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九章 开心的某德鲁伊
    ***************************************************************************************************

    “你们这是在虐待伤员。”摆脱这些混蛋的欺凌,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的事情,面对着一屋子的阶级敌人,我毫不畏缩,正气凛然的喝斥。

    “伤在哪里,快让我瞧一瞧?”拉斐尔做关心状的凑上来,却被我惊叫躲开,这营地魔女,一定是想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就像刚才那样。

    “小弟啊,大家这是在关心你。”萨绮丽不紧不慢的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泡的,从哪里弄来的茶,悠然说道,祥和温稳的神态犹如坐在门口上晒太阳的老太太。

    碰地一声,一根淬毒匕首插在我的耳根旁,嗡嗡嗡的震动着,显示这位一代营地魔女所用的劲道是多么可怕。

    “小弟,我好像感觉到你在心里想着一些很失礼的事情,是这样吗?”

    “不是不是,哪敢呢。”我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背后满是汗水,好可怕,萨绮丽好可怕,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的好。

    “我说咱别扯开话题好么?”眼看事情朝着危险的方向发展,我重重咳嗽几声,连忙拉回正轨,打算给自己讨个公道。

    “拉斐尔大人,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我这次可是大战而归,把阿尔托莉雅给找了回来,荣誉负伤啊。”

    “哦,小小吴真的不知道。还是说在装傻?”拉斐尔笑眯眯的把玩扇子,一开一合,那张酷似琳娅的完美面庞上露出琳娅从来没有露出过的玩味笑容。

    “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知道的话我就不来找你等你气消了再说了。”我摇着头,说出了大实话。

    “就是嘛。拉斐尔大人,吴师弟肯定不知道。”西雅图克也在帮我说话,哦哦,不愧是二师兄,关键时刻还是会维护一下师弟的。

    “吴师弟是真傻,怎么可能是装傻呢。”

    “……”前言撤回,改天在训练场一定要好好照顾一下这个大光头奎爷。

    “没办法,小小吴是笨蛋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没想到他可以笨到这种程度。”

    “啊啊啊。我是笨蛋可以了吧,快点告诉我不要再跑题了。”看大家都来劲了,似乎打算再对我进行一番口诛笔伐,我连忙打断。

    “还不是因为你去哈洛加斯,招惹那里的魔王领主,搅的现在整个哈洛加斯一团乱。”扇子一合,凶猛地对着我这边一指,差点碰到了我的鼻尖。

    “冤枉啊。”对于这种莫须有的制空。我怎么可能乖乖认罪。

    “根本就不是我去招惹的好不好,是它们主动送上门来的。”

    “你还有理了是吧。它们主动送上门,你就要开门接客不成?”

    “开门接客什么的,说的也太难听了,我这不是没办法吗?你以为那两大领主是菜鸡,我把门一关,它们就会乖乖的打道回府?”我依然是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具体的过程,我已经从卡露洁那详细的了解了一遍。”指在我鼻尖上的扇子挪开,再次被拉斐尔把玩起来。

    “先不说小小吴犯的错误,这其中有一处地方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粉碎者和冰冻魔怪会走到一起。就算它们两个的关系好,一般情况下,魔王领主也不会随便跑到其他领主的地盘,地狱一族可没有串门的习惯。”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拉斐尔的目光注视过来,让我颇为委屈,说的好像是我的原因似的。

    “难道不是因为小小吴的傻气太强烈,刚来到哈洛加斯就让它们两个感觉到了吗?”

    “拉斐尔大人,你这是人参公鸡,我会如实向阿卡拉奶奶投诉。”

    “开个玩笑而已,小小吴真是的,太小题大做了。”这招果然有点效,拉斐尔心虚的打了个哈哈,错开话题。

    “唯一的线索是你们和剥壳凹槽见面的时候,它透露的信息,看来并没有骗你们,不得不说,你们和剥壳凹槽的见面处理的十分妥当,虽说我们和它是不可调和的死敌,但一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那只不过是莽夫的行为,现阶段还不是和地狱一族摊牌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我忍住了这句话没问出来,因为答案或许并不是我喜欢听到的。

    正在这时,阿尔托莉雅再次走进来,她肩膀上坐着小不点王,看来刚才脱身之言,也并非完全是借口。

    “大家在讨论什么呢?”

    “在讨论为什么粉碎者和冰冻魔怪会走到一块,如果不是这样,小小吴也不必遭受这样的灾难了。”

    “就是就是。”我小鸡啄米的点头:“如果只是其中一个的话,我早就将它干掉,卷起胜利品安全跑路了。”

    “前言撤回,果然还是两个在一起比较好,小小吴皮粗肉糙,受点伤什么的根本无所谓。”

    “你就那么不愿意让我干掉一个魔王领主吗?!”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是直接从哈洛加斯传送到水晶通道的,根本不知道这两大领主什么时候,为什么要凑到一块。”阿尔托莉雅请摇摇头,表示这并不是我的锅。

    “只是在最后察觉到了,隐约有强大的气息正在跟踪我,敌人并非我所能战胜,所以打算和对方玩一玩捉迷藏,结果游戏还未开始,敌人就已经被凡吸引过去了,没想到我感觉到的强大气息,竟是粉碎者和冰冻魔怪。”

    阿尔托莉雅接着说道,让我们齐齐擦了一把冷汗,粉碎者和冰冻魔怪任何一个,现在的阿尔托莉雅都还不是对手,竟然打起了和对方玩捉迷藏的游戏。不得不说我们的女王陛下风格也是突出一个“莽”字,遇到强敌绝对不怂。

    “这样看来,两大领主并不是因为阿尔托莉雅才走到一块。”

    听完这番话后,拉斐尔点了点头,因为如果是对付阿尔托莉雅,并不需要两大领主联手。光是粉碎者的手下喽啰,就已经够阿尔托莉雅喝一壶了。

    “乃们看着本昂做什么,素想说本昂犯错了哒?”肩膀上的小亚瑟王,正若无其事的耍着剑花,见大家的目光隐蔽的落到她身上,顿时高举牙签剑,不可一世的冲我们一个个怒瞪过来。

    “不,怎么会呢,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亚瑟王大人啊。”拉斐尔掩嘴轻笑。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笑的有点假。

    “可不素哒,本昂不仅没有犯错,还顾全大局哒,顾全大局,放了那个小领主一马哒。”

    “放了那个小领主?亚瑟王大人说的是粉碎者还是冰冻魔怪?难道说,您去找过它们的麻烦了?”

    “没有哒,绝没有这回事哒,本昂的意思素说。本昂要不素为了顾全大局,已经找上门干掉粉碎者了哒。但素并没有,所以本昂素个顾全大局的人哒。”

    小亚瑟王意识到暴露了点什么,内心小小的慌张一下,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亚瑟王大人,深谋远虑。”不知道有没有看穿小亚瑟王的慌张。总之,拉斐尔露出了恍然状,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亚瑟王大人,她要干掉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实在有太多机会了。”这时候。阿尔托莉雅开口了,她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亚瑟王的本尊,并知道是亚瑟王将三人救了回来的人。

    所以说,如果亚瑟王要干掉粉碎者和冰冻魔怪的话,在救她们三个的时候,就可以顺手干掉,甚至包括剥壳凹槽在内,那时候三大领主都已经奄奄一息,毫无反抗之力,上前补刀,绝对一补一个准,然而亚瑟王并没有这样做。

    “素哒,素哒,乃们看连阿尔托都这样说了哒,本昂素无辜哒。”见阿尔托莉雅也站出来维护她,这小不点王蹦跶的更加起劲了,仿佛蒙受了天底下最大的冤枉。

    不是有句话说,理亏的人往往声音更响亮吗?可惜有正直无私的阿尔托为小亚瑟王辩护,大家都没想到这一块去,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来这个问题一时半会找不到答案,就此打住吧,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小小吴犯的错误,给你一个乖乖受罚的理由。”

    来了来了,我正襟危坐,满脸刘胡兰式的正义不屈。

    “首先,第一个错误是,听到剥壳凹槽说水晶通道里两大领主凑到了一块的时候,你就不该再往里面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跑哪都能将麻烦吸引过来。”

    “剥壳凹槽这种家伙的话能信得过吗?再说了,就算是真的,阿尔托莉雅还在里面,我更加不能坐视不理,如果不是我们闯进去吸引了两大领主的注意力,万一它们找到阿尔托莉雅,那她岂不是危险了?”

    “好吧,我姑且将你担心阿尔托的这份心意,当成是正当理由,这个错就罢了。”

    “哼哼哼。”我双手抱胸,露出胜利者的姿态,能打败拉斐尔可不容易啊。

    “第二个错误,在遇到精英月之王的时候,你们就该撤退了,不该去把它干掉,这样的存在,不用想,它在在水晶通道的地位肯定只在粉碎者之下,你将它干掉,粉碎者能饶过你吗?退一万步讲,你和卡露洁联手将它干掉以后,也该想方设法的尽快逃掉。”

    “我们当时是想跑,但是怪物太多堵住了路啊。”我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真是这样?你们真的拿出全部力气逃跑了吗?没有吧。”

    “这……这个……咳咳,是没有尽全力……”我低下了头,卡露洁肯定已经将详细的过程都告诉了拉斐尔,此时再辩解已经无用。

    “所以说,你的第一个错误就是没将两大领主放在眼里,或者说,对它们蠢蠢欲动,对吧。”

    “可不是么。干掉一个能升一两级啊。”我伴着手指头,念念不舍,一级,两级,这可是我刷上整整一两个月的经验啊,结果差点就把拉斐尔气坏了。

    “你还惦记那点经验。正当山顶上的大神魔巴尔是摆设吗?”

    “当然不,只不过是想着它要是出现了,五……咳咳,泰瑞尔大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不是吗?”

    “是这么回事,但是如果巴尔真的想痛下狠手,泰瑞尔大人也不一定来得及救你,而且,就算巴尔不亲自动手。它身边也有的是能将你干掉的手下,你还真以为你能打遍哈洛加斯山除了巴尔以外无敌手了?”

    “我知错了,我知错了还不行么?”我把头耷拉的老低,无精打采的认罪,的确是自己疏于考虑了。

    “还有第二点。”

    “啊,还有啊?”

    “当然还有,在你和粉碎者以及冰冻魔怪战斗着的时候,卡露洁明明已经隐匿起来了。随时可以撤退了,你却迟迟不撤。导致卡露洁不得不出手相助,还把剥壳凹槽给引了过来,然后,然后阿尔托莉雅出现了,三对三,这时候你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撤退了。但还是没有撤退,一次一次机会摆在眼前,你都错过了,总是想干掉一两个领主,赚点经验。没错吧。”

    “我也有错,当时我也热血上头了,没有考虑过撤退。”阿尔托莉雅主动分担责任。

    “不,是我的错,战斗是我挑起来的,还把卡露洁和阿尔托莉雅拉下水,害得她们受伤,自己也伤的厉害,这都是自找的。”本来还想狡辩一番,见吾王都站出来了,我哪能让她背锅,于是连忙说道。

    “你们到是夫妻情深,甜腻的很,别争了,除了卡露洁以外,两个人都有错,只不过小小吴的责任更大,要担九分以上。”

    “是~~~~~~”我拉长语气,更加没了精神。

    “所以,对我们刚才的惩罚还有任何意见的吗?”“没有,一点都没有。”

    “嗯哼,对于犯了错接受处罚这一点,小小吴到是格外干净利落,算是唯一的优点了。”

    唉?我好歹也是你的孙女婿呀,这样损我真的好吗?

    “不管怎么说,没事就好,小小吴,阿尔托,欢迎你们回归。”话锋一转,拉斐尔的语气从刚才的严格变得热情洋溢起来,充满了诚恳的爱护,连我沮丧失落的内心都开始振作起来。

    果然不愧是百族公主,操纵人心这活,做的已经是熟能生巧了。

    “只不过,小小吴,我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醒你。”

    “冷不防的说些什么呀,不是说好了不再讨论这些,要为我们回归庆祝一番的吗?”我罢了罢手,笑的很纯很天真。

    “当然要,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能因此这次的事件,怀恨在心,觉得自己单独干掉任何一个并不成问题,而偷偷跑去找那三个领主的麻烦。”拉斐尔紧紧盯着我,似想看穿我的内心。

    “拉斐尔大人,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你是。”这次不仅是拉斐尔,连卡洛斯,西雅图克,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都齐齐同声说道,唯独吾王,面对众口一致,冲我无辜的眨眨眼,金色呆毛一翘一翘,似想表达些什么。

    “笨蛋坐骑素小心眼哒,本昂可以作证哒,作证哒,笨蛋坐骑超级小心眼哒。”小不点王折腾的最欢,唯恐天下不乱的嚷嚷起来。

    “好吧,我是小心眼,但是我绝对不会去找它们的麻烦,至少在拉斐尔大人你同意以前不会,我以维拉丝的名义发誓,这总可以了吧。”

    “这么绝然?”大师兄二师兄一口茶差点喷出,他们可是知道我有多宠维拉丝,要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就跟放屁一样,但是以维拉丝的名义的话,就绝对没问题。

    “看来说的好像是真的。”

    “吴师弟发这种誓,就绝对信得过。”卡洛斯郑重其辞,同为爱妻一族,他十分了解这具誓言的约束性。

    “好吧,卡洛斯都这样说了,没办法,我就相信你这一回吧,现在,给我回去养伤,快点把伤养好了才能举办庆祝宴会。”喜欢热闹的歌舞双姬百族公主大人,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在她的连连催促下,我只好告辞,回去休息了。

    “真可疑。”看着某德鲁伊离去的身影,拉斐尔陷入沉思。

    “以小小吴的小心眼,竟然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不去找将它伤成这样的三大领主的麻烦,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卡洛斯,西雅图克,你们能帮个忙,跟上小小吴,瞧瞧他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吗?”

    “没问题,说实话我也很好奇,吴师弟可不会轻易以他的妻子的名义发誓。”卡洛斯点头站起,和西雅图克一起告辞,悄悄跟踪了上去。

    但是,某德鲁伊似乎安分的很,并没有其他心思,一路从帐篷直接回到了家,哪都没去。

    “真奇怪啊,吴师弟转性子了?”站在门口,卡洛斯一脸困惑。

    “对啊,论小心眼,我见过的人当中,除了卡夏老师和法拉和穆拉丁以外,就属他排第四了。”西雅图克摸着下巴,也是满脸不解。

    “要不,进去看一看。”

    “我也正这么想,不解开这个迷我睡不安稳。”

    于是,两人齐齐推开屋门,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正好,看到某德鲁伊在客厅里捣鼓着什么,听闻声音,回过头,笑得格外灿烂,看似心情好的不得了,根本不像伤员。

    “怎么是你们两个来了?正好,快来看看,我从剥壳凹槽那里偷到了好东西,超级棒的东西,有了这个,我的歌声就能传遍大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