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一十九章 受难的一家之主
    ***************************************************************************************************

    “熊塔,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阴谋气息,所以从现在开始的一个小时之内,不要和我说话。”

    机智的武帝大人,在我目光落到她身上的那一刻开始,就打了个冷战,立刻将我的话堵到了喉咙里头。

    真不愧是你,我的搭档,但是我怎么可能轻易就范。

    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血痕,我将目光转到尤丽叶那边,露出和蔼的,循循善诱的笑容:“尤丽叶啊,关于你的梦想,其实我一直认为有一个问题。”

    “?”软妹子迷糊骑士呆萌萌的看着我,似在消化我这句话。

    “所谓的合格妻子,到底包括哪些范围。”

    “尤丽叶,不懂,亲爱的在说些什么?”或许是这句话有点太深奥了,尤丽叶直接放弃思考,摇起了头。

    “我们不是经常有一句话叫【贤妻良母】吗?”

    “尤丽叶好像听说过。”呆呆的眼眸闪过一道了然目光,尤丽叶开始轻轻点头。

    “熊塔,住手,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一旁的塔莫娅发出悲鸣,她已经猜出我要做些什么了。

    “不是说从现在开始一个小时内不说话吗?”我促狭笑看着作茧自缚的武帝大人,享受着她脸上生气抗议的可爱表情。

    “所以说,一个合格的妻子到底包括什么,尤丽叶想过没有?贤妻良母,符合尤丽叶心目中的合格妻子的形象吗?”

    “听起来不错呢,如果能做到的话。被称赞是贤妻良母的话,或许尤丽叶就能实现梦想了。”

    尤丽叶颇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触,双手啪一声合十,露出了然的灿烂笑容,背后似有佛光照耀,已经大彻大悟了。

    “所以说啊。如果这就是尤丽叶的目标,那么光是贤妻还不够,还得有良母才行。”我轻轻啜了一口清神水,重重放下杯子,目光锐利,语气坚决,已经看穿了一切。

    “尤丽叶,完全明白!”

    本以为要多解释几遍才能将自己的想法灌输到尤丽叶的脑子里,没想到她为了完成梦想也是蛮拼的。不知何时开启了四核模式,大脑转的飞快,竟然只说一遍就理解了。

    “但是,该怎么做到良母呢?”

    “简单,你是怎么实现贤妻的目标,就怎么去实现良母。”

    “亲爱的意思是说……过家家?”不愧是四核尤丽叶,眼睛一亮,只花了一秒钟就窥破了天机。

    “说的没错。”

    “但是。找谁玩过家家好呢……嗯?!”忽然,尤丽叶眼睛再次一亮。终于想到了,这里,不是还有第三个人吗?

    于是,她那柔软的、慢拍子的、令人无法拒绝的纯洁笑容,缓缓转过,向塔莫娅投去。

    我也跟着尤丽叶一起看去。发现塔莫娅已经躲到了洞穴一角,拼命挖掘,似要逃离现场,和我们划清界限。

    “塔塔拉。”

    “塔莫娅亲。”

    怎么可能让她跑掉,我和尤丽叶同时扑了上去。一人抱住一边,将塔莫娅按在地上,亲昵的蹭啊蹭,蹭啊蹭。

    “不要,我绝对不干,打死我也不干。”塔莫娅不断摇头,眼角闪烁泪花。

    “塔莫娅,这可是尤丽叶唯一的梦想,你就不能牺牲一点吗?”我牢牢按着塔莫娅的双肩,脸凑上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露出诚恳目光,希望能感化武帝大人。

    “我……我做不到。”塔莫娅将脸一撇,避开了我的目光,脸蛋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你看你看,武帝大人已经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开始难为情的脸红了,我要再加把劲才行,尤丽叶亲,换你上吧!

    看了尤丽叶一眼,这一刻,我们的熊灵融合再次产生了极大的默契,这瞬间的眼神交流,让我们完成了一次完美配合,我缩回去,松开塔莫娅肩膀的一瞬间,尤丽叶上前,接班按住了塔莫娅,脸凑了上去。

    喔喔喔,看着一个美少女用这样的姿势将另外一名美少女压在身下,好像即将要发生什么美好的,百合花开的事情,不知为何热血沸腾起来了。

    咦,等等,也就是说,刚才我也是用尤丽叶这般的暧mei姿势将塔莫娅压制在身下?

    “……”

    嘛,算了,细节不必在意,塔莫娅不是没有生气吗?咳咳咳!

    尤丽叶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用她那消磨意志效果max级的柔软无害笑容,面对着塔莫娅,起初塔莫娅还能和她对视,表示自己的坚定不屈,渐渐地,就开始挪开目光,无法直视尤丽叶纯真闪亮的微笑了。

    “尤丽叶,喜欢塔塔娅哦。”最后,尤丽叶将塔莫娅温柔轻轻的一抱,施展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之绝技,终于让塔莫娅屈服。

    “我答应,我答应你们就是了,呜呜呜~~~为什么是我,早知道就不该听熊塔的忽悠。”哭丧着脸,武帝大人在我和尤丽叶的欢呼声中坐了起来,用苦大仇深的目光盯着我,腮帮气的鼓鼓。

    “熊塔,这次不会轻易原谅你。”

    “呃……”我的神色一僵,糟糕,貌似让武帝大人给惦记上了,一向心胸开阔,不爱斤斤计较的她,记仇以后会用出什么可怕手段呢?光是想一想就全身在打颤。

    我开始后悔拉塔莫娅下水了,这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挖坑埋自己么?

    但是,现在的尤丽叶已经无法阻止了,我也只有战战兢兢的配合,一边祈祷着武帝大人以后能对我温柔点。

    “所以说。我到底要做些什么呢?”重新坐回篝火的塔莫娅,目光依然盯着我不放,就似随时伺机出拳的拳击手。

    “可以请塔娅娅和我们一起玩过家家,扮演女儿吗?”四核尤丽叶的智商依然吊炸天,一改以前的迷糊,毫不含糊的拜托起来了。

    不过。貌似她没有叫对过一次塔莫娅的名字,为武帝大人默哀。

    “我知道了,扮演女儿对吧,我答应。”

    已经了解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的塔莫娅,没有做无谓的挣扎,很爽快的答应了,但是,为什么这份爽快的背后,她依然眼皮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呢。

    别啊。武帝大人,别这样一直瞪着我不放,我情愿你现在把我打个半死好了,感受到一股无名压力的我,抱着头瑟瑟发抖。

    “问题是,具体该怎么做好呢?怎么做好这个【女儿】。”塔莫娅咬重最后两个字,依然盯着我看,盯着我看。在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女侠饶命啊!

    “是啊。怎么办好呢?”尤丽叶能量消耗过多,似乎又渐渐从四核模式退化了,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我。

    “塔莫娅在家里……不是和莫西德卡尔族长以及罗杰米亚阿姨相处的很好吗?我觉得那种气氛就可以了。”我脱口说道,莫西德卡尔和罗杰米亚,就是塔莫娅的父亲和母亲。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熊塔那么了解我,真是太好了。”

    塔莫娅笑眯眯的说道,那双蓝紫色的漂亮瞳孔里却一点都没有带笑,呜呜呜,好恐怖。现在的塔莫娅好恐怖,我要在睡着的时候被她关灯杀了吗?

    “那么,塔莫莫平时在家里,是怎么样做的呢?”逐渐退化成单核单线程的尤丽叶,开始心虚请教起来。

    “是呢,让我想一想,首先是……我记起来了!”一拍手心,在我胆战心惊的目光中,塔莫娅将不怀好意的眼神投过来。

    “爸~爸?”

    “嗯……呃啊?”我浑身一个激灵,这一声爸爸叫的,没有让我的女儿控之魂泛起丁点波澜,反而浑身鸡皮疙瘩不断冒出,里面似带着浓郁的杀气。

    我……我要死了吗?

    “对于女儿的亲切问候,就只是这个反应吗?”塔莫娅撒娇的不满抗议,我怎么感觉她的撒娇里面也带着杀气,是错觉吗?

    “嗯……嗯啊,我的乖女儿哟,有事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工作了一天,累了吧,族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可不少呢。”

    “是……是啊,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累了。”我小心翼翼的应付着,生怕露出丝毫破绽。

    “那就像往常一样,我给你揉一揉肩吧。”塔莫娅灿烂一笑,抬起一双小手对着我,忽然狠狠一握,咔嚓一声,我听到了空气被捏爆的恐怖声响。

    系马达,原来陷阱在这里,我完蛋了!

    “这这这……这……不用了,我忽然想起来了,今天并……并没有很多事情要做,完全不累,所以等到下一次吧。”我舌头打颤,好几次都差点咬上了。

    “这可难办了呢,平时爸爸都不会这样说,接下来该怎么办下去好呢,真为难。”塔莫娅露出困扰之色,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机械的转头看向尤丽叶,她正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我,闪闪发亮,闪闪发亮……

    “我……我忽然又有点累了,塔莫娅,就拜托你了。”为了回应尤丽叶的期待,我勉强改口,内心唰一下流出两串长长的血泪。

    “太好了,这才是一家人的气氛嘛。”武帝大人学着尤丽叶,柔柔的双手合十一拍,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一点都不柔软。

    没等我来得及准备,塔莫娅就转到了我的背后,双手抬起,捏在肩膀上,咔嚓一声,第一下就给我来了个粉肩碎骨手。

    “爸~爸,你的肩膀可真够僵硬呢,你看,只是这样一捏就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还说不累,实在太见外了。”

    “哈……啊哈哈哈哈哈,没办法,怎么能……能天天辛苦我家……我家的宝贝女儿……给我捏肩膀呢?”汗水嗖嗖地从额头脸颊上流下,顺着下巴如同雨线一样滴落,忍受着肩膀上传来的粉碎之痛,我故作豪迈大笑。

    【我说……塔莫娅,能稍微轻一点吗?】

    【不行。】

    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而且不愿多说一个字,武帝大人现在到底是有多生气?

    “这……这难道就是尤丽叶一直在追求的家庭气氛?”看到我和塔莫娅【相亲相爱,共享父女天伦之乐】的一幕,尤丽叶的双目绽放出璀璨光芒,感动到了极点。

    拜托了,我这边也到极限了,肩膀真的快要粉碎了!

    “原来如此,亲爱的每天要忙那么多工作啊,我可不能输给女儿,得更加努力的侍奉才行。”自顾自说,完全陷入到自己的脑洞世界里面的尤丽叶,嗯嗯点着头,拾起羹匙,又给我来了一记【啊~~~投食】。

    “亲爱的,吃多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哦。”露出百分百贤妻式的成熟温柔笑容,尤丽叶干劲十足。

    “好……好的,吃多点……”这种时候也只能靠尤丽叶转移注意力了吗?我艰难的伸长脖子,咬下羹匙,嚼动嚼动,然后吞咽。

    就在食物落到喉咙里的一刹那,塔莫娅【沉稳有力】的小手,忽然从肩膀挪到后颈,在某个部位上用力一按。

    顿时间,落到喉咙中的食物……停住了。

    “呜呜~~~~~~呜呜呜~~~~~~~~~~~~”溺水一般憋红了脸,手舞足蹈个不停,措不及防还有这招,我被哽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差点嗝屁了。

    见差不多了,塔莫娅松开后颈上的手指,于是食物又落下去了。

    “咳咳咳,得……得救了。”

    “爸~爸,小心点,就算再怎么饿也不能狼吞虎咽哦。”罪魁祸首塔莫娅,却在假惺惺的拍打我的后背,做安慰责备状。

    “啊啦啊啦,亲爱的竟然那么饿,这可不得了。”尤丽叶一听,妻子的使命感顿时熊熊燃烧起来,将晚饭剩余的菜肴一股脑堆到她的碗里头,堆的如同一座超大号的冰激凌山,然后拾起在我眼中宛如凶器一般的银闪闪羹匙,面带贤惠美丽的笑容,“啊~~~”的这样对我出声。

    与此同时,塔莫娅在肩膀上揉捏着的小手,又在若有若无的往后颈上挪动。

    “……”

    天国的奶奶,我这是来到了暗杀家庭吗?

    ***************************************************************************************************

    等会还有一章,嗯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