这三位山寨版远古野蛮人英雄,却和正品一模一样,这种相似不仅表现在实力方面,还有战术,走位,思考方式,换句话说,艾芙丽娜创造出来的野蛮人,具有智慧,或者说人工智能,而且不是一般的智能,简直和那三位大爷没有任何区别,否则我怎么会在相同的时间败北?

    对于能做到这一点的艾芙丽娜,我只能惊叹,这家伙真是个怪物啊,有时候感觉和艾芙丽娜很亲近,可以随意嬉戏打闹,但是偶尔的偶尔,它又会给我一种无法揣摩的神秘,就如同蚂蚁与神明一般,感觉遥不可及。

    这把咸鱼剑到底是什么来历?不可能真是天界的一把搞笑用的锤子剑吧,就算是,那也是远古级别的,或许那时候末日之战还未发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区区一把搞笑锤子剑竟然拥有这样的见识和能力。

    挠挠头,我将这些没有答案的猜测统统扔到一边,熊爪伸出,再次作死的探向那本古石之书,激活野蛮人祭坛。

    三座石化的野蛮人雕像,第二次化作一个个大活人,手持让人心悸的武器,散发出让整个梦之境界动摇震撼的威势,朝我逼近过来。

    来吧,战个痛!

    熊嘴咧了咧,露出一个悲壮灿烈的笑容,我怒吼一声,冲着山寨科力克扑了上去。

    谁让这家伙最是嘴贱,老打击我,今个就算继续战败,屡战屡败,至少,我也要在你身上留下一点点纪念。

    战斗毫无预兆的打响,一次次的败北,又一次次的站起来,继续挑战,若非这里是梦之境界,某德鲁伊早就将自己给玩坏了。

    就算如此,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某人还是盯着国宝眼,大脑充斥着和那三位野蛮人战斗的信息,神色恍惚,喃喃自语,两手时不时比划一下,标准一副走火入魔的状态。

    女孩们见状,自然是心疼极了。果断放弃了今天的历练,全天候的照顾陪伴丈夫(爸爸),由此看来,她们这次来哈洛加斯的目的更多是为了照顾某人,而不是历练,与其说她们是一个历练小队。倒不如说是一个全天候保姆团,只为一个人服务。

    经过梦之境界一整天的战斗,我现在一看到那三位大爷的嘴脸,胃袋就开始剧烈翻腾,想要吐出点什么,被虐了多少次来着?至少不下一百次吧,若非我神经大条,早就在这样的非人自虐下崩溃,对自己的实力。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存在价值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和否认。

    但是,在这样的魔鬼式训练下,进展却依然极为缓慢,被虐了一整天,我在三位大爷的手上坚持的时间竟然都没超过六分钟,一直在五分这个坎上徘徊,多个几秒。少个几秒,感觉根本就没有进步。

    对此。我对艾芙丽娜的建议产生了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为了看到我被虐才提出这种办法吧?其实根本没有效果吧?

    对此,艾芙丽娜只是淡淡解释了一句。

    “想要看到进步,至少得等到你被虐习惯了,被虐成本能了。”

    我竟无言以对。

    第二天晚上。我第一次对进入梦之境界产生了强烈的抗拒,早就消失了十多年的懒癌竟然再次发作,不断告诉自己,明天就要再登亚瑞特之巅,找三位大爷谈心了。今晚得好好休息一会才行,修炼就放到明天回来再说吧。

    辗转几番,看到女孩们的恬静睡脸,我愣了许久,一咬牙,变身了圣月贤狼,缓缓合上双眼。

    “哦呀,我还以为你今天会不来呢,毕竟昨天被虐的几乎精神崩溃了,这可不像你啊,说,你是不是冒牌货?!”

    艾芙丽娜见我又来作死了,颇为惊讶,竟然怀疑起我的身份来了,简直好笑,说的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啊,我可是天下第一抖m,越被虐越开心,一天不被虐不舒服斯基星人!

    眼中留下两行悲怆虎泪,虽然内心的想法让我敢到羞耻无比,但是如今也只能这样催眠自己了,否则我怕我分分钟会切断梦之境界,逃避修炼。

    我冲艾芙丽娜做了一个挑衅手势,变态自恋锤子咸鱼剑,有种来虐我啊,来打我的脸啊?

    “呼呼,我真佩服你作死的勇气。”艾芙丽娜不带感情的笑了几声,宛如黑化的主神。

    “既然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于是,某德鲁伊的自虐之旅再次拉开帷幕。

    “吴大哥,你这两天的状态很差,还是别去了。”第三天,见我要去亚瑞特之巅再次挑战野蛮人三大爷,让维拉丝准备一顿丰盛佳肴,琳娅她们忧心忡忡的将我拦下来。

    “没事,今天是大好时机,在我……我将这两天的战果忘记之前,得快点去会一会那几位大爷。”

    我一摇一晃的站起来,脚步有些虚浮,宛如在网吧里肝了三天三夜的网瘾少年,急需杨叫兽的电击治疗。

    战果?忘记?

    女孩们相视一眼,知道梦之境界的正确使用方法的她们,已经隐约猜到了某德鲁伊这几天为什么会如此疲惫,甚至是接近崩溃,肯定是在梦之境界里捏造出了三位远古野蛮人英雄的化身,在里面战了个痛,或者是被虐了个痛。

    很接近真相了,不过她们永远想不到,三位野蛮人大爷并不是某德鲁伊捏出来的,而是另有他人,所以某德鲁伊这两天的受虐经历比她们想象的还要残酷百倍。

    “安心,我没问题,而且那三个野蛮人又不是敌人,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对我下太重的手,不是吗?”我极力的安慰女孩们。

    见我十分坚持,大家都沉默了,谁都想阻止,但是谁都无法说出阻止的话。

    一直以来,不是都这样坚持过来的么,这就是获得救世主的称号的同时,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屁股越大,责任越大,为了保护大家,不这样做不行,偷懒是不可以的,逃避更不可取,前面只有一条路可走,只能前进前进再前进,绝对不能后退,甚至不能回头留恋一眼。

    等在终点的,是和女孩们永远在一起的幸福混吃等死生活,这是一直以来激励着我抬起脚步前进的最大动力。

    维拉丝默默的将饭菜准备好,打包好,帮着我把这些能喂饱好几头牛的食物放到物品栏里,然后和大家一起目送我开启传送卷轴,在白光之中,朝她们竖了一个安心我没事的大拇指,随即消失。

    “我想去历练,大家呢?”伫立良久,维拉丝忽然神色坚定的回过头,看向伙伴们。

    “嗯。”琳娅用力点头,一个嗯字,一声轻应,重若泰山。

    “我们也要!”西露丝和艾柯露不甘示弱。

    莎拉轻拭长剑,三无公主则是握紧了法杖。

    或许,她们再怎么努力历练也没用,微薄的实力根本帮不上忙,但是,一毫和零相比,却是有和无的天渊之别。

    或许没什么作用,但是,哪怕能让他安心一点点,都值得自己付出一百二十分的努力,这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必须去做的事情。

    内心坚定的女孩们,飞快收拾好东西,重新踏上了历练路程,站在她们身后,爱娃儿好奇的眨了眨眼,第一次感觉到,女孩们的光芒让她有些羡慕。

    虽然很微弱,几乎难以察觉,但却温暖,真实,坚定,有着一种爱娃儿十分向往渴望的东西在里面。

    或许只要一直跟在她们身边,慢慢地,自己就会找到答案吧。

    来到亚瑞特之巅后,我习惯性的来到古石之书前,启动祭坛,看着三位大爷跳下来,气势一凛,准备战斗。

    “小子,小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科力克一见不对,这傻小子脑子坏了还是怎么滴,不想上供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在这里就开大?

    我猛然惊觉过来,不好意思的哈哈一笑。

    “抱歉抱歉,有点习惯成自然了。”

    “习惯成自然?真不知道你这小子在说些什么,尽是让人听不懂的东西,好酒好菜呢?”科力克和马道克一点都不觉脸红的向我伸手讨要,塔力克脸皮薄一点,没好意思凑热闹,不过听到酒这个字眼也是两眼放光。

    “当然了,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快吃吧,吃了我们再战一场。”

    “你到是迫不及待的想受苦了,好吧,我们成全你。”

    于是三位大爷一阵狼吞虎咽,吃饱喝足后拍拍肚子,也不担心吃太撑会影响战斗力,打着酒嗝,直接朝我一招手,领着前往世界之石要塞的野蛮人竞技场。

    而后,又是一场少见的惨烈激战,某德鲁伊又躺了。

    ***************************************************************************************************

    发烧三十九度,整个人晕晕沉沉,实在没状态,看看这个月末能不能多更几章补偿一下大家吧,这两个月真是灾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