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初见
    ***************************************************************************************************

    “行,我们先去水晶通道和冰河摸索摸索,找不到就回来,到时候再商量该怎么办。”见拉斐尔意见坚决,我也不拖泥带水,但是有个条件。

    “你先写个批条,把水晶通道传送阵开给我们怎么样,能省去走好一段路。”

    “这可不行。”

    “为什么?”

    “为了安全和隐蔽起见,负责水晶通道传送阵的法师我都撤回来了,为了让你一个人能使用传送阵而让他们冒着巨大危险去重新开启传送阵,太强人所难了,你就辛苦点多走一段路吧。”

    “好吧,如果是这样也没办法。”

    我点点头,不再纠结,的确,又不是什么万分火急,事关大陆存亡的事情,为了自己能少走点路而让别人冒着生命危险,以及传送点暴露的可能性,拉斐尔愿意我也不愿意,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那么商量一下人选,还是像拉斐尔大人之前所说,去的人贵精不贵多,就由我和卡露洁去吧。”

    早在一边翘首以待的卡露洁,听到我这番话立刻大喜过望,连连点头,似在说,殿下英明,殿下万分英明是也。

    “抗议!”不知何时回来的黄段子侍女在这时候举手,她的眼眶里还挂着楚楚可怜的泪光。仿佛刚才被咪啪骑士拎出去签下了一万分不平等条约。

    “我也要跟着一起去……侍奉亲王殿下,哼。”不服输的瞪了妹妹一眼,这笨蛋侍女傲然说道。

    “我有卡露洁照顾就好了。”

    我差点被口水呛着,你这目无主人的嚣张侍女,除了在床上以外,其他地方什么时候侍奉好过我了?说出这种话心里虚不虚。脸皮厚也该有一个程度吧?

    “不对,你们看,虽说我和妹妹都是陛下和殿下的贴身侍女,按道理来说并没有细分谁照顾谁,但事实上一般都是我照顾殿下居多,而妹妹则是主要负责照顾陛下,所以说的确妹妹也可以照顾殿下没错,但是万一找到陛下的话,殿下不就没人照顾了吗?”

    黄段子侍女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一番条理清楚的狡辩,看似十分李菊福。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以卡露洁的能力,同时照顾我和阿尔托莉雅也没什么关系吧。”我看了卡露洁一眼,她嗯嗯点头,表示绝无问题。

    “不行,不可,殿下太不理解贴身侍女了。这已经完全违背了贴身侍女的准则,贴身侍女和侍女可是完全不同的等级。一个贴身侍女,只能为一个主人全心全意的侍奉,怎么能同时侍奉两位主人,卡露洁,当你点头的一刹那,你作为贴身侍女已经完全失格了。”

    黄段子侍女彷如侍女之神附体一样。身上爆发出强大的灵魂气势,指着妹妹,发出严厉的喝斥。

    卡露洁一愣,随即脸色有些发白,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以前没办法也就罢了,既然有办法的话,身为贴身侍女就不能同时侍奉两名主人,哪怕我和阿尔托莉雅是夫妻,不分彼此。

    “那个……”在黄段子侍女大出风头,力压【群雄】的时候,我弱弱的举手。“虽然你说的好像贴身侍女的职责很神圣,很严肃,不容有半点亵渎,但是,我以前怎么没从你身上感受过丝毫贴身侍女的光辉呢?”

    “殿下在胡说些什么呀,我不是有好好的侍奉您吗?”说到这个,黄段子侍女心虚的就像漏气皮球,刚才气势十足的她咻咻咻的被打回原形,目光慌乱,频频对我施以眼色,似在说,笨蛋亲王你在说什么,关键时刻竟然扯我后腿,你还是个男人吗?

    “看来结论已经很明确了。”咪啪骑士上前一步,火大的挤压着黄段子侍女的太阳穴。

    “虽然这样的情况早已经察觉到了,但是,小洁露卡,你可不能因为殿下太宠爱你就得意忘形,连本职工作都忘记了。”

    “卡露洁,这样是不对的哦,要好好侍奉兰斯特大人才行。”就连迷迷糊糊,几乎插不上话的尤丽叶,也站出来,温柔的训斥一句,虽然一个名字也没叫对就是了。

    “也别太责怪她了,我这个主人本来就不怎么靠谱,也是要负一部分责任。”

    眼看黄段子侍女被教做人的泪眼汪汪可怜模样,我连忙将她拉过来,让她逃离咪啪骑士的魔爪惩罚,毕竟是我的贴身侍女,我不宠爱她,不纵容她,不维护她,还有谁这样做?

    “还疼吗?”

    “都是笨蛋亲王的错,明明只要跟大家撒个小慌就没事了,我就不用受到这样的悲惨遭遇了,瞎说什么大实话。”

    小侍女眼眶含泪,委屈巴巴的向我撒娇控诉,看来她也有自知自明没有好好侍奉我,嗯,这样就已经够了。

    “算了,我懒得管了,还真不能完全怪洁露卡,殿下的宠溺应该负大部分责任。”看到这一幕,咪啪骑士叹气扶额,彻底死心了。

    “咳咳咳,话题好像扯开了,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了,这趟就由我和卡露洁去,剩下的人自行安排历练吧。”

    “等等,为什么还要无视我,我刚才的委屈白受了?”黄段子侍女立刻气炸。

    “不行就是不行,我们这次要前往哈洛加斯深处,可没办法带上你,再闹别扭的话就将你送回第一世界。”

    我瞪了她一眼,宠溺的时候该宠溺,但是该严词拒绝的时候我也绝对不会含糊,你一个世界之力境界都还没达到的人跟干什么,当我和卡露洁是去踏雪冬游啊?

    “呜!”被我严厉瞪了一眼的黄段子侍女,发出一声悲鸣。脸上的表情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嘴唇张了又张,最后还是没办法违抗我的命令。

    “不跟就不跟,谁稀罕跟着你这个笨蛋色狼亲王,一点都不稀罕,笨蛋亲王什么的。让一千万匹马踩死算了。”

    说完,不等妹妹发威训斥,她立刻溜回去,竟然躲到咪啪骑士身后。

    “我要和蜜拉姐姐一起去历练,才不要跟着笨蛋亲王和没用的妹妹,呸。”

    咪啪骑士大为惊讶,随即露出欣慰笑容,也不责备她刚才的严词无礼,一把将背后的洁露卡抱在怀里。温柔的摸着头。

    “很好,很好,我们家的洁露卡也开始慢慢长大了。”

    “哼!”冲我们做了一个鬼脸,黄段子侍女心安理得的趴伏在蜜拉骑士的丰满怀抱之中,宛如向妈妈撒娇的女儿。

    “既然洁露卡那么积极,我不拿出一点干劲好好训练你,看来是不行了。”

    “呜呜呜~~~”怀里的舒服享受,顿时变成了悲苦哀鸣。洁露卡目光上扬的看着蜜拉,似在询问。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已经来不及了哦,小洁露卡,好好接受姐姐爱的调教吧。”轻轻眨了一下媚眼,咪啪骑士将黄段子侍女搂的更紧,笑容灿烂。

    自投罗网的可怜虫啊,我无奈摇头。不过,黄段子侍女知道自己的实力会拖后腿,而涌起干劲,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毕竟磨砺自我。提升实力这种事情,逼迫一万次,也不如主动一次。

    “你们呢?”

    “还是抽签好了。”小狐狸噗嗦噗嗦的大幅度摇着尾巴,似乎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方式,但愿这商业天赋奇佳的小狐狸别就此走向歪路,把狐人族发展成拉斯维加斯就好,我小小的擦了一把冷汗。

    我和卡露洁一族,咪啪骑士迷糊骑士已经黄段子侍女一族,剩余的五人经过一番抽签后最终决定下来。

    第三小队,塔莫娅,爱娃儿,阿姆露迪娜。

    第四小队,小狐狸,本子娜。

    嗯啊,似乎实力有点不平衡的样子,实力最强的小狐狸和本子娜竟然分到了一组,不过另外一组实力也不弱,不需要太过担心就是了。

    看到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很好,就这么定了,当然,你们八人……”

    “是七个。”黄段子侍女还在记仇着刚才的事,闻言立刻纠正道。

    “咳咳咳,我知道是七个,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你们而已,哼。”瞪了她一下,我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

    “我和卡露洁这一次深入哈洛加斯,可能没办法遵照一个月回来的约定了,除非是已经找到了阿尔托莉雅,或者实在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这两种情况下,才会考虑回来一趟,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你们自由安排,不需要特地等我们两个了。”

    “什么呀,本天狐就没见过那么霸道的家伙,以前让我们半个月一个月回来一趟,说是确认安全,我们照做了,现在轮到自己了,却让我们别担心,说一套做一套。”

    小狐狸明显不高兴我这样的安排,倒不如说是另类的担心。

    “那时候不是因为你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在第三世界历练的经验吗?”我苦笑着道。

    “哼,我才不听你的解释,说到底区区笨蛋德鲁伊,和本天狐有什么关系?”小狐狸一甩尾巴,不鸟我,没办法,看来只能在其他时候好好安抚安抚她了,还有黄段子侍女也是。

    “好了好了,分组完了你们就快走吧,难道还想在我这蹭饭不成?告诉你们,我这可没有饭,中午还得让小小吴送呢。”

    说起晚饭的事情,拉斐尔想起什么,做孕吐干呕状,然后红着眼拼命瞪向萨绮丽,萨绮丽则是一副无辜的表情,吹着口哨目光往窗外看去。

    看来,拉斐尔已经品尝到蟑螂粉和蜘蛛腿的滋味了。

    小狐狸她们都是在历练之中,一早赶回来,匆忙洗了个澡就在这里集合,听拉斐尔这样说,也都露出了困意。纷纷告辞离去。

    临走前,拉斐尔偷偷塞给了我一抱奇怪东西,让我给萨绮丽的饭盒里放,这对勾心斗角的魔女啊……

    或许是预感到了,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分组历练,至少对我和卡露洁而言有可能是这样。所以在营地里呆了足足四天,我们才再次出发,理由是比如说安抚小狐狸啊,安抚黄段子侍女啊,安抚小狐狸啊,安抚黄段子侍女啊之类的。

    ……

    “咝~~~~好冷,好像比第一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都要冷。”

    第一次来到第三世界哈洛加斯的我,颇有些像是乡下人,忍不住四处好奇的张望打量。

    “那请殿下多穿一件外套吧。”卡露洁闻言。立刻认真仔细的给我披上了一件衣服,哎呀呀,差点忘记了,跟我一起来的可是个超级会照顾人的贴身侍女。

    仔细想想,要是换成黄段子侍女的话,她一定会这样说,啊啊,那么笨蛋亲王干脆就变成布偶熊好了。皮那么厚御寒能力一定很好。

    带的是卡露洁而不是黄段子侍女实在是太好了。

    “说起来,你似乎已经来过哈洛加斯不少次了吧。”

    “是的。殿下,算上这一次,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第五次才对。”

    “那应该很熟悉这里咯?”

    “谈不上熟悉,比起蜜拉姐姐是差远了。”

    卡露洁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她每次来都是一心赶赴历练,甚至连用心打量一眼哈洛加斯城都欠奉。从这方面来看,她的确差姐姐不少,至少洁露卡第一次来就已经摸清楚了整个哈洛加斯城,甚至打听到了有用消息。

    “不熟悉也好,正好可以一起慢慢探索。不是吗?”

    “是的,殿下。”卡露洁微微一愣,抬起头,露出比头顶上飘落的雪花还要清新美丽的笑容。

    “嗯啊,的确很有堡垒的味道。”花了一个多小时,绕着哈洛加斯城走了一圈,我喃喃自语道。

    虽说到了第三世界,就不再分什么哪个区域的冒险者,还要完成什么区域任务,在营地的冒险者实力不一定比哈洛加斯要差,但是总体而言,我刚才所见到的冒险者,质量上都要比营地的冒险者高不止一筹,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也是偶有擦肩,遇到了好几个。

    另外就是整个哈洛加斯城,能够清晰感觉得到浓郁的魔法气息,那是几乎每一寸土地都恨不得划上十个八个魔法阵的可怕程度,可想而知在这重重的魔法阵保护下,哪怕是大魔神巴尔亲临,可怕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攻打下这座固若金汤的哈洛加斯城。

    身处这里,可以清晰的闻到战争的气味,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大家面带轻松笑容,但是精神却是随时紧绷,这一切都和这些时间大魔神巴尔的频繁活动有关。

    然后,我和卡露洁被这里的冒险者当成是新人了,当然,也遇到了个把在营地里认识的熟人,不过他们还是一口一个新人小弟的叫我,并没有为我正名。

    以及,遇到的那几位世界之力强者,也有认识的,毕竟除了那些神出鬼没的世界之力强者以外,第三世界的大部分世界之力强者,拉斐尔都已经很负责任的给我介绍过了。

    “警觉性很高呢,这里。”我微微一叹,不知道该苦笑还是该安心。

    从来到哈洛加斯到现在,可以分明的感受到一股微妙的顺序。

    刚从传送阵出来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世界之力强者,认识的,然后才纷纷有冒险者来打招呼,渐渐熟悉,很明显,陌生面孔的我被戒备了,毕竟地狱一族那边也不是没有玩过间谍游戏,虽然大多都是贝利尔捣鼓出来的,所以立刻就有世界之力强者前来确认身份,无误以后,大家才放心的打招呼,这一套做的行云流水,不仔细品味的话,并不容易察觉到。

    拉斐尔可能是想让我亲眼感受一下哈洛加斯的备战气氛,所以才故意没有告知这边我要来的消息吧,嘛,也是有心了。

    “卡露洁,你第一次来到第三世界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是的,那时候大魔神巴尔并没有现在那么活跃,所以相对宽松一些,不过作为陌生面孔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接受就是了。”卡露洁轻摇摇头。

    “后来遇到了蜜拉,她已经是哈洛加斯的常客了,经过她的介绍才渐渐被大家所熟知,不过,一心历练的我并没有和这座城以及这里的人们有过太多接触。”

    “唉?那样的话,我现在也要拜托你介绍介绍了。”

    “殿下说笑了,只要拉斐尔大人一句话的功夫,或者让刚才那几位认识您的强者前辈介绍,相信不用一天的时间,殿下的身份就会广为人知,被哈洛加斯的所有人接受。”

    “你这是在说我自找麻烦,没有拜托刚才的前辈们吗?”我苦着脸,眼巴巴看着卡露洁。

    “殿下明知道卡露洁不是这个意思,欺负人。”

    轻巧的看了我一眼,卡露洁撇过头去,似乎有些小害羞,似乎有些小生气,让人捉摸不定,哦哦,看来塔莫娅说的一点没错,女孩子啊,只有真正熟悉以后才会展现出多姿多彩的一面,我以前一直以为卡露洁是个有些死板过头的女孩。

    “这次就算了,是来寻找阿尔托莉雅,没有必要弄的大张旗鼓,下次吧,老实说被人这样戒备还真不大好受。”我摸了摸下巴,笑道。

    “需要先拜访一下这里的负责人吗?”尽忠职守的小侍女提示道,就算是悄悄来找人,不宜公开身份,身为联盟长老第一次来到这里,和负责人打个招呼也是礼貌规矩。

    “已经见了哦。”

    “咦,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啊,那个两边脸上都有一道刀疤的,比图拉科夫还要五大三粗的野蛮人。”

    “他……他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看来卡露洁你对情报果然不怎么重视啊,是因为太依赖姐姐的关系吗?”我笑看着小侍女,原来全能的她也有这样的破绽。

    “呜~~~虽然不想承认,不过的确是这个样子。”卡露洁无力羞愧的低下头。

    “没关系,你只要尽可能的提升实力就好了,情报工作什么的,就让那笨蛋侍女去捣鼓,毕竟是她所擅长的领域,如果你连这方面的破绽都弥补了,那么她身为姐姐的最后一丝自尊心以及骄傲,岂不是都要荡然无存?”

    卡露洁抬头看了这样笑着对她说到的我一眼,重新低下头,脸红了红,微不可察的点点头,好可爱,这对双胞胎姐妹还真是各有各的萌点。

    “该认识的也认识了,招呼也打过了,我们出发吧。”抬头看着高高矗立的哈洛加斯山,从山顶上传来无形威压,就似一双眼睛,在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我们,让每个生活在这里的冒险者抬起头的时候,都不由的心中一凛。

    真正的大魔神巴尔,就在山顶的宫殿之上,静静端坐,其姿闲逸,其势万钧,无可匹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