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六章 身边带着小侍女什么的最有爱了
    ***************************************************************************************************

    历经一番波折,我们总算找到了通往水晶通道的入口,不过入口却被一群攻城兽加恶魔妖精给把手了起来,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像它们的老大那么友好,见了面就杀红了眼的冲上来,花费了些许功夫才将它们打发掉。

    好消息是,我终于又赚到了一笔大经验,嗯嗯,还有杂七乱八的装备,估计能卖出去一些,换点钻石来供奉我家的圣女大人。

    干掉这群拦路强盗后,我们终于进入水晶通道,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或许说来类似的地方,想当年为了通关第一世界,我可是从哈洛加斯城一直杀到……呃,杀到亚瑞特之巅,竟然被那三个酒肉野蛮人给firstblood了,这能忍?所以才说我恨三基佬组合。

    不过……说起那三个野蛮人,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还有,和蒂亚约会的时候也来过一次,我可不能忘记了,要不被蒂亚问起的话会死的很惨。

    总之,从入口进入到一个巨大的冰窟洞之中,我已经不会再大惊小怪,不过,看到一个偌大的冰窟之中,那互相穿插交错的数十个岔道,这张脸顿时就皱成了橘子皮。

    我虽然不会迷路,因为很重要所以必须说第二遍我虽然不会迷路,但是我讨厌迷宫地形。

    偏偏卡露洁站在身后,静静地看着我。发出“殿下请前进吧,卡露洁会一直跟随照顾保护你”的目光信号,就好像是在催促着我进入牢房的温柔狱卒。

    “咳咳,卡露洁啊,你觉得我们应该选哪个进入洞比较好?”

    “殿下,我觉得哪个都是一样。我们要找的并不是出口,而是女王陛下。”卡露洁一本正经的应道,到是提醒了我。

    对呀,我们又不是来找出口的,是来找人的,为什么非要执着于迷不迷路呢?就应该在里面迷路,多转一转,或许才能找到阿尔托莉雅的线索,真是蠢透了。

    想到这里。我信心忽然膨胀起来,说到在迷宫里四处兜转这门功夫,谁能比得上我?

    “说的好,卡露洁,我们出发吧。”昂首挺胸,下巴高抬,眉毛一扬,我威风凛凛的指着前方。大步迈出。

    走了几步,发现卡露洁的脚步并没有跟过来:“卡露洁。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殿下,那边……那边……”卡露洁欲言又止。

    “这边怎么了,不是你说哪个岔路口都可以吗?”

    “是的,但是……那边是我们来的地方,是回亚瑞特高原的出口……”

    我:“……”

    咳咳咳,所以说。我这只是为了证明,我真的不会迷路,你看茫茫十多个岔道口,我一眼就找准了离开水晶通道那个,是不?

    水晶通道里虽然没有亚瑞特高原那凌冽的寒风。不过常年弥漫的冷冻气息,却让这里变得比外面还要愣上好一些,那无孔不入的寒气似乎能从铠甲里钻进去,一直渗透到骨髓里般,普通人要是来到这里,恐怕用不了一时半会就会变成冰雕吧。

    还好,我有圣月贤狼变身,区区寒冷不在话下,不过卡露洁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圣月贤狼的身份,以这个身份和她搭话聊天的时候,她偶尔会有点走神,是呢,完全可以理解,比如说二师兄忽然变成波霸绝世美人,我和他(她?)走在一起肯定也会觉得毛骨悚然。

    心里想着一些挺没自信的事情,很快,新敌人就出现了,从水晶通道这里开始,就会遇到可能是整个哈洛加斯战斗力最强的怪物,呃,除了巴尔座下那些暴龙一样的家伙以外。

    它们就是牛头人身,披戴铠甲,体型犹如野蛮人一般健壮高大的月之王,这些月之王的终极进阶体,就是巴尔最强的军队死神之王,虽说攻城兽在战斗力方面能够和死神之王比拟,但是综合一切因素,比如说速度、智商、技能等等,一头哪怕有着恶魔妖精指挥的攻城兽,就完全不是死神之王的对手了。

    这些月之王和它们的进阶体,最难缠的就是它们深谙野蛮人呢的狂乱技能,双手握斧连续挥击,越挥越快,越挥越起劲,简直就如同磕了药一般,完全停不下来,所以对付月之王的办法就是尽快解决它们,别让它们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提升上来,否则会变得很麻烦,但是想要尽快解决月之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看它们和野蛮人一般大小的体型以及身上的厚重铠甲就知道,这帮牛头人的防御力绝对不低,无论是物防还是魔防。

    月之王最强大的就是它的肉搏能力,配合上狂乱技能,攻击又快又高,哪怕是高防的圣骑士也难以一力承担它们的恐怖围攻,像法师这样的脆皮,要是被它近身的话,一套挥砍下来血量可能就见红了,还有一些实力强大的月之王,它们的攻击之中会附带上魔法伤害,更是让人头疼。

    正因为没有任何弱点,所有能力都是优秀,月之王一族才如此让人头疼,还好它们不会远程攻击,否则还让不让冒险者活了?

    我们初来乍到,就遇到了这样一群月之王,还好这里是冰窟溶洞,不会允许太庞大数量的怪物聚集做一堆,而且个体实力强大的月之王,也不屑大群凑到一起,往往都是十个八个,十几二十,绝少过百,这才给予了冒险者对付它们的胜算。

    这些月之王踏着呼啸的步伐,就宛如迎面刮来十多股血色的狂风一样。声音未至,卷起的烈风已经打在脸上,等视线穿透这些狂风,想要一窥究竟的时候,两把巨大的斧头已经尖锐的从头顶上落下。

    见面就是莽,二话不说先战个痛。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声音,就是这么干脆,就是这么牛x,丝毫不把反派死于话多这一已经印到哲学乃至圣经上的至理名言放在眼里。

    所以,它们连当反派的资格都没有。

    卡露洁的青风细剑先一步挥出,同样刮起的青色风岚,比月之王的血风更加柔和,就似一淌流水,一湾江河。但水深不可测,让携万马奔腾之势的月之王,硬生生刹在河边,不敢越界。

    这些月之王这才意识到,似乎挑上硬骨头,但是它们的骨子里和恶魔妖精完全不同,恶魔妖精是我的实力就算强过你,我也要猥琐。我也要怂,我也要放风筝。将你恶心到死。

    月之王呢?就算你的实力强过我,碾压我,我也要莽,我也要冲,我也要战,砍头不过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所以,面对卡露洁轻描淡写的将它们狂乱的攻击化解,这些月之王一点也没怂,二话不说两板斧头又抡了起来。

    我一见,心生不忍。当然不是不忍这些月之王,只不过是不忍月之王丰厚的经验罢了,论单个经验值的话,除去那些什么头目精英领主魔王,月之王可是能排到前五啊,卡露洁,你抢抢鸡肋的恶魔妖精我也就忍了,月之王是我的,剑下留人。

    小雪它们也表示不服,我实力最弱,应该让给我才对,也张着獠牙恶扑了上去。

    结果区区十多个月之王,眨眼的功夫就倒下了,让人举得回味无穷之余,又是满满的意犹未尽。

    我不止一次考虑,我和卡露洁这个组合是不是强过头了点,当初换成阿姆露迪娜或者抖m天使公主会不会好点?

    听那个毁(恶)歌(魔)破(妖)坏(精)神说,水晶通道和冰河的两位主子都不大安分,我一个人对上两个的话,或许会有些不妙,但是加上卡露洁的话,应该是我们这边的优势更大一些吧,要不要去亲切友好的拜访它们一下呢?

    我考虑再三,无奈放弃了这个念头,其实这应该是找到阿尔托莉雅的最简单办法了,一旦我们和两位领主干起来,只要阿尔托莉雅还在水晶通道,就一定能够察觉到,毕竟这可是四个世界之力强者的混战,哪怕是游戏里的著名小龙虾们,也不可能视若无睹吧。

    还是那该死的顾全大局,让我冷静了下来,当然,如果是它们自己找上门来,可就怪不了我了。

    话说回来,水晶通道和冰河的两大领主是谁来着,让我看一看,呃,叫什么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听起来慢慢一股八十年的中二病气息,这些怪物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个low的掉渣,换成是我,我肯定会取个粉天碎地逆命者,冰冻魔龙邪主怪什么的,一听就是强的让人菊紧那种。

    恶意揣摩了一番,我还是认真仔细的看了看这两大领主为数不多的资料,一个是本体是堕落王,也就是那种全身长满白毛发的白毛女怪,另外一种寒冰爬行者,全身都是冰块做成的元素生物,既然是被巴尔派来,在这冰天雪地里横行的家伙,肯定以冰冻属性为主。

    资料上显示,两大领主都具备冰冷强化属性,很好,算你狠,然后冰冻魔怪还有法力燃烧,是法师的克星属性,粉碎者则是擅长诅咒,比较克战士,简直就是奸夫淫妇组合,又遇双飞侠的节奏。

    而且这对双飞侠,可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剥壳凹槽要难对付得多,算了,能避开它们就避开吧,最近身体不适,等我回泉水补满状态再来和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水晶通道顾名思义,全都是由万载寒冰凝固而成的冰窟溶洞,那些一簇簇的冰柱,就似水晶结晶一样晶莹剔透,本应该光线黯淡的洞窟之地,却因为这些冰晶而变得异常明堂,无论白天夜晚,都闪烁着莹莹亮光,简直就像是周围有无数个发光的采集点一样,让患有严重强迫症的我死去活来,欲仙欲死。总想蹲在发光点上狂按o键。

    无法从景色上辨别白天黑夜,还好卡露洁带了充分的历练道具——几个似乎已经离我十分遥远的沙漏,有多少年没用用它们来着?因为这东西很烦啊,你要按时将它拿出来,等它漏完了再将它倒转过来,迟一会半会还没问题。要是迟上个一个半个小时,用不了多少天,沙漏的作用就会归零,反而会误导你对时间的判断。

    话说回来,我干嘛不让法拉老头给我捣鼓一个魔法沙漏,可以自动计时的那种?或许在历练之中,我总是下意识的想忽略掉时间的流逝吧,越是清晰感知时间流逝,对家人的思念就会越发浓烈。还让不让我好好历练了?

    卡露洁的意见不同,首先我们必须保存足够的体力,以防敌人忽然袭击,敌人当然指的是水晶通道和冰河里的两大领主,其他杂鱼还不被我们放在眼里。

    其次,她还列了一个十分有说服力的理由,阿尔托莉雅身上肯定也带着沙漏,沉稳如她。肯定也会按时休息,保持充沛的体力。所以说我们在夜晚时间四处溜达找她,效率低的感人,倒不如也一起睡得了。

    得,说的好像我们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睡了,这精神安慰也是感人。

    在水晶通道过夜不比外头,外头随便横着竖着挖个冰洞即可。不像在沙漠那样还得担心地下的沙虫会来拜访,当然,兴致高的话可以挖一整个冰屋,三房一厅四房两厅任君选择,想当年我和高特一起挖的那个。都快要成三层的连锁公寓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水晶通道的话……要稍微难一点点,因为你不知道会不会挖着挖着,挖到另外一边,那里恰好有千百十个怪物,齐齐回过头瞪着你,那可不是一句道歉或者假装串门就能安然度过的事情,而且这冰层真他喵的跟水晶一样硬,就算是我这双熊爪,也不能像掏豆腐一样轻松开挖。

    但是说难也不是很难,找个死胡同,有个懂点冰系的,像刺客亚马逊圣骑士什么的都能胜任,用冰冻力量把口子整个一封,伪装这就是堵墙,里面什么都没有,有也是你的错觉,大概差不多就能安然过夜了,只要你不作死选择在怪物的眼皮底下这样做。

    这点显然难不住圣月贤狼,我还特地掺杂了点永冻之力,将这堵墙砌的比水晶还要硬,保证就算怪物发现了,一时半会也难以突破,哼哼哼,天才,我真是超天才。

    “嗯啊啊啊~~~~~~累死了。”堵好路口之后,机枪兵吴凡回到篝火待命,拍打着酸软的肩膀,取消圣月贤狼变身,发出低低沉吟。

    话说回来,为什么唯独肩膀酸软?这是个细思恐极的问题,我不敢深想下去。

    “殿下累了?”

    “累到是不累,不是有你和小雪它们打头阵吗?”说着这话,我语气颇为幽怨,那可都是白花花的经验啊。

    偏偏一本正经的卡露洁,还听不出来,闻言立刻肃然:“为殿下清理障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那些喽啰,教给我来打发就好了,怎能玷污了殿下的双手。”

    到是小雪,和我心有灵犀,领会到了我的怨念,嗷呜的低下头,冲我眨眨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似在说,好吧,主人既然这样说了,明天我就放点水,让一个两个怪物给你耍耍。

    竟然被自己的宠物给怜悯了,我真是日了蕾奥娜了!

    回过头,我没好气的冲卡露洁努努嘴:“快点,过来给我捶捶肩。”

    “是的,殿下。”小侍女的使命感十足,闻言立刻就放下手中的活,小跑过来,在我背后跪坐下来,小手轻捶揉捏,竟是舒服的很,还要更胜塔莫娅几筹。

    也不奇怪,毕竟给阿尔托莉雅捏多了嘛。

    我满足的呻吟一声,开始觉得带上卡露洁是个明智选择了,如果是抖m公主的话,我得变身圣月贤狼她才愿意给我捏,但问题是我不愿意让她给我捏啊,那时候谁占谁的便宜可不好说。

    至于阿姆露迪娜嘛,我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毕竟关系还不是很熟,只知道她喜欢摸摸头。

    “干的不错,卡露洁,就是这样,对对对,就是那里,稍微用力一点点,嗯啊~~~”

    一边指挥,我索性向后一靠,躺倒在卡露洁的怀里,脸颊和她的脸颊相挨贴着,这小侍女的俏脸唰一下就通红起来,隔着几分薄薄的空气,都能感受到从对面脸颊上散发出来的热量。

    背后紧紧挤压着的两团丰满酥胸,也是令人心迷神醉,恨不得转过身将脸埋进去。

    “卡露洁,可要好好侍奉好主人我哦。”

    “是,是的,殿下,这是卡露洁的荣幸。”

    小侍女脸蛋越发红润害羞,却依然乖巧无比的点头应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卡露洁这点了,当然,姐姐的嚣张性格也是经常能萌我一脸,果然我是个抖s和抖m并存的男人吗?

    ***************************************************************************************************

    本来想两更的,毕竟对压秒已经完全无爱了,不过今天大概不行,看看吧,小七一定要摆脱压秒的诅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