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小粉小碎长毛怪
    ***************************************************************************************************

    见小侍女逆来顺受的样子,我的抖s之魂似乎燃烧的更加厉害,肩膀的酸疼这种小事算什么,放到一边去罢了,转过身,将似乎吓了一条的卡露洁抱在怀里,再转回来,动作利索的像是豹子扑兔。

    “殿……殿下?”卡露洁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更是消停不了了,强烈害羞之中带着一点疑惑,她在怀里抬起头,轻轻一歪的看着我,那双紫色纯净的瞳孔显得格外让人怜爱。

    “没什么,就是我家的卡露洁太可爱了,情不自禁想抱一抱而已。”我低下头,在卡露洁的脑袋上蹭蹭。

    “可、可爱什么的,殿下……殿下在说些什么啊。”不堪骚扰的小侍女,脸蛋噗嗤噗嗤的冒起了白烟,跟新剥的水煮蛋上染了一层红糖酱似的,诱人的不得了。

    “是啊,卡露洁很可爱,不像你那笨蛋姐姐,平时嚣张的不得了,性格傲娇的很,老是不肯老老实实的侍奉我。”

    我被夸上天的卡露洁,死死低着头,身子一晃一晃的,有些摇摇欲坠。但是,她依然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那……那殿下觉得……觉得那样的姐姐……姐姐可爱吗?还是说……不喜欢?”

    “这个嘛。”我想了想,很肯定的把头轻轻一点:“马马虎虎合格吧,不能说不可爱,应该说不是那样的她,就不是洁露卡了,如果让她变得像你一样乖巧。那岂不成为双倍卡露洁了?”

    “双……双倍卡露洁是什么?”小侍女结结巴巴的看着我,目光有些无奈。

    “抱歉抱歉,说了连我自己也搞不懂的话,反正意思差不多就是这样,你们两姐妹啊,各有各的特色。这样比较好。”

    “殿下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卡露洁松了口气。

    “万一我要是说不喜欢那样的洁露卡呢?”我兴致勃勃的问道。

    “那么回去以后,我会让姐姐变成像小狗一样乖巧的侍奉殿下,赌上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的荣耀!”小侍女把拳头一握,目光锐利,让人感到她的行动只会比语言更加有力,而不会掺杂丝毫水分。

    “……”感谢我吧,黄段子侍女,我可是让你逃过一劫了。

    “太夸张了,其实洁露卡还好。除了性格有点嚣张……呃,似乎是专门针对我,有些胆小,有些懒,有些毒舌,有些爱恶作剧,还有男性恐惧症,还会经常炼制奇怪的药丸想让我吃下去……”我一一细数。最后久久沉默,包括卡露洁。

    “真的非常抱歉。这样的姐姐,刚刚接触的时候一定让殿下吃足了苦头,不,哪怕现在也是一样对吧。”

    卡露洁用欲哭的表情,以想要向我五体投地下跪的气势道歉。

    “不不不,我说那么多可不是为了数落她的缺点。只不过是……怎么说呢,就算有那么多缺点,这笨蛋侍女也意外的……意外的很可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好,总之就是那么回事吧。”

    我有些语无伦次了。让我夸黄段子侍女还真有点不适应,明明应该狠狠调教她才是正确的日常的节奏。

    卡露洁出乎意料的又沉默了下来,我好奇的低下头,偷偷窥视她的表情,发现这小侍女的脸颊……有些鼓鼓的。

    “那……那殿下觉得……”发出细弱蚊吟的声音,以一副明明不应该这样做却忍不住想要这样做的别扭表情,卡露洁用极细的音量低低说道。

    “殿下觉得……是我……还是姐姐……比较……啊,没什么了,没什么了。”忽然理智占据上风的卡露洁,呼噜噜的摇着头,拼命想要否认刚才不正常的自己。

    “真的没什么?”我忍住笑,一本正经的确认。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请殿下不要介意,忘掉我刚才的话吧,那都是……那都是一些毫无根据……就连我自己也不理解的东西……对……对了,就跟殿下刚才说的双倍卡露洁一样。”

    小侍女言之凿凿,一边嗯嗯点头,也不知道想用这种口吻和举动说服谁。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啊,肚子饿了。”我点点头,不再追问下去,忽然摸了摸肚子,里面适时发出咕噜一声。

    “抱歉,抱歉抱歉,都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开始做晚饭,请殿下稍等片刻。”失去了往日冷静的卡露洁,以慌慌张张的动作欲从我怀里站起来,却是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我连忙扶住卡露洁,握住她的小手,微微用力,把她的身子拉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然后,脑袋探上去,轻轻在她刚转过来的樱唇上,吻了下去。

    一秒,两秒,小小的冰窟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保持这样的别扭姿势,足足过了十多秒,我才从呆滞的卡露洁的樱唇上离开,冲她一笑。

    “卡露洁,你是最优秀的侍女,这一点毋庸置疑。”

    “是是是……是是……是的……”卡露洁有些失魂落魄,红晕再次迅速爬上了她的脸,并蔓延到耳垂以及脖子根。

    “我……我……我这就给……给殿下……殿下做饭……请……请稍等……”

    迈着机器人一样的僵硬步伐,小侍女一步一步回到她原本坐着的地方,她是正准备做晚饭的时候被我叫过来捶背的。

    气氛一直沉默到锅子烧开,里面的浓汤噗通噗通的冒泡,一直专心注视着火势,俏脸被火光照的红彤彤的卡露洁,轻轻转过头,面对着我的目光。

    “殿下。我……会更加努力,不会输给姐姐的……”

    “嗯啊。”我随口应了一句,表示了解,然后这小侍女转回头去,再次专注于控制火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拨了火。让火烧的更加旺盛的关系,她的脸蛋被照耀的更红了。

    只是……话虽然是这样说,卡露洁的厨艺还是略逊姐姐一筹,那笨蛋黄段子侍女,总是在十分奇怪,十分微妙的地方展现出特别的,完全派不上用场的强大天赋,也就厨艺天赋比较正常了,真拿她没办法。果然没了我这个主人调教的话,她一辈子都只是个废材侍女。

    这一夜,有永冻之力的冰墙保护,我睡的格外安心,尽管卡露洁叮嘱我要保持十成的充沛体力,我还是忍不住在梦之境界里修炼了四个多小时。

    然而,某德鲁伊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小聪明。导致被敌人察觉到了端倪。

    隔着二人的休息处数公里之外的地方,虽然这个距离看似不远。世界之力强者一个呼吸间或许就能抹掉,但是在水晶通道这种地方,数公里意味着可能隔了数百面水晶冰墙,想要到达另外一个点最短的路线都可能要绕上数十公里远。

    至于世界之力强者的感知,则是更要被重重的水晶冰墙削弱,哪怕是圣月贤狼。也不可能感知到数公里之外的动静。

    就在这里说近也近,说远也远的距离里,静静矗立着两股庞大冰冷的气息,犹如深潜在地底万层寒冰之下的猛兽,在它们脚下。匍匐着许多体格大小不一,同样气势强大的喽啰。

    “你们这些小东西,都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给我狠狠地搜,把混进水晶之洞里的人类小虫子统统给我找出来,一个也不许放过,知道吗?”

    两股强大气息之一,发出宛如能冻结整个冰窟的气息,每一个字吼出,都令匍匐在地的喽啰们情不自禁的寒颤一次。

    “知道了还不给我去找?!”黑暗中一道巨影挥过,带起强烈冰旋,将地上的怪物喽啰们狠狠刮起,甚至是重大数吨的怪物,也不能幸免的飞上半空,猛烈撞在水晶冰壁之上,落地以后,它们连爬带滚的,从冰窟的诸多出口之中分散离去。

    不到三秒,巨大黑暗的冰窟,只剩下刚才说话者呼哧呼哧的愤怒呼吸。

    “我说小碎……”另外一股一直保持沉默的强大气息,这时候终于开口。

    “不要叫我小碎,想在和敌人开打之前和我来一场吗你这家伙?!”

    “那么小粉怎么样?”

    “死!”巨大的阴影杀气腾腾挤出一个字,随即冰窟卷起比刚才更加猛烈的冰冻飓风,黑暗里传来“咚咚砰砰”的令人战栗声响,似有一头万丈巨兽在猛烈摇晃着整个水晶通道。

    打斗中,另外一道可怕气息依然以温吞吞的,似老者一样的声音说话。

    “何必那么生气呢,你要是不服,你也可以叫叫我小冰,或者,小冻,小魔小怪我也姑且能够勉强接受。”

    “谁要接受那种恶心的叫法,你这个恶心到骨子里的长毛怪!”

    “长毛怪这个名字也太难听了,干脆叫小长,小毛,或者小怪怎么样,万事好商量,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对吧,小粉,或者还是说小碎?”

    “我已经受不了你和家伙了!!!杀了你,就在今天干掉你好了,然后由我冰封之主粉碎者共同统治水晶通道和冰河!”

    “等等,冰封之主这个外号,不是说好了我们两个一起共有吗?小粉小碎你想吃独食,这可不好。”

    “谁管你,干掉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砰砰啪啪”的剧烈战斗声响更加剧烈,一直持续了数分钟,整个冰窟硬生生被两怪的战斗扩大了十分之一,地上到处都是水晶碎末一样的冰碎。

    那之后,冰窟安静下来,只剩下被称之为小粉小碎的怪物的呼哧沉重气息,逐渐变得平缓。

    “如何,憋着的一口气撒出来了,终于能冷静下来了?”另外一股气息,在这时候发出欣慰声音,就仿佛是引导晚辈的长者。

    “我这独特的方式,让你将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作用很明显对吧。”

    “可以的话以后用另外一种方式,还有你这家伙本来就很恶心,别说的一副好像是你故意装出来的。”

    第一股强大气息深呼吸几口,用完全冷静下来,却依然不屑的声音说道,顺便挪远几分。似乎不想和恶心的家伙靠得太近以免被传染。“哈哈哈,我们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也太见外了。”

    “闭嘴,这句话从我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一直说到现在了,别说的好像我才刚刚发现似的!”某怪又可是不淡定了。

    “好吧,好吧,让我们停下这种幼稚的讨论,说说正事吧。”

    “你是在说我刚才的话很幼稚吗?啊?想再打一次吗你这恶心长毛怪?”

    “陪你疯了这么长时间,你似乎还没有告诉我。你身上那股火气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事到如今总应该和我说一说了吧,你要是再不说的话,可就别怪我消极怠工了。”

    “什么,我一直没告诉你吗?”

    “反正在我的记忆里找不到相关的信息。”

    “好吧好吧,再给你说一遍也没问题。”

    “啊,你这种说法和口气,是想说已经跟我说过一次。是我的记忆出了毛病吗?是想说我已经老了,脑子糊涂了。身上长毛了,早就应该退位,将冰河之主的位置让给你吗?”

    “你想多了,后面那些,还有你本来就是长毛怪生下来就一身毛好不好别把一身毛归咎到年纪大上面。”

    “前面的那些就不打算否认吗?”

    尽管被第一股气息嘲讽了,第二股气息的语气还是不紧不慢。没有丝毫火气。

    “答案很简单,前段时间,我堂堂冰封之主被招惹了。”

    “应该说我们堂堂冰封之主才对吧,好吧我不打断了你继续说,别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瞪着我。”

    “那是有一天。我正在领地里巡逻。”

    “嗯嗯。”

    “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一道影子从我身边掠过。”

    “到底是谁那么大胆。”

    “不清楚,速度很快,只能看出影子的个头很小很小。”

    “哦,是人类?”

    “好像是吧,但是好像比人类的个头还要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第一股气息有些困惑,相对于它这种庞大的体型而言,要准确判断人类乃至更小的个头,还真有点困难。

    “难道你不会追上去瞧一瞧,顺便教训一下胆敢对我们冰封之主如此嚣张无礼的家伙?”

    “当然了,这种事怎么能忍,我是追上去了。”

    “然后呢,对方速度太快了,没能追上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到底是不是呢?”

    “我说你这家伙不要一直打断我好吗?”

    “哈哈哈,不是你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想要被理睬被搭话的表情吗?”

    “果然还是再干一架好了!”

    数分钟恶斗过后,两股气息再次若无其事的开始对话。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哦,我记起来了,准确的说,我的速度的确追不上她,但让我放弃追击的理由并不是这样,你也知道,水晶通道是我的地盘,就算她的速度比我快,要是认真追击起来的话肯定能追上。”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那是因为,那道小小的影子,它回过头撇了我一眼。”

    “就这样?”

    “对,就是这样,你不知道,那一眼看过来,给我什么样的感觉,就像眼前的视线一片漆黑,只剩下这一双眼睛,充满强势和睥睨,让我仿佛在巴尔大人面前抬起了头一样……”

    “对方的实力有那么强大?和巴尔大人相似?”一直沉稳吐槽的第二股气息,也不那么淡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