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一十章 雨一直下……
    ***************************************************************************************************

    第二天,我是被本子娜一脚给踹醒过来的。

    “瞧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我好心收留了在暴风雷雨中无助的可怜虫,却遭到恩将仇报的报复。”

    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肚子,我发出正义的喝斥。

    “你还好意思问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回去的,便宜都被你这色情猴子给占尽了,呜呜呜,已经嫁不出去了,完全嫁不出去了,只能杀了你这只猴子然后再自杀了。”

    本子娜一脸的羞愤,光洁透白的俏脸上,燃起了似火烧云般的红晕,眼眶泪花闪烁,身子缩在帐篷一角,紧紧蜷着,用被子将身体裹的牢牢实实,仿佛我昨晚将她给怎么了,如今已是事后一根烟的情况。

    明明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只不过是有点凌乱而已,而且也不是我弄的,是这家伙擅自贴上来。

    本子娜不说还好,一说我也是一肚子的闷气。

    “能怪我?是你的错好不好。”

    “怎么,对我做了卑鄙无耻的事情还想将责任推卸到我身上吗?连雄性最基本的担当都已经没有了吗?”

    “你真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睡着的时候超级不安分,老是喊着妈妈妈妈之类的梦话,还把圣月贤狼……把圣月贤狼的胸部这样那样的磨蹭,还……还含到嘴里,你也好意思?都多大人了还想吃奶吗?!”

    这话我说着就感到难为情了,更别说本子娜。她捂着耳朵,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不,这不是真的,一定是猴子在骗我,呜呜呜~~~”

    似乎自己也渐渐回忆起来了的样子,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脸越来越红,额头几乎要噗噗的大量冒烟了。

    “这是……这不是真的……呜呜呜~~~”

    “我管你承不承认,反正就是这样,好几次都被你弄醒,把你扔到一边,你还贴上来,我转过身去背对着你,你丫的竟然还能睡着从我身上滚过去,到底是什么样的睡相?我该让蒂亚给你做一张十米宽的床铺才够滚吗?”

    “不……不对……平时不是这样的……”本子娜的声音越来越小。整个脑袋羞耻的像是烧开了,隐约发出沸腾声音。

    “管你平时怎么样,反正最后我是取消了变身,你才安分下来,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谁对谁错,你自己看着办吧。”

    “呜呜呜,被臭猴子玷污了。还被看到了最难堪的一面,我不活了。蒂亚,原谅我,我没办法陪你一起见证赫拉迪克崛起了,你要好好努力。”

    悲情羞愤的本子娜,眼神一个绝然,就想一头撞死到哪去。却被我拉住。

    “别拦着我,你这只色情猴子,占了便宜高兴了吧,占了道理得意了吧,难道我想死还不让我死?”

    “不。我是想说,你出外面随便找个什么撞吧,别把我的帐篷撞烂了。”我面无表情的将这万年公主小猫一样拎起,扔出帐门外面,让她爱怎么撞怎么撞去。

    这人偶身体的性能绝不含糊,当初被小师妹愤怒一击给打扁了脑袋,都能轻易的恢复过来,我不认为石块旷野里有什么东西能让她自残,换言之,就算本子娜真心想死,还未必能找到自杀的办法。

    若非地面还湿,昨晚的那场雷暴雨仿佛是假的,外面一片晴朗,碧空无云,天气好的甚至会让人忘记身处危险的历练之中,悠然而生外出郊游的感觉。

    等收拾好帐篷后,本子娜已经冷静了不少。

    “昨晚的事,绝对,绝对不许对别人说。”她一边做着早餐,一边用怨念的目光瞪着我,好像是我的错似的。

    “什么事,哪件事?”我一脸装傻,想就这么威胁我?门都没有。

    “作为交换,猴子做的那些不知廉耻的事情,我也不会告诉蒂亚。”仿佛抓住了我的什么把柄似的,这本子娜断然说道。

    “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别冤枉好人,哼哼。”

    “真的要我说出来?”

    “但说无妨。”我理直气壮,表示绝对没有什么马脚可以让本子娜抓住。

    “很好,那我就直说了,你,之前和爱娃儿一起历练的那半个月,和她一起睡了,对吧。”

    “……”

    “……”

    “怎怎怎……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哈,你这是污蔑,中伤,我到是无所谓,天堂不会放过你的,想一想十万天使大军将你团团包围起来的景象吧,现在向我道歉,收回那句话,我还可以考虑不告诉爱娃儿。”

    “嘴巴虽然挺硬,但是眼神动摇的很厉害,被我说中了不是么?”瞧见我的反应,本子娜更是露出胜利笑容。

    “你你你……你有什么判断依据?”我才不会上当,绝对不会被你忽悠出真相,这都是你的恣意猜测,无理揣摩,我知道了,一定是群众里面有坏人!

    “因为你昨天扎营的时候说了一句,帐篷又融合了,只剩下一顶帐篷了。”

    本子娜的俏脸靠近过来,抬高几分,以充满睿智和自信的高傲神色,居高临下的俯看着我,从鼻孔里呼出的得意气息,毫不含糊的打在我的脸上。

    “那……那又怎么样?能证明什么?”

    “据我所知,爱娃儿身上是不带帐篷的,对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脱口而出,随即心生不妙,果然,本子娜笑的更加得意灿烂,似恨不得能将她那张得意忘形的可恶脸蛋塞到我的眼睛里耀武扬威个够。

    “怎么。终于承认了?”

    “承认个屁,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证明我和爱娃儿一起睡了,你应该知道天使是怎么睡的吧,把翅膀一合,像这样。根本不需要帐篷。”我做了一个老蚌合嘴的手势,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会让一女孩子这样露宿外头自己心安理得的钻到帐篷里睡大觉?”

    “我……我怎么就不能了?我和爱娃儿的关系又不好,倒不如说很差才对。”我继续矢口否认,咦,等等,她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在这万年公主的心目中,还是挺有绅士风度的?

    绅士是绅士,就是不知道我在她心里是哪种意义上的绅士。

    “但是。你们两个回来后,关系明显变好了不少对吧,根本瞒不过大家的目光。”

    “可笑,这难道不是我们在历练中培养出了宝贵的战友之情,互相理解,互相包容,绽放出了美丽的友情光辉。”我大义凛然的上前探出一步,做了一个向前进的大革命手势。

    此处应该有暂停学姿势的弹幕。

    “我看不像。瞧瞧爱娃儿站在你身后一脸小媳妇的模样。”

    “娜娜同志,够了。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无知发言,但是从现在开始,请不要再污蔑我和爱娃儿的纯洁友谊。”

    “爱娃儿可是隐藏**,感觉不错吧。”本子娜忽然凑上来,附耳呵气,用诱人的色气声线柔柔问道。

    “是啊是啊。相当不错。”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然后气氛凝固了。

    “等等,这是误会啊,你暗算我!”我泪流满面。

    “别再狡辩了,就算不这样套你的话,我也有充足的证据。”

    “什么证据?!”

    “喏。在帐篷里找到的天使羽毛,还有一根金发,和爱娃儿的头发长度很相似呢,你说奇怪不奇怪?”本子娜随手就拿出了证据。

    “竟然有证据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还有爱娃儿,别在我的帐篷里留下奇怪的东西啊你这混蛋,夏天是天使换毛的季节吗混蛋!

    “我就想看看你挣扎嘴硬的样子,没有别的意思。”头轻轻一歪,她卖个了萌,脸上露出的笑容前所未有过灿烂。

    “总有一天你这家伙一定一定会因为嘴巴太毒变得只能和沉沦魔打交道!”捂着受伤的心脏,今天的早餐,我足足吃了十分之九的分量,誓要饿死这万恶的人偶公主!

    第二天深夜,雷暴雨如期而至。

    咦,为什么是如期而至呢,难道是剧本上设定好了,我偷看了剧本的关系?

    面对着早有准备,抱着枕头跑过来的本子娜,我陷入无语状态。

    “……”

    “……”

    “到是说句话啊你这笨蛋猴子,贵客来了难道不用好好斟茶招待吗?”仅仅是一天时间过去,在暴雨雷夜面前,本子娜的态度似乎就嚣张了不少,不再像是恐惧躲避打雷的楚楚可怜少女,而是想要霸占我的狗窝的娘版王世仁。

    然后天空一个响雷,她就原形毕露,和枕头一起扑到了我的怀里。

    明明那么害怕,为什么还要强行装逼呢?小心被雷劈呀少女。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要是敢乘着我睡觉对我做奇怪的事情,我就先把你阉割了然后再扔到一万匹发情公马的面前。”

    哦哦,新增了手段嘛,把我阉割了就不用再担心我会对人偶发情了,真是个好主意。

    我在内心化作一头喷火的哥斯拉,为本子娜的阴险狡猾而鼓掌,脸上却是面无表情:“能告诉我【总之情况就是这样】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吗?”

    本子娜却完全无视我的出离愤怒提问,擅自在窄小的,仅容一个床位的帐篷里划起了分界线,给我留的竟然只有转个身都不行的一小块!

    “这是猴子的地盘,这是我的地盘,很公平,很合理。”

    公平合理你妹,正义被狗日了都没这样的划分法,再说了,我还没答应让你住呢。

    面对我的瞪视,本子娜昂首挺胸,似要将她胸前那对丰满圆润。顶端坚挺的半球体刺过来,顶瞎我的双眼似的,理直气壮说道:“你可以赶我走,我害怕打雷,才不会回去,就在帐门口睡。你要是能心安理得的睡下,我也无所谓。”

    “……”面对这样的家伙,我心里只有一句话。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偶。

    最后,我投降了,为自己的软弱和多余的同情心而泣血,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老实人都该被本子娜这样的恶霸欺负吗?

    “真的不许越界哦,这可不是口头警告。”

    似为了让我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本子娜当着我的面。将她那柄对我作恶无数,上面充满了我一个人的怨气的青白色细剑,垫到枕头底下,拍了拍,得意的看着我。

    “用不着,反正你自己会越界。”嗤之以鼻了一下,我看了看床铺上那条清晰的楚河汉界,笑的越发不屑。

    “呸呸呸。谁会因为一只色情猴子而越界。”本子娜话刚刚说完,一声雷响。她又瞬移般的出现在了我怀里,瑟瑟发抖。

    “……”我说,你的脸还没被打够吗?我看了都怪心疼的。

    “那……那只是意外,不算数。”红着脸从怀里离开,本子娜这次似乎真的下定了决心,往床上一躺。用被子将自己蜷成一条毛毛虫,背对着我,似乎要以此来阻止自己做出下意识的举动。

    然后,她顿了顿,忽然以毛毛虫的姿态转身抬头。似乎也终于知道难为情为何物,脸稍稍的一红:“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变身圣月贤狼吧。”

    我张了张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你挺萌的。”

    我当然不可能变身圣月贤狼去迁就这越发得寸进尺的本子娜,在她气呼呼的瞪视中,倒头就睡。

    早上醒来,不出所料,这天生该从五万多平米的床上醒过来的本大娜,又一次神奇的钻到了我怀里。

    “我说……”看着同样露出认命的无奈之色,醒过来后并没有再像昨天那样立刻从怀里蹦起来大呼小叫的万年公主,我艰难开口。

    “你以前也是这样?我是说,在三万年前的那时候的你。”

    这家伙,患的什么魔法病,该不会是因为床太小不够滚而憋出来吧?我有些怀疑。

    “那时候不会,也不能,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才要尽情的滚个够。”本子娜大言不惭。

    “好吧,好理由,你该起来了。”

    “明明是笨蛋猴子抱的紧,还想推卸责任,占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

    “胡说,我哪有抱你。”

    两人看了看状况,才发现是被同卷到了一张被子里面,动弹不得。

    “……”

    “……”

    “好滚功。”

    “吵死了,又不是我想的,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猴子的睡脸真是做了噩梦,我啊,已经嫁不出去了。”本子娜一脸忧郁的看向窗外,似已对未来的人生失去了信心。

    “别这样说,找个老实本分的沉沦魔嫁了,好好过日子。”我好心安慰。

    结果忘记了本子娜的剑就藏在枕头底下,最后被刺成了马蜂窝。

    第三天晚上,继续雷暴雨……

    第四天晚上,还是雷暴雨……

    第五天晚上,雨一直下……

    半个月的历练结束后,我和本子娜都像丢了三魂六魄,只剩一魄,整个人耷拉肩膀,游魂一般飘乎乎的回到营地。

    上帝你这活该扫一辈子厕所的,真是够了!

    “你们两个……怎么好像状态不大好的样子,是在历练中遇到了什么吗?”拉斐尔神气活现的坐在她的大本营里,埋首书桌的脑袋抬起来,看着我们两个,笑问道。

    “遇到鬼了。”我和万年公主有气无力的同声说道。

    “默契似乎越来越好了,不错不错,这趟历练还是有意义的。”

    “才怪呢。”继续异口同声。

    “我说你们两个,似乎真的有些不对劲。”

    “你想多了。”又是异口同声。

    “是在戏弄我吗?是在用新学来的默契,在戏弄我吗?”

    “没那个闲工夫。”

    “果然是这样,小小吴也就罢了,连娜娜你也学坏了吗?”

    “不是的,听我说……还是算了,我什么也不想说。”总算是停止了两人同声的游戏,娜娜开了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后沮丧的垂着头,坐到一旁闷不吭声。

    “我说小小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拉斐尔向我靠过来,期望从智商较低的我身上套出些信息。

    “是这样的,我和这家伙天天晚上睡在一起,滚来滚去,醉生梦死,没羞没臊的过了半个月。”

    “啧,小小吴你最近吹牛越来越不会脸红了。”

    拉斐尔噗嗤一笑,就这对欢喜冤家的关系,一个个还傲娇嘴硬的要死,还要顾忌身边的人,再过十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走到这一步。

    “……”好吧,反正我是说实话了,没人信而已。

    “对了,其他人呢?”

    “这次是你们最早回来。”

    “嘛……必须的,已经受够了。”抬头看了一眼,恰好和本子娜的视线对上,数秒后,视线错开,齐齐低下头,叹了一口,连吐槽的力气都欠奉了,估计对面也是一样。

    只不过是,在充斥着上帝的恶作剧的无奈气氛中,有那么一丝丝的暗流涌动,在视线交错后的刹那,娜娜公主写满了垂头丧气的面庞上,稍微的掠过一抹只有地板有幸能看到的绝美红晕……

    ***************************************************************************************************

    双倍月票活动来了,累感不爱,点娘你挺萌的,呵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