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武帝大人的温柔
    ***************************************************************************************************

    “哈……”趴在桌子上,我不断唉声叹气,感觉能活着回来实在太好了。

    “小小吴,又是你们这一组最先回来呢,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拉斐尔冷不防的出现在身后,用手肘猛按压着我的后背。

    “有。”在塔莫娅的粉肩碎骨手长期折磨下,拉斐尔这么丁点攻击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起作用,连抗议都懒得抗议,依然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应道。

    “庆幸吧,救世主活着回来了。”

    “哎,听起来你们这次出去,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状况?”拉斐尔停下毫无用处的手段,好奇问道。

    旁边传来塔莫娅锐利的目光,我只能哼哼唧唧的应上一声,屈服在了武帝大人的淫威之下。

    “看样子好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算了。”

    机智的百族公主殿下,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什么危险气息,放弃的也是干脆利落,我说,多关心我一下如何,就算我被逼没办法说出口,至少多问几句啊,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看在尤丽叶的心情恢复的份上,每次都是第一个回来我也就不计较了,做的好,我就知道小小吴你要是认真起来,一定能行,没有什么女孩能逃脱你的魔爪。”

    拍着我的肩膀。拉斐尔以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赞许有加,无论说什么都好,我已经懒得吐槽她了。

    “但是,好像塔莫娅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呜!”这句话正中死穴,让我回想起了这些日子的苦难。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悲鸣。

    武帝大人心胸开阔,不轻易记仇,但是一旦记了仇,回报的手段却要远比小气巴巴的黄段子侍女以及小狐狸这些战五渣来的更加可怕百倍。

    “看起来果然有内情呢,真的不能和我说一说?”瞧见我的反应,拉斐尔大感兴趣。

    “真的不能,只能告诉你我又作死了。”

    “小小吴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毛病,得罪我也就罢了。得罪了塔莫娅,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摆平的事。”轻叹一声,扇子用力在我的脑袋上点了几下,她做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

    不,虽然最后那句话我严重赞同,但是得罪了你我也好不了哪去,别说的好像你心胸很开阔似的,充其量比黄段子侍女之流好一点。

    “小小吴。莫非你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以上帝的名义发誓,绝对没有!”我一个立正。目不斜视的应道,得罪了塔莫娅我已经够惨了,可不能再连拉斐尔也惹火,那绝对是性命有关的问题。

    “嗯哼,这次就算了,毕竟可怜的小小吴已经那么惨。连我都不好意思再欺负下去了。”

    似已经认定了我背着她说了什么不好的话,百族公主殿下难得展现了一次开阔胸襟,原谅了我,应该说,怜悯了我才对。

    腐国达!

    一直在拉斐尔这里赖到天快黑。大家却都没有回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有些担心了。

    拉斐尔却十分淡定,一边处理公务,一边随口说道:“小小吴就是爱操心,历练又不是吃饭睡觉,迟个一两天回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倒不如说你们前面几次能够按时回来,反倒让我比较惊讶。”

    “是吗?那么看样子,她们今天是回来不了了。”听拉斐尔这样一说,我稍稍安心下来。

    “早就该回你的窝去了,一直在这打扰我干正经事,去去去。”拉斐尔头也不抬的挥手做驱赶状。

    “那我们先回去了,拉斐尔大人。”

    “记得给我送晚饭。”她忽然从书桌上抬起头,可怜兮兮的,宛如被主人遗忘的小狗一样看着我们。

    “身为联盟长老,却没有一个人为我做饭,好惨,我实在好惨,肚子饿的前腹贴后背,手头上还有处理不完的活,已经做不下去了,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我非得饿着肚子干活不可,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难道比填饱自己的肚子更加重要?”

    “……”真想让那些对百族公主怀着敬仰倾慕的人看看,他们所尊敬的人现实中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德性。

    “我不管我不管,肚子好饿,让暗黑大陆见鬼去吧,呜呜呜~~~”说着说着,拉斐尔伤心的哭泣起来,抓起书桌上的文件哗啦啦的就撕成了碎片。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等会给你送过来可以了吧。”见百族公主闹别扭了,我一边遗憾着没办法拿出记忆水晶拍下,一边连忙说道,怕她撕毁了重要的文件。

    “真的?”停下动作,拉斐尔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我。

    “真的。”我用力点头。

    “不好吃的不要。”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

    “我要继续撕了,谁也别拦着我,呜呜呜~~~”拉斐尔抓起其他文件做撕扯状。

    “我知道了,保证做的好好的给你,行了吧,满意了吧!”

    我头冒青筋,却没办法不接受威胁,真是的,竟然有这样的家伙,阿卡拉你快来收拾一下你的闺蜜吧,她已经快要放弃治疗了!

    “我就知道小小吴你最好了,期待着哦。”脸上的哭容瞬间一边,拉斐尔笑的灿烂无比,在我瞠目结舌的注视中,依然毫不留情的“撕拉~~撕拉~~”的将手中的文件扯成粉碎,拍拍手,然后冲我抛了一个狡黠媚眼。

    “安心,这些都是稿纸。”

    “……”彻底输给这百族公主了。

    我全身被抽干了力气。无力转身,将帐门一甩,带着塔莫娅和尤丽叶离开。

    没走几步,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咦,我刚才正处理着的文件呢?该不会是夹在刚才的稿纸里面了吧,那岂不是说白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不要啊啊啊。我不想活了呜呜呜~~~~~~~”

    哈哈哈,你活该。

    但是随即,背后又传来自言自语:“算了,等会把萨绮丽叫来一起做吧,总不能我一个人受苦受累是不?”

    “……”不知为何忽然眼眶有些心酸,原来萨绮丽那么苦,一直不愿意叫她一声姐姐的我,难道真的错了?“小小吴说不定也能派上用场,如果只是做这点小事的话……”背后继续传来自言自语。

    我的脚步噌一下摆得飞快。四肢有使不完的劲,转眼就将身后的帐篷抛成一个小点。

    决定了,等会让士兵给她送晚饭过去就好了。

    以前有提到过,因和蒂亚的婚礼而来到第三世界时,带上了三无公主,结果这小侍女对家有一种特别的执着,果断在第三世界购置了许多房产,或许还有我不知道的存在。

    在这罗格营地。就有一处两层的,外加前庭的话约有三百平的木屋。还好暗黑大陆的房价不高,在第三世界更是只要你不占着路,影响市容,随便在哪建都没问题,地皮不用钱,所以说应该不会很贵……吧?

    带着这个想法的我。在随后发现了这小三无的秘密地下室,或者说是秘密图书馆比较恰当,看到精致昂贵的木料做成的书架和地板,镶黄金嵌宝石的吊灯,柔软华贵的兽皮地毯时。蒙了,估计地上面的两层木屋的价值,还不及这里的一座吊灯,一个书架吧?

    三思过后,我深沉的想了一个可能性。

    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我贫困潦倒了,能向三无公主求包养吗?

    充分考虑到我和拉斐尔的【互动性】,三无公主购置的木屋离帐篷并不是很远,漫步沐浴着夜色的碎石小道,约莫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已经看到了木屋。

    正想掏出钥匙,却发现木屋里亮着灯火,不好,难道遭贼了?

    加快脚步,推开栅栏门,迈过前院,打开房门,并没有锁,到底是谁?胆子可不小,进来小偷小摸我也就忍了,竟然还公然的用起了厨房,在里面做饭,悠闲自得的哼着小调,等等,这熟悉的声音……

    “哟,小弟,你们回来了?”从厨房门探出半个身子,萨绮丽那成熟欲滴的艳丽笑容,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手中拿着一个冒热气的汤勺,身上系着围裙,满满的家庭气息,自然而然的就像是早在家里等候我们回来的母……

    “小弟有什么意见吗?”萨绮丽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起来。

    自然的就像是早在家里等候我们回来的姐姐。

    “做的好,等会给小弟添多一碗。”萨绮丽这才满意,我说,你们一个个都会读心术么?

    “绮丽阿姨,不要擅自把我的家当成据点好么?”我再次浑身脱力,终于有些理解每次我们把拉斐尔的帐篷当成据点时她的感受了。

    “有什么不好嘛,平时又没人用,做的那么精致,荒废了多可惜?”

    “你以前不是说住旅馆更自在么,不用自己做饭,不用整理房间,不用打扫屋子,住腻了还可以随时换个房间,甚至换个旅馆。”

    “嘛,是这样说过,不过偶尔在家里住一下,体验一下家的生活感觉也挺不错。”

    “都说了这里是我的家。”我快点跪了,这不但是私闯民宅,还霸占良田有木有?

    “小弟真是小气,既然如此,那我准备好的晚饭就没你份了。”萨绮丽娇哼一声,似乎准备收拾厨房走人了。

    我这才闻到香味,连忙凑上去,露出讨好笑容。

    “行,行,我不赶你走,想怎么住都可以,肚子快饿扁了,让我吃一口再说。”

    “啊。小弟,别急着吃,还没有做好呢。”

    “这不是已经很美味了吗?”

    “没有做好就是没有做好,快点去餐桌上乖乖等着,少不了你的份。”

    “是~~~”

    果然是很有母……

    “小弟的那份加些蟑螂粉和蜘蛛腿。”

    啊啊啊,果然是很有姐姐的味道。我泪流满面的想道,话说回来,这些玩意绮丽阿姨你到底哪弄来的?

    没想到回来不用动手,就有丰富的美味佳肴,萨绮丽的手艺可比我们要好多了,满足,真是太满足了。

    饭饱之后,我忽然想起孤零零一人在干活的拉斐尔,有点怪可怜的。于是和萨绮丽说了这事,准备叫个士兵把余下的残羹剩饭……哦不,是美味佳肴送过去。

    “这事就交给我吧。”没想到的是,萨绮丽拍着胸口,大包大揽下来。

    “这……真的好吗?”我有些迟疑,毕竟萨绮丽刚给我们做了一份大餐,眼睁睁的看着她跳下火坑似乎不大好吧。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辛辛苦苦的做这一顿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感谢一直把我当牛当马使唤的长老大人啊。”萨绮丽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笑着。瞬间黑化。

    当然,最令人惊悚的还是她左右手各握着的一瓶奇怪调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左手上的那瓶是一些奇怪的粉末,右手那瓶好似一些毛茸茸的,牙签大小的绒毛细腿。

    “……”下意识摸了摸肚子。总感觉有哪里不舒服。

    “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呼呼呼,拉斐尔,今个儿就好好享受我的谢礼吧。”说完,萨绮丽不等我阻止。就带着她装点的整整齐齐的【爱心】饭盒,迫不及待的要去坑老对手了。

    而后,我们再也没有等到萨绮丽回来。

    饭后,以疲惫休息为借口,暂时终止了过家家游戏,洗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澡回到房间,我迫不及待的将全身重量都压到床上,大字躺着。

    真是灾难啊,总算有喘息的机会了,今晚要不就别修炼了,好好睡一觉吧,这几天的遭遇几乎让我想用撕声裂肺的男高音唱一首团子大家族,满满温馨家庭气氛啊,肩膀没有粉碎真是太好了。

    合上眼,正想睡觉,门外却恰巧传来敲门声。

    “谁啊,进来吧?”我以为是尤丽叶又想来蹭睡了,咦,为什么我会用又呢?细节不必在意。

    不过,来人却是武帝大人,我一个激灵,连忙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摆出防御架势。

    明明今晚没有玩过家家了,她该不会是余怒未消,不想这样放过我吧。

    “熊塔真是的,我有那么可怕吗?”

    瞧见我的反应,武帝大人稍稍困扰的把头一歪,穿着睡衣的她应该是刚刚洗过澡,一头灰色的秀丽长发带着潮湿感笔直垂落直翘臀处,远远的就传来了淡淡发香味。

    “这个……当然,当然不是了,那么晚了找我有事吗?”我连忙摇头,说了实话会死的很惨这一点我至少还是知道的,想作死也要分清楚对象。

    “没有事,就不能来找熊塔聊了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看来,让熊塔变成这样,我好像做的有点过分了呢。”

    “没错没错……哦不对,绝对没有这回事。”我下意识的又点了头,才发现这是错(死)误(亡)选项,连忙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我知道是狠狠欺负了一番熊塔,但是熊塔也有错哦,明明知道那种事情不可能会答应,还硬是要把我拖下水,把我当成女儿什么的……太过分了。”

    说着说着,武帝大人似乎回想起这些日子的羞耻play,看着我的目光渐渐开始险恶起来。

    不对,气氛不妙,再让塔莫娅回想下去我今晚又要受苦了,得赶紧转移话题才行。

    “我说……塔莫娅,你用的是什么香皂,有点香啊。”我不断耸动鼻子,虽说是为了转移话题不过说的也是大实话,刚刚洗过澡的武帝大人,只能用全身香喷喷来形容。

    “才怪呢,虽然用了香皂不过是没有香味的,熊塔的劣作转移话题手段,哼……”塔莫娅机智的识破了我的诡计。

    “算了,反正已经决定了原谅熊塔,或许说,要我道歉也行。”

    “不用不用。”我大喜过望,不愧是心胸宽广的武帝大人,就这样原谅我了吗?赞美你。

    “真的不用?”冷不防,塔莫娅已经爬上了床,定定的看着我。

    “真的。”我吓了一跳,头摇的更加快了。

    “熊塔,躺下。”

    “咦,躺……躺下?是这样吗?”我有些迟疑,该不会是塔莫娅的陷阱吧,是另类的报复方式吗?

    “转个身,趴下。”

    “好……好吧。”没办法,只好照做了,但愿不是想对我做什么恐怖的事情,比如说女王u字箍,这个姿势可是刚刚好。

    数秒过后,背部传来一股无法言语的美妙柔软弹性触感,我惊讶的转过头去,看到了面带红晕的塔莫娅,稳稳跨坐在了我的背上,那份令人悸动的触感,正是从她的臀部上传来。

    “塔莫娅,你这是……”

    “道歉,只是道歉而已。”有些难为情的辩解了一句,塔莫娅轻轻弯腰,两手按在我的肩膀上面,前些天粉肩碎骨手给我留下的心灵阴影,瞬间让我身体一僵,开始哆嗦起来。

    “放松,别动。”说着,塔莫娅的小手轻揉慢捏,在我的肩膀上灵巧的按压起来,动作无比轻柔,似把我的肩膀当成了易碎的玻璃一样。

    咦,咦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