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吃本王一记双龙夺珠!
    ***************************************************************************************************

    谁,到底是谁?

    我习惯性的摸了摸背后,却发现自己早就被打回原型,已经不是cosplay熊形态,哪来的鱼骨剑。

    往物品栏里一掏,搞基剑刚刚拿出就成了拐杖,身子一个踉跄,唯有用它支撑住不倒下。

    来的人到底是谁,是敌人?是朋友?不,在这里出现的,不可能是朋友吧,怎么想都是敌人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这份毫不虚假的温暖安心感又是怎么回事?这份无声的强烈意志又是怎么回事?直达心灵,让因为战斗而一直紧绷的身体和神经,不受控制的开始舒缓下来,是谁的人格魅力有那么大,竟然光是脚步声,就能让自己产生这种安心感,该不会是擅长魅惑人的贝利尔吧?

    开什么玩笑,贝利尔要是来了,还用得着用这种手段吗?就算我还在全盛状态……不,再强个一倍两倍,它也可以直接将我干掉或者俘虏,用得着如此多此一举吗?

    脑海中闪过纷杂念头,各种可能性都被我揣摩了一遍,事关自己,尤其是事关身边两位女孩的安危,由不得我任性,必须,必须谨慎再谨慎。

    但是,无论心里想到的答案是什么,有多少种。那份无以伦比的安心感,还有强烈无比的意志,都在一直舒缓着我的身体和心灵,视线竟然越来越模糊,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了,眼皮子也在打架。一磕一磕的,我敢保证,现在要是合上超过一秒钟,绝对会顺从拿道强烈意志的命令,陷入睡眠,即使身体还在搞基剑的支撑下,维持着站立状态。

    不行,不能睡,我怎么能就这样放下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的安危不管呢?狠狠咬了一下舌头。但并没有什么卵用,那份安心,那份意志,依然无时无刻不缠绕着**心灵,让自己摇摇欲坠,眼皮根本抬不起来。

    终于,脚步声靠的很近了,模糊之中。我看到了一抹金属的光芒,大概是一个人影。穿着铠甲的样子,这是我尽全力抬起眼皮,所能看到的最清晰的景色了。

    人影……铠甲?难道说……真是的我们的同志来了?遇到了一队在冰河里面历练超大冒险小队?

    我心里一松,眼皮子又抵抗不住的下拉几分。

    但是……好像影子只有一个……难道说……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冒险小队?是谁,到底是谁?

    “你啊,可真有够顽固的。连我的命令都敢不听。”

    出声了,那道人影出声了,应该是它的声音吧,这绝对是人类的声音,人类的说话方式没错。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眼睛不好使了,明明站在眼前都看不清楚对方长得什么样,是男是女,没想到连耳朵竟然也在罢工,听到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是在信号奇差的地方打电话,听到的尽是嘶嘶声,竟然也分不出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

    难道说……我的伤势竟然那么严重了?

    不,等等,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得仔细琢磨,让我最后想一想,为了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的安危。

    它刚才说了什么?虽然断续嘶哑,但是声音里带着比脚步声更加强烈十倍百倍的霸道意志,却让我还在尽力活跃着的大脑清晰的感受到了。

    说什么……连它的命令也都不听?说的如此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谁?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的谁?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倔强?说我倔强?说的我以前好像是个很倔强的,一直在拒绝它的意志的人,你这家伙根本不是我的熟人吧,根本不了解我吧,到底在胡说些什么,我可是一个手办就能轻易被引诱到深渊堕落的男人啊!

    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好自豪的。

    “拿你没办法,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我会照顾好,这样你应该能安心的躺下了吧?”

    咦,认识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吗?这样一看又似乎是熟人。

    不知为何,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明明没有任何保证,甚至连对方的身份都不清楚,我的身心却选择了完完全全的信任,原本提着的一口气松下来,身体立刻支撑不住,搞基剑一歪,身体噗通就倒下了,和冰冷坚硬的地面砰了个惨,脸快磕肿了。

    你到是接一接我啊熟人同志!我是那么的信任你!

    心里莫名的怨念,反倒让我清醒了一下,无力趴在地上,侧脸看着拿道身影。

    伴随着金属的清脆声,它走近过来,在眼中朦朦胧胧的光影闪现中,似乎就在眼前蹲坐下来,紧接着,自己的上半身好像被抬高了一些,然后一放。

    卧槽,该不会是看出了我的怨念,打算再给我来一记自由落体吧?

    预料中的侧脸着地并没有出现,我的身体被翻转过来,变成仰面躺着,而后,被放下的后脑勺枕到了一片温暖而柔软的地方,而后,一袭大氅扬起,披在自己身上,这不是挺温柔细致的吗?

    等等,先不说其他,以我多年的经验分辨,这触感……莫非是膝枕?

    “……”于是,我又陷入了另外一个巨大的不安之中。

    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这很重要,我可不想被男人膝枕啊喂!

    眼前明明已经模糊一片,但是事关男人的尊严,我还是勉力的继续抬起眼皮子,想要确认一下,大概是托躺下来的福,眼皮子没有了重力拉扯。竟然变轻了一些,让我渐渐地,渐渐地撑大。

    以膝枕的方位看去,首先映入眼中的依然是刺眼的金属光泽,是上身铠吗?似乎有凸起,有障碍。哦哦哦,是女的?是女的对吧?

    不对,那有可能是强壮的胸肌啊啊啊!!!我还不能松懈!

    眼皮子再抬起一点,一点点,但是,那凸出的迷之胸部(胸肌?)却挡住了视线,让我无法看到它的脸庞是什么模样。

    不能放弃,看不到脸就是看手,看手应该可以分辨出来。

    于是我把脸一侧。后脑勺轻轻蹭了一下对方的大腿……不,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性别未定,我不能用这样掉节操的形容法啊!

    可惜,对方的手似乎拢在腿边上,我看不到,只不过……那是什么?

    蛇一样的……不……是鞭子一样的……金色的……粗粗的……不对……难道说是……辫子?

    一根小孩子的手臂那么粗的,垂落在地不止。还在地面上转了一个圈的长长金色辫子?

    这应该能证明对方是女性了吧?

    不不不,现在野蛮人貌似流行将辫子留长。我不能有丝毫大意。

    没办法,还是得看脸,我又将脸转正,又蹭了一下对方的大腿,这一来一去,对方似乎察觉到了端倪。那坐得笔直的身姿,终于微微下俯,低下头,向我看过来。

    哦哦哦,这样一来就能看清楚了。我用尽全身力气,猛力将半开半瞌的眼皮子拉开,看到了,看到了,小小的面庞轮廓,有些圆润,好像……好像真的是……是……

    “调皮的家伙,就那么想知道我是谁吗?”对方终于开口了,对对对,不知道你是谁我寝食难安啊。

    我将眼皮子一点一点抬起,对方的面容也在渐渐变得清晰,很快,再给我几秒时间,我不但能识别对方的性别,甚至能隐约看清对方的模样,只要再给我……咦?

    两道影子从天而降,越来越近,最后占据了我的所有视野。

    两根手指?

    双龙夺珠?

    这是在最后的百分之一秒的时间,脑海中闪过的念头。

    耳边也传来它那充满霸道意志的声音。

    “我拒绝。”

    你拒绝就拒绝,干嘛非得捅我的眼睛,这性格到底是有多残暴?!

    ……

    看着已经完全晕倒过去的某德鲁伊,亚瑟王将身后的金色长辫轻轻一扬,精致的鼻子发出轻哼,那双由浅及深的蓝色眼眸,带着暴君式的戏谑温柔。

    “区区坐骑,连面对三个世界巅峰强者都如此狼狈,还想要看到本王的本尊模样,还早一万年。”抬起手指,在某德鲁伊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亚瑟王轻轻自喃道。

    若是让第一代十二骑士看到这幕,估计对集体大跌眼镜,她们的王何时用过如此温柔的语气和亲昵的动作,对一个男人这样说话?

    她们那恋爱白痴的女王陛下!

    “不过,这一次摸也算尽力了,这样的战绩,本王就稍微网开一面,给你个勉强合格吧。”

    看了看地上的阿尔托莉雅和卡露洁,亚瑟王再次开口,哪怕是在自言自语,她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王者的意志,犹如圣旨,是这样就是这样,不是这样也得是这样,为什么?因为我是王,是大陆第一的王。

    不过,这位最强之王,似乎完全把她的继承者和她的骑士的继承者落到一边了,不去照顾昏迷的重要继承者,精灵族未来的女王,而是悉心的把坐骑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虽然给了一记双龙夺珠)照顾,这是什么鬼?

    王似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解释。

    “本王的继承者,就应该接受严厉的磨练,只有这样才能成为合格的王,现在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怎么能给予多余的温柔呢?十二骑士的继承者也是一样,至于坐骑,能够骑,实力不会丢本王的脸就行了,嗯。”

    背后的金色长辫一甩一甩,亚瑟王如是断定。

    默默地,她抬起头,从高不可攀的天坑底下,直视天空。

    “本以为哈洛加斯山,大陆的心脏。会有想要的线索,但是……这里依然没有,本王到底将它放到哪里去了?”

    轻摇摇头,亚瑟王站了起来,用刚才盖在某德鲁伊身上的大氅,将三个人裹粽子一样统统卷起来。用绳子一捆,拎在手中,简单粗暴,王者之风尽展无疑……呃,大概。

    “竟然还要本王收拾手尾,真是不省事的继承者,侍女,以及坐骑。”叹息一声,一道金色光影瞬间掠出天坑。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之中。

    待那道金光消失了足足半个小时,天坑边缘,趴在雪地上的三大领主,才微微动弹。

    “似乎……我又被饶过了。”粉碎者保持着七零八碎的状态,消沉说道,又一次的屈辱,让它身上因不断的再生和毁灭所带来的痛苦,似都微弱了许多。

    “这次不止是你。连我们也是。”冰冻魔怪的声音十分虚弱,宛如弥留之际的老人。

    这时候。剥壳凹槽动了一下,最后竟然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受到的伤害最轻,估计在之前最后一击之中,并没有带上无回的气势。而是给自己留了后路,果然是阴险狡诈著称的小人,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心里不屑的呸了一下,暗暗捉摸着这次要是大难不死,回过头一定要好好治一治这样的卑鄙小人。

    如果。如果它当时能再出多一分力,带上破釜沉舟的气势,说不定就赢了,可恶!混蛋,这个无耻小人!

    摇摇晃晃爬了起来的剥壳凹槽,状况也不大妙,不过至少它还能站起来,恶魔妖精宛如一滩烂泥般趴在攻城兽头顶上,那双高高凸起的眼珠子,却是不安分的在粉碎者和冰冻魔怪身上转来转去。

    要不要……把这两个家伙干掉?

    黑吃黑,在这地狱一族里从来就不是新鲜事,恶魔妖精从不会因此而感到一丁点羞臊,它要考虑的是其他问题。

    到时候巴尔大人问起来,就说它们是冒险者干掉的,反正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巴尔大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但是……

    大魔神巴尔多年形成的淫威,还是如同阴云一样徘徊在恶魔妖精的头顶上,让它迟迟不敢动手。

    两大领主死亡,这可不是小事,万一巴尔大人下令彻查,会不会发现破绽,到时候,胆敢欺骗巴尔大人的自己,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巴尔大人的手段,自己可是亲眼见识过的。

    想了又想,恶魔妖精咬咬牙,最终一挥手。

    “拍档,我们回去。”

    攻城兽发出一声虚弱的嗡鸣,毫不犹豫的转过身,朝着亚瑞特高原的方向走去。

    “哼,走了。”

    “算它聪明,哼哼哼。”

    “早就料到了它不敢动手,以这家伙胆小谨慎的性格。”

    粉碎者和冰冻魔怪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说道,貌似一副很了不起,我还留了后手的样子,其实在刚才恶魔妖精的目光扫到它们身上的时候,它们一动都不敢动,已经吓出了冷汗,如果粉碎者有冷汗可出的话。

    现在,它们真的是砧板上的鱼肉,没有丝毫反抗能力,随便来个冒险者都能轻松收割两大领主的小命。

    不过,只是现在而已,那家伙竟然敢打我们的主意,光是产生这样的念头就已经不可饶恕了,等身体恢复了一些后,绝对要去找剥壳凹槽的麻烦,决定了,以后专业找剥壳凹槽的麻烦一百年不动摇!

    两大领主交流了一道目光,心里下定决心。

    “哼,真是不痛快,明明是大好机会,明明大好机会,我真是个笨蛋,拍档你也是个笨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