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 调皮的小亚瑟王
    ***************************************************************************************************

    家里可供十多人一起用餐的长形餐桌,也不知道三无公主到底是怎么想的,弄那么大的餐桌干什么,难道她以为将来维拉丝她们也会来第三世界?

    不过,现在到是派上了用场,餐桌长边的这一边,坐着一个我,显得孤零零,另外一边到是挺热闹,尤丽叶和塔莫娅二人就不用我多说了,高露洁姐妹,小狐狸,咪啪骑士,本子娜等等,也莫名其妙的在一大早就回来了。

    于是,大家看到了【一家人】相亲相爱相拥而眠的美好光景。

    “我真是冤枉的啊!”

    在名为审判餐桌的对面,我大声申述,试图为自己洗冤清白,对面传来的可怕魄力,感觉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这张餐桌很有可能会变成大名鼎鼎的最后的晚餐里的主角。

    “骗谁呢,没想到单纯的尤丽叶也就罢了,连塔莫娅都被你骗上床,手段不错呀你这混蛋,说,生剥还的火烤,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小狐狸用力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屁股后面的尾巴也笔直竖了起来,上面的柔顺毛发根根炸直,显示着这只小狐狸有多么气愤。

    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最后选择,我说塔莫娅,你难道就不打算抗议一下吗?

    我扭头看向塔莫娅,她的确是想说点什么,但是被蜜拉的【放心吧。我懂的,你什么都不用说了】眼神注视着,将正欲站起来的她重新按坐下去。

    本来这种事情就难以解释,难以启齿,塔莫娅心里一想,算了。还是让熊塔头疼去吧,谁让他那么喜欢欺负自己,想让自己当他的女儿什么的,实在太过分了,再说了,就算被大家误会了……也没问题不是么,嗯。

    咪啪骑士你坑我!

    在某德鲁伊看来,却是咪啪骑士硬生生的打断了塔莫娅的辩解,心中顿时积累起了一条槽的怒气值。

    “小狐狸。没想到我们老夫老妻那么多年,你竟然这么不了解我,以为我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回过头,我拿出了动之以情的手段。

    “以前认识你这笨蛋色狼的时候的确是挺单纯的,后来却越来越色,越来越不要脸了,所以就算做出这种事情也不奇怪。”

    小狐狸丝毫不为所动,谁让她是第一个开门看到三人相亲相爱同床共睡的冲击性场景呢。本来大老远的大清早的从外面赶回来,想吓这坏蛋一跳。顺便……或许还能稍微温存一下,没想到这坏蛋色狼竟然抱着两个女孩呼呼大睡,小狐狸当然不能忍,就算有着什么正当的、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也得先狠狠黑一把以泄心头之气。

    “没想到你是这样看待我,太令我失望了。但是,想强行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还早的很呢,我还有最重要的证人——尤丽叶!”

    目光一挪,我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尤丽叶身上。拜托了,展开四核尤丽叶模式吧,将我的一切冤屈统统扫飞吧。

    “期待受害者来给你辩解吗?亲王殿下的手段可真是了不得呢。”咪啪骑士在一旁抿嘴不怀好意的笑道,啰嗦,要你管,煽风点火的家伙一边去。

    “尤丽叶,是受害者?”从睡醒到现在也没弄懂是什么状况的迷糊妹子,呆萌萌的打着柔软哈欠,见似乎有人在对自己说话,于是把头一歪,脑袋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看,尤丽叶也承认了自己是受害者。”

    “她分明用的是疑问语气吧,你们指鹿为马的也给我够了!”

    “问多无用,总之死刑就对了!”小狐狸不容置疑。

    “你这个黑心**官,到底收受了谁的贿赂!”

    “收了内心受到严重伤害的自己的。”

    “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是因为一己私欲!”

    “我有话要说。”

    “哦哦哦,洁露卡,你是想为我辩解的对吧,不愧是我的侍女,在关键时刻还是能派上一点用场的。”

    “我认为除了剥皮和火烤以外,还应该加多几种让色狼亲王选择,以示宽容和民主,比如说药刑。”说着,这避孕药侍女自顾自的将加强加大版的足有水桶那么高的药瓶“轰”一声重重砸到餐桌上。

    你身上到底藏了多少过期避孕药啊笨蛋!!!

    不行了,指望这黄段子侍女我真是太天真了,看来只能自救了。

    对面传来的十面埋伏的强大压迫力,让我忍不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做出一个艰难决定。

    “好吧,我解释,我解释还不行。”

    “最好能解释清楚。”黑暗大审判官露西亚嘭嘭嘭的拍着桌子,似在说,敢说错撒谎一个字你就死定了。

    “其实是因为……”扭过头,我的目光正对上塔莫娅楚楚可怜,羞耻的快要哭出来的目光,一时呆住了。

    本来就是我的锅,强行让她玩过家家扮演女儿,现在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我就算能逃得过小狐狸的死刑,也会被负罪感谴责致死。

    “其实是因为我变身圣月贤狼,在修炼,被尤丽叶看到了所以才会想过来和我一起睡,塔莫娅是为了监督我,就是这样……”

    在场除了阿姆露迪娜以外,大家也都知道了圣月贤狼变身,所以拿出来当挡箭牌是个不错的抉择,再说了我也没撒谎,昨晚尤丽叶和塔莫娅睡着后,我的确是变身圣月贤狼修炼了一会,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只需要修炼七个小时,一大早修炼完毕又变回去罢了。撒谎的部分只有尤丽叶和塔莫娅和我一起睡的原因。

    将这些全都解释了一遍后,场面忽然安静下来。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早说不就行了。”小狐狸深呼吸一口,竖起的狐狸尾巴缓缓地,柔和的软落下去。

    “真是遗憾。这次的避孕药我可是信心十足。”黄段子侍女也将她的超特大号药瓶收了起来。

    咦,咦咦咦,就这样过关了?

    “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见我无法释怀的眼神,小狐狸凶巴巴的一瞪。

    “不……怎么会有呢……”

    无法释怀,完全无法释怀,你们对圣月贤狼也太放心了吧,放心到我这颗幼小的心灵,遭受到了成吨的伤害有木有!

    虽然澄清误会了。可是我却因此整整郁闷了好几天。

    早餐过后,我们一伙人再次集聚于拉斐尔的帐篷之中。

    “我说啊,别那么理所当然把我的帐篷当做据点,在这里集合可以吗?”捂着太阳穴的百族公主殿下,一副欲哭表情。

    “说什么傻话呀,大家来你这,是看得起你的狗窝。”

    脸上带着淡淡黑眼圈的萨绮丽毫不客气的开嘲讽道,看两人疲惫的神色。大概昨晚送去【爱心】饭盒的时候,萨绮丽就被拉斐尔逮住劳役了一整晚。当然,拉斐尔自己也没闲着就是了。

    可谓两败俱伤,这又是何苦来哉?

    “就算是狗窝,也不想被连个狗窝都没有的家伙嘲笑。”看了萨绮丽一眼,拉斐尔嗤之以鼻,我好歹还有个避风港。你呢,居无定所,到处换壳的鼻涕虫而已。

    “愚蠢,你那已经是过时信息了,我现在也有家了。”萨绮丽得意的将一串钥匙在拉斐尔面前晃了晃。

    “什……什么?你这又蠢又霸道的女人终于有人要了?”拉斐尔一脸震惊。

    “我说……那是我的家好吗?”看着萨绮丽手上的钥匙。我欲哭无泪,当初怎么就脑袋进了豆腐,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她呢。

    不过,就算不给她钥匙,她也会若无其事的翻墙爬窗进去吧,想到这里,我不知道该不该欣慰好了。

    “原来是小小吴家的钥匙,说到底你还是个到处寄居的可怜虫罢了,哦嚯嚯嚯,还是说,难道真的想老牛吃嫩草,强迫小小吴把你个娶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来嘲笑我的狗窝也不迟。”

    “竟……竟然说到这个份上,小弟……呜呜呜~~~”

    “别用可怜求救的目光看着我,自己弄个家不就好了吗?”我连忙退避三舍,生怕两位魔女打架,殃及到自己这条小小的池鱼。

    “小小吴说的很有道理,你大可以买栋屋子,然后在里面扎个稻草人,窗户改成半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模糊人影轮廓,这样一来就可以在外人面前假装自己结了婚,有两个人在里面住,是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了。”

    拉斐尔这一番话也是毒舌之极,刺激的萨绮丽浑身颤抖起来。

    “难道不是因为你这张毒嘴,你那没有存在感的丈夫才忍受不了这样的你,一去数年不回吗?”

    “丈夫?”拉斐尔恍惚了一下,似乎才想起还有这样的设定,一拍手心。

    “才不是呢,他只不过是……呃,让我想想,对了,是去执行秘密的,重要的任务去了,没办法回来罢了。”

    所有人:“……”

    这家伙……刚才说了【让我想想】了吧,莫非最无视琳娅爷爷存在的人,竟然是他的妻子,眼前的百族公主殿下?多么可悲呀,我要是琳娅的爷爷,我回来第一个就要写休书。

    因为事实太具冲击性,包括萨绮丽在内的大家一时都对拉斐尔无语了。

    “咳咳,我们还是回归正题吧,卡露洁,蜜拉,这一趟哈洛加斯之旅有什么收获吗?”咳嗽几声,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两个魔女再闹下去,快点转移话题为妙。

    “抗议,明明我也跟着一起去,为什么只问蜜拉姐姐和笨蛋妹妹。”黄段子侍女不高兴了。

    “好吧,就让你这情报头子说一说。”

    “并没有消息。”黄段子侍女利索的竖起大拇指,眼角闪过锐光,明明一事无成却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蠢萌透了。到底是跟谁学来的,以前的黄段子侍女可不是这个德性。

    “蜜拉,看来这笨蛋侍女的废材属性,还是没能纠正过来。”

    “抱歉,这都是我的错。”咪啪骑士诚心的低头道歉了。

    “没有管好不中用的姐姐,我也有错。”卡露洁跟着弯下腰。

    “呜~~~说的好像你们两个打听到了重要情报似的。”

    “我们是没有。但是不像你,明明一无所获还要装作一副了不起的模样。”

    “哼哼哼,终于承认了吗?就等着你这句话了,笨蛋妹妹哟。”忽然,黄段子侍女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昂首挺胸,神态嚣张。

    “我可不像连脑子里都塞满了肌肉的没用妹妹,身为情报专家的姐姐我,可是打听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哦?”大家精神一振。目光都落在了黄段子侍女身上,我说她刚才怎么蠢萌蠢萌的,原来是这样,是为了引诱妹妹上钩,然后极力打击。

    为了能将妹妹踩在脚下,这笨蛋侍女已经是完全不择手段,连钓鱼这种高深技巧也用出来了。

    “在回哈洛加斯休整的短暂时间里,我通过特殊渠道打听到了一些信息。亚瑟王大人的行踪暂且不明,但是女王陛下却在我们奔走于雪山之中寻找她的时候。回过哈洛加斯城一次,后来似乎往哈洛加斯山的深处进发了,很有可能是水晶通道。”

    “为什么你觉得会是水晶通道呢?”

    “因为大魔神巴尔这几年的活跃,现今,法师公会已经将水晶通道以后的传送站给关闭了,陛下向着哈洛加斯山的深处进发。只能传送到水晶通道,我想可能是发现了有关于亚瑟王大人的线索。”

    “也就是说,她有可能向更深的地方前进对吧。”

    “可能性很大,不过,陛下并不是鲁莽之辈。应该不会太过深入,到是亚瑟王大人更让人担心。”

    “分析的很有道理。”我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加了一句。

    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别了,笨蛋侍女。

    似乎有人和是一样这么想,只见蜜拉笑容灿烂的看着黄段子侍女:“真不愧是我们精灵族的情报负责人,竟然能打听到这些【像我这种脑子塞满了肌肉】的家伙所无法获得的情报,太厉害了。”

    “哪里哪里,比起笨蛋妹妹到是要好上不少。”黄段子侍女丝毫不知道大难临头,嗯哼的自豪挺胸应道,随即才发现不妙。

    “等……等等,蜜拉姐姐,我不是说你,我只不过是想打击一下笨蛋妹妹罢了。”

    “但是啊,我这颗心已经被小洁露卡伤透了呢,脑子塞满了肌肉的家伙,仔细一想的话,竟然有无言以对的感觉。”蜜拉的笑容越发灿烂,一步一步的朝黄段子侍女逼近。

    “没办法,干脆自暴自弃好了,就用【脑子塞满了肌肉】的手段,让洁露卡你明白,知情不报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殿下,亲王殿下,主人,救命,请救救我,呜呜呜~~~~~~”

    看着被蜜拉拖着出去的黄段子侍女,我心里没有丝毫怜悯,这就是得意忘形的下场,还以为是在家里,可以肆意嚣张,无视我这个主人吗?

    “卡露洁,你们这一个月的时间都在哪里寻找阿尔托莉雅?”眼看黄段子侍女接受了正义的制裁,唯恐天下不乱的咪啪骑士也随着一起消失了,我这才正正经经的向比较靠谱的卡露洁问道。

    “血腥丘陵和冰冻高地这两块区域,在打听到陛下的丝毫线索之前,只能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进行了,贸然深入毫无意义。”卡露洁恭敬应道。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洁露卡的存在,没办法过于深入危险的区域,对吧,真是个贴心的妹妹,为什么废材姐姐总是不懂得妹妹的温柔呢?

    “如果是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寻找,都没有打听到阿尔托莉雅的丝毫消息的话,那么洁露卡刚才的情报十有**是比较靠谱了,只是能想到,那个小不点王,竟然敢深入到那么危险的地方,连带阿尔托莉雅也……”

    头疼的扶了扶额,我下定决心,要是这次找到了小亚瑟王,非得好好打她屁股一通不可。

    “也就是说,这一趟要深入哈洛加斯去寻找了?”一直旁听的拉斐尔,不无担忧的问道。

    “是的,既然有了比较可靠的消息,搜索范围也缩小到了这个程度,这次我要亲自前往去寻找阿尔托莉雅。”

    “真拿你没办法,尽喜欢给我添麻烦。”拉斐尔叹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你会阻止我呢?”我有些惊讶。

    “阻止得了一时,阻止不了一世,不让你去哈洛加斯,你也会偷偷溜去对吧。”

    “怎么会呢,啊哈哈哈。”这种时候只要装傻就好了。

    “让你去没问题,但是听好了,只允许在水晶通道里寻找,最多最多深入到冰河,绝对不许踏足冰冻苔原一步,知道吗?”

    “为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么,因为最近巴尔的活动异常频繁,不仅仅是水晶通道之后的传送站被关闭了,就在前些天,连水晶通道的传送站也被我关闭了,只能传送到亚瑞特高原。”

    听拉斐尔这样一说,我这才恍然,在自己面前坐着的,是管理整个第三世界的联盟长老,想要关闭或是开启某个传送站,都只是她一句话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