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王和救世主的各种姿势躺枪
    ***************************************************************************************************

    “小家伙们已经出发了,我们也不能闲着,要尽快把那个家伙找出来,如此的强者出现在水晶通道,说不定涉及到人类的阴谋,那群狡猾的小东西,实力不强,缩到是挺能缩,如果没有天使的庇佑,哼哼……”

    “才刚刚被一个人类吓的六神无主,急忙求援的家伙说出这种话,可信度还真是值得怀疑。”

    “你一次不打击我心里就不舒服对吧?!要干架吗?要干架吗?在和那家伙战斗之前我们再来一场如何?”

    “不不不,你又误会了,伟大的粉碎之主呀,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放下小看人类的态度罢了,它迟早会害了你。”

    “啊,感谢你的好意了混蛋,但是以后能否别在好意之中掺杂巨量的恶意,说过多少次不许叫我粉碎之主,你到底有多觊觎独占冰封之主的外号?”

    “不要介意,不要介意,只不过是和你一样的程度而已。”

    “看来我们迟早会有一死战,为了冰封之主。”

    “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

    “这种时候就算是假惺惺也好,不是应该说迟一点到来才对吗?我们的联盟就那么脆弱吗?这可不像你圆滑的性格啊。”

    “不不不,得乘着你还是弱鸡的时候快点干掉你,比较划算,我这可是深谋远虑啊。”

    “你说谁是弱鸡?啊?是你老了吧,实力开始衰弱了才对吧。要战便战,但是别把原因归咎到我头上!”

    “小碎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亏都吃不得。”

    “再叫一遍试试?尊重老弱可不是地狱一族的风格!”

    “说白了就是小心眼,身为一地领主这个缺点实在太明显了。”

    “要你管,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心胸宽广的地狱一族!”

    “你眼前不就有一个吗?”

    “哈?伺机干掉我独占冰封之主的家伙说大话还真不会脸红,你看冰晶上倒影着的你的影子。都已经开始脸红了。”

    “脸红了,我明明脸红了,只不过是脸上毛太多看不出来而已。”

    “这种事真的值得用自豪的语气说出口吗?”

    两大领主吵吵闹闹间,忽然前方奔来一股气息,转眼间,这两个领主面色一敛,身上散发出威严庞大的气息,犹如两尊不苟言笑,凶神恶煞的魔神。

    “报……报告。领主大人,发现了一处遗失人类冒险者的痕迹。”一名精英级别的月之王喘着气,用不甚流利的嘶哑尖锐声音上报。

    “还不快带路?!”粉碎者大脚一踏,水晶通道嗦嗦的颤抖起来,将匍匐在地的月之王吓的站起来也不是,不站起来也不是。

    “没用的废物。”手臂一挥,身高足有六七米之巨的精英月之王被刮飞出去,半个身子结上了惨白的冻霜。

    刚刚爬起来。粉碎者又是一手臂挥出,再次将它刮飞出去。

    “还不快点带路?”

    被两次凭空击飞。足足飞出上百米远的月之王,总算脱离了粉碎者身上散发的威慑,连忙点头,连爬带滚的朝这原路奔跑过去,那庞大的身躯就似有数十头健壮公牛并排一起狂奔。

    “没用的废物,为什么我手下尽是一些这样的蠢货?”

    “还不是因为你对它们太严厉了?”

    “哈?温柔是什么东西。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

    “温柔就是尊老爱幼,比如说你现在不还手被我干掉,让我独占冰封之主的外号,这就是温柔。”

    “我以为我的手下已经够蠢了,没想到你比它们还要蠢。让温柔见鬼去吧,我生来就是残忍嗜杀的地狱一族。”

    “是是是,暴虐嗜杀的粉碎之主啊,请你在前面带路吧。”

    “我已经懒得纠正你了,还有为什么要我在前面带路,你丫的想在背后偷袭我对吧,是这样吧,没错吧,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

    “那我走在前面好了。”

    “啊?想的到美,想在前面设下陷阱把我干掉对吧,怎么可能让你得逞?”

    “那你打算怎么样?”

    “听口令,一二三,大家一起并排走,这样我才能放下得下,让你的卑鄙阴谋无所遁形。”

    “你不觉得……水晶通道有点小吗?”

    “老早就觉得了,最近越来越施展不开身子,正好乘现在扩一扩,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当苦力吧,哈哈哈哈哈。”

    “你高兴就好……”冰冻魔怪的语气带着三分古怪,七分无奈。

    于是,两位领主就以比较诡异的并排方式一起追向月之王,它们庞大的身躯,将整个水晶通道撞的轰隆作响,就像开着坦克的城管拆迁队,所过之处,四处坍塌,通道硬是被扩展了将近三分之一。

    很快,它们就追上了月之王的脚步,在一处通道死胡同停下,月之王正恭恭敬敬的站在远处,附近还有数十个小弟,随时准备待命。

    死胡同的深处,一处残留的篝火显得格外显眼,错不了了,只有人类冒险者才会留下这样的篝火。

    粉碎者和冰冻魔怪凑上去,对着只有它们一片指甲那么大的篝火绕起了圈,不断打量。

    “怎么样?”

    “相似的气息。”粉碎者将拳头一握,牙齿咬的梆梆作响,又回忆起了前段时间的时间被饶过的奇耻大辱。

    “到底是,还是不是?”

    “我也分辨不清楚,和我感觉到的那股气息有些区别,但是性质十分相似。”

    “人类的性质对你而言都差不多吧?”

    “别把我当傻瓜,这种东西我能分辨出来!”

    “可是你这种说法让我很为难。相似却有区别,到底是不是本人,该不该追下去呢?”

    “没关系,就算不是那个家伙,肯定也是它的同伴,它们可能是职业相同。所以才会给我这种感觉,只要找到它,把它抓起来,不愁找不到正主。”

    “好吧,你说了算,反正我只是来看热闹的。”

    “战斗的时候你要是敢光看热闹我就先杀了你!!!”

    “你看,果然还是怕了,心虚了。”

    “我不是已经在刚才承认了吗?这种事情!不要在我耳边像苍蝇一样喋喋不休的重复拿来说事。”

    “揭伤疤可是我为数不多的趣味。”

    “你的恶趣味多了去了我都懒得细数了!”

    “形象,注意形象。你的手下可就在不远处。”

    “哼,咳咳!”

    “话说回来,我想到了一个好注意,在战斗的时候忽然撤手,看热闹的看着你被敌人干掉,这不是挺好的吗?还省了自己动手,啊,再狠一点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给人类一个友情助攻。到时候我把水晶通道让给它一半好了,赚多赚少也是赚啊。反正我也不是特别讨厌人类,除了它们是我的敌人这一点以外。”

    “现在就杀了你!你这个地狱叛徒,我现在就杀了你!!!”

    粉碎者说水晶通道是它的地盘,就算闭着眼也能认路,绝非是在开玩笑,盘踞在这里足足有数百年的它。可以说对水晶通道的每一条岔路都十分熟悉,尽管这里比蚁巢还要复杂十倍。

    只要发现了第一个篝火,那么顺着可能的岔道一直搜索过去,对它而言完全不是问题,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它和它的拍档就已经顺着篝火留下来的线索,找到了五六个篝火。

    “我们的小客人盘踞在这里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呀,你这个领主到底是怎么做的?”等两位领主找到第八处篝火的时候,冰冻魔怪啧啧称奇。

    “谁管那么多,普通的人类小虫子也值得我亲自出手?我堂堂的冰封之主,还要那么多蠢货喽啰干什么?”

    “是我们。”

    “我已经给你取了另外一个外号,就叫魔怪之主,你跪恩吧。”

    “看不出来,你竟然变聪明了,竟然学会了复制我的手段,可怕的粉碎之主啊。”

    “哈哈哈哈,现在才知道我的可怕吗?已经太迟了……等等,不对,你这家伙又乘机占我便宜。”

    等找到第十处篝火的时候,粉碎者的寒冰之瞳露出兴奋目光。

    “快了,就快找到这只小老鼠了,我能感觉到篝火残留的余温,肯定就是在这几天留下的,敌人不会离我们太远了。”就在两大领主准备一口气,在今天就把东躲西藏的人类小老鼠逮住的时候,它的另外一群小喽啰传来急讯。

    “领主大人,不好了,入侵者,我们找到入侵者了。”

    “哦,已经找到了吗?这到是省了不少功夫,你们这群渣渣,总算还有丁点用处,到底在哪里,快说。”

    喽啰报了一个位置,让粉碎者眉头皱了起来,如果它有眉头的话。

    “不可能,这个地点不可能,太远了。”

    “可……可是……领主大人……”

    “你这混蛋,竟敢骗我?难道你是人类的间谍?”

    “领主大人,我……我我我……”

    报信的小喽啰,其实它也并不是什么小喽啰,是一个精英级的,有着领域巅峰的强大实力的再生妖,放到外面也是一块小区域的领主了,不过在粉碎者面前,它还真是一个小喽啰。

    “我的拍档啊,别生气,它或许并不是在撒谎,或许是另外一队人类冒险者也说不定。”

    “什么?”将只有巴掌那么大的再生妖扔出去,粉碎者勃然大怒。

    “竟然接二连三的闯入,真当我的水晶通道是它们这些小虫子的地盘,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暴怒的粉碎者,发出一声巨大咆哮,滚滚的寒冰声浪席卷出去,可怜的精英再生妖。才刚刚被扔落在地,就被这股声浪包裹,迅速结成一座冰雕。

    “快,让我的大军,把那些该死的小虫子全部干掉!”

    虽然得知了又有新的闯入者的事实,但是粉碎者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对于新闯入者,它并不打算兴师动众,亲自去收割它们的卑贱生命,有手下就够了,眼下还是追击那个让它忌惮的人类要紧。

    可是,并没有小弟回应它,粉碎者一愣,低头一看,看到了已经被冻成冰块的再生妖。顿时鼻孔冒烟。

    “没用的废物!”狠狠一脚踩下,大地震颤,被冰封的再生妖砰一下解冻,哆哆嗦嗦的站起来。

    “还不快点传我命令,让水晶之洞的所有喽啰们都给我行动起来,我要将我的地盘里的人类,消灭的一个不剩!”

    “是……是的……”再生妖连忙点头应是,可是它的脚步却并没有挪动。

    “怎么。你在违抗我的命令?”

    “不……不是的,领主大人。只是……只是……”

    “拍档,冷静点,让它把话说完。”冰冻魔怪的缓和声音适时响起,让再生妖找到了说话的空隙。

    “是这样的,两位领主大人,那些人类。那些闯入者的实力……实力不俗,我们……我们已经有不少兄弟被……被它们两个干掉了。”

    “什么?!到底是谁,有多强,给我说清楚点!”

    “统领西南区的月之王大人……它……它已经被干掉了。”再生妖哆哆嗦嗦的说道。

    “混账,无能!”

    粉碎者这次是真的怒了。西南区域的月之王,可是魔王级强者,身边还有不少小弟,综合的实力足以应付魔王高级强者,竟然被干掉了?

    “拍档啊,看来我们不去是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你说不定就要变成光杆领主了。”

    “可恶,可恶,巴尔大人在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情!”

    狠狠挥扫着巨臂,将周围的水晶墙壁统统粉碎,伴随着轰隆隆的恐怖声响,原本只是一个死胡同的狭小通道,竟然变成了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冰窟。

    可怜的精英再生妖,再次被纷纷倒塌,足有数十吨重的冰晶掩埋了起来,不过,说不定是它心甘情愿的,再怎么悲惨,也比不上面对现在暴怒之中的粉碎者。

    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粉碎者的冰蓝瞳孔逐渐凝聚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残留余温的篝火,它恶狠狠地把拳头一握。

    位置我记住了,别以为能逃脱我冰封之主的掌心,等我收拾了那些该死的小爬虫以后,就立刻回过头将你这只小虫子也揪出来!

    另外一边……

    “这些怪物怎么没完没了,我们和它有杀父之仇吗?”

    眼看着才刚刚将一个大队的冥河妖妇外加再生妖的组合干掉,迎面又来了一群风风火火的月之王,足有将近三位数,一个个杀红了眼的前赴后继的扑上来,明知道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大概……是因为我们刚刚干掉了一个魔王级的月之王吧。”卡露洁缓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青色细剑握紧。

    刚才可真是一场激烈的大战,她和圣月贤狼拼尽了全力,最终才将那个接近世界之力高级实力的月之王和它的一百多名手下干掉。

    这其中,也是多亏了她虽然只有世界初级实力,但是战斗力却不逊色于世界高级,以及圣月贤狼最近领悟了诸多万法之阵,一个牵制,一个魔法轰杀,在巧妙的配合下,才以较小的代价将这群月之王干掉。

    当然,某德鲁伊是隐藏了实力的,这点谁都清楚,不说cosplay熊,他一直未对世人展现的月光蝶形态,也没有拿出来。

    “是啊,那种实力的怪物,地位大概也就在水晶通道的领主粉碎者之下了吧,将它干掉,那的确是捅了马蜂窝。”

    我深叹一口气,满是无奈,人作死必定死这个道理,又一次在自己身上验证,归咎其原因,还是因为这几天休息的时候,我都卖弄式的将永冻之力用到了堵路口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偏偏这不起眼的细节,造成了眼下的激战,我忘记了,永冻之力可是能残留许久许久,虽然没办法像督瑞尔那样,时隔不知多少时日,走过的路径,留下的永冻之力气息,依然能将妖月狼巫冻结,但是现在的圣月贤狼实力也不差,勉强赶得上千分之一个督瑞尔,大概?

    所以说,圣月贤狼留下来的永冻之力,也足以残留至少一个月以上,然后将比当初妖月狼巫弱一千倍的小喽啰瞬间冷藏保鲜。于是,就留下了痕迹,让水晶通道的怪物们给惦记上了,在我们来到水晶通道的第四天,终于狭路相逢,被围堵了起来,结果被我和卡露洁唰唰唰几下砍瓜切菜的干掉后,源源不断的怪物就涌了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有效率的怪物大军,支援一群接着一群涌上来,就像一早就准备好了大军在埋伏我们似的。

    某德鲁伊痛并快乐的想着,他不知道,在他作死的时候,粉碎者已经下令整个水晶通道的怪物行动起来,大肆搜索,这才早就了支援等级max的效果。

    他和卡露洁完全就是躺枪了,当然,如果他们不出现挨枪的话,另外一个人会代替他们躺枪,那个和某德鲁伊一样身具吸引麻烦体质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