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下雨打雷夜
    ***************************************************************************************************

    “我说,就不打算讨论讨论今天的历练心得吗?”

    “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哪会有什么结果。”

    “我看你是根本提不起干劲才对吧。”

    “这都是因为猴子你的原因,请好好反省一下。”

    “怪我咯?”

    晚饭过后,我本打算和万年公主深入交流一下今天并没有进行多长时间的历练,背后带着不可靠人的龌蹉目的,就是想蹭一声这家伙的“老师”二字,结果似乎阴谋表露的太过明显,被她断然拒绝了。

    “我觉得还是回去以后和塔莫娅她们交流比较好。”

    “喂喂,我可以将这番话听作是你在小看我这十多年来的经验心得吗?”我不高兴了,虽说说时间不长完全没办法和萨绮丽那样的相比,但是也不会差武帝大人多少吧。

    “到不是这方面的原因,至少塔莫娅她们不会说着说着忽然对我说奇怪的黄段子,比如说对一个人偶发情什么的。”

    “我这样说都是谁的错?”

    “怪我咯?”万年公主原话奉还,学的贼快。

    “不怪你怪谁?”

    “明明是个长着一脸黄段子的笨蛋色情猴子。”

    “长着一脸黄段子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我脸上哪有黄段子了?”

    “对不起,我说错地方了,应该是屁股才对,总是搞不清楚猴子的脸和屁股有什么区别呢。”

    “真是够了,我回帐篷了,你自己一个人愉快的玩耍吧。”又被本子娜吐槽了一脸。我气愤的站起来,往帐篷里一钻。

    “可不许夜袭,我的剑可是随时都垫在枕头下,敢忽然进来就把你的屁股刺穿。”万年公主似乎还有些担心,警告了一声。

    “放心,我宁愿去夜袭一万匹发情的公马!”帐篷里面。某德鲁伊没好气的声音传出来。

    “什么嘛,小气巴巴的男人。”娜娜公主微语的嘀咕一声,无聊的拨了拨篝火,又看了对面的帐篷几眼后,也站了起来,往扎在百米开外的自己的帐篷走过去。

    或许是连老天都想给我们这次吵吵闹闹,并不顺利的历练增添点新麻烦,在半夜的时候,黑漆漆的夜空忽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帐篷上滴滴答答的声音,逐渐频密,响亮,很快就发展成了大雨。

    与此同时,乌云上也响起了闷雷,时不时划过一道数十里长,宛如繁密树冠一样的叉状闪电,刹那间将石块旷野照的一片雪亮。

    该死的。我怎么就忘记了,夏天时分也是草原的雨季。三两天一场的下,是很正常的事情,草原的初夏,以及哈洛加斯的深冬,都是让冒险者比较头疼的季节,当然。其他几个区域也不是没有让人讨厌的气候时节,只不过是没有罗格草原和哈洛加斯那么明显罢了,顺便一说群魔堡垒完全没关系,一年到头都笼罩在阴沉沉的天空下,天空充斥着压抑燥热的气息以及淡淡的硫磺味。很多时候,在那里生活时间长了的人甚至会忘掉季节。

    这个时候应该选择去哈洛加斯才对,那里正合适历练,顺便也能达成五个区域踏遍的白金成就。

    算了,多想无益,大不了明天和本子娜商量商量,她要是愿意,我们改道去哈洛加斯也无所谓,还来得及。

    这样想着,我重新合上眼,虽然雨点吵闹,但是对我等冒险者而言,管他天崩地塌,闭眼就睡的功夫,是个人都会。

    但是下一秒,和响亮雨声截然不同的声音,十分微弱的夹杂在其中,就仿佛是草丛中窥视猎物的豹子,在风声沙沙声中一点一点的潜伏靠近那般,十分隐蔽,却没能瞒得过我的耳朵。

    有情况?我下意识往枕头底下一探,才发现自己入戏深了,都怪本子娜那家伙说什么枕头底下藏着剑。

    回过神来,保持着妖月狼巫形态的我,将洋溢的精神力刺探出去,反馈回来的信息让我半晌无语,这本子娜,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想乘着我睡觉阴我一手,在这种大雨天了?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不能放在阳光底下解决?

    确认对方是直奔我的帐篷而来无误,我干脆坐了起来,面对着帐门,等她主动上钩。

    数秒后,混合在雨中的悉悉索索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似乎并没有打算隐瞒的样子,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她可以做的更细,甚至不被妖月狼巫发现,这又让我觉得困惑,这万年公主,到底是在演哪出戏?

    下一刻,帐门被毫无预兆的掀了开来,恰在此时,一道破空的,前所未有的大闪电蛇在才重重乌云中掠过,仿佛劈开了一个崭新世界般,将一切渲染成雪白颜色,我是说真的,哪怕一个非洲叔叔也能照得白里透光。

    在这极致的白昼当中,万年公主的惊叫声响起,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团软软的东西就以凶猛气势扑到了我的怀里。

    这……这是?

    我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

    这应该是一具湿漉漉的,软软的,带着温度的,身上散发着不知名杂七乱八野花幽香的躯体,从大小重量曲线香味以及柔软度来判断,应该是一名女性的身体。

    我定了定神,一本正经的判断起来,不要慌啊我,这一定是本子娜的阴谋!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娜……娜娜?”我咽了一口口水,说好的不夜袭呢,怎么反倒是你?

    怀里的身体微微一动。似乎正准备回答,忽然又是一道闪电掠过,雷声轰隆隆的回荡许久,震的耳朵都有点发鸣了。

    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在闪电亮起,雷声响起的一刹那。怀里的身体猛地紧缩,似乎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只圆滚滚的穿山甲。

    看到她这些小举动,我忽然有些明白了。

    “你该不会是……怕打雷吧?”

    许久,怀里的人才咬牙切齿,万般无奈的出声:“难道蒂亚没有和你说过吗?”

    “哦,我记起来了,蒂亚的确是和我说过好几次,说你很怕下雨打雷什么的,我是知道的。但是怕成这样却从来没有想过。”

    “得意了吧你这笨蛋猴子,可以凭着这个耻笑我一辈子了,呜呜呜~~~”说着,本子娜发出了悲鸣,要向我这个上天注定的死敌投怀送抱,内心一定极度的羞耻不甘吧,但竟然还是敌不过对打雷的惧怕,这简直就是新世界的大门在向我敞开啊!

    我摸了摸下巴。忽然一拍手心,低头看着怀里缩成一团的本子娜。露出阴狠笑容,手中慢慢聚集起一道滋滋滋的雷光。

    貌似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以后,要是这万年公主还敢对我肆无忌惮的毒舌,我就……嘿嘿嘿。

    “你可以试一试。”冷不防的,本子娜从华丽抬起头。冷冰冰,魄力十足的瞪着我和我手中闪烁起的雷光,眼中一点畏惧的意思都没有,给我传达过来一个很明确的信息,她只是单纯的害怕下雨打雷。并不怕人造雷。

    “误会,这是误会。”我干笑几声,连忙将手上的闪电掐掉了,脑海中响起一句话,上帝给你打开一道大门,只是为了把你更加圆润的踢进里面而已。

    “不过,蒂亚并没有和我说你为什么会那么怕打雷,说是这种秘密,得你亲自告诉我才行。”

    “总算蒂亚没有见色忘友。”本子娜欣慰的喃喃一句,被吓的苍白的脸色似乎好了一点,然后又是一个响雷,将她吓的原形毕露,龟缩在怀。

    为为为……为什么我非得向猴子你说这种秘密?”在闪电的惊吓中,她颤抖着音,几乎带着哭腔的拒绝道。

    “都这种时候了,这么丁点羞耻的秘密,说出来有什么所谓。”我抱了抱怀里的身体,让她感受到,投怀送抱这种最羞耻的事情你都做了,干脆二一添作五,买手机送挂绳,就告诉我吧。

    或许是雷雨天,这万年公主的心灵格外脆弱,我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的说法,她犹豫了一下,竟然答应了。

    “好……好吧,只此一次,下次,下次绝对绝对不会向你这笨蛋猴子透露半分。”

    “我期待着下一次的雷雨天到来。”

    我耸了耸肩膀,结果被她抬头瞪了,刚想发难,又是一声雷公助我,将这万年公主的气势从100削弱到0,重新缩在怀里颤颤发抖。

    “其实……其实也没不能说的秘密,就是……就是妈妈以前……很小很小的时候……一直对我说,打雷的时候……会有从天而降的怪物,专抓小孩回去,将小孩变成……变成闪电,我们听到的雷声,都是那些……那些小孩的哭声来着。”

    “然后呢,你就信以为真,害怕起打雷了?”

    “嗯,虽然长大以后知道了这是假话,只是妈妈担心我身体虚弱却想着出去玩,而想出来的善意谎言,但是对打雷的恐惧已经成了心灵阴影,本能的反应。”

    “这可真是……格外普通的故事。”我啧啧有声,本来还以为是一个感人至深,或者隐藏着大秘密的故事,却没到如此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闪电是被抓走的小孩,雷声是小孩子的哭声,仔细琢磨这番话,还真有点细思恐极的感觉,想想看,如果将现在头顶上的雷声换成无数小孩的哭声,在大深夜的,漆黑黑的时候,响起了无数孩子的凄惨哭声……

    这简直就是恐怖片的脚本啊,本子娜的妈妈,你就算是为了孩子好,也不能对自己的女儿说出如此回味无穷的恐吓吧?换成是我我都要有心灵阴影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啊啊啊!!!”本子娜一个我字刚刚开口,天空的响雷立刻又将其变成了惊叫声。

    好吧,你不用说了。看这反应,我已经秒懂了。

    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我身体腾挪出一块地方,在上面拍了拍。

    “我知道了,睡吧。”

    “猴子打算做什么?”

    瞧见我的动作,本子娜露出警惕之色。想要从我怀里离开,但是却没能战胜打雷的恐惧,在一个惊雷下反而更加贴近过来,啧,区区人偶身躯,这惊人的柔软度是怎么回事?胸前的饱满又是怎么回事,这一点都不科学!真想知道当年那些制作躯体的法师,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不想睡,我还想睡呢。”对于本子娜的反应。我翻了翻白眼。

    “莫非……难道说……笨蛋色情变态鬼畜猴子想睡我?是【你不想睡我,我还想睡你】性暗示?”

    “……”这绝对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彪悍发言,没有之一,比小幽灵的那些大言不惭还要更甚几分。

    “果然是只邪恶鬼畜的猴子,竟然……竟然乘着我这个时候……想要……想要做奇怪的事情,蒂亚是不会原谅你的……”

    兴许是没有发现我的白眼,见我不说话,本子娜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饶是如此,她依然不愿意离开我的怀里。我就奇怪了,打雷真有那么恐怖吗?胜过她的贞操?

    “我说,你要是再乱说些胡话,我可要把你赶出去不管不顾了。”

    “呜呜呜,不要……千万不要……”手臂忽然被本子娜紧紧抓住,一副就算扳断我的手指我也不会放手的气势。

    要断了。要断了,不是你的手指,是我的手臂要被抓断了!!!

    真是的,这具人偶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走的是敏捷路线。到底是哪里来的力气,这样一抓,就把妖月狼巫的小命抓掉了半条,要是本体的话,我还不直接给她拧成面条了?

    我正想生气,却迎来万年公主上仰而来的哀求脸蛋,眼睛里闪烁的莹莹水光,以及带着泪痕的脸颊,将一个梨花带雨烘托到了极致,就算是心里一直尽力贬低她的美,我都一时愣住了。

    然后,就这么心软下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还不行?”

    说着,帐篷里皎洁白光闪过,我变身成了圣月贤狼。

    本来今天被吐槽的身心力竭,是不想进入梦之境界修炼了,这下可好。

    万年公主愣愣的看着我。

    圣月贤狼变身,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不过也没见多少次,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发呆吧,毕竟连我也不能否认,圣月贤狼的形态给人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当初水晶那家伙,明明尤丽叶都没选上,却选上了圣月贤狼,从这里就可窥一二。

    然而,这并不是能让我高兴起来的事情,反而深深为之苦恼,苦恼着怎么让圣月贤狼的一言一行变得更加爷们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