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三熊战队
    ***************************************************************************************************

    炎炎的沙漠中,高温的热度将太阳直刺下来的光线歪曲,形成光怪陆离的景象,如同伸出流动的水底之下,目中看到的一切景色都在不断流动飘摆,长久下去,哪怕是冒险者,都会会开始怀疑自己的双眼到底管不管用了。

    像遗忘之城这样的区域,第三世界鲁高因的冒险者是很少去的,尽管这里和沙漠中心还离的比较远,无须担心会和督瑞尔以及它的魔王宝座下的亲卫爪牙们有不虞之遇,但是,实在太热了呀,这里的环境之恶劣,让很多冒险者们甚至宁愿趟着熔浆进行战斗,也不想来这种鬼地方。

    此外,这里经常出没的一种怪物也让冒险者十分忌惮,那就是在沙漠里如鱼得水的一群蛇,叫做利爪蝮蛇。

    咱别说现实怎么样,相信只有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这玩意的恶心和恐怖,力量奇大,攻击奇高,也就是罢了,还附带冰冻效果,再退一步,这我也忍了,但这厮显然不想你只退后一步,它们的尾巴突刺能力,能将你不断击退,要是在狭小或者背靠障碍的地方遇到这样一群利爪蝮蛇,就等着一直被循环击退连招至死吧。

    而到了利爪蝮蛇的最终进阶体,法师法蛇,遇到这样一群家伙,我只能说画面太美,洗洗脸然后收尸去吧。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法师法蛇深谙死灵法师的骨矛术,骨矛有两大特点,速度快,穿刺效果,是大多数死灵法师常备的远程攻击手段,这种技巧到了法师法蛇手上……应该说尾巴上才对。尾巴一甩,就是一串骨矛,想想看,数十个死灵法师同时朝你扔骨矛的景象,那一瞬间,脑海之中大概已经展现出美丽的花田了吧。

    现实的暗黑之中,这些利爪蝮蛇和法师法蛇只会更加吊炸天,其实说一千道一万,最让冒险者恐惧的。还是它们强烈的攻击**,导致轻而易举就被满屏的利爪蝮蛇或者是满屏的骨矛覆盖。

    据说这些利爪蝮蛇曾经也是督瑞尔座下的爪牙,因为实力强大,悍勇无比,地位直逼亲卫队,让卡片兄的菊花无时无刻不是凉飕飕一片,不过,这些利爪蝮蛇不知道该说性情实在太【肛裂】了。还是智商太低,是为猪突猛进plus版。连四魔王的命令都频频不听,最后才被关在被世界所遗忘的角落,遗忘之城深处的蝮蛇峡谷之中面壁思过。

    嗯,这只是江湖传闻,当不得真,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利爪蝮蛇的老巢的确就在这里,不过,它并不能算是一个大区域,就像死亡神殿、古代通道那样,只不过是一个区域里面的附加品罢了。去不去都不会影响我踏遍鲁高因区域的黄金成就。

    某德鲁伊如是很怂的想到,没办法不怂呀,蝮蛇峡谷那种地方,除非组个千人开荒团,或者像腿毛仙人那个级别的强者,才有可能去开荒扫荡,某德鲁伊现在去的话,是去一个送一个,比切香肠腊肉还要轻松。

    哟,利爪蝮蛇兄弟们,我们几个只是轻轻路过,没有打扰你们哦,请安心的在峡谷里好好休息吧,现在太阳那么大,天气那么热,一定不合适你们体内冰冷的血液,所以为了身体着想请务必好好休息,能安息长眠那是最好不过。

    怂得不行的某德鲁伊,一旦遇到几十成群的利爪蝮蛇,却转眼间变得青面獠牙,狠笑连连,带着他的小伙伴们一拥而上,毫不客气的大肆收割蛇肉,展开了一段趣(欺)味(软)多(怕)多(硬)的遗忘之城之旅。

    “很好,又是我们三熊战队的大胜利。”渐渐的开始习惯三人配合,干净利落的干掉一群沙地骑士和剑齿猫的组合后,我频频点头,表示满意。

    话说回来,每次看到剑齿猫,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双尾这家伙,虽说这货其实长的一点都不像剑齿猫,以及是猩猩和人的区别了。

    不知道它在地狱世界混的可好,明明那么弱还要四处旅行,到我遇到它为止还没有被谁逮住一口吃掉,简直就像天天中奖100万那般幸运,虽然阿卡拉说双尾可能是个深藏不露的强者,但我到现在还持怀疑态度。

    一个强者,就算藏的再怎么深,再怎么无节操,也不会上演那种【天女散花】的异景吧,这真是为了隐藏伪装自己,拼的有点过头了,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解释说通。

    “熊塔,我说熊塔,不要再发呆了,喂,回神咯。”

    回过神,耳边传来塔莫娅的呼喊声,只见她一脸困扰的站在我面前,那张在烈日下流着细汗,却未损丝毫美丽,反而更添一分香郁娇艳的俏脸,靠的有点近,让我仿佛抬头直视低空悬挂的太阳那般,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感到了些微的晃目,充斥着黄沙味道的口鼻之中,也忽然多了一股花香清泉般的女性气息。

    “怎么了,塔莫娅,对于我们三熊战队的伟大战绩,终于产生了认同感吗?”将心中这份悸动压下,一定是因为被太阳晒的有点晕乎乎了,才对塔莫娅的抵抗力有所下降,真是个随时考验着我的定力的可怕敌人,或许比利爪蝮蛇更加可怕也说不定。

    “虽然我们三个人通过熊灵融合取得的默契,战果的确是很不错,这一点我承认……”塔莫娅用力的摁了摁太阳穴,似有什么苦恼的地方。

    “但是,唯独对三熊战队这个名字,我无法认同。”

    “咦,不是很贴切吗?”我讶然,我可是个实用主义者。最重要的是,我还有一个险些被遗忘掉的身份——命!名!帝!

    “贴切过头了。”

    “对吧,让别人一目了然,知道我们这个战队最厉害的到底是什么。”我摆了个无敌的pose,洋洋自得。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无法认同这个名字。”

    “塔莫娅在意外的地方也很固执呢。”我挠了挠头,有些为难。

    “一点都不意外。倒不如说能够坦然接受才奇怪吧,身为女孩子。”轻按胸膛,武帝大人似乎想要表示她有着一颗少女纤细的心灵。

    “咦?不会吧,我以前还给自己的另外一个组合取了个狗熊王合体的外号。”

    “……”

    “为……为什么要用这种绝望的眼神看着我?”

    “总之,熊塔快点改名。”

    “哼哼哼,塔莫娅,你太小看我了,我也是个不会随意改变自己决心的固执男人,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只要投票表决了,刚好我们这有三个人。”

    “真希望熊塔能在更可靠的地方固执一点。”塔莫娅轻叹一声,似乎有些自暴自弃了,目光随我一起落到尤丽叶身上。

    “尤丽叶,三熊战队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我先下手为强的双手摁着尤丽叶的肩膀,凑上去。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她。

    按照我的判断,尤丽叶应该是中立派。取什么名字对她来说都无所谓,所以这种时候先入为主的观念,会让她彻底倾倒在我这一边,哈哈哈,我真是个天才,三熊战队。所向无敌!

    “?”刚刚战斗完毕的尤丽叶,大脑似乎还没有完全转过来,轻点下巴,对我露出一个带着浓浓疑问的软乎乎笑容之后,努力的思考着。然后“bingo”一下亮灯,击打掌心。

    “晚饭,甜甜的蒸糕太好吃了,睡觉的时间到了吗?尤丽叶,还一点都不困哦。”

    “……”不行了,这迷糊骑士的时间轴又回到了昨天晚上,严重网络延迟了。

    “不,尤丽叶,我说的是三熊战队这个名字,不是蒸糕……”我还没放弃,试图抢救一下尤丽叶的网速。

    “三熊战队?”轻轻歪头,尤丽叶的思维总算跟上了节奏,太好了我,不放弃不抛弃果然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对对对,你有什么想法吗?这个名字。”我猛地点头。

    想了想,尤丽叶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三熊战队……是什么?”

    “……”不行了,已经完全不行了,上帝也救不了现在的尤丽叶了。

    “啊,我知道了。”忽然,尤丽叶一拍小手,露出恍然状。

    哦哦哦,上帝它老母显灵了!

    在我期盼的眼神中,尤丽叶左手一个手套玩偶熊,右手一个手套玩偶熊,双手灵活的控制着这两只布偶熊活动,然后露出大大的,灿烂的,纯洁无垢的笑容,手上两只布偶熊也齐齐弯腰向我和塔莫娅鞠躬。

    “尤丽叶,三熊战队,驾到是也!”

    我:“……”

    塔莫娅:“……”

    这……这该怎么说好呢,虽然很萌但是太萌了已经让我完全没办法开口了,萌尤丽叶亲你跟我回家做我一个人的专属萌物可以么。

    “所……所以说,你看熊塔,三熊战队不是在那里吗?换个名字吧。”乘着我一时大意,塔莫娅先反应过来,占据先机。

    “好吧,就听你的。”我因为被尤丽叶萌出了鼻血,内心的萌之力得到了极大补充,心满意足了,也就随塔莫娅喜欢了。

    “我想想看,改成艾鲁法西亚战队怎么样?”塔莫娅似乎早就考虑了好几个名字,只是犹豫了一下下,就报了一个。

    “嗯,很贴切,毕竟我们三个能够如此默契配合,所依赖的熊灵融合,就是来自于艾鲁法西亚酱。”我点了点头。

    “但是,压力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以艾鲁法西亚酱为名的战队,等于是背负上了她曾经的荣耀,虽说我们三个都是她正统的继承者,并没有不合适的地方,但是如果哪里做的不好,可是会连带艾鲁法西亚酱的颜面也抹黑了。

    “压力才是动力的主要来源。”武帝大人斗志满满。既然已经传承了艾鲁法西亚的力量,就不能认怂。

    但是,这里却有一个喜欢闲逸的废材德鲁伊。

    “这……我觉得还是不要那么直接好,稍微的,含蓄一点点。”

    “熊塔有什么好主意吗?”

    “比如说……熊灵萝莉战队怎么样,既代表了艾鲁法西亚酱。又不会那么严肃。”

    “就这么决定下来了,艾鲁法西亚战队。”

    “塔莫娅,别无视我的建议啊。”

    “艾鲁法西亚战队。”尤丽叶也高举小手欢呼一声,连你也要背叛我吗?算了,让我这个没有人爱的家伙,一个人消失在这茫茫的沙漠算了!

    在我和尤丽叶两个世界之力强者,外加一个无限接近世界之力强者的塔莫娅的组合下,冒险者眼中危机重重的遗忘之城,也变得不是那么危险。反而是严酷的气候更让人讨厌,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得不拿出在库拉斯特用过的战术,压制自身的实力,才能和这些怪物较量一番,培养默契。

    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点怀念地狱世界的战斗了,那里虽然强者如云。到处都是能将自己虐成渣的怪物,但是。却是自由自在,可以战个痛快,而在暗黑大陆这里,却不得不放下对那些知名领主的觊觎,以免打破现在的微妙平衡。

    而那些实力超强,却不怎么为人所知的魔王。却隐藏极深,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找到,而且数量也并不是那么多,对于很多地狱强者而言,或许。其实暗黑大陆也并不是它们所喜欢的地方,否则根本不用四魔王三魔神下令,所有深藏在地狱世界里的怪物强者都会蜂拥而来。

    带着这份淡淡的怀念和遗憾,我们迎来了又一个夜晚,夜幕降临的遗忘之城,一改白天的炙热,刮起了寒冷刺骨的龙卷风,这种环境别说是冒险者,就算是怪物也不会出来活动。

    在深达数米的沙地底下挖了一个洞穴藏身,我们依然能感觉到头顶在轰隆隆的作响呼啸,正渗透过重重沙子传到耳边,仿佛正有一只哀嚎的怪物在沙地上方趴下来,瞪大眼睛窥视着我们三个。

    在沙地底下挖洞藏身其实并不保险,因为沙漠里有一种人人都讨厌的家伙——沙虫,这些沙虫埋藏于沙地之下,埋伏起来,四处钻挖下蛋,伺机捕捉猎物,经验不足的冒险者,运气够差的话说不定挖着挖着就挖出一个沙虫巢穴,被成千上万的沙虫以及幼虫热烈迎接。

    当然,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避免,或者经验丰富,或者,队伍里面有一个擅长感知的法师,二者备其一,就足以防备那些将沙漠地下当做自己的乐园的无处不在的沙虫。

    身为沙漠公主的驸马,娘化贝爷的丈夫,我怎么可能会缺少在沙漠生存的经验,再加上圣月贤狼的感知能力,两个条件我都具备了,而且不是一般强大,自然能够随意的在沙漠里挖洞筑巢,将沙虫拒之门外。

    唯一的问题是……在塔莫娅面前和尤丽叶玩过家家,实在有点尴尬的说。

    在拉斐尔那解开了心结后,我已经不再抗拒和尤丽叶玩夫妻游戏了,倒不如想要加快速度帮她实现梦想,在我们之间的友情变质以前,或许这是我自作多情了,尤丽叶根本不可能喜欢上我,但是小心点总没错。

    所以说,和以前相反,现在每当听到尤丽叶称呼我为兰斯特大人的时候,竟然有点小安心。

    只是,塔莫娅就算再怎么理解,当着她的面上演夫妻游戏,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想必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开始后悔了,这真是作茧自缚的最佳范例,原本把武帝大人拉入队伍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打破我和尤丽叶的独处状态,现在反而变成公然上演羞耻play了。

    “亲爱的,啊~~~”

    面对着将手中的羹匙递到了我的嘴边,笑容柔软满足的尤丽叶,我浑身难受,下意识看了塔莫娅一眼。

    塔莫娅朝我投来温暖的目光,似在说,别管我,你照顾好尤丽叶就可以了。

    感激的笑了笑,我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做的好,这样一来尤丽叶又朝合格的妻子迈进一步了,亲爱的认为是这样吗?这是蜜拉教我的。”

    见我接受她的【啊~投食】,尤丽叶拍着胸口,原本有些小紧张的身体松缓下来,笑容更加柔软开怀。

    “当然是了。”我竖起大拇指,恨不得对尤丽叶说你现在就可以毕业了,就算是去给那些正在进行新娘修行的准新娘们做教官都没问题了。

    只不过,以前对蜜拉说过的任何话都深信不疑的她,现在开始渐渐的会向我确认一遍了,这可不是好兆头,虽说要认真的对待这场夫妻过家家游戏,让尤丽叶收获最大完成度的梦想,但是唯一的底线,就是绝对不能弄假成真啊喂!

    为了不让这股新婚夫妇的甜到发腻的气氛继续蔓延下去,引发质变,我决定,拉人下水!

    目光一转,落到满脸好奇宝宝的观察着我们一举一动的武帝大人身上,我深沉的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