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我有特殊的吃鱼技巧
    ***************************************************************************************************

    强大,这两个家伙很强大!

    仔细扫视着眼前两座庞然大物,我心里默默惊讶。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还是超乎意料的强,这两个知名魔王领主,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实力都在世界巅峰境界,这质量,远超其他魔王魔神的地盘,怪不得大魔神巴尔能够成为地狱七巨头之首。

    如果是只有任意一个,以cosplay熊现在接近完美之境的战斗力,战胜是绝对没有问题,甚至有干掉对方的可能性,但如果是两个联手,如果对方有一定的联手经验,能够默契配合的话,那么,cosplay熊很可能……不,是肯定会落入下风。

    而且,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就算粉碎者和冰冻魔怪的默契度再高,联手战斗力再强,我无法战胜,想要从它们手上跑路,它们是绝对拦不下来的,但问题是,还有一个卡露洁。

    境界之后世界初级,综合战斗力勉强达到世界高级的她,想要在两大世界巅峰强者的夹击中跑路的同时,还要照顾到她,将她一起带走,到不是一定不能做到,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失败的可能性,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百分之一。

    也就是说,不到迫不得已,我绝对不会选择立刻跑路。至少和这两个大家伙战个天昏地暗,消耗了它们的大量体力,等卡露洁有能力单独撤退之后,才会做考虑。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cosplay熊就算难以在两大领主的夹击下取得优势,但是消耗它们的大部分体力。牵制住它们,等卡露洁离开后再做跑路打算,完全不是问题,如果我们要面对的,仅仅是眼前这两个知名魔王领主的话。

    但是,这只是如果,我们的敌人并不可能只有眼前这两座庞然大物,首先绝对不能忽视的是它们的小弟,像之前被我和卡露洁联手干掉的月之王。就足以牵制住卡露洁。

    再一个,更加恐怖的威胁是,哈洛加斯山的其他魔王领主,比如说我们之前遇到的毁歌破坏神双飞侠组合,以及……从血腥丘陵的到冰冻苔原的所有知名魔王领主,甚至,闹大了可能连大魔神巴尔都会亲自降临,当然。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它如果出现了。五爷一定会察觉到,到时候可就不是我们几个世界之力强者小打小闹了。

    大魔神巴尔出现的几率不大,其他区域的魔王领主支援的可能性却是极大,而且我不能指望联盟这边和天使族可以及时派来支援,这里毕竟是地狱一族的地盘,它们就算有心支援也不可能有那些魔王领主那么快。等它们赶到,我和卡露洁早就被一窝蜂的魔王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不能指望自己这边的增援,还得警惕地方的增援,这就是我们联盟在面对魔王领主时的巨大困境,也是我们一直迟迟不愿意对现今盘踞在各大区域的魔王领主动刀的主要原因之一。

    现在。在我们面前一下子就来了俩,而且还闹出水晶通道外面来了,这一下可好,动静更大了,整个哈洛加斯山的怪物几乎都知道了,支援更快了,如果是还在水晶通道里的话,还能拉上窗帘关上门,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打黑拳。

    哈洛加斯山的冷风一吹,把我的脑袋彻底吹醒了,理清楚头绪后,脑门上也不禁微微冒汗,这次的战斗不仅是要对付眼前这两货,还暗藏杀机呀。

    怎么办?一个字,速战速决,唯有用最快的速度在敌人措不及防下将它们的脸打肿,吸引它们的全部注意力,这样一来卡露洁就可以开溜了,等卡露洁跑路以后,就算再来一个同等级的魔王领主支援,我也有八成的信心拍拍屁股跑路。

    cosplay熊擅长的可不仅仅是卖萌,跑路也是,虽说几乎没怎么用到过,等等,台词不对,为什么说到cosplay熊最擅长的,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卖萌?!

    眯着滴溜溜的,犹如黑色玻璃球一样玩具熊眼,我心里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假装更加仔细的打量敌人,甚至不介意飙一把演技,做出被对方的世界巅峰级实力镇住的惊讶不安表情。

    卡露洁是聪明人,不可能看不出眼前两个敌人的实力,以及对她自己的定位,她虽然是个高傲尽责的女骑士,但也是一个绝对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的聪慧好女孩,不像三流偶像剧里的花痴花瓶,各种强行给主角本就【多姿多彩】的生活加料,这也是我喜欢这小侍女的次要原因之一。

    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我家的卡露洁太太太一本正经的反差萌了。

    不需要眼神暗示,果然,我慢慢察觉到,卡露洁的存在感正在逐渐地,不起眼地变淡,现在还不是撤退的机会,她应该正在尝试收敛起自己,等我和对面的两大领主激战正酣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

    这样一来,我也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全力以赴吧,吼吼!

    在cosplay熊半真半假的被对面敌人的实力吓一跳的时候,对面的粉碎者和冰冻魔怪也在暗暗吃惊。

    眼前这个从头到尾都是一副熊样的人类冒险者,貌似不好对付。

    明明从它身上,只感觉到世界高级境界的气息,但是战斗力绝对不止于此,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毁灭力量,就像迪亚波罗大王亲临一样,它真的不是蒂亚波罗大人的分身?

    这个疑问很快就被两个领主打消,不可能,从任何一个角度猜测都不会有这种可能性,只能说……巧合罢了。一个拥有毁灭之力的人类?真有意思,但是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和cosplay熊能够凭借各种观察和直觉,准确预估双方的实力对比一样,两大领主也能。

    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发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明明不如自己,但是本能却传来一股无法匹敌的刺疼感,必须两个联手,两个联手才有可能和对方匹敌,占据上风。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世界巅峰,对方却只有世界高级。

    对方是人类里的超级天才?难道自己就不是?能够从残酷的地狱世界之中脱颖而出,获得现在的地位和力量,有哪个不是地狱天才?

    这种强烈的不安感和挫败感。对粉碎者更是尤为刺疼,因为它刚刚在前不久才经历过,那个连模样也没看清楚的小不点人类,感觉实力并不比自己强,却偏偏生出一股无法匹敌,被对方饶了一条狗命的恐惧耻辱感。

    这些人类……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只不过在水晶通道里安逸的窝了几年功夫,外面的世界就变天了?什么时候人类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这样可怕的强者?如果再多几个。再过上百年,恐怕就连巴尔大人它们也……也压不住人类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粉碎者和冰冻魔怪都生出了强烈的荒谬感,就好像忽然穿越,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类所主宰的世界般。

    咯梆咯梆的咬着牙齿,用力压下内心的莫名不安挫败感,粉碎者觉得自己急需说点什么。无论什么都好,以发泄掉内心此刻积郁着的窒息闷气。

    “卑微的人类……”

    “砰————!!!”

    迎接它刚刚开口的五个字的,是一柄鲜活巨大的鲑鱼,鱼眼似乎还在轻轻转溜,就这么狠狠pia一下甩在粉碎者的大脸上。纵使有比水晶通道里的冰晶更加坚硬的冰之铠甲保护,粉碎者的脖子也因为这一卑鄙无耻的鲑鱼偷袭,而扭动了足足一百五十度,眼睛向斜后方看齐了。

    鲑鱼偷袭是什么鬼?!

    幸好它是纯能量体,就算脖子扭一圈也没什么大碍,换成普通人这样一下就已经嗝屁了。

    但是,粉碎者的脑袋在嗡嗡作响。

    这个人类在做什么?

    它在偷袭?

    不等自己说完话就迫不及待的进攻了?

    这他喵的到底谁才是邪恶残暴的地狱一族?角色阵营属性搞反了吧?

    已经下定决心要全力以赴,速战速决的消耗掉对方体力然后尽快跑路,制定了一系列【完美】计划的cosplay熊,可管不了那么多。

    聊你mb聊,战起来嗨,看本德鲁伊一鲑鱼抽死你!

    之所以选择粉碎者,除了它的实力比冰冻魔怪稍微弱一点点点以外,还因为……这货看起来憨憨的,比较好偷袭,要是能一击将它抽回icu,说不定这场战斗还能逆袭。

    事实证明我图样图森破了,粉碎者那一身冰蓝铠甲可不是摆设,就算脖子被鲑鱼剑拍了小半圈,它的眼神之中,也是惊讶多过于痛苦。

    看来鲑鱼剑还不够,再加点料!

    冰冻魔怪却看不下去了,你丫的当我不存在是吧?它怒吼一声,水缸大小的拳头带着寒天裂地的一拳狠狠向cosplay熊挥去,告诉cosplay熊,想要给它的伙伴加料,就得接下它这一拳。

    冰冻魔怪的拳头为至,我就已经感觉到周围的空间在剧烈扭曲,这货就算匆忙之间没办法凝聚十成力量,这一拳也有六七成了,挨不得。

    心里计较得失,瞬间做出判断后,甩出去的鲑鱼剑狠狠一抽,回迎冰冻魔怪的巨拳,当然不是硬拼,只不过是以鲑鱼剑为借力点,借它这一拳之力后撤罢了。

    啧,只占了那么丁点便宜,不甘心。

    粉碎者的反应不慢,它已经回过神来,但这时候我已经在后撤了,只见这货立刻像看到了杀父仇敌一样,原本冰蓝的瞳孔变得猩红猩红,冲我猛地一个抬臂,用它的利爪瞄准我。

    那么点时间你能聚集多少分力量,别瞎忙乎了,cosplay熊的皮厚着呢。我对粉碎者的举动嗤之以鼻。

    结果粉碎者那根瞄准我的右臂,咔嚓一声从手肘部位分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抓过来。

    我勒个去你铁臂阿【哔】木啊?

    这么丁点时间就算是世界巅峰级别的强者,的确也凝聚不出对cosplay熊造成一定伤害的力量,但是,如果以自己的身体部位为能源的话……

    比如说自爆什么的。无须蓄力,效果拔群,是不死小强们的最爱。

    如今粉碎者也玩这一手,它的前臂带着利爪飞速向我袭来,而冰冻魔怪似乎已经料到了粉碎者会使出这一招,旧拳威力犹存,新拳依然蓄势,封锁了cosplay熊的躲闪空间。

    这就是一对默契配合的搭档的优势。

    爆菊,还是打脸。我的眼前似乎只有这两个选择了。

    咬咬牙,已经来不及施展能与之抗衡的招式了,这次是自己疏忽以及贪心了,这个锅……鲑鱼剑来背吧。

    于是,我很是无情的鲑鱼剑朝着粉碎者的火箭铁臂脱手甩过去,然后躲过冰冻魔怪的一前一后巨拳突击。

    梆嚓一声,扔出去的鲑鱼剑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就好像是一根生铁被巨力扯断般。听了牙齿都要发软打颤。

    回过头,我看到了粉碎者飞出的火箭右臂爆炸。冰霜凝冻,将甩出去的鲑鱼剑完全包裹,伴随一声沉重落地响音,一条被冰层牢牢覆盖住的巨大冰冻鲑鱼剑掉落在地。

    我一伸爪,鲑鱼剑自动回收的功能开启,刚刚握上。一股刺骨的寒冷就哧溜的顺着手掌渗透进来,害我差点再次把鲑鱼剑扔了,定眼一看,熊爪已经蔓延上了一层薄薄霜雾。

    好可怕的冰冻之力,论量。论冰元素浓度,论杀伤力,圣月贤狼都不及其十分之一。

    那双冰封在里面的鱼眼,似乎还无辜的朝我转了转。

    冰冻魔怪和粉碎者看着鲑鱼剑,无语了。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就算是神器,经受了冰冻魔怪的强力一拳,又遭粉碎者局部自爆级别的冰之力拥抱,就算不坏,耐久也要大减,表面出现损伤。

    可是这条鲑鱼……鱼鳞依旧闪亮闪亮,找不到一丝擦伤痕迹,被冰封在里面的鱼眼似乎还偶尔透出一丝无辜目光,让粉碎者和冰冻魔怪毛骨悚然,这头古怪的布偶熊……莫非鲑鱼才是本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乘着冰冻魔怪和粉碎者惊讶,我飞快的上下打量了鲑鱼剑一眼,除了被冰封住以外,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虽然早就对鲑鱼剑的硬度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此时此刻,它无疑又再一次刷新了我的评估。

    所以说,鲑鱼剑难道是个越被打越坚硬的抖m?

    不管怎么说,这次虽然没有收到预期的偷袭效果,还差点被对面逼入困境,已经没办法再僵持下去了。

    抬头看了目光依然呆呆的粉碎者和冰冻魔怪,我毫不犹豫的抱着鱼头,将鲑鱼剑倒立举起。

    我有特别的吃鱼技巧。

    啊呜一声,从鱼头部分开始,整个被塞入到了cosplay熊的嘴巴里,里面就似一个无底洞般,轻而易举的将源源不断塞进去的鱼头鱼身直至鱼尾都吸了进去。

    仅留半截鱼尾巴,暴露在嘴外。

    看到这一幕,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差点吓尿了。

    上帝啊,快看吃鱼狂魔!

    这货……一口、竟然一口将和它的身体差不多高的鲑鱼,一口气整个塞到嘴巴里了,这嘴巴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橡胶吗?不用担心胃和肠子被捅烂吗?

    粉碎者和冰冻魔怪甚至想扳开对方的菊花瞧一瞧,看看鱼头是不是从哪里跑出来了。

    而且别忘了,这条鲑鱼还被冰封着。

    连冰冻魔怪的拳头和粉碎者的冰之力都没有对它造成丁点伤痕。

    你丫的就不怕吞下去消化不良,拉出整条冰鱼,将肛门撑爆屁股撑裂吗?

    显然,两位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消不到一秒,cosplay熊就拉着鱼尾巴,将一整条塞入嘴里的鲑鱼拉扯了出来。

    拉出的鲑鱼,不仅是粉碎者留在上面的冰封,连身上的肉都不见了,只剩下一条完整的森森鱼骨架。

    神胃口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