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四十一章 德鲁伊和鸟
    ***************************************************************************************************

    数天后,小狐狸她们回来了。

    “这笨蛋是怎么了?”发现我无精打采的迎接她回过,天狐大人毫不客气的指着我,向旁边的洁露卡问道。

    “精力无处发泄导致烦恼积累过多产生厌世冲动。”

    “才怪!”我怒吼一声,问谁不好你竟然问黄段子侍女?

    “我好像闻到了草药的味道,你这笨蛋又受伤了?”小狐狸耸动着她那灵敏的鼻子,在我身上一嗅一嗅,狐疑的问道。

    “这你都能闻出来?”我瞪大眼,往衣服上嗅了嗅,根本没有任何味道,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卡露洁的药也已经断了有三四天了,也就是说三四天前的药味她都还能察觉到?

    等等,我和黄段子侍女昨晚才……那岂不是?

    我战战兢兢地瞟了一眼黄段子侍女,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很是得意的将一瓶香水放在袖口里,只对我一个人晃了晃。

    这是每次她离开的时候,都会往她自己和我身上猛一阵喷的无味香水,或许用除味香水来形容更加合适,难道说这玩意立功了?

    估计是吧,小狐狸的鼻子也不可能那么灵敏,可能是我的房间里还残留着药味,药味又粘在衣服上,才被她闻到了,否则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卡露洁没有帮我洗干净衣服。

    “咳咳,受了一点小伤。”我若无其事的回避话题。

    “哦,受了一点小伤?一点必须吃药的小伤?”天狐殿下不依不饶,寻根问底。

    “你这个人好奇心太重了,这样不好。”我故作深沉。

    “稀罕,你以为本天狐想要关心你啊。像你这种笨蛋干脆掉到药缸子里淹死算了。”见我对她的关心不领情,小狐狸毛炸了,傲娇全开的冲我娇斥。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利用她的傲娇属性把话题掐断,我真是个智谋深不可测的男人,可怕。

    “殿下只不过是去哈洛加斯狠狠打了一架而已。”

    “……”某位伟人曾经说过,再机智的人,也防不住家里有内贼。

    “哦嚯~~~~~~”小狐狸耳朵一竖,露出恍然表情。看着我的双眼眯了起来,从里面透露出险恶的气息。

    “原来是这样,你这坏蛋,还把本天狐摆了一道,一定很得意对吧。”

    “我忽然想起家里的羊还没喂,先走一步。”我掉头就跑。

    “休想,我可不记得你养了羊,养了女人我到是会信八分。”速度方面。小狐狸占据绝对优势,脚步才刚刚迈开。就被她拎住了后领。

    “好好的,给本天狐解释清楚,否则你就别想出房门。”

    抓着我的后领,一步一步将我拖走,在地上留下一条清晰痕迹,我用幽怨的目光紧盯着黄段子侍女。希望她脸上出现哪怕一丝愧疚也好,说明这嚣张侍女还是有药可救,岂料她露齿一笑,朝我招手道别,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你给我等着瞧!

    等从小狐狸的魔爪中逃脱。已经是黄昏时间了,可恶,黄段子侍女去哪了,给我出来,我不打扁你的屁股。

    像一头在丛林觅食的饥饿野兽般,我微微咧嘴,潜伏在家具的背影之中,发出低沉咆哮(?),兽性的目光不断在屋子里巡视。

    结果里面并没有人,大家都去哪了?

    我挠了挠头,溜达到外面的院子,发现了一道人影,有敌情!

    躲在角落,窥视一眼,什么啊,原来是迷糊妹子尤丽叶,她在院子里做什么,形影不离的好姬友咪啪骑士呢?

    我从转角处走出来,发现我们的软妹子正在干一件很文艺的事情。

    她席地坐在院子外的草坪上,秀丽高雅的长裙披洒,在地上结成一朵淡蓝色的莲叶。

    约莫有数十只小鸟,围绕在她身边,唧唧喳喳,迷糊骑士手心托着一些面包屑,正在给她们喂食,时不时轻哼一句,那十大歌姬级别的乐色,立刻让这些小鸟附和齐唱,对迷糊骑士更加亲近。

    我站在背后,看呆了。

    原谅我没有一颗高雅的心,我现在心里想着的是,那么多鸟,要是有一半拉坨屎,把衣服弄脏了怎么办?

    “啊啦?”咪啪骑士发现了我,回过头,做思考状的轻轻一歪,随即露出恍然之色。

    “兰斯特大人。”

    “……”用了三秒钟才确认是我,而且还把名字叫错了,这个事实太让我欣(悲)喜(痛)若(交)狂(加)了,尤丽叶亲,我们的友情只不过是这种地步而已吗?

    尤丽叶这一声招呼,把不少鸟儿惊飞起来,一时落霞孤鹜齐飞,好不欢腾,我更加担心这些鸟会忽然空投点什么。

    “哟,不好意思,似乎打扰到你了。”

    “怎么会呢,殿下也一起过来吧。”迷糊骑士软乎乎的轻笑一声,拍了拍她身旁的草坪,一副好朋友,排排坐的天真烂漫。

    “不会惊扰到你和你的小朋友们吧?”我有些犹豫。

    “不会,不会的,是殿下的话,一定不会的。”尤丽叶不断摇头,似想要强调什么。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

    我小心翼翼的走向尤丽叶,数十只鸟儿齐齐一跳,向我这边转过来,偏着头看着我,忽然让我有点亚历山大,拜托,我可是救世主,怎么会被区区一群战五渣吓住。

    轻咳一声,我加快脚步。来到尤丽叶身边,在她长裙形成的莲叶的旁边草坪上坐下。

    “诶嘿嘿,殿下也一起来吧。”尤丽叶拢了拢裙子,挪动着往这边坐近几分,小手伸了上来,给了我一把面包屑。

    “没想到在这里也有那么多鸟儿。真不错呢。”她随意撒了一把,高兴说道。

    “毕竟是草原,你在精灵族里也经常这样做吗?”

    “是的,不过大家都不敢靠近水晶之树,就算唱歌也没办法将它们召集过来,只能去外面喂了。”尤丽叶稍稍有些遗憾,随即灿烂一笑。

    “在这里,出了门就可以见到它们,真不错。”

    见小鸟不断围绕着尤丽叶。唧唧喳喳,想引起她的关注,对于这些头脑简单的小家伙而言,尤丽叶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食物,而被围绕在中心的尤丽叶,也像是一只无忧无虑的鸟儿。

    “看来,你又交到了不少新朋友。”

    “就是这样没错。”尤丽叶摸了摸一只跳到她手背上的小鸟的羽毛,神色轻柔。有些欣慰,有些孤单。

    “因为我啊。除了姐妹们以外,就只有它们愿意当我的朋友了。”

    嗯哼,看来我果然还不算。

    “现在兰斯特大人也是。”

    太迟了,而且还把我的名字又叫错了,我的心已经伤透了。

    “难道说……是尤丽叶太得意忘形了?擅自把殿下当朋友了?殿下明明是尤丽叶应该守护的主人,怎么可以当朋友呢?”见我不说话。尤丽叶的目光定定看过来,低头伤心喃喃道。

    这迷糊骑士什么时候开了四核模式?想太多了吧。

    我伸出手,像尤丽叶轻抚鸟儿一样,抚摸着她的头:“没有这回事,我们是朋友。尤丽叶和我。”

    “是朋友?我和殿下?”迷糊骑士抬起头,目光闪烁。

    “嗯,朋友。”

    “真的是朋友?我和兰斯特大人?”

    “当……当然。”你妹的,如果不是知道尤丽叶的迷糊属性,我百分之百会认为她在调戏我。

    “太好了,尤丽叶,又多了一个朋友。”尤丽叶欢呼一声,抱了上来,惊的鸟儿窜动。

    喂喂,放手啊,被人看到误会可就大了。

    见尤丽叶紧紧搂着我的胳膊贴上来,手臂上一片让人心动的柔软触感,我吓的连忙东张西望,嗯,还好没人。

    “好了好了,尤丽叶乖,你看你的小朋友已经在嫉妒我了。”摸着尤丽叶的头,像哄小孩子一样,我朝那些偏头不断好奇打量着我们的鸟儿望去。

    “啊,抱歉抱歉,还有更多的面包屑哦,请慢慢享用吧,萨利,杰西塔。”

    名字都已经取好了吗?!

    “还有很多,不要抢哦,杰利,塔西玛。”

    “……”好吧,看来是我想多了,毕竟是迷糊骑士,连我的名字到现在都还没能完全记住。

    我也尝试将手中的面包屑洒出,那些鸟儿果然蹦蹦跳跳的围过来,个别嚣张的甚至直接跳到我的手腕上,直接啄食。

    嗯哼,竟然不怕我。

    “看吧,殿下,鸟儿们果然很喜欢你哦。”看到这一幕的尤丽叶,似乎很开心。

    “那大概是因为你的关系罢了。”我不置可否,奶爸光环能作用到这些鸟身上?上帝你他喵的在逗我吧。

    “不是的。”尤丽叶声音很软,像入口即化的棉花糖,但里面带着的意志却十分强烈,性格迷糊,有些软弱,不是那么自信的她,少有的露出强烈肯定口吻。

    “不是尤丽叶的关系,是因为殿下本身。”

    “是……是吗?”

    我被尤丽叶难得一见的魄力给镇住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是这样吗?倒不如说,有必要那么认真的分辨这种事情吗?无论怎么样都好吧,无论是因为尤丽叶的魅力,还是因为我的奶爸光环,最终让这些鸟儿对我放下戒心,其实都没关系吧,尤丽叶亲,您这是怎么了?

    原本可以简单看懂的尤丽叶,忽然变得难以揣摩了,让我有点忐忑,只好默不作声的低头玩鸟,别误会,此鸟非彼鸟。

    这货,竟然还真不怕我。一只嚣张的小家伙跳到了我的肩膀上,在更近的距离偏着脑袋看我,黑溜溜的眼睛一闪一闪。

    放肆,大胆,这可是小不点王的位置,你知道你现在正站在大陆第一王者的宝座上吗?知道的话就给我乖乖下来。

    可惜这只鸟并不鸟我。依然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

    很好,有胆量,看来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我可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被誉为史上最强大的歌神,倒在我的熊爪和长剑下的敌人,尸体连起来可以绕大陆三圈,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吗?

    对方依然不鸟我。难道因为它是鸟的关系?

    看来,不给点下马威它见识一下,它是不会知道我的厉害了,就让你看看,一直隐藏在我这人畜无害的气质下的,深藏不露的可怕杀气!

    我和它瞪视着,眼睛怒然一睁,眼角噌一下闪过锐利光芒。目光变得森严残暴起来,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它终于有反应了。这货振翅飞起,竟然啄了一下我的眼睛。

    “噢噢噢——————!!!”我捂着眼倒地哀嚎,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你这小混蛋有种别跑!

    这一闹,所有的鸟都受惊飞走了,尤丽叶关切的凑上来。

    “殿下。没事吧?”

    “没……没什么,区区一只笨鸟,根本别想把我弄疼。”我捂着眼,强颜欢笑,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连一只鸟都可以轻易的欺负救世主了吗?我已经人畜无害到这个地步了吗?

    “让尤丽叶看看吧。”尤丽叶将我的手轻轻拨开,看着我半开半合的眼,那张完美无瑕的俏脸不断逼近。

    等、等等,尤丽叶亲,你这是要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要矜持住!

    “呼~~~”的一声,湿软的气息轻拂在眼上,就像灵丹妙药一样,眼睛立刻就不疼了,腰也不酸了,人也有劲了。

    “呼哈~~~呼哈~~~”尤丽叶继续对着我的眼轻吹,那淡淡的扑鼻幽香,让我陶醉了。

    “我说……两位好像很亲密的样子,我能加入一起玩吗?”不知何时,咪啪骑士出现在我们旁边,近距离围观着我和尤丽叶的一举一动。

    什么时候?

    我吓了一跳,连忙和尤丽叶拉开距离,结果发现,不仅是咪啪骑士,连小狐狸她们也在,纷纷用冰冷的目光瞪着我,卡洛斯他们则是不断摇头,似在感叹又一可怜少女沦落魔爪之中。

    “误会,这是误会,对吧,尤丽叶。”我哭丧着脸看向尤丽叶,忽然一惊,不好,问错人了,她可是专业坑我一百年啊!

    但是,出乎意料,尤丽叶很好的帮我解释了。

    “殿下他,被鸟啄伤了眼。”

    原来如此,对于尤丽叶的话,大家自是深信不疑,纷纷露出恍然表情,那冰冷的目光一变,换上了怜悯。

    堂堂救世主竟然被一只普通的鸟啄了眼,这到底是哪门子的救世主?太不靠谱了吧,还怎么指望他去打魔王,是不是该考虑让联盟换人比较合适?

    “……”

    我现在觉得嘛,尤丽叶亲,其实还是别解释的好。

    “对了,你们去哪了?怎么一个人影都不见?”

    我拍了拍屁股站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将尤丽叶也从草坪上拉起,这个很绅士的小举动,让咪啪骑士眼前一亮,似乎联想到了什么,我则是万分警惕,生怕她又在转什么歪念头,让我和尤丽叶尴尬。

    “我们去了拉斐尔大人那一趟,算是惯例的汇报一下历练状况吧,反正也不差这次了,彻底把自己当成新人菜鸟,到也是蛮新鲜的事情。”小狐狸噗嗦噗嗦的摇着尾巴,满不在乎的说道。

    “是这样,爱娃儿呢?”我四处打量,发现抖m天使不见了。

    “她回天使界去了,大概要一天的时间。”

    是吗?也对,到了这个时间了。

    爱娃儿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回家一趟,大概是让她的爷爷确认状况之类的吧,真希望她一去不复还,还有那啥捞子天使长老,莫不是老眼昏花了吧,这抖m天使现在的模样,哪还有一丝压抑症状,到是患上了其他更严重的无药可治的绝症,名为变态抖m的绝症,快点把这货关在屋子里,别再让她跑出来纠缠我了啊喂!

    “嗯嗯,看样子这次第三世界历练也差不多了。”看看除了爱娃儿以外,大家都好端端的站在眼前,相比来的时候,实力都要有所提升,身为领队的我,很是欣慰的点着头。

    “抱歉,都是因为我和姐姐的关系,给殿下和大家添麻烦了。”站在阿尔托莉雅身边的卡露洁,拉着姐姐,一起向我们鞠躬道歉。

    “哪里的话,帮你们是顺便,来历练也是顺便,本就是顺便的事情,哪用得着道歉。”我大手一挥,豪迈的紧。

    “是啊,带着后宫一起玩乐才是主题。”

    本子娜居心不良的在一旁小声讽刺道,忽然惊觉,这样说岂不是把她自己也给绕进去了?于是俏脸刷刷一红,气愤的瞪着我,一副“瞧你这个笨蛋猴子,都让我说了什么蠢话”的无声喝斥怒责。

    “……”我说,你是不是该让你那根毒舌好好反省一下才对。

    “哦,对了,拉斐尔大人还让我们问个话,庆祝宴会,想要什么时候举行,我说啊,宴会什么的,是不是太频繁了?”小狐狸无奈扶额道,几乎每次安全回来,无论是大是小,拉斐尔都要庆祝一番。

    “和拉斐尔大人抱怨去,别向我抱怨。”我无奈耸肩,不愿意背这个锅。

    “卡洛斯师兄,西雅图克师兄,你们呢?”

    “既然要举办宴会,那我就多留一会吧,本来打算明天一大早出发。”西雅图克大咧咧的说道,他也是个爱凑热闹的主。

    “那我也留下来吧。”卡洛斯温雅一笑,随即低头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说,要是安洁丽尔也能来就好了。

    够了,你这个爱妻一族,还是快点滚回第一世界去哄老婆吧,免得相思成病,虽说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就是了。

    “既然如此,宴会就定在明天晚上吧。”

    “咦,我还以为你会说今晚呢。”

    “这个嘛,还是等一等爱娃儿吧。”我无奈叹气,虽说不喜欢这抖m天使公主,但是唯独把她一个落下也太可怜了。

    “表面上不在乎心里不还是挺关心的嘛,处处留情的后宫亲王。”洁露卡以周围几个恰好能听到的【窃窃自语】嘟哝,顿时,小狐狸和本子娜的眼神变得险恶起来。

    我这次是说真的,黄段子侍女,今晚我不把你的屁股打肿我就不姓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