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 六败俱伤
    ***************************************************************************************************

    冰冻魔怪和粉碎者眼神都充满了坚决,不打断cosplay熊,就是死,死剥壳凹槽到是无所谓,但是很明显,cosplay熊对它们两个的仇恨值更大,所以不得不拼。

    剥壳凹槽却有些犹豫,它知道cosplay熊对冰冻魔怪和粉碎者的仇恨值更大,但是恶魔妖精以其特有的狭隘记仇心理揣摩,貌似,正是因为自己乱入战场,才让原本倾向于对方胜利的局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所以难保cosplay熊不会对它这个乱入者产生更大的仇恨值。

    将心比心,毁歌破坏神觉得这个几率不小,它心里狠狠琢磨了一下,粉碎者加冰冻魔怪,再加它们剥壳凹槽组合,三大知名领主级别的力量结合起来,难道还没办法打断对方?这不魔法,所以说,明显是冰冻魔怪的办法存活率更大一些。

    这些考虑只在电光火石间,冰冻魔怪和粉碎者也顾不得剥壳凹槽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留给它们的时间不多了,每拖延一秒,危险性就增大一分。

    拼了!!!

    齐齐发出怒吼,冰冻魔怪全身的毛发忽然甩动起来,越甩越长,越甩越厚,这些浓密之极的毛发依附到它的右拳上,紧紧包裹起来。变成一个足有冰冻魔怪本体大小的超巨大拳头。

    但是,这还不够。

    “拍档,这次又要齐心协力了!”举着右臂,冰冻魔怪朝粉碎者大吼道。

    “我知道了,切,真够恶心的。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了。”粉碎者嘟哝着,还不忘记吐槽一句,动作却丝毫不慢,它的身体再次分裂,形成无数冰块附着在冰冻魔怪的巨大拳头上面,让这个看起来威力十足的拳头,镀上了一层冰蓝光泽。

    这个冰蓝色的巨拳似乎有点重,刚刚形成的一瞬间,冰冻魔怪的步伐踉跄了一下。但是它很快站稳身形,左手托着右手,奋不顾身的朝宛如地狱魔王一般深红恐怖狰狞的cosplay熊冲了上去,从冰冻魔怪的口中以及它的拳头上面,齐齐发出撕裂怒吼。

    “啊啊啊!!!拼了,人类小虫子,吃我们合力一击,极大冰冻粉碎拳!”

    名字虽然简陋的可以。但是当这一拳挥出去的瞬间,天空和大地的毁灭之力。似乎都渐渐凝固起来,整个水晶通道顶上在颤抖,在悲鸣,似在哀悼着什么。

    剥壳凹槽那边也不慢,下定决心以后,攻城兽就迈起了巨大步伐。那看似沉重笨拙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冲刺,甚至掠出了残影。

    背篮上的恶魔妖精在攻城兽突击的一瞬间,施展出了最强的黑炎魔法,让攻城兽的钢甲之躯上覆盖一层熊熊黑炎。尤其是那只突击进攻的前臂钢爪,更是被一团液态的恐怖黑炎包裹,别说携带攻城兽的巨力砸下,光是碰一碰这层黑炎,都会尸骨无存,连灵魂也要被烧成灰烬。

    “极大黑炎突击!”

    全身冒着黑炎,前爪更是流淌着极限黑炎之力的攻城兽,在空气中掠过一道道燃烧着的残影,几乎和冰冻魔怪以及粉碎者的组合在同一时间逼近到cosplay熊面前。

    没有预料中的阻拦,那一只巨大冰蓝的拳头,以及附带浓烈黑炎的钢爪,呈内八字型的狠狠向cosplay熊轰去。

    极大冰冻粉碎拳+极限黑炎突击。

    天崩,地塌,哈洛加斯的半山腰某个位置,像是要坍塌了一般发出剧烈震响,无穷无尽的冰雪覆盖了一切,扬起数万米的高空,就连远在哈洛加斯城的人都能看到一道冰雪爆动的巨大白柱直冲天空,声势浩大,宛如末日之灾。

    所有冒险者都露出了惊骇之色,不知道是谁在那种地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难道是地狱怪物领主之间的争斗?还是说大魔神巴尔现身?

    大爆炸过后,成吨成吨的冰雪从天而降,覆盖一切,连冰冻魔怪和剥壳凹槽如此庞大的体型亦不能幸免,瞬间就被如同整个大海倾倒下来一般的巨量冰雪所埋没,视线一片雪白。

    结束了,冰冻魔怪呼出一口浊气,要不是身体被埋在冰雪之中,它估计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要立刻倒下了。

    真是个强敌啊,人类,明明是如此弱小的虫子,却能成长成为这般可怕的存在,实在不可小视。

    一直看不起人类的冰冻魔怪,此时也生出了佩服之心,眼前的强敌虽然已经被它消灭了,但是它的实力却获得了以力量为尊的地狱一族的敬重。

    “咯吱咯吱,没想到能打败这样的人类强敌,巴尔大人一定会奖励我的,一定会狠狠奖励我的,都是多亏了我剥壳凹槽的支援,才能干掉这样的强敌。”

    雪中传来的一道阴森难听的笑声,让冰冻魔怪皱起了眉头,剥壳凹槽这家伙,阴险狡诈的连同为地狱一族都为之不耻,要不是巴尔大人严令各大领主之间不许斗争,它早就去亚瑞特高原【为民除害】了。

    没办法,这次能打败强敌的确有它的一份功劳,这点不可否认,算了吧。

    滴答一声响音,忽然传到冰冻魔怪的耳中。

    咦,哪里来的声音,这里明明是雪地下面,哪会有这样的声音?

    忽然,冰冻魔怪感觉到手臂上的某个点上,传来剧烈的炙疼感,就好像有一只蚂蚁在拼命噬咬它的血肉。

    紧接着,滴答滴答的声音连续传来,这样的剧烈疼痛噬咬感,从冰冻魔怪的身上各个部位传来。让它忍不住发出哀嚎,冰冻魔怪连从雪地里爬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正想问问剥壳凹槽是怎么回事,但是,同样被雪地掩埋起来的剥壳凹槽,却比它还要早一步发出让人哆嗦的难听哀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在作祟?胆敢冒犯我剥壳凹槽!”

    剥壳凹槽力气还是有的,它正想将头顶上的雪震开,忽然间,一股浓墨般的深红颜色,覆盖了它的视野,它的眼球。

    深红的毁灭之色,就仿佛是一个新生的世界般,以可怕的速度膨胀,迅速吞噬了周围的雪地。将被掩埋在雪地里面的冰冻魔怪和剥壳凹槽【挖】了出来,并拉扯到新世界之中。

    深红毁灭的新世界。

    冰冻魔怪和剥壳凹槽惊愣的发现,仅仅在一瞬间,将它们掩埋起来的深雪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脚踏空的一片深红空间。

    然而,最令它们惊骇的还是眼前一幕。

    顺着各自的手臂向前看去,冰冻魔怪的极大冰冻粉碎拳,以及剥壳凹槽的极限黑炎突击。因为刚才大雪埋没,无法动弹的原因。一直还保持着攻击时的动作。

    也就是说,它们的拳头和钢爪,此时都还落在cosplay熊身上,并没有离开。

    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它们惊骇欲绝,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在它们的拳头前方。cosplay熊还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身体没有挪动丝毫,动作也没有改变丝毫,依然保持着四臂大张的狰狞姿态。

    难道说,倾三大领主全力的合力攻击。竟然没有对cosplay熊造成丝毫伤害?

    不,不对,不是这样。

    它受了伤,这头熊样人类已经受了严重的伤,只不过是它凭借着内心的意志和愤怒,以及某种类似霸体的技巧,硬生生的承受住了三大领主的强大冲击。

    也就是说……打断失败。

    “这怎么可能!”剥壳凹槽尖叫一声,恶魔妖精两手慌乱举起,要施展瞬移逃跑。

    但是,它忽然发现,一直很好使的瞬移,现在使不动了,因为这片完全排斥一切的毁灭空间。

    cosplay熊狂暴的,积蓄已久的力量,以成大势。

    “哈……哈哈哈……真是个……强敌啊……”冰冻魔怪的脸色在一瞬间仿佛变了千百次,最终露出惨笑。

    输了,完了,结果就是那么简单。

    此时,cosplay熊那双被鲜血涂满了的恐怖瞳孔,微微一抬,注视着眼前两大……不,应该是三大领主,冰冷残暴的目光似在发出询问。

    你们,准备好了吗?该轮到我的回合了。

    一双手臂,外加一双深红之爪,四只张大的手臂,忽然握在一起,就这么简简丹丹的握成一个拳头,然后,仿佛带着千钧之重,看似缓慢,实则转瞬的砸向地面。

    狂暴——四重焰拳!

    和之前勉勉强强依靠深红之爪的威力才凝聚出四重焰拳不一样,此时此刻,狂暴形态下的四重焰拳,是真正的,完全的,甚至是完美的极限四重焰拳。

    这一拳砸落,整个世界都为之变色。

    冰冻魔怪和剥壳凹槽发现,身处的深红世界,忽然爆炸了。

    是的,世界爆炸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语言可以形容,在极限的四重焰拳面前,一切辞藻都是苍白的。

    两大领主彻底淹没在爆炸之中,根本无力抵挡。

    就在这时,一道冰蓝光芒闪过,以超越自我的速度完成合体的粉碎者,将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冰冻魔怪面前。

    冰冻魔怪之前已经承受了一次毁灭鲑鱼剑的爆炸,身负重伤,若是这一次再挨上极限四重焰拳,哪怕只是被波及,也绝无幸免可言。

    “拍档,你……”

    冰冻魔怪睁大眼,似乎不敢置信,一直扬言要取自己的老命,将冰封之主的称号独占的粉碎者,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是,连感动的时间也没有了,它和粉碎者瞬间被深红的毁灭爆炸所笼罩。

    至于剥壳凹槽……谁都功夫理它?

    刚刚见识了一场莫名庞大的哈洛加斯山暴走的冒险者们,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第二次暴走接踵而来。

    依旧是一道冲天的柱子从山腰处升起。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白色的雪柱,而是深红色的血柱,将大半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

    面对一而再的侵犯,哈洛加斯山似乎终于动怒了,在爆炸的地点,血柱腾空升起的地方。忽然传来剧烈震动,连山脚下的哈洛加斯城都能感觉到强烈的震感,随即一场声势浩大的雪崩席卷而下,大自然的愤怒,让所有冒险者都为之心惊胆战,将哈洛加斯山视为圣山的野蛮人纷纷跪下祈祷,希望它能够平息愤怒。

    足足过了数分钟,血柱,雪崩。大地震,这些象征着灾厄降临的现象才渐渐停息,云雾和冰息再次笼罩这座庄严的雪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有眼尖的冒险者看出了端倪。

    “大家快看,那里,那个位置,是不是……是不是有点不一样了?”

    哈洛加斯山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如此强烈震撼的现象,也能轻易消化。对冒险者而言是毁天灭地级别的爆炸和雪崩,但是对哈洛加斯山而言,可能只不过是一片死皮脱落下来那么简单。

    但是,一片死皮脱落,仔细观察的话,也是能发现端倪的。这不,冒险者已经纷纷讨论起来了。

    “那里,对,就是那里,好像塌陷了一些。相比之前。”

    “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

    “我可以保证,那里绝对出现了变化,我可是天天都会盯着雪山看上一个小时以上的男人,哈洛加斯山有任何一丁点变化都逃脱不了我的眼睛。”

    “那里……我记得好像是……莫非是……水晶通道的位置?”

    “对对对,没错,就是那里!”

    “莫非水晶通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想立刻去瞧一瞧。”

    “算了吧,就你这实力,刚才的大雪崩就足够将一万个你给埋起来了。”

    “混蛋,你又比我好得到哪去?”

    “要打吗?要来一场吗?谁输了谁去。”

    “不是谁赢了谁去吗?”

    “我可不像你那么爱送死。”

    冒险者的纷杂吵声此起彼伏,让整个哈洛加斯沸腾起来,当然,第三世界不比其他世界,没有联盟的准许,谁也不会擅自行动,冒着生命危险去侦查情况,这是联盟的侦查人员要干的活。

    而在哈洛加斯城的那些世界之力强者,此时却头疼不已。

    最年轻的长老大人啊,您省点心行不行,这是要愁掉我们最后一根头发吗?

    不提山脚下的哈洛加斯城的反应,在哈洛加斯半山腰,水晶通道正上方的位置,的确是如冒险者所见,在连续两次爆炸中,发生了巨大的塌陷。

    因为这次坍塌,整个水晶通道几乎被掩埋了一半,粉碎者的地盘瞬间缩水到了二分之一,够它心疼了,不仅如此,甚至连水晶通道更下面的冰河都被折腾的够呛,冰冻魔怪的地盘也有不少地方变成了危房。

    此时,冰冻魔怪和粉碎者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冰冻魔怪全身的金色长毛已经完全被烧掉了,变成了一个焦炭般的乌黑**猿人,想要再恢复一身威武雄壮的金毛,不知要何年何月。

    而粉碎者,号称不死之身的它,身上布满了深红的毁灭之力,从冰蓝色的巨人变成了深红色巨人,毁灭之力无时不刻不在吞噬它的身体,让它处于回复和毁灭的状态,痛不欲生,或许是它现在最好的写照。

    而剥壳凹槽,身上的钢甲融化了大半,变成一坨不知道什么玩意粘在攻城兽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攻城兽的外形了,至于恶魔妖精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