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章 大起大落
    ***************************************************************************************************

    不仅如此,阿尔托莉雅在水晶通道里对付粉碎者的小弟们时,已经消耗了不少的力气,受了不小的伤,如今还要让她去对付一个刚刚加入战场,无论体力还是士气都是全盛状态的剥壳凹槽,难度比我同时应付粉碎者以及冰冻魔怪还要大。

    不行,粉碎者这边我一时也没办法干掉它,所以还得兼顾着阿尔托莉雅那边才行。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再对粉碎者进行精细的控制伤害,熊爪抬起,匆匆瞄准那些集中起来的碎块,双倍三重狂犬病一扫而过。

    回过头,我怒气冲冲的冲向剥壳凹槽,当初饶过你一命你这厮不思珍惜,竟然还将歪主意打到本德鲁伊身上,活腻味了,今天就要让你牢牢记住人作死必定死这句话。

    受死!

    呼啸熊爪拍了下去,犹如一座巨山从头顶压下,巨大的攻城兽在此时的cosplay熊面前,只不过是齐腰那么高,就跟大人和小孩一样的差距,不过那身狰狞魁梧的钢甲,到是稍微弥补了一下攻城兽的气势,让它看起来更像是全副武装的矮人战士而不是小孩。

    “犯规,犯规,两个欺负一个。”毁歌破坏神在背篮子里嚷嚷起来,手上却丝毫不慢,忽然双手一举,一个巨大的火焰铁锤被它高高握在手上。锤身足有半个cosplay熊那么大了,看起来声势惊人。

    你还有脸说?

    毁歌破坏神这臭不要脸的,竟然在这时候又把它和攻城兽当做一个整体,嚷嚷我和吾王欺负它,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三重,焰拳。给我变成唱歌僵尸吧!

    火焰和火焰的对碰,毁歌破坏神看似惊人的火焰铁锤被一拳头砸碎,在无数火花四迸中,夹杂着余威的熊爪朝背篮拍了过去。

    攻城兽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它那钢铁之握爪锵锵举起,狠狠一个突击,丝毫不怂的迎向熊爪。

    一大一小两只爪子在半空对碰,激起刺眼火花,从钢爪上传来的巨力让我微微吃惊。不愧是以力气著称的攻城兽,明明实力差cosplay熊一大截,但是比力气却一点都不落下风。

    三重焰拳的威力被剥壳凹槽二人组齐力抵消,就在这时,阿尔托莉雅抓住机会出剑了。

    她紧握手中的胜利之剑,身体源源不断的涌出澎湃力量,凝聚出一座二十多米高大的巨型骑士王之魂,阿尔托莉雅高高巨剑。骑士王魂也将剑高高举起,阿尔托莉雅的剑狠狠劈下。骑士王魂手中的巨剑,在同一时间朝着剥壳凹槽斩落。

    原来还有这招,我就说,阿尔托莉雅这么小的个子,对付像剥壳凹槽这些怪物实在太吃亏了。

    已经摸到世界之力境界高端门槛的我,渐渐发现。未来的战斗将是巨物之间的战斗,世界结界的膨胀和强大,必将导致容器的巨大化,这个容器可以是自己的身体,比如说cosplay熊。粉碎者,冰冻魔怪,剥壳凹槽就是这样,也可以像阿尔托莉雅这样以骑士王魂作为载体。

    当然,肯定也有特殊的例子,我说的只不过是普遍性观念。

    阿尔托莉雅的骑士王魂,呈绯红虚影,举起的巨剑宛如胜利之剑的投影,丝毫不差,王魂犹如活物,从其身躯上面散发出强烈的,属于阿尔托莉雅的王道气势,简直就是阿尔托莉雅的化身,这一剑斩落,也携带着她的王者之威,势不可挡,剑光未落,敌人的士气就已经弱了三分。

    本来这对双飞侠的实力就比不上cosplay熊,更何况还有阿尔托莉雅在旁助阵,这一来一去,剥壳凹槽立刻就挂了彩,攻城兽那两只本应该用来绞碎敌人的钢铁巨爪,此时被用来充当门板盾牌,只有防御的份。

    毁歌破坏神气急败坏,不断用它的火焰铁锤骚扰我们,这家伙实力不怎么样,花样却极多,擅长诅咒,比粉碎者的诅咒还要强烈,将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攻击削弱了不少。

    另外就是恶魔妖精自带天赋的瞬移技能,也不知道这厮是怎么练的,竟然能在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气势压迫下,还能带着三十米之巨的攻城兽一起瞬移,虽然这样做导致了瞬移的目的地似乎不怎么精确,好几次连剥壳凹槽自己也转晕了头,不过能躲开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攻击就够了。

    这真是非常厉害,如果不是敌人,我都想虚心的和毁歌破坏神讨教一下瞬移技巧,要知道,面对同等级的敌人,甚至就算是弱自己一些的敌人,在彼此强大的世界结界和气势冲突挤压下,空间充满混乱信息,瞬移很难施展出来。

    依靠着这两样油滑的手段,剥壳凹槽总算在我和阿尔托莉雅的默契夹击之中,堪堪生存,当然,也坚持不了多久。

    “粉碎者,粉碎者,你要是再不过来支援,我可要跑了,不管你们了!”毁歌破坏神见嘴炮对我们无用,于是朝那边的粉碎者大喊起来。

    “吵死了,既然要支援就该有支援者的样,让巴尔大人看到你胆小的样子,也不怕被笑话?”粉碎者阴森冰冷的声线响起,同一时间,天空落下无数水桶粗的冰锥。

    三重,空气压缩拳!

    空气爆响,狂风席卷,这些来势汹汹的冰锥被吹得东歪西倒,乃至反弹。

    从冰锥之雨中,隐藏在背后的粉碎者,那狰狞庞大的冰蓝身躯暴露出来,膝盖成钻,狠狠朝cosplay熊【跪】了下来。

    嗯。很好,你跪安吧!

    cosplay熊一个退闪,让敌人自由跪地,然后再一个突前,最让粉碎者忌惮的三重狂犬病施展出来,这货故技重施。身体分裂躲过我这一招,但是它这次学聪明了,那些碎块不再乱跑,而是连接成数条巨大的冰链,宛如毒蛇一样朝cosplay熊扑去。

    近距离下,cosplay熊也没防住,这些冰链迅速缠绕在cosplay熊身上,似乎想将我五花大绑,活活勒死。

    冰链发出咔嚓咔嚓的抽紧声。深陷到熊皮之中,冻刺骨髓的冰寒气息以及恶毒的诅咒之力,从冰链上不断蔓延过来,将熊皮冻成霜色,上面弥漫着一股黑色诅咒气息。

    冻僵身体的同时也在抽离力气,试图让cosplay熊无力挣扎,想法到是不错。

    但是,我的力气可不止这些!

    深吸一口。cosplay熊隐藏在丰满皮毛和脂肪下的全身肌肉鼓胀起来,霎时间。不断勒紧的冰链就遭受到了巨大阻力,寸步难进,并且咯哒咯哒的颤抖起来,似随时要被崩裂。

    “剥壳凹槽,你这混蛋,诅咒。快点诅咒!”冰链中,粉碎者咬牙切齿,似乎使上奶劲的竭力咆哮声响起。

    那边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准备见机行事的毁歌破坏神,巨大凸起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似在打什么主意,随后又露出沮丧表情,咬咬牙,在背篮上怪异的扭动起来,将深深的诅咒之力嵌入到正和粉碎者较劲的cosplay熊身上。

    双重诅咒下,cosplay熊就像背后被拉开了一条链子,力气顺着开口噗咻噗咻的往外漏,一下子减了大半,本来要被挣破的冰链,再次锁紧起来。

    混蛋啊,竟然遇到两个最擅长诅咒的知名魔王领主,我上辈子是折翼天使吗?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从天而降的绿色能量柱,充满生命气息的注入到cosplay熊的头顶之中,如淋甘露,虽然未能祛除诅咒,但也压制了不少。

    哦哦,真是及时雨,我怎么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再次憋着一口气,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剧烈嘶吼声,“砰——”的一声,终于将粉碎者的冰链挣破。

    回过头,阿尔托莉雅却因为分神,吃了攻城兽一记,身体倒飞了出去。

    刚才那道绿柱……是吾王,应该没错了,就算是骑士王职业,多少也会有一些辅助技能。

    混蛋!

    刚刚挣开链子,我顾不得身上的诅咒没有消失,狠狠冲上去照着剥壳凹槽一巴掌拍下,同样将它的钢铁之躯整个拍飞,先给阿尔托莉雅收回点利息。

    然后再冲上去,抓着倒地的剥壳凹槽,手臂夹住它的双脚,将它数百吨的庞大身躯转风车一样狠狠旋转起来,直到快要变成一股龙卷风的时候,我才将双臂一松,剥壳凹槽顿时化作一枚巨无霸炮弹,和刚刚重新合体的粉碎者撞到一起。

    可怜的粉碎者,骤然遭到重达百吨的炮弹撞击,立刻又碎了,这次真不是主动碎裂,而是被剥壳凹槽的钢铁身躯活生生的撞成粉碎。

    回过头看向阿尔托莉雅,她站了起来,虽然剥壳凹槽刚才那一击对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再加上之前所受的伤,她的情况已经不是很妙,不过看样子,应该还能战斗下去。

    抬起头,阿尔托莉雅回应我的眼神,点了点头,身上不断涌出的骑士王魂,散发出强大的战意。

    凡,让我们再次一起并肩作战吧!

    她在这样用眼神向我说道,这份浓烈的,甚至带着兴奋感的战意,传染了给我,我也点了点头,回过头去。

    同一时间,我和阿尔托莉雅齐齐冲向摔做一团的敌人。

    粉碎者现在不敢再以碎块的方式逗留太久了,它怕了cosplay熊的震波,生怕又一次被弄上半空,接受无力反抗的耻辱调戏。

    所以一见我们冲过来,它连忙合体,在后面推了还有些头晕目眩的剥壳凹槽一把,示意在关键时刻要一起共患难,谁也别想偷懒。

    四大强者再次混战到一起,这一次形势逆转。少了冰冻魔怪,粉碎者无以配合,至于剥壳凹槽,这两个领主要不是因为有共同敌人,恐怕见面的时候已经互相打起来了,指望它们两个配合就是在做梦。

    而我和阿尔托莉雅却已经培养了不浅的战斗默契。再加上灵魂联接,心灵想通,绝对不逊色于老道的冒险小队。

    阿尔托莉雅的实力要弱剥壳凹槽一些,我的实力要比粉碎者强,所以双方的综合实力应该差不了太多,但是一个有配合,一个没有配合,其中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局势稳定了,能赢。敌人的增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说不定我们真的能赢。

    渐渐把握住战局,我心里异常激动,这一下子就收割了三大领主,会不会有些过分?巴尔会不会震怒?而后做点什么?

    不不不,这又不是我们主动找的,是它们自己送上门来的,难道我们就该伸长脖子让它们杀?这些问题还是不要多想。还是想想干掉这三个家伙,我和阿尔托莉雅能升多少级。收获多少装备,想想就有点小激动。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就红了起来,罗格第三吝啬之魂爆发额外的战斗力,让我越战越起劲,就算被粉碎者和剥壳凹槽齐齐诅咒了。似乎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可恶,这家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血腥丘陵的那些攻城机器,一点都不知道疲惫吗?”剥壳凹槽忍不住开骂了,这次的支援。绝对是它这辈子做的最蠢最后悔的决定。

    “少啰嗦,支援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在坚持一会就可以了。”

    粉碎者到是十分冷静,一点都不像之前蠢萌的形象,或许是因为罩着它的老大哥冰冻魔怪已经倒下了,让它成熟了不少。

    就在这时,敌人的内部忽然出现分歧,只见剥壳凹槽忽然一个瞬移拉开距离,似乎打算要脱离战场。

    “不干了,我不干了,要死你一个死,反正是你惹来的敌人,为什么要我陪葬?”

    说着,攻城兽迈着轰隆隆的步伐,看似缓慢,实则迅速无比的向亚瑞特高原,它的地盘方向跑回去。

    “剥壳凹槽,你敢,巴尔大人不会放过你的!!!”粉碎者又惊又怒。

    好机会!

    我和阿尔托莉雅心里同时大喝一声,将最强的攻击向粉碎者笼罩过去,至于失去了战意的剥壳凹槽,让它跑掉也没关系,做人不能太贪心,有粉碎者和冰冻魔怪的人头我就很满足了。

    深红之爪融入到一双熊掌之中,施展出威力超过四倍三重焰拳的超级双倍三重焰拳,我心里已经在策划等会怎么将粉碎者的脐带扯断,让它彻底变成哈洛加斯山的一部分,或者是肥料也行。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本该和我一起进攻的阿尔托莉雅,她那喷着鲜血的凄美身姿,从我的身边飞过,同一时间传来的还有她自心灵里发出的剧烈警报。

    凡,危险,冰冻魔怪……

    在我们身后,响起了冰冻魔怪的雄浑森冷声音。

    “粉碎拳!”

    从背后袭来的一记粉碎拳,将毫无防备的阿尔托莉雅轰飞,身影弹出千米之外,落地以后,嫣红的鲜血迅速染红了洁白冰冷的雪地。

    “你上当了,人类,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的很久了。”

    停下攻击步伐,呆滞的回过头,依旧是全身焦黑的冰冻魔怪,捂着胸口,步伐蹒跚,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却自信十足的以胜利者姿态,一步一步走上来。

    而已经远离的剥壳凹槽,不知何时也绕了回来,发出咯吱咯吱的阴冷笑声,粉碎者退后几步,绕到一边,三大领主,呈三角站位,散发出森严肃杀气势,将我包围在中间。

    太大意了,我和阿尔托莉雅,比起这些在地狱世界战斗了千百年,经历过了无数阴谋诡计的精英强者,我们的经验还是太稚嫩了。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愣愣的看向阿尔托莉雅倒下的方向,我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三大领主的威胁,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去。

    粉碎者正要阻拦,却被冰冻魔怪拉住。

    “让它去,反正跑不了,要记住,这时候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看着神色谨慎的冰冻魔怪,粉碎者微微点头,唯独剥壳凹槽露出惋惜眼神,这种时候,要是有个挡箭牌去勾引敌人最后最愤怒的一击,那么接下来自己就可以坐等收割了。

    来到阿尔托莉雅面前,她身下的雪地已经染成了一片樱红,唯独胜利之剑还被紧紧握于手中,我弯下腰,伸出手,将她捧了起来。

    “我……我没事……凡……抱歉……大……大意了……不要……要……冷静……凡……”感觉到了动静,阿尔托莉雅虚弱的睁开眼,断断续续的一边咳血,一边说着安慰话语,随即又晕倒过去。

    我摇了摇头,将阿尔托莉雅也放到了嘴巴里面,转过身,面对三大领主的近距离强势围观。

    忽然间,cosplay熊身体下沉,四臂大张,嘴巴明明紧抿着,三大领主的耳中灵魂中,却响彻起了一股冲天的愤怒熊吼。

    整个哈洛加斯山开始震颤起来,以cosplay熊为中心,深红色的毁灭之力从雪地上蔓延开来,迅速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雪地,天空也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池,宛如鲜血般粘稠的毁灭力量,一滴滴的掉落下来。

    力量的中心,漩涡的源头,cosplay熊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双已经被鲜血完全覆盖的瞳孔,紧紧盯着三大领主,此时的它,比任何地狱怪物都要狰狞恐怖。

    “不好,敌人要鱼死网破。”冰冻魔怪沉声道。

    “快点,打断它,否则谁也跑不了,我们其中一个必定要承受敌人的最强攻击……绝无幸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