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五十二章 艾芙丽娜的助攻
    ***************************************************************************************************

    因为我的到来,女孩们今天也无心历练了,哈洛加斯天色黑的早,看看渐暗的天空,我开始将自己苦练多年(?)的特长在大家面前展现一番。

    挖!冰!洞!

    “爸爸加油,爸爸好厉害,爸爸加油……”

    伴随着女儿们的打气声,我似浑身塞满了南孚电池,一人顶五人,连工具都不用,变身cosplay熊熊爪就是一通挖,最后打造出了一个足有将近上千平方米的冰窟,才在大家的制止下,意犹未尽的停下来。

    “这已经和在野外露宿没什么区别了。”看着大的过分的冰洞,女孩们显得有些困扰,地方太大的话,也是蛮没有安全感的。

    “西露丝,艾柯露,以后不可以再助长吴大哥的气势哦,本来就已经在没用的地方特别有干劲了。”

    琳娅也在向双子公主说教,这话说的好过分,我承认我的确喜欢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而且特别起劲,但也不全部都是这样,琳娅酱你是不是性格越来越像你奶奶了?

    最后,大家又凿了一些冰块,砌成冰屋,在大屋子里做小屋,也是无聊的紧,什么?为什么不用帐篷?我不是刚刚已经解释过了么,因为很无聊,维拉丝在她的超级版便携式移动厨房上做饭。大家帮不上什么忙,光在一旁聊天好像又有点对不起正在忙碌的维拉丝,真的是超闲的说。

    等冰屋砌好后,维拉丝的晚餐也差不多做好了,一如既往的美味,并没有因为是便携式的简易厨房而有所怠慢。看来法拉老头这家伙,对他的便宜学生到还是挺不错,为什么就不能顺便善待一下他的学生的丈夫呢,每次帮我一点忙都要收钱,太市侩了这人,吾不屑与之为伍。

    “哦,对了,维拉丝,下次去见那三个吃货的时候。份量再准备充足一点,加多个两三层。”想起科力克他们的吩咐,我连忙提醒,生怕过一会就忘了,让三位大爷不开心,偷工减料。

    “是远古野蛮人英雄,不是吃货,小心被野蛮人听到了。变成和狐人族一样的待遇哦吴大哥。”琳娅耳朵一抖,伸出细指在我腮帮上捅了捅。

    狐人族一直是我的心病。那些不堪回首的被追捕围堵经历,竟发生在我这个堂堂救世主的身上,天理何在。

    我摸了摸受伤流血的心脏,对于琳娅的提醒却满不在乎:“没差,谁规定远古英雄就不能是吃货了,那三个家伙足足吃了十个野蛮人的份量还闲不够。你给我想个更贴切点的外号?”

    “不用外号不就行了?”

    “不行,这样做,你让我这个命名帝如何存活?”

    “决定了,将来有孩子的话绝对不会让吴大哥取名。”

    “琳娅啊,你的性格越来越像拉斐尔大人了。”我泪流满面。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哦?一定是因为吴大哥变得越来越好欺负了。”小妮子一手托着下巴,另一边在我腮帮上捅着的如青葱白玉般的细指,亲昵捏了捏我的鼻子。

    “是这样吗?不对吧,欺负我的只有你一个吧。”我看向其他人,莎拉平时只有被我亲昵抱起来的份,小狗狗维拉丝就更不用说了。

    “是。”三无公主依旧言简意赅,显示了一会存在感。

    没问你你这个h公主侍女!

    “西露丝艾柯露,以后可别学你们的琳娅妈妈,得像维拉丝妈妈和莎拉学习,知道吗?”我伤心的将宝贝女儿抱在怀里。

    “和莎拉学就好了,别学我,会被大人拼命欺负的。”善良可爱的小狗狗难得发出一回抗议。

    “维拉丝,这是爱的表现啊!!!”

    噗一声,害羞的维拉丝听到那么赤果果的直白话语,脸红成了熟透的西红柿,低下头不敢再答话了。

    “我觉得学维拉丝妈妈也不错,就是……就是没办法那么害羞。”

    西露丝问声细语的说道,脸蛋也渐渐红了起来,她的性格的确继承了很多维拉丝的元素,善良可爱,而且爱害羞,至于艾柯露嘛,到没办法说更像谁,有琳娅的聪慧狡黠,有莎拉的纯真,也有维拉丝的温柔,两姐妹的性格还是比较分明的。

    “不要在聊这个话题了,不然的话,我有预感又要被大人欺负了。”见话题渐渐走向危险的放心,维拉丝连忙拉舵。

    “大人,你刚才不是说要准备更多的食物给那三位远古野蛮人英雄吗?没问题,但是食材方面好像不大够。”

    “哦,不要紧,这个我会解决,到时候食材缺乏了你和我说声就行。”

    我点了点头,不能怪维拉丝没有准备充分,就那三位大爷的饭量,除非将我们所有人的物品栏空间都填满,装足了食物,否则怎么也会不够用的,我早有打算,到时候会去库拉斯特一趟,扮演猎人亲自弄一些新鲜的食材过来。

    虽然麻烦了一点,不过没办法,三位大爷的饭量太大了,我并不想在营地里弄,如今营地的粮食也只是够大家温饱,连续大量采购的话会打破均衡,给阿卡拉以及莱娜她们添麻烦,还是自己去库拉斯特这个天然粮库自取好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弄头帝王鳄,给女孩们尝尝鲜。

    想到这里,我撸了撸袖子,干劲十足,恨不得立刻就出发前往库拉斯特。

    “啊,大哥哥,你手臂上的伤……”小莎拉眼尖,只是一晃眼的动作。就给她看了个真切,指着我的手臂发出惊呼。

    “哦,没事,和那三位大战了一场,难免带点小伤,要是太和平的话。也就没了效果。”

    “道理我们是知道,但却不能不把这些伤当回事,吴大哥真是的,早就应该和我们说了。”琳娅小妮子有些生气的靠坐过来。

    “脱下。”

    “托瞎?什么?”

    “脱下衣服,我上点药。”

    “不要紧吧,这种小伤,根本没什么问题,修养一会就可以了。”我抡了抡胳膊,表示无碍。

    但是下一刻。数道催促的责备目光就落到了身边,维拉丝她们也就罢了,为什么西露丝和艾柯露你们也是,将来也要变成像维拉丝一样唠唠叨叨爱操心的妻子吗?

    人单势孤,我只好忍辱负重,脱下了上衣。

    “这还就没事,看看这些伤口,还渗着血呢。”琳娅心疼的责备。一边取出马拉奶奶友情赠送的药膏,涂抹到那些伤口上。阵阵刺疼中带着清凉的感觉,让我倒吸冷气。

    “不会吧,明明在旅馆的时候处理了一下。”我脱口说道。

    “哦嚯,原来吴大哥还早有准备,一开始就打算瞒着我们了。”顿时间,大家的目光变得险恶起来。如果不是看我带伤,估计就要对我进行开庭审判了。

    “真的,过一两天就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恢复能力。”

    我缩了缩脖子,再次感觉到身处女儿国之中的男人是多么悲哀无力。这要是换成和卡洛斯西雅图克在一起的话,他们估计只会对我身上的伤口评头论足,研究哪道伤是用什么手法,包含着什么样的高深技巧,试图将当时的战斗还原,然后我也会兴致勃勃的参与进去。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在这里。

    “不行!”这一次大家异口同声,包括爱娃儿在内,我说有你这抖m天使什么事,其实只不过是担心圣月贤狼的身体跟着受到损伤吧,一边去一边去你这个大变态。

    琳娅抹的很仔细,还让我把裤子脱下来,只留下一条大裤衩,当着女儿的面,一家之主的威严荡然无存,让我消沉了许久。

    不过,马拉奶奶不愧是常年在哈洛加斯为勇(喜)猛(欢)好(玩)战(脱)的野蛮人治疗的宗师级药师,这药膏的效果别提了,比黄段子侍女的都要好很多,刚刚涂抹上,伤口就传来了酥痒的感觉,看起来可以提前一天完全愈合,继续作死去找三大爷谈心了。

    一家人久违的外出历练,坐在一起闲聊了将近两个小时,似有说不完的话,身为唯一外人的爱娃儿,也总是受到细心温柔的双子公主的照顾,时不时搭点话题,很好的融入到了气氛之中。

    直到夜深了,大家才开始铺背,都是一家人(爱娃儿除外),而且是在外出历练,没有追求精致生活的必要,和以往一样,在地上铺一条大探子,棉被排成一排,大家钻到被窝里倒头就睡,简单却又温馨。

    年纪最小的双子公主睡在我的两边,两双小手抱着我的胳膊,脑袋凑了上来,开开心心的合上眼睛,不过,我可没办法那么轻松的陪她们一起入睡,被三位野蛮人大爷五分钟撂倒的事实,让我一想起来就很是不爽,所以在躺下后变身了圣月贤狼,准备梦里继续修炼滴干活。

    向大家透露了圣月贤狼身份的好处就在于,现在可以毫无顾虑的变身,虽然还是会受到一定的瞩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个大男人变成女人,换成我我也要多看几眼。

    坏处就是,双子公主靠在肩膀上的脑袋挪了挪,最后靠在了胸口上,我说那儿真的有那么舒服么?能比得上琳娅的胸枕么?害我都想试一试了。

    爱娃儿看到我变身,两眼放光的凑近过来,看看西露丝艾柯露一左一右牢牢将我霸占,顿时凄苦,仿佛三岁丧母五岁丧父七岁失贞九岁残废的女乞丐。

    依依不舍的踱了几步,确认西露丝和艾柯露不会轻易放弃主权,就算她们愿意,我也不会当着女孩们的面让这抖m天使火力全开。

    想清楚这点,她只好回到她的被窝,蜷了蜷身子,背上的洁白天使翅膀拢到一起。感觉今晚的夜风有些喧嚣,止不住的寂寞冷意袭遍全身,此情此景,若能配上二泉映月的bgm就完美了。

    梦之境界,我和不请自来的小幽灵打闹亲昵了一番后,就正式开始了修炼。

    最近一段时间主攻圣月贤狼。cosplay熊只做了一些基本功,取保已经掌握的技巧不会退步,如今在三位野蛮人大爷那信心受挫,让我不禁又想捡起cosplay熊的认真修炼了,毕竟现在可是难得的机会,三位大爷这样的陪练,以后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想到这里,我做了做热身运动,果断熊人变身。

    “咦。今天不修炼你的狼人变身了么?”刚变身完毕,就响起了艾芙丽娜的声音。

    【啰嗦,要你管,关你屁事。】

    “怎么能说不关呢,毕竟我也是正常的审美观,无论怎么看,圣月贤狼也要比cosplay熊要顺眼许多,不是吗?”艾芙丽娜促狭的声音接着响起。我就知道它没好话。

    【你的审美观?你不是已经打算和我送给你的那把银剑鱼鞘结婚了么?让我相信这种审美观?】

    “没有这回事,少散播一些奇怪的谣言!”这把咸鱼剑立刻就激动了。

    【可怜的银剑鱼。被渔夫从海里捕上来就已经很可怜了,还要被制成搞笑的咸鱼剑,这样还没有结束,最后竟然被另外一把咸鱼剑给ntr了,连最后的一丝心灵归宿,它的充满奇怪味道的剑鞘。也被人所夺。】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连在梦里都要说一些傻话你到底是无聊到了什么程度?”艾芙丽娜意识到这个话题完全不可能争赢得了我,于是果断装傻,好一句风太大我没听见。

    【算了,我可没空继续和你磨嘴皮子。我要开始修炼了,别妨碍我。】

    见这咸鱼剑的脸皮越来越厚,已经接近水火不侵了,我顿时兴致索然,当年的艾芙丽娜是多么可爱单纯啊,被我随便调戏几句就脸红耳赤,大声争论,现在呢,你看看,已经变得像是在机关单位里混了三十年的大叔大婶了。

    “怎么,被那三个野蛮人虐了,不服气?”

    【你这家伙,说过多少次不要擅自偷窥我了?】

    “呸呸呸,我还不稀罕,只不过是听到了有趣的事情,所以才投入了一点点关注而已。”

    【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我有些好奇,能让这把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自居的臭不要脸的咸鱼剑觉得有趣的事情,那可不得了。

    “哈洛加斯的心脏,你们不是谈到了吗?”

    【哦,难道说你知道它的来历?】我更加好奇且兴奋,说不定艾芙丽娜知道点什么,能够将这块神秘的野蛮人圣物发挥出最大作用。

    “不知道,看都看没见怎么可能猜得出它是什么玩意。”艾芙丽娜用一副无奈耸肩的语气应道。

    【好吧,我尽量将它弄到手,给你见识一下,只不过作为交换,你要是知道它的来历可得告诉我,不能掩藏。】

    “到时候再说吧,能告诉你我到是不介意多说几句。”

    【你这家伙啊……】我恨的直咬牙,却没办法,谁让这把咸鱼剑占据主动权呢。

    “不过,你确信你能拿得到手?或者说,你能在短时间内拿到手?”忽然,艾芙丽娜用一副调戏的口吻,在我耳边极尽揶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有些底气不足。

    “按照我的估算,以你现在的水平,想要打败那三个野蛮人,或者至少和他们打个平手,起码得达到你们所说的完美之境境界,而且还要摸透了这个境界才可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