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掉尽节操小侍女
    ***************************************************************************************************

    亚瑞特之巅,古老荒凉的野蛮人祭坛背后,高高耸立着一座厚重石门,石门后面是万仞山壁,无物可藏,不知道这一座石门到底为何用处。

    但是,只要靠近一看,就能立刻发现,敞开的石门里空间涌动,犹如一处漩涡,分明就是连接到其他空间的入口,它里面的一切,并不属于哈洛加斯山。

    对于第三世界的冒险者而言,这座神秘的石门,以及里面的空间,他们都已经熟悉无比,就算再不情愿来到这种地步,至少也要被迫两次进入,并将里面的入侵者杀死,这样他们才能成功迈入最残酷的第三世界,哦,某德鲁伊除外。

    没错,亚瑞特之巅,提起这个名字,最想让冒险者想到的肯定是那三个混吃混喝的野蛮人英雄,可惜这里并没有,第二个,就是眼前这座石门,以及石门背后的空间。

    世界之石要塞神殿。

    这里曾是摆放连接三大世界的世界之石的神圣之地,由中立而强大的野蛮人一族守护,野蛮人以这份职责而骄傲,在他们最崇敬,最神圣的哈洛加斯圣山上建立了这样一座神殿,将世界之石摆放于此处,同时也代表了另外一层意义,只有能登上哈洛加斯山的人,才有资格一窥世界之石的全貌。

    无数空间魔法,无数魔法。都是通过研究世界之石而发明,世界之石给这个大陆带来了太多太多的恩惠,却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包括在暗黑大陆土生土长,最古老的精灵一族,甚至可能包括那些天使、恶魔以及巨龙。

    但是如今。这处神圣的地方已经被恶魔大军所占据,第三世界的世界之石也被永久破坏,曾经神圣庄严的神殿,如今只剩下浓郁而邪恶的地狱气息,挥之不散,大魔神巴尔,以此为据点,和另外几大魔神魔王,对暗黑大陆展开了无穷无尽的攻势。它的淫威,它的气势,哪怕在哈洛加斯山脚下也能清晰感觉到。

    世界之石要塞最深处,连接这曾经摆放世界之石的混沌空间的大门前,因为大魔神巴尔的存在,被所有人敬畏的称之为毁灭王座的地方,在暗红色的令人压抑不安的光线中,那高高台阶上耸立着一座巨大王座。一道模糊的身影座在那里,脑袋微侧。手肘支撑在王座扶手和下巴之间,似在思考着什么。

    它的周身,似笼罩着一团黑暗,连暗红色的,充斥着让人发狂的邪恶气息的刺眼光线,都无法穿透这层黑暗。只能模糊看到一片轮廓,似乎有着一张和人类相似的面庞,但是头顶上高高竖立的三条王冠状的,微微的蠕动的,触手一般的影子。却绝对和人类搭不上边,此外身上多处可见的触手阴影,以及那利爪轮廓的退步,也完全和人类绝缘。

    这只不过是有着一张人脸轮廓的恶魔,除此之外,连死神之王都比它更像人类。

    经历了第一第二世界毁灭王座之战的冒险者,对这道影子绝不陌生,引发暗黑大陆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之一,大魔神巴尔,正高坐于王位之上,静静思考。

    台阶下面,宽大的谒见厅里,匍匐着一道庞大无比的身影,王座上台阶已经够高了,大魔神巴尔的吨位也不小,但是,这道身影跪倒在地,长满骨刺的背脊依然远远高于王座上的大魔神巴尔。

    那匍匐的轮廓,犹如一条……一条远古的霸王龙的超级巨大版,每一寸影子,每一缕气息,都透露着最原始的残暴。

    古难记录者,此时正在和自己的主子交流。

    “我主,任由人类如此猖獗的行动吗?”

    一大一小,两大恶魔,虽然眼皮微张,貌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是,在哈洛加斯山腰所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映在了它们的脑海之中,清晰无比。

    “三个打一个,真是没用的废物。”王座之上,大魔神巴尔的声音缓缓响起,透露出着一丝冷漠,一丝玩味。

    “你的意思是,让我为这种废物出手,然后引来泰瑞尔大战一场?”

    “我主,这样的喽啰怎能配得上您出手,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古难记录者,保证在十分钟之内,将侵犯者的人头献给您。”

    庞大阴森的毁灭王座,在古难记录者这句话落下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一会儿后,巴尔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

    “没那个必要。”

    “……”古难记录者沉默不语,似在疑惑。

    面对自己的第一打手,实力甚至不逊色于四魔王多少的古难记录者,大魔神巴尔还是有几分耐心的解释道。

    “因为,那里有一个我并不愿意招惹的家伙。”

    “到底是谁,实力如此强大?”

    “并非实力有多强,至少现在是如此,只是,如果不能干掉它的话,以后会变得很麻烦,这个人,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我们不出手,它也不会轻易出手。”

    古难记录者似乎想到了什么,默默低下头:“明白了,我主英明。”

    “你啊,总是太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王座之上,传来一声叹息。

    “要将目光放的长远一些,更长远一些,谨记,我们的敌人,由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泰瑞尔,它才是最不稳定的因素,最有可能让一切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呈现的可怕存在,只有干掉它,只要能干掉它……”

    大魔神巴尔的声音渐低,最后被寂静所吞没,随后,谒见厅中。古难记录者的庞大身躯站立起来,脑袋瞬间快要碰到神殿的天花,即便是石人王在它眼前,也不过是小孩子一般。

    但是,如此的庞然巨兽,却迈着无声无息。连一粒尘也没有惊动的脚步,静静离开,消失在昏暗的红光之中,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许久之后,毁灭王座里回荡起一句古难记录者无缘听见的凝重声音。

    “泰瑞尔,泰瑞尔,你这头老狐狸,究竟在策划着什么,究竟想得到什么。快点让我知道吧,我要狠狠地抓住……你的狐狸尾巴。”

    ……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陌生的天花……好吧,这个梗都玩多少回了,也不嫌腻。

    或许是因为经验丰富的关系,眼睛刚一睁,脑海里自动就回忆起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呃。被三大领主围殴,最后拼了个两败俱伤。掉到冰河底部,然后被一个神秘的家伙双龙夺珠……

    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呢?

    我一个惊坐,全身立刻传来神经噬咬的痛处,发出一声闷哼,起来一半的上身重新倒在了床上。

    咦,这里是?

    面朝着天。我这才注意到,貌似这并不是陌生的天花,有点眼熟啊,莫非是经费不足,导演特地安排的场景重复利用?

    脑子转了一圈。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光景,不是三无公主在第三世界罗格营地里捣鼓出来的新家,属于我的房间吗?我从哈洛加斯直接就回到罗格营地了?

    若不是身上清晰的传来痛处,我甚至都怀疑在哈洛加斯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卡露洁很快就会过来叫我起床,告诉我今天是一起出发前往哈洛加斯寻找吾王的日子,类似这样的节奏?

    “殿下,你终于醒过来了?”忽然,房门打开,卡露洁惊喜的面容出现在视线中。

    咦,难道是真的?那我身上的伤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睡觉的时候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摔伤的?我的床到底有多高?听说过从床上摔下就摔成了重伤的草包冒险者吗?我是传说中的水淹火烧雷打毒攻都不怕就是不耐摔的玻璃假面战士?

    眨眨眼,小侍女立刻蹭蹭的跑过来,手中端着一碗……一碗药。

    “殿下,太好了,您没事真的太好了,对不起,都是我,都是因为我……”说着,卡露洁眼眶就闪烁起了泪花。

    不等我安慰点什么,她忽然被身后的来人提了起来。

    “在受伤的殿下面前哭哭啼啼的像什么,你就这个模样还想当合格的贴身侍女吗?真是个没用的妹妹。”

    另外一张和卡露洁一模一样的绝美面庞从她身后出现,将【没出息】的妹妹提了起来,拎出门外,然后把门重重一关,赶了出去,卡露洁似乎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照顾人,被姐姐拎出去,竟然没有反抗。

    哦哦哦,姐姐的威严十足,只不过你真的有资格这样说自己的妹妹吗,黄段子侍女大人?

    这笨蛋侍女拍拍手,一副打扫完了大型垃圾的样子,转过身,眼眶也立刻湿润起来了,喂喂喂,别啊,你也来这套?赶走卡露洁的意义何在?

    迅速擦了擦眼角,黄段子侍女摆出一副神气十足的模样,无奈摇头。

    “真是的,只不过是分别一个月不到,就把自己弄成这样,笨蛋亲王到底是有多冒失,一定是因为冰面太滑摔成这样的对吧。”

    “你摔一个试试?能摔成我这个样子的话,我反过来给你当一辈子的贴身侍女好了。”我咧了咧牙,冲那笨蛋侍女做了一个瞪眼表情。

    黄段子侍女一愣,身体忽然顿住了,紫色眼眸子一转,似在高速思考,然后一拍手心。

    “首先,给笨蛋亲王换上一套侍女服吧。”

    “喂喂喂,不要忽略前提!”

    “浑身肌肉,将侍女服撑的鼓起来的侍女亲王,站在本公主身后,口称主人的驯服模样,呜呼呼呼……”

    喂~~~~~~快醒醒,洁露卡公主大人,天已经亮了,门外还有一百个禽兽亲王等着你去伺候呢。

    “这个无能侍女亲王,在大街上帮本公主拎着沉重的包裹,回到家以后。还要给本公主泡茶,做饭,洗衣服,睡觉前还要帮本公主铺好床,换上华贵的睡衣,然后……”

    陶醉的合上眼。洁露卡已经完全陷入了到了幻想之中。

    “然后掏出又长又大的棒子,躺在公主身上,帮公主疏通穴脉。”

    “对对对,又长又大又热的棒子,从后面压上来,疏通穴脉……等等,穴脉是什么鬼?”笨蛋侍女的幻想破灭,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

    该吐槽的是这个吗?不是你自己擅自加上的“又热”以及背入式吗?

    “呜呜呜,不甘心。好不甘心,没想到就算身份逆转,我还是得被你这个禽兽亲王用又短又细又软的奇怪棒子喷出的不明灼白粘稠液体涂变全身,然后**着这具沾污的身体,被禽兽亲王套上项圈,在满是精【哔】气味的城堡里牵着散步,不,是只能爬着……”

    我:“……”

    我说……这货的被害妄想症是不是更加严重了?而且那满脸潮红。呼吸急促的样子,抖m属性是不是也已经无药可救了?难道期待我对她做这些事情?

    还有什么她刚才说了些什么?短细软?今晚给我留下来!看来不好好调教调教你。你这笨蛋侍女的身体又忘记了主人的厉害。

    “我说……洁露卡大人,药快凉了。”虽然不是很想吃药,但是我更不想看到这小侍女在眼前卖节操,已经无力吐槽了。

    “要叫公主!”小侍女双手把腰一叉,神气道。

    “洁露卡公主,你的灼白粘稠液体快凉了。”

    “啊。那可不好。”

    我:“……”

    “不过等等,我的可不是灼白粘稠液体,应该是殿下的才对,我的啊,可是……”

    “够了。真的已经够了,快喂吧。”我快给这黄段子侍女跪了。

    “咦……莫非你这笨蛋亲王,明明已经半死不活了还要玩喂药游戏?”见我催促,端起药碗的黄段子侍女一脸警戒。

    “别说的好像我曾经和你玩过似的!”我怒吼一声,身体更疼了。

    “这不是很有精神嘛,还有笨蛋亲王想赖账吗?”小侍女气呼呼的瞪着我。

    “赖什么帐?你喂过我什么药了?玩过什么游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