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五章 各种意义上的捡回一条命
    ***************************************************************************************************

    剥壳凹槽的背上,背着一个巨无霸的大篮子,像一个房间大小,估计在里面能摆张床,放个书桌,衣柜,然后还能有一个茶几和几张椅子,约上几个人泡茶闲聊。

    妥妥的房车,当然,会不会很颠簸可没办法保证,毕竟小甲那货现在走起路来越来越像只大肥鸭,一摇一摆,让我丁点坐在它背篮里的兴趣都没有。

    此时,从这巨大的背篮之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间窜出一道影子。

    一个恶魔妖精。

    准确的说,是一个巨大的恶魔妖精,普通恶魔妖精只有五六岁的非洲儿童那么大,瘦小的像是饿得皮包骨,而这只恶魔妖精,或许该用头的单位来形容它了,光在从篮子里露出来的上半身部分就有将近两米高,目测应该有四五米。

    不过瘦这一特点,还是像所有普通恶魔妖精,乍看如同外星人,白发蓝肤,身体皱巴巴的如同干尸,瘦骨嶙峋,一双眼球从眼眶里凸出一半,里面有着普通恶魔妖精常见的奸诈阴险之色,以及不多见的冷静不可捉摸,就像一头老奸巨猾的狐狸。

    三十米之巨的攻城兽,配上四五米的恶魔妖精,这很科学,不过第一次见那么大恶魔妖精,还是让我和卡露洁微微一愣,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虽然不如身下的攻城兽。但也非比寻常,果然是双飞侠组合。

    气氛凝固数秒后,恶魔妖精那双大眼珠眨了几下,出乎我们意料的打起了招呼。

    “哟哈,狡猾的人类们,偷偷摸摸来到我们的地盘想要做什么?”

    “没有告诉你这种恶魔的必要。”

    卡露洁将手中的细剑一抽。却被我用熊爪子按住,嘛,怎么说呢,看看这对双飞侠想要玩什么名堂吧,反正到时候一言不合,我们在实力上也完全不虚。

    【路过。】

    我举起牌子,晃了晃,到是担心恶魔妖精不识字,不过是白担心了。它看了一眼后,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异笑声。

    “你这谎,撒的也到直接爽快,干净利落,我喜欢爽快的人,人类,我们之间的死战尚未到来,不如暂时放下成见和仇恨。好好聊一聊如何?”

    “和恶魔有什么好聊的。”虽然惊讶于恶魔妖精的智商,卡露洁还是很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

    【到也不是太想和你们战斗。但是怎么个聊法,让我相信恶魔的话,似乎你们的名声并不怎么好。】

    大概是和双尾相处过一段时间,我并不是太过排斥和恶魔打交道,当然,和眼前的恶魔妖精是绝无可能像和双尾那样成为共患难的【驴友】。互相之间没有立刻打起来的原因,充其量只不过是双方都有不想战斗的理由罢了。

    见我如此爽快,没有丝毫犹豫,恶魔妖精再次发出怪异笑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人类,要么喊打喊杀。要么狼狈逃窜,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你是与众不同的,至于相信不相信,这个你大可放心,我并没有让你相信我的意思和兴趣,我也不可能相信你们人类所说的话,我们大可以当做是互相吹吹牛,怎么样?”

    哦哦,这家伙不是挺能说会道的嘛,性格或许比双尾还要圆滑也说不定,话说的一点没错,就当是各怀鬼胎的侃侃大山,或许还能从中琢磨出一些关于阿尔托莉雅的线索。

    我向卡露洁打了一个眼色,她叹了口气,无奈退下,让正直嫉恶如仇的卡露洁去和恶魔打交道,实在太为难她了。

    【说的很有道理。】

    “咯吱吱吱吱,你真是个奇怪的人类呀,说不定会让我对人类的印象改观,和人类这样和和气气的对话还是第一次,真有点小激动,不如高歌一曲如何,如何?”

    说着,恶魔妖精弯下腰,在篮子里好一阵翻找后,提出了一台巨大的魔道具,另一手握着个大喇叭。

    “就破例的让你看一看我的心爱之物,从你们同类手上弄到的……啊,至于怎么弄到的我们暂时先放下不谈,总之经过我一番改良之后,变得适合使用,功能也提升了不少,怎!么!样?!”

    最后四个字,恶魔妖精是对着左手上的大喇叭含出来,一瞬间,我们还以为遭到了音波攻击,恐怖而巨大的声浪从它另外一手上提着的巨大魔道具发出,震的整个雪原都嗦嗦抖了几下。

    “用这个唱的话,可是我的整个区域几乎都能听见,厉害吧,厉害吧,我果然是个天才。”咯吱咯吱的大笑着,恶魔妖精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我忽然发现,这货……怎么看着有点像悟空兽啊?就差一身肌肉和太阳眼镜了,那披肩散乱的白发更是带着点披头士的格调。

    不过,竟然提出了如此诱人的邀请,难道说,我隐藏颇深的歌神属性,竟然被它看穿了?真是个深不可测的恶魔妖精,幸好刚才没有一时着急和它开战。

    我露出凛然之色,体内沉睡已久的歌声之魂开始缓缓复苏,熊爪控制不住的伸向恶魔妖精手中的大喇叭。

    没办法了,就让亚瑞特高原见识一下我的实力吧。

    “殿下,如果不想开战的话就请收手吧。”忽然,卡露洁把我伸出去的手拉了回来。

    咳咳咳,也对,虽然没有开战,但对方可不是什么友人,倒不如说随时可能会乘着我们大意偷袭,现在可不是一展歌神雄风的好时机。

    话说回来。卡露洁,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十分失礼的话?

    不单是我这边,恶魔妖精那边也是,攻城兽一直高高举起的巨爪,忽然往背后的篮子探上去,精准的用一根爪尖堵住了大喇叭口。

    噗。这货一定是唱歌很难听,连同伴都不受待见,不想让它唱,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我的拍档似乎不愿意让我吵醒睡着觉的小家伙们,真拿它没办法,这个大哥做的也太温柔了。”

    恶魔妖精指了指身后雪原那些蜷成一团金属石头休息的攻城兽,无奈摇头,唉声叹气。找得一手好借口,明明就是唱的很难听吧,别再掩饰了你这毁歌破坏神。

    恶魔妖精似乎想尽快扯开话题,迅速将手中的大喇叭和那个音箱一样功能的魔导器塞回篮子里。

    “说实话领地的小家伙们可是天天都在期待我唱歌,不过现在时间不对,真没办法,下次吧,下次吧。我们先聊点别的怎么样?”

    自顾自的说着,不等我举块木牌嘲讽一下。恶魔妖精就擅自摆出一副碇司令的姿态,进入认真模式。

    “人类,能跟我说一说,你们来这里窥探我的原因吗?莫非是你们终于忍不住了,要来摸底,准备择日总攻?不不不。噢,天啊,这太可怕了,你们会死的很惨的,没有天使帮助。你们全部捆在一起也不是巴尔大人的对手,现在停手还来得及。”

    “……”这家伙,没想到完全就是一个话唠,还给不给我举牌的机会了?

    【既然你知道,何必多问呢?】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疑惑,如果不是为了窥探我们的底细,准备进攻,又不像是来找麻烦的,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说我的歌喉美名,终于传到了你们人类那里,不远千里特地想来听我唱一首,喂喂喂,拍档,你看人家那么诚心诚意,你还要阻止我吗?”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这个宇宙第一歌神,要特地来听你唱歌,你脑子长榴莲了吧,要干架吗?啊?现在就干,来来来,别废话,看到底是谁给谁唱征服!

    我撸了撸【袖子】,就要上前一熊掌糊死这臭不要脸的恶魔妖精,却被卡露洁从背后死死抱住。

    “你看,客人已经生气了,就算是这样你也要阻止我吗拍档?”眼看我这边情绪波动甚大,恶魔妖精更是误会了什么,更加严厉的质问自己的拍档。

    “这就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吗?虽然对方是人类是敌人没错但是来者是客你看还是让我唱一首吧。”恶魔妖精重新拿起了大喇叭,结果被攻城兽毫不犹豫的再次堵住喇叭口。

    哈哈哈哈你这蠢货你这毁歌破坏神看到了吧,别再吹牛了,你的歌连你的拍档都不受待见!

    “气死我了,难道我们大名鼎鼎的剥壳凹槽组合,竟然要因为这种小事分离成剥壳和凹槽,老死不相往来吗?”

    咦咦咦,剥壳凹槽竟然是这对双飞侠的外号凑到一块组成的吗?谁是剥壳?谁是凹槽?

    总之,经过一阵乱糟糟的场面后,我和恶魔妖精总算冷静下来。

    【说实话我们是来找人的。】

    “不不不,就算你在前面加上【说实话】这种强调字眼我也不可能会相信你吧,不过因为是特地仰慕我的歌喉而来,我就破例信你一次吧。”

    能干掉这家伙吗?卡露洁,我们现在就开战吧,别废话了,我要把它的加强版魔法扩音器抢到手!

    【能提供什么线索吗?】

    “哦?身为人类的你,会相信我说的话?”

    【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就算是撒谎说不定也会有参考价值,这种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好吧好吧,看在你是第一个和我愉快沟通的人类份上,我就说点实话吧。”

    才不愉快呢混蛋,快把魔法扩音器交出来,饶你不死!

    “其实,我们并没有线索。”

    果然还是干掉它好了,卡露洁你别拦着我。

    “冷静,冷静,没有线索不就是线索吗?说明你要找到人没有来我的地盘,或者说来了也是偷偷摸摸的离开了,不像你那么大胆。唉,你说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有什么好,巴尔大人为什么要派我来这种地方,回去地狱世界多好啊,到处都是令人心醉的血腥杀戮味道,噢。这里只有哈洛加斯山一天到晚放冷屁的气味,完全受不了对吧拍档。”

    你的放屁声才令人受不了吧,真亏攻城兽能给你组合到现在,换成我我早就将你的鸟嘴堵住了。

    不过恶魔妖精说的对,如果它说的是真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安心的放弃亚瑞特高原,直接杀向水晶通道了。

    恶魔妖精还在那自顾自说的唠叨个不停:“说起来最近巴尔大人特别活跃,让你们担惊受怕了不少对吧,别瞒了。以前好歹能感受到一点你们人类的气息,在我的地盘里鬼鬼祟祟的游荡,偶尔还能从他们身上抢到一些好东西,最近这段时间完全感觉不到了,怪寂寞的,幸好你们来了,我说真的不想听我唱一首吗?”

    【那你知道巴尔为什么会特别活跃吗?】我灵机一动,问道。

    “不不不。你问我这种问题是犯规的,我可以撒谎。但是我现在不想撒谎,所以不会告诉你其实我也不知道,像我这种外围人员怎么可能知道这么核心的秘密呢,你应该去问巴尔大人身边那头比我的拍档更加巨大的野兽,没错,哪怕是在我们恶魔眼中也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嗜血野兽。虽然我不建议你去找它因为它并不像我那么爱说话很有可能会直接把你们抓到嘴里狠狠一嚼。”

    【说够了就给我闭嘴。】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这家伙太能啰嗦了,你不知道就直接说不知道好了,谁要听你那些鬼话,去找很有可能是三魔神四魔王之下第一人的古难记录者。

    “噢噢噢。拍档你看,他生气了,一定是因为没有听到我唱歌,这都是你的错。”

    “嗡嗡嗡呜呜呜~~~~”从这头三十米之巨的巨大攻城兽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嗡鸣,大概也只有恶魔妖精才能听懂意思。

    “什么,就算是这样也不让我唱?真是够了,我们分家吧,别说了,我不听,分家,就分家,快把你这身钢板脱下,它是属于我的,想当年为了给你打造这套钢板,我可是在地狱里面徒步走了整整一百四十年,历经八百一十次生命危险……”

    你丫的是去西天取经吗?!

    算了,既然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又不想和这对双飞侠大战一场,还是早早的离开这里吧,已经不想再承受这头恶魔妖精的精神攻击了,不知为何身体比恶战过后还要疲惫,这难道是恶魔妖精的阴谋?

    见我有离去的意思,恶魔妖精眼珠子咕噜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做恍然状。

    “啊,我想起来了,莫非,你的伙伴是往更深入的地方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满是怀疑的抬头看着它。

    “因为啊,最近水晶通道和冰河那两个家伙,很不安分,虽然平时它们就喜欢凑到一块四处横行霸道,欺软怕硬,不过最近小家伙们频频传来消息,说那两个混蛋好像吃错药了一样特别狂暴,站在入口处都能听到它们整天整夜鬼吼个不停,我估摸着是不是你的伙伴去惹毛了它们?”

    这……还真有可能,阿尔托莉雅或许不会那么冒失,在没有准备和把握的情况下去招惹知名魔王领主,但是那小不点王可就难说了,倒不如说这正是她一贯的猪突猛进暴君式作风。

    “你要是想去那里找,可得小心了,那两个家伙的脾气可不好,而且实力也异常强大,如果就你们两个的话……还真难说,难说。”

    “用不着你操心。”卡露洁冷冰冰的瞪了她一眼,对我附耳小声说道:“小心了,殿下,不要被它套话,以我看,万一到时候我们真的和水晶通道里的魔王领主纠缠上,它不落井下石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暗道卡露洁心细,没错,眼前这对双飞侠和双尾不同,虽然貌似亲切友好的聊了一会,但始终还是敌人,总有一天会是我们暗黑大陆的大敌。

    如果能像小亚瑟王干掉沙虫女王那样,不动声色,干脆利落,在短短时间内将这对双飞侠干掉的话,我大概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吧,正是因为没把握在短时间内,不引起其他麻烦的情况下解决战斗,才会让对方啰嗦上那么久。

    啧,加强版魔法扩音器,就暂时在你这里多保管一段时间吧,洒家总有一天会亲自来取。

    心里狠狠切了一声,我不再理会恶魔妖精欲要挽留多聊一会的请求,带着卡露洁转身走人,啊,忘记问水晶通道是在哪个方向了,不过也罢,指不定这货会忽悠我们,给我们指一条死路。

    看着两个人类离去的身影,恶魔妖精那从眼眶中凸出一半的巨大眼球,眯成了一条缝隙。

    “呼,不容易,总算将两个不速之客打发走了,人类那边何时多了这样两个强者,要不是我机智,打起来的话,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拍档,快点夸夸我吧,什么,可以叫援兵?呸呸呸,你是想让我叫达克法恩那混蛋对吧,我就算被人类干掉了也不会叫它,它是我们恶魔妖精一族的耻辱,再说了,就算三个一起,胜负那也是未料之数,总之为了庆祝我智取强敌,想让我高歌一首再说吧。”

    然后,攻城兽的利爪,再次准确无误的堵住了大喇叭口。

    无奈的耸了耸肩,恶魔妖精再次露出奸诈笑容:“咯吱吱吱,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说不定我们还能捡个便宜,对吧,拍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