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八章 大家一起来玩小游戏
    ***************************************************************************************************

    我低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以为只不过是狂暴了一个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之前可是已经入手了狂暴小能手的称号不是么?

    事实上称号并没有带给我什么好处,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尤其是,我是在狂暴的状态下,施展霸体,再承受三大领主的伤害,可以很容易的想象,狂暴什么的,不就是增加攻击降低防御吗?霸体也是以增加敌方对自己的伤害以获得不被打断的效果。

    所以说,三大领主的合力一击,造成的伤害绝对超过150%,要不是我的熊皮足够厚实,当时就嗝屁了,狂暴的后遗症再加上丝血重伤,导致身体来了个大崩溃,呃,总之比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

    就算有黄段子侍女每夜不辞辛苦的来给我补魔疗伤,阿尔托莉雅还是先我一步下床,反过来探望我来了。

    “凡,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很快就能恢复了,没关系。”虽然伤还没好,但是从床上坐起来却已经不碍事,我抡着胳膊,在妻子大人面前逞强道。

    “这次都是因为我的原因……”

    “不,怎么能这样说呢。”我连忙打断阿尔托莉雅,目光落到在她肩膀坐着的小不点上。

    “要怪,也得怪这小不点才对。”

    “呜礼之徒哒,呜礼之徒哒,笨蛋坐骑太失礼了哒。本昂可素乃们的救命恩人哒。”小家伙立刻挑着牙签剑冲我气呼呼抗议,要不是我现在还是伤员,她估计已经刺过来了。

    “不是因为你跑到那种地方,阿尔托莉雅才会去找你,然后发生一连串的事情吗?所以说元凶就是你没错。”

    我伸出手,小不点王立刻从肩膀跳到我的手心之中。神气十足的将牙签剑耍了个剑花,插到腰侧。

    “哼哒,本昂素去干一件大事,干一件大事哒,来找本昂的举动,完全就素无谓之举哒,本昂已经可以独立哒,不许乃们再把本昂当小孩子,老素想看护保护本昂哒。”

    “哦。已经独立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我将小家伙放到眼前,伸出手指捅了捅她的脸蛋,又点了点她的脑袋,笑道。

    “这不是跟幼猫一样……”

    话未说完,噗唰一声,额头大量喷血。

    可……可恶,竟然这样对待伤员。等着瞧,等我伤好了以后。一定要把你蹭到哭为止。

    捂着额头,我用险恶的目光瞪视着正在擦拭牙签剑的小不点王,而后抬起头。

    “对了,阿尔托莉雅,有件事我想问问你,我们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这个……”吾王有些吞吞吐吐。不擅长撒谎的她,很是勉强的笑了一笑。

    “凡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什么?”我并不知道她指的知道,到底是知道什么。

    “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奇怪。当时我和卡露洁可是先你一步昏迷过去,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呢?”

    “这个嘛,其实也不能说完全不知道,当时的我……”我将和三大领主拼了一招,从万米深坑掉入到冰河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之前也问过卡露洁,她总是一副很可疑的样子,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那副表情不是更让人好奇吗?所以我就想问问你。”

    “这……这个……”阿尔托莉雅结结巴巴,目光不断回避我的注视。

    “阿尔托莉雅,你现在的表情,和卡露洁一模一样哦。”

    “凡。”吾王轻叹一声。

    “其实,我的确能猜到,把我们救出来的那个人,你在冰河里看到的那个人的身份。”

    “哦?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难道是不能说的秘密?”

    “对方不想让你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我也没办法……”

    “好吧,我知道了。”挠了挠头,没办法,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就是这样的正直性格,如果换成是无节操的黄段子侍女,她大概会立刻告诉我对方是谁,至少也会给点提示。

    低下头一看,发现手心上的小不点王正在紧紧注视着阿尔托莉雅。

    “看什么看,难道想和我抢阿尔托莉雅?”我忍不住又用手指头轻轻捅了捅她的脸蛋,这手办王,真是可爱毙了。

    “哼哒,阿尔托素本昂的继承者哒,坐骑也素本昂的坐骑哒,阿尔托的东西就素本昂的东西,坐骑的东西也素本昂的东西,所以无所谓抢不抢哒。”

    小家伙奶声奶气,却又霸道十足的说道,真不愧是暴君,语气竟如此理所当然,让人产生她说的很有道理的错觉。

    咦,这种感觉……是不是有点熟悉,不,这样说不大恰当,好像……呃?

    “那种无关紧要的人不用理会哒,不用理会哒,乃们只要记住素本昂救了乃们就行哒。”

    没等我深入思考,这小手办见话题焦点中心不在她身上,立刻就不高兴了,蹦蹦跳跳的嚷嚷起来。

    “你?哈?”

    “在那个……呃,那个不想告诉你身份的人救了我们之后,是亚瑟王大人最先发现我们,把我们一路从哈洛加斯送回来。”阿尔托莉雅在旁解释道。

    “哦,也就是说那个神秘人只把我们扔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们又被小家伙发现,带了回来对吧。”

    “嗯……是的。”阿尔托莉雅内心有点复杂,这应该……不算是在撒谎吧?对不起了,凡,亚瑟王大人的眼神好可怕,她正在你的手心上偷偷瞪着我。我实在没办法透露一丝一毫的提示给你。

    不仅是阿尔托莉雅,十二骑士继承者,以及雅兰德兰,所有见过亚瑟王本尊的人,都已经被亚瑟王严令不许透露自己这个身份给某德鲁伊知道,虽然不知道亚瑟王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作为自己的前辈,精灵族最伟大的王,阿尔托莉雅没办法违背亚瑟王的话。

    “这样看来,你的功劳还不小?”我吃惊的看着小不点王,叹道。

    “可不素哒,本昂素乃们的救命恩人哒,乃们可要好好感激本昂,崇拜本昂哒。”小不点王昂首挺胸,下巴高高仰起。很了不起的说道。

    “但是我有异议,你到底是怎么把我们弄回来的,你这个模样,不可能坐传送阵吧,除非你向世人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大手一指,瞬间化身成步堂龙一。

    “亚瑟王大人是把我们……呃,把我们一路从哈洛加斯带到罗格营地。”小家伙对我的抗议不屑一顾,摆出一副不愿意被我拉低智商的高傲神态。还是阿尔托莉雅贤惠,告诉了我答案。

    “等等。从哈洛加斯到罗格营地?”我将手往这边一摆,又用尽全力往另外一边拼命一摆,隔那么老远,把我们拎回来?

    “正是如此哒。”不甘寂寞的小家伙终于骄傲开口。

    “你就不嫌累吗?”

    “呜礼之徒哒,这丁点距离,对本昂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哒。不算什么哒,想当年本昂可素……”高高舞起牙签剑,她又在宣读她当年的威风史了。

    “呃……”我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无语之余。也不禁有点佩服这小家伙的无畏无惧。

    就算距离不算什么,这一路沿途,在第三世界,可是什么都碰得上,大大小小的地狱怪物,以及实力强横的本土强者,甚至可能是巨龙……哦,遇到巨龙的话到是用不着担心,这小不点和巨龙一族的关系可是亲密着呢。

    总之,这里是第三世界,从哈洛加斯到罗格营地,万里之遥,危机重重,真不知该说这小不点王是胆大无畏,还是鲁莽无谋。

    不过,既然安全回来了,我也没办法说她什么,毕竟那么丁点救命之恩还是有的,嗯嗯,只有那么一丁点。

    “小家伙,以后可别乱跑了,至少要去哪里,告诉我们一声也好,你看为了找你,大家弄成什么样子,就算是瞎操心也好,你也不希望你的继承者,还有不愿意做你的坐骑的人就这么一命呜呼吧。”我将小亚瑟王捧在怀里,语气诚恳。

    “不愿意做本昂的坐骑的人素什么意思哒,坐骑又调皮了,皮又痒了哒!”小亚瑟王揪住破绽,死不松口。

    这是等于变相拒绝我刚才的请求吗?还是要一意孤行,独自去不知名的地方冒险吗?我和阿尔托莉雅相视,在心里齐齐叹了口气。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王啊。

    那之后,我又休息了几天,再次迎来好消息,大师兄和二师兄回来了,听到我一如既往的躺病床上了,他们赶忙屁颠屁颠的跑来探病。

    咦,连“又”都已经太苍白了,非得用“一如既往”才行么?

    两人乐呵呵的跑过来,给我削了个苹果,摆足了师兄的姿态后,以最为高兴的西雅图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吴师弟啊,我听说你跑去哈洛加斯,地面太滑不小心摔了一跤摔成这个模样,是吗?真是太不小心了,可别给我们师兄师姐丢脸啊。”

    到底是谁,是谁在散播这种奇怪的谣言,给我站出来!

    不用想,肯定是那黄段子侍女,除了她以外还有谁会有这种恶趣味,哦,对了,还有拉斐尔,不过还是笨蛋侍女的可能性更大些。

    对此,我只能说,做的很好。

    “咳咳。”用力咳嗽一声,我对朝我投来假惺惺关怀目光的师兄们露出羞愧表情。

    “是啊,这一跤摔的太狠了,根本停不下来,给你们丢脸了。”

    “咦,真的是摔跤摔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反倒惊讶了,我们只不过是调侃调侃你。你竟然还承认了?

    “当然是了,不然你们听谁说的?”我一脸认真。

    “这个……咳咳咳,不小心听到了,到底是谁说的来着?没想到真相竟然真是这样,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咳咳,是谁又在作弄吴师弟你呢。”西雅图克一时口快。差点暴露了目标。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英明一世,竟然在这种地方栽了跟头。”我拍着后脑勺,不胜唏嘘。

    “吴师弟,谁都会犯错,只不过是你这个错太可笑了一点,啊哈哈哈哈哈哈!!!”二师兄这没良心的,毫不客气的放声大笑起来。

    “唉。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我犯的错可不止这一丁点。”

    “哦,还有?都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我不止自己摔着了,还把别人给一起扯着摔倒摔伤了。”

    “是谁?瞧瞧你闯了什么祸,道歉了没有?”

    “还没有。”

    “伤好了之后可要好好跟别人道歉。”

    “我知道了。”

    “等等,到底是谁?”还是大师兄机警一些。没有跟着西雅图克一起幸灾乐祸,而是谨慎问了一句。

    “我想想看。有粉碎者,有冰冻魔怪,还有一个是谁来着?哦,我记起来了,剥壳凹槽。”

    两人愣了愣,谁的名字取的那么奇葩。该不会是吴师弟又在唬弄我们吧?

    转眼一想,这三个名字有些熟悉啊,再仔细想一想,大师兄和二师兄无语的站了起来。

    “我忽然想起有点事,约了前辈在训练场练习。”

    “我也是。一起去吧。”

    “这次回来我打算休息五天,五天之后出发。”

    “哈哈哈,五天?我是三天,三天!”

    “那我也三天好了,不,是两天。”

    “那我明天就出发。”

    “等会和前辈练习完了之后我就要出发了。”

    “我现在立刻就出发。”

    见大师兄二师兄你顶我一句,我顶你一句的推攘着离开,完全无视了我这个病人,我暗地里偷笑,不给点压力你们,你们还真当我是病号啊。

    不知道莎尔娜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她若是从奶牛关里出来,恐怕至少应该也能突破到世界之力中级吧,可怜的大师兄二师兄,烧着你们屁股的可不止我一个。

    第二天,伤好了大半的我,精神十足的来到拉斐尔的帐篷。

    “哟,精神不错嘛。”百族公主大人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几眼,笑的灿烂无比。

    “那是当然,一拳打倒一头巨龙都问题。”我做了一个强壮pose。

    “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吧放心……”

    话还未说完,就被闪到身后的百族公主,一个拱桥摔教做人了。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教训小小吴了。”将我摔倒在地后,仿佛没什么东西不会的拉斐尔,一个专业级的十字禁锢,将我牢牢固定在地,只剩哀嚎的份。

    原来放心指的是这么回事啊,抗议,我是伤员,我的伤还没有好!

    “一大早就那么折腾,你们也不嫌热的慌吗?”门外走进来的萨绮丽,看到这一幕,无奈摇头。

    “你不是也说了,等小小吴回来后要亲自教训他一顿吗?”拉斐尔没好气的白了死对头一眼。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等等,绮丽阿姨,你不应该是扮演救兵的身份才对吗?”我将唯一能动弹的头抬起来,朝萨绮丽悲情大喊,企图唤起她的良知。

    “抱歉了,小弟,现在就算你叫我绮丽姐姐也没用了,因为是答应了拉斐尔的事,要是不做的话以后可就要落下把柄了。”

    “落下把柄比我的小命更加重要吗?”

    “安心,不会要了你的小命,大概。”

    “你这样说我更加不安了!”

    “该怎么做好呢,拉斐尔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似乎没我什么事了。”无视我的哀嚎,萨绮丽饶有兴趣的绕着我们转了一圈,忽然击打掌心。

    “哦,有了。”

    她将一把巨剑,避开拉斐尔压到我背上,又把一柄巨斧,压到我的左腿上,接着找了件重甲,压在右腿上。

    “还有左右手,压点什么好呢?”

    “哦?你们好像在做什么有趣的事情。”帐门一掀,竟是沙希克和图拉科夫来了,他们什么时候历练回来的?

    这种小事怎么样都好,呼救要紧:“快救救我,沙希克大叔,图拉科夫大叔,我快要被折磨死了。”

    “哈哈哈,这不是很精神吗?”

    “要一起来吗?”萨绮丽发出组队邀请。

    “求之不得。”

    “原来你们也是叛徒!”我悲愤了。

    接着,由拉斐尔继续固定着我,其他三人在身上找着各种各样的重物,压在我的四肢甚至是脑袋上。

    然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来了。

    “大师兄,二师兄。”我悲情惊呼,师傅被妖怪抓走了……不对,是师弟我在被妖怪欺负啊!

    “哦,大家好像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能加入吗?”

    无视我的呼喊,西雅图克凑了上来,卡洛斯见此,摆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毕竟他一个人没办法和五个人作对。

    “凡……咦,大家是在做什么?”阿尔托莉雅来到的时候,我身上已经堆积木式的叠起了五座小山。

    “名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游戏。”

    拉斐尔已经不需要再固定着我了,站起来,她也加入了游戏大军,一边兴致勃勃的给吾王讲解游戏规则。

    这是打算压死我吗?这绝对是打算压死我没错吧!

    “你们……”吾王犹豫了一下,面对我哀求的目光,狠心转过身。

    “抱歉,亚瑟王大人好像在找我,我先去一会。”

    阿尔托莉雅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