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 命中注定现充必须死
    ***************************************************************************************************

    “怎……怎么样,熊塔,舒服吗?”

    全身放松趴在柔软的大床上,美少女的翘臀压在腰背,两只纤纤玉手于肩膀上轻揉按捏,间中带着羞涩的询问,此情此景,简直让我陶醉,这些日子以来收到的折磨,仿佛都成了一口苦茶,落入喉咙之中,只剩甘甜回味。

    “可以,十分可以,舒服的都不想说话了,塔莫娅,原来你真的会按肩啊。”

    “那是当然了,小的时候我可是经常帮爸爸妈妈按,为了回报他们的养育之恩,说起来这些年几乎都没有帮他们按了,唉。”

    说起往事,塔莫娅神色有些低沉自责,觉得这些年来光顾着自身和族里的发展,却疏忽了家庭。

    “那不是因为你长大了,也渐渐开始忙起来了吗?现在熊人族的事情,有不少都交给你打理了,还要兼顾历练,你可不比阿尔托莉雅清闲。”

    “话是这样说,但无论怎么样,帮爸爸妈妈按肩的时间总还是能抽出来的,说到底还是我疏忽了。”

    “人无完人,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位,不留丝毫空隙的人根本不存在,别太折腾自己了,莫西德卡尔族长和罗杰米亚阿姨肯定也不喜欢你太过劳累。”

    “改天回去以后,一定要帮爸爸妈妈按一按。”

    经过我一番安慰后,塔莫娅的神色缓和了许多,然后下定决心。后悔已经无用,对家庭的疏忽,只有在将来去弥补了。

    “不知为何,和熊塔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想起特别多的事情。”

    “哦?比如说呢?”

    “比如说刚才的话题。”

    “还有呢。”

    “还有小的时候,兴致勃勃的当大姐头带领大家做了不少鲁莽事情。让大人们操碎心的回忆,啊,熊塔,不许笑。”

    “是是是,遵命,不过既然已经提到了,就和我说一说吧。”

    “不说了,谁让熊塔刚才笑了。”武帝大人闹别扭中。

    “没笑,真的没笑。”

    “撒谎。”

    “好吧。笑了一点点。”

    “诚实的孩子,那我就破例说一点点给熊塔听,但是不许笑,真的不许笑,笑了以后再也不和熊塔说了。”

    “等等,说到这个份上,我先找点什么把嘴巴塞住,这样一来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笑了。”

    “这不是还没开始就已经出局了吗?我说的不许笑的意思。可不仅限于脸上露出笑容。”

    “这也太难了。”

    “难也是应该的,毕竟这可是我不想向外人透露的童年往事。光是回忆起来就已经很难为情了。”

    “好吧,我要拼尽全力了。”

    “啊,总觉得熊塔听到很难为情这几个字眼后就燃烧起干劲了。”

    “你的错觉罢了,快说,快说,你要是觉得难为情。就把这当做是一场对我的忍耐大考验得了。”

    “好过分,总感觉童年被熊塔给亵渎了。”

    “快嘛,塔莫娅大人。”

    “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只说一点点哦。”

    脸颊上冒着一丝淡色的,诱人的红晕。塔莫娅一边按着肩,一边露出缅怀之色,将她小时候干过的事情逐一说出,当然,都是挑了那些比较不难为情的,好在意啊。

    不过,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一边享受着塔莫娅的按肩,一边听着塔莫娅的童年,心理上的享受似乎正在渐渐超越身体上的享受,有一种……有一种心灵贴切交融的感觉,就像是和维拉丝她们在一起无声拥抱那般。

    “熊塔呢?听了我那么多,熊塔也该说一说了吧。”过了一会,塔莫娅忽然来了记回马枪,在我措不及防中问道。

    “哪有多少,都是一些不怎么难为情的,太诈了,感觉上当受骗了。”

    “说到底熊塔在意的只不过是让我难为情的事情而不是我的童年对吧?”肩膀上按着的小手,忽然用力。

    “说什么胡话呀,我当然是更想知道你的童年了,当然,如果是难为情的童年就更好了。”最后一句我小声嘀咕。

    “看在熊塔说了实话的份上,只要接受这样的惩罚就好了。”塔莫娅气呼呼的说着,灵巧的五指往肩膀下面一摸,捏着一块腰肋肉顺时针拧了百八十度。

    虽说是温柔的惩罚但我还是想要抗议:“说好的我说了实话就原谅我呢?”

    “没有这样说过哦,只说了喜欢说实话的熊塔而已。”

    “这就是你喜欢的方式啊。”我泪流满面。

    “那得看看熊塔说的实话是什么了,女孩子啊,可是善变的动物哦,熊塔不知道这一点可不行。”武帝大人呜呼呼的得意笑道,笑的娇俏,笑的狡猾。

    “我看错你了,塔莫娅,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直的战士。”

    “但也是女孩子。”

    “你应该学学阿姆露迪娜和卡露洁,同样是女孩子她们可要耿直多了。”

    “嗯哼,原来熊塔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孩,我知道了。”

    “说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为了证明就算是女孩子也可以是正直的。”

    “那可说不定,或许只是因为熊塔没有接触到她们狡猾的一面?”

    “这怎么可能……呃。”我沉默了,阿姆露迪娜我不知道,但是卡露洁的话……随着和她的关系进展,偶尔的偶尔,的确也会表现出一点点小女人姿态。

    “熊塔没有话说了吧。”见我无言以对,塔莫娅嘿嘿一笑,俯下身。亲昵的,下巴轻轻在我的头顶上磕了一下。

    “险些被熊塔转移话题了,现在轮到熊塔说了。”

    “说什么?”我装傻。

    “童年。”

    “这个嘛……”我犹豫起来。

    说实在话,其实我现在并不是很介意告诉女孩们自己的穿越者身份,让她们知道我并不是哪个穷乡僻壤里跑出来,有个无名老师一手带大的无牌无证无号的三无野生德鲁伊。

    但是。其实说了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会徒增大家的担心,担心我什么时候会回去,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

    最重要的是,相比女孩们的各种过往,哪怕是相对比较幸福的,父母尚存,并且隐世在大雪山之中,童年并未笼罩在地狱一族的阴影之中的塔莫娅。其实也并不算好,毕竟大雪山环境严酷,食物缺乏,还有各种不可预料的危险。

    尽管如此艰辛,她们却依然坚强的活着,自残酷中寻找笑容,在死亡里寻觅幸福,相比之下。我那些丰衣足食,安全无忧。却过的一塌糊涂,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奢侈甚至是可耻的童年,实在难以启齿。

    “这个……其实……该怎么说好呢?我的童年啊,没有遭受到任何地狱一族的压迫,也不像大雪山那样环境恶劣,大家都丰衣足食。不用面对死亡的威胁……可以说比你们幸福太多了,所以很可惜,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之中的我,差点就变成一块废材了,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呃,其实现在也差不多。”

    “熊塔太谦虚了,如果没有夸张的成分,那些熊塔完全可以堂堂正正的抬头挺胸,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自卑低头,因为曾经差点变成废材的熊塔,现在已经是整个暗黑大陆的救世主了,你的童年所没有付出的汗水,所没有经历过的磨难,在这些年都一口气承受起来了,努力的比任何人都要多,比谁都要坚强。”

    “说……说这些做什么呀,又不是什么生死离别,塔莫娅,你真是的……”

    有那么一瞬间,听到塔莫娅这番话以后,自己的眼睛模糊了,声音也开始剧烈的打颤,内心之中,有一块不曾被人触摸过的地方,承载着或许连自己也没有发现的压力,在这一刻忽然倾泻而下,瞬间化作汹涌的酸辛苦辣,趟过全身,泪腺差点就不受控制了。

    真的可以在暗黑大陆的人们面前抬头挺胸吗?我这样的,童年一无是处的死宅。

    我付出的真的有那么多,我真的有那么努力吗?

    内心翻腾的酸辛苦辣,将陈年的,早已经遗忘掉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挖掘了出来。

    从舒服柔软的大床,到冰冷的草原,干燥的沙漠,潮湿的森林,死寂的平原,寒苦的雪山。

    从电视游戏里的美少女,到肠穿肚烂的腐尸,遍地骸骨,狰狞恶魔。

    从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的新鲜热乎外卖,到洞窟里的腐肉老鼠。

    这双只会摸手柄鼠标键盘的双手,也渐渐开始习惯起握住长剑,毫不犹豫的向敌人挥砍下去,面对飞溅过来的恶臭热血,眼皮眨也不眨。

    或许我这些年来的努力,相比其他冒险者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甚至有所不如。

    但是,如果将任何一个冒险者的起点,放到区区一介废材死宅上面呢?

    “塔莫娅,谢谢你,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

    “是吗?莫非我占到大便宜了?”或许是看到快要哭出来的,没用的我的狼狈表情,武帝大人尽可能的俏皮玩笑道。

    “说什么傻话,只不过是……对了,只不过是触景生情而已,可别误会了。”我用力的揉了揉眼,吸了吸鼻子,真是的,号称无漏之体的我,竟然在塔莫娅面前露出了那么大的破绽,太失策了。

    “我不知道熊塔有着什么样的过往,我的回忆里,只有从刚认识开始到现在的熊塔。”

    背后的声音,变得越发温柔起来,按着肩膀的小手,慢慢从肩膀滑过,在脖子上交错,从身后将我的脑袋整个抱住。与此同时,后脑勺也渐渐陷入到了一片柔软的深邃峡谷之中。

    坐在我后腰上的塔莫娅,完全俯下身子,将我温柔的紧抱起来,声音更加温柔。

    “即便是在我回忆中的熊塔,也是足可以抬头挺胸。无愧于救世主的人哦。”

    “嗯啊。”内心翻涌的酸辛苦辣,现在又多了一种滋味,名为甜的滋味。

    “虽然有点色。”

    “还是个笨蛋。”

    “老是在装傻。”

    “喜欢欺负人。”

    “爱惹人生气。”

    塔莫娅的喃喃细语,宛如羽毛一样在耳边轻拂,与其说是在骂人,数落我的诸多缺点,倒不如说更像是另类的撒娇,用那温情低语,如同一罐蜂蜜。润物细无声的冲刷着内心的百般滋味,让里面只剩下一种味道。

    而且,伴随着意识的清醒,我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了后脑勺上传来的惊人柔软丰满,这种只隔着一层薄布,触感美妙的让自己头皮发麻的清晰感力,以及渐渐变得浓郁,让人犹如回归母乳之中的暗香。难道说……难道说穿着睡衣的武帝大人,现在是nobra状态?

    意识到这一点。我的鼻血差点就化作两道喷泉喷了出去。

    要是这些还够,再加上头顶上传来的,塔莫娅的靡靡之声。

    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空气忽然变得燥热,还是身体变得燥热起来,只觉得嘴唇干燥,但是渴求的却不是一杯清水。而是……

    即便不可能看到,我的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拼命往上张扬,想要寻求什么的发出渴望。

    啊啊啊,气氛变得奇怪起来了,身体也变得奇怪起来了。塔莫娅这是在做什么,抱上来不说,还要对我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在折磨人么?

    在我浑身躁动的时候,塔莫娅的下巴微偏,侧脸滑落至我的耳边,敏感的耳垂能够清晰感觉到,她的脸现在也是烫得不行。

    “但是,这样的熊塔,好色笨蛋装傻欺负人惹人生气的熊塔,我……”

    “咚咚咚——”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顿时,塔莫娅的贴耳软语变成一声惊呼,在尚未从喉咙里发出,又被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吞了下去。

    她低俯下去,紧抱某人的上身,在伴随着惊吓弹了起来,慌慌张张,不知所措。

    “镇定,塔莫娅,镇定。”从后腰上感觉到塔莫娅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我也有些莫名慌张,怎么回事,搞的好像被抓奸在床似的,要不要反应这么大。

    “怎么办,怎么办,熊塔,藏在哪里比较好?”塔莫娅略带颤抖的羞耻话语响起。

    “哪里都不用藏,我们又没做什么,你在慌张个什么劲?我不明所以,最大可能的转过头去,看着塔莫娅的慌乱模样,虽然很萌很可爱,但是也很可疑。

    “绮丽阿姨肯定不可能回来的,就算回来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敲门,所以外面的肯定是尤丽叶。”

    似乎在验证我的猜测,门外响起了尤丽叶的声音:“殿下,是我,尤丽叶。”

    “就算是尤丽叶也没办法放松啊。”塔莫娅压低声音,羞耻的已经带上了淡淡的哭腔。

    “不,反过来说,哪怕不是尤丽叶,也不需要紧张吧。”

    “呜呜呜,熊塔真是个大笨蛋。”

    “……”为什么表现的非常淡定的我,反而要被骂成笨蛋?

    “我还是藏起来好了,衣柜好还是床底下好呢?”

    “别,没用的,尤丽叶是过来睡觉的,除非你想在衣柜或者床底下睡上一夜。”

    “那可怎么办……咦,等等,熊塔怎么知道尤丽叶是来过夜的。”

    系马达,祸从口出!

    武帝大人立刻就冷静下来,而且冷静的有点恐怖。

    “该不会是,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吧?”

    “这……也不能说是经常,你想想看,尤丽叶有事没事就喜欢和我玩过家家不是吗?”我缩了缩脖子,不知为何心虚到了极点。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口中说着懂了的塔莫娅,在我看来却一点都没懂,因为她的表情有些可怕。

    “既然这样,那的确是不用藏起来,反正我这趟过来也是为了给熊塔按肩,又没做什么坏事。”

    “就是嘛,不过等等,塔莫娅,我怎么感觉你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杀气?”我嗯嗯点头,然后察觉不对,转过头去看着塔莫娅,全身哆嗦起来。

    “怎么会呢,我可是特地来给熊塔按肩道歉的哦。”武帝大人面带微笑,两手抬起,卷起睡衣袖子,秀气白皙的小手在空气中用力握紧,啪嚓一声将空气抓爆,这正是粉肩碎骨手的起手式。

    “殿下,尤丽叶可以进去吗?”

    “进……请进……”门里面,传来微颤颤的,奄奄一息的声音,尤丽叶闻言,高兴的推开门,就看到塔莫娅骑在某德鲁伊的后腰上按肩的一幕。

    “殿下和莫莫娅真狡猾,竟然扔下尤丽叶在独自玩过家家,这样可不行哦,尤丽叶也要参与。”说着,身穿睡衣,腋下夹着枕头的尤丽叶,优雅的爬上了床。

    “太好了,这样一来又是一家团聚,你说是吧,爸~爸。”塔莫娅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每说一个字,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一分。

    “啊啦啊啦,亲爱的,我们的女儿太孝顺了,连我都有点羡慕了,不过我也不能认输,我带来了亲爱的喜欢吃的果酱,来,啊~~~”

    吴凡,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