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四十章 失落的某德鲁伊
    ***************************************************************************************************

    歌声?传遍暗黑大陆?

    鉴于某德鲁伊在某方面的神奇破坏神能力和劣迹斑斑往事,在其中作为受害者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寒毛打颤,耳朵立刻竖直起来,进入了对付魔王级强者才会出现的极度警戒状态,手不由自主的悄悄放到背后,满是汗水的手心上,死死握着几条坚韧腰带。

    瞪大眼,他们见到了自称歌神的某德鲁伊,将几个大家伙一一拿出,其中一个大致是长方体的古怪魔导器,足足有三米高,跟西雅图克的个头都差不多高了,这个长方体的正面上,从上往下,列着整齐一拍的,在魔法扩音器上经常能简单的喇叭孔,而且孔的直径要比魔法扩音器的大上足足十倍。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大师兄和二师兄心头发出剧烈红色警报,仿佛末日即将降临。

    然后,某德鲁伊再拿出一个魔法扩音器状的大喇叭,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喇叭,喇叭口的直径差不多有一人高,普通人想用得稳稳的抬着才行。

    大喇叭加巨大魔导器,在巨大的剥壳凹槽恶魔妖精手中,正好合适,但是放到普通人手中,就变成了庞然巨物,站在旁边,除了西雅图克这样的大块头野蛮人以外。都会产生一种来到巨人国的感觉。

    “怎么接呢……看那毁歌破坏神好像也没怎么捣鼓,莫非直接上就可以了?”

    发挥着超乎寻常的智商,将喇叭和魔导器一一摆好摆稳后,某德鲁伊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不断在大喇叭和魔导器之间寻找,似乎想找个插孔之类的地方。最后未果,于是自言自语起来。

    “咳咳。”先咳嗽两声,润润喉咙先。

    然后,来到大喇叭后面,对着发音口,深呼吸一口气,陶醉的张开嘴。

    “啊~啊~~啊~~~啊~~~~啊~~~~~啊~~~~~~”

    声调从低到高,似乎想像七音符doremifasolasido那样,先试一试嗓子。但是这一试就坏了。

    从那三米高的扩音魔导器之中,发出了震耳欲聋,覆盖整个营地的巨大声音,这一瞬间,营地仿佛遭受到了数十年未曾遭遇过的灾难,从祥和中忽然陷入巨大混乱。

    耕着地的农夫,手一歪,不小心把傍边的农妇给砸到了。播着种的农妇,身体一倾。将手中的种子插到了农夫的菊花里面。

    正下着蛋的老母鸡,蛋从屁股里露出一半,菊花突紧,啪一声就碎了,被挤着奶,低头啃着草的牛羊。一口奶混杂着草碎从鼻孔里喷出,所有的狗都在对天长吠,所有的猫都躲到了草垛里头,老鼠惊慌乱窜,蚂蚁开始四处搬家。

    酒吧里吹着牛的冒险者。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正大口大口喝酒的,金色麦酒直接就从七孔里喷出,吃着饭的不小心把调羹刀叉捅到了鼻孔里,上着茅坑的一头栽了下去,正在滚床单的吓得三月不举,正在训练场练习的,手一个哆嗦,巨斧长剑什么的,统统砸到了脚趾头。

    当然,这些还不算最惨,最惨的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里扩音魔导器最近,承受了一大波的伤害,差点就聋了狗耳,瞎了狗眼,碎了狗心,整个人呈现恍惚状态,眼神混乱迷糊,瞳孔没了焦距,仿佛看到了三途河上的一叶轻舟在向它们划过来。

    本就能毁灭世界的歌喉,再经魔法扩音器扩大千百倍,这威力,用语言形容太苍白了。

    “嗯哼,果然不错,这样就行了。”丝毫不知道在营地里轻轻投下了一颗精神炸弹的某德鲁伊,兴致勃勃的打了个响指,满是成就感。

    “不如乘热打铁,现在就来一首吧,迈出久违的第一步,这次真的要这么干了,可惜阿琉斯没有来,太可惜了。”

    为自己的轻音部【全体成员】不能在场,目睹参与这历史性的一刻,而感到巨大惋惜的某德鲁伊,假惺惺的伤心擦了擦眼角,然后露出得意表情。

    这个世界,只好由我一个人来拯救了,itsshowtime!!!

    然而,他刚刚张开嘴,忽然两道狰狞的身影从天而降,扑了上去。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数分钟后,被五花大绑的某德鲁伊,加上他的行凶道具,统统出现在拉斐尔的帐篷里面,大家都还没散去,都经历了刚才那场灾难,一听就知道是某德鲁伊在唱歌,正想兴师问罪,结果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先一步将犯人擒拿回来了。

    “犯人我们抓过来了,随便处置。”将被捆成粽子的某德鲁伊毫不客气扔在地上,大师兄和二师兄扶着额,身体微晃,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精神攻击中缓过气来。

    “幸亏有你们,才没有酿成大祸,太感谢了,我代表营地人们,郑重的向你们两个道谢。”拉斐尔眼角闪烁着泪花,身为歌舞双姬,她怎么能忍那种毁灭级的噪音将整个营地污染。

    “没……没什么,下次这种事情不要叫我们了。”就算被全营地人民感谢,成了拯救营地的英雄,两人也高兴不起来,损失远远大于收获啊。

    “小小吴。”低下头,拉斐尔感激的面色一变,忽然成了阿修罗。

    “抗议,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我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里也不行,你们到底要将伤员虐待到什么地步才高兴,卡洛斯师兄,西雅图克师兄,为什么要把我捆起来,抓到这里。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次你们不给我个说法,我就赖着不走了。”

    以伤员自居的某德鲁伊在地上打着滚,耍着赖,满是激昂的悲愤。

    做错了什么?

    众人面面相窥,一时间还真不好下手了。

    这货。这笨蛋,这毁歌王,好歹也是个救世主,直接告诉他唱歌太难听了吓坏大家了,会不会打击太大,让他一蹶不振,或者另外一种可能性是不屑一顾,唱成这种程度还能以歌神自居的人,对自己的歌喉的自恋程度简直毁灭天地。你指望能够让他醒悟过来,难度可不比劝服三魔神从良容易。

    怎么办好呢?

    不愧是拉斐尔,天蓝色的漂亮眼眸子轻轻一转,就笑了起来,热情的蹲下给某人松绑。

    “误会,这是误会,小小吴。”

    “给我解释清楚,我可是好不容易弄到这样的神器。不,是超神器。是超越神器的存在,正想要最大限度的将它的威力发挥出来,却遭受到了这样的非人待遇,说,是不是拉斐尔大人你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把我绑回来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松开绑的某德鲁伊不依不饶。不愿意站起来好好说话,继续满地打滚,要讨个说法。

    “小小吴啊,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唱歌。”拉斐尔语气温和,宛如慈悲菩萨一样。背后散发着满满的包容光辉。

    眼角瞄了作案凶器一暗,聪慧如她,已经猜了个**不离十,难怪这笨蛋救世主心情忽然好了,心胸忽然开阔了,竟然不记仇了,原来是在那场战斗里缴获了这样的大杀器。

    “可不是嘛,本歌神可是要打算用歌神拯救世界。”你去地狱世界里摆个舞台,到的确可能拯救世界,拉斐尔在心里狠狠吐槽一句,依然面带笑容。

    “但是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就算再怎么喜欢唱,也不能扰民啊,大家都在睡午觉。”

    “是吗?”我歪了歪头,睡午觉?暗黑大陆有这个设定吗?我记得大部分人都不睡午觉的吧,难道是我记错了?

    “对对对。”所有人拼命附和,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当即表示要回去睡午觉。

    “好吧,这的确是我疏忽了,没办法,换首摇篮曲伴大家入眠吧。”我将手伸向魔法扩音器。

    咔嚓一声,手被图拉科夫抓住了,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发出哀鸣。

    那啥……别激动,图拉科夫大叔,有话好说,我的手快断了。

    “小小吴,我知道你的一片好心,但是营地里的猫猫狗狗,鸡兔牛羊怎么办呢?”

    “咦,猫猫狗狗鸡兔牛羊不喜欢听摇篮曲吗?”我有些蒙了,大概是伤还没有好的关系吧,脑子转的比平时还慢。

    “语言不同,怎能沟通?”拉斐尔扇子一合,满脸高深莫测。

    “好吧,我知道了,我不唱就是了,等养好伤再说,你的意思就是这样对吧。”

    “没错,小小吴能够理解真是太好了。”

    “嗯哼,算了,也罢,我就不计较这次被五花大绑抓过来的事情了,让我回去。”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我的手再次伸向魔法扩音器,准备将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起带走。

    “……”

    “……”

    “我说……拉斐尔大人,你是不是应该放开我的手比较好?”“啊啦,小小吴的手那么温暖,舍不得放开呢。”

    “别说这种容易误会的话,到底有什么目的,快点说,我是伤员,我要回家养伤!”

    “好吧。”拉斐尔说好,但是手依然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愚蠢,难道身为百族公主的你竟然不知道人类可是有一双手的吗?看我另外一只手……咦啊?是谁,是谁又抓住了我?

    “小弟,别人说话的时候要好好听,这可是基本的礼仪哦。”萨绮丽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抓住我另外一只手,洋溢着成熟性感笑容的俏脸凑近,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弹。

    “……”等等,我是不是陷入了不妙的境地之中。

    虽然无论左边右边都是成熟妖娆的大美人,似乎是令人羡慕的场景,但是别忘了她们的身份,营地两大魔女,被这样的两个家伙抓住,联手夹击。可绝对不是什么享受的事情,换成是营地的任何一个人,此时都已经瑟瑟发抖,屈服在魔女的淫威之下了。

    到底是为什么,什么理由,让互相作对。彼此看不顺眼的两大魔女,竟然强强联手?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咕噜的艰难吞咽一口,我夹紧了打着颤的小腿肚子,强行不怂。

    “好吧,我认真听就是了,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觉得嘛……”拉斐尔露出满意笑容,似在说,这样才对,好好听我说话吃不了亏。

    “我觉得。此物与我有缘。”拉斐尔的目光,落到了魔法扩音器和魔道具上。

    你丫的是西天来的逗比吗?!

    我表示不能忍,竟然想要抢走我用来拯救大陆的道具,难道说拉斐尔……还有萨绮丽你们两个……你们竟然是地狱一族的间谍不成?

    我似乎发现了一个天大的阴谋,深深陷入了震惊之中。

    “小弟似乎又在想些十分失礼的事情,虽然我老是和拉斐尔作对,不过这一次我是支持她的,我们啊。可是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萨绮丽似乎看破了我的内心,不慌不忙的解释起来。

    “好吧。你说,我听。”我露出警惕目光,妖精!今天老孙就要揭穿你们的伪装。

    “其实这东西对我们大有用处,比如说,可以在危机时刻通知大家避难什么的,小弟你也不是不知道。安达利尔可是经常带着她的地狱大军来为难我们,不是吗?”

    “最近这几年不是没有来了吗?”

    “不能保证以后永远不来。”

    “就算不用魔法扩音器也能轻易通知吧。”

    “必须争分夺秒,通知快一秒传到大家耳中,说不定就能多救活一条人命,一条人命哦。”萨绮丽再凑近一分。在我的耳边温声呵气,企图用这种卑鄙的伎俩迷惑我。

    “但是,它对我也有大用处啊。”我左右为难。

    “平时还能用来通知其他事情,你不知道,要将营地下达的通知传到每一个人耳边,到底是有多麻烦。”拉斐尔也开口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