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八章 和娜娜组队的日子
    ***************************************************************************************************

    “……”

    “……”

    气氛沉默中。

    “你到是说句话呀,大家都已经出发了。”

    我们回到营地以后的第三天,第二个半月历练正式开始,第二小队塔莫娅,阿姆露迪娜和爱娃儿,以及第三小队黄段子侍女,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都已经相续出发,身为第一小队,重中之重的我们,却还在这里干坐着,大眼瞪小眼,感觉我不开口的话,这万年公主能和我对瞪一年。

    毕竟是在古墓里无聊的满地打滚了足足三万年的家伙,耐心杠杠的,我可没办法和她瞎折腾下去,只好先开口。

    “唉。”无视我的话,本子娜长长叹气。

    “喂喂,说话啊你这木偶,该不会是零件生锈丧失了说话能力吧,来,张开嘴,我给里面滴点润滑油。”

    险之又险的躲过这粗鲁暴力的万年公主的剑刺,只见她再次无精打采的背过身去。

    “这样好了,猴子你就一个人去历练吧,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消失在营地里,半个月之后再回来,到时候我们再串一下口供,让别人以为我们认认真真历练了半个月就好了。”

    这家伙,就真的那么不想和一起历练么?想当年那一声老师叫的荡气回肠,让我神清气爽,还一度以为她将来可能会变成率直可爱的少女,是我太天真了。

    “那你打算躲到哪里去?普通的手段可没办法瞒得过拉斐尔和萨绮丽这样的老狐狸。”

    “挖个洞在里面冬眠半个月好了。”

    “这样真的好吗?万一长睡不醒怎么办?万年过后再醒过来的话。说不定就只有亲切的沉沦魔陪你说笑了。”

    “以地狱一族侵略成功为前提吗?”

    “不,是以暗黑大陆成功驯化地狱一族为前提。”

    “那我为什么只能和亲切的沉沦魔说笑?”

    “是这样的,我个人认为大概只有沉沦魔受得了你的脾气。”

    “去死。”

    再次躲过惊险的剑刺以后,善良的我还在为本子娜着想:“想个其他办法如何?不管怎么说挖个洞把自己埋了什么的,也太离谱了。”

    “那就飞上天空,以天为席。以云彩为被。”

    “噗噗噗,你该不会是想说你就是彩云公主吧,拜托了,都多少岁了。”我抱着肚子大笑起来,这本子娜也有天真幼稚的一幕,开眼界了。

    “那就只好杀了你这猴子,剥下皮自己披上冒充你去了。”本子娜脸蛋臊红,眼神森然,洁白的手帕将白色细剑一抹。然后化作无数光影向我刺过来。

    这次可没办法躲掉了,好吧,我的确有点嘴贱了。

    “我说,还是别闹了,会让拉斐尔她们看笑话的,先跟我出去再说吧,到时候如果不乐意,你再离开单独去历练也不迟。”捂着潺潺喷血的额头。我苦笑说道。

    “这种标准的拐带儿童少女的说法,不愧是变态鬼畜猴子才能说得出来。”本子娜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那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这本子娜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的好意,也罢,就让她留在营地里,爱干啥干啥去吧。

    说完,我转身就走。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等传送阵出现在视线中,背后才传来轻盈的嗒嗒声,回过头,只见本子娜一脸不情不愿的跟了上来。

    “事先说明。我可不是在跟着你,恰好顺路而已。”

    “是是是,顺路,顺路。”我用力的摁了摁太阳穴,这万年公主,傲娇起来还真比小狐狸更胜一筹。

    “那么我先走了,事先说明,我绝对不会去石块旷野,你爱去去哪,请随便。”说完,我率先踏入传送阵,消失在白光之中。

    眼前一花,我已经来到石块旷野的秘密传送点,才刚刚走出来,传送阵又是白光一闪,娜娜公主一脸气呼呼的从里面走出来。

    “你这骗人猴子,不是说好了不会来石块旷野吗?”

    “说的好像我有义务要对你说真话似的。”我啧啧啧的轻摇食指,露出洋洋自得笑容。

    “要是你不乐意的话,可以现在用回城卷轴回去,没人会拦着你。”

    “说的好像我有义务要听猴子的话似的。”本子娜不甘示弱的奉还我一句。

    “随你咯。”我耸了耸肩,就要再次踏上传送阵,传送前往未知的地方,千万别是拉卡尼休的头顶上,呃,千万……不,貌似也挺不错的,直接将它宰了,这样拉斐尔也怪不了我,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当然,这只是开个玩笑,前面在黑色荒地的时候我已经说过,拉卡尼休身为石块旷野的领主,实力强大,身边还有一大群小弟,以它为中心的方圆十里都是能量过溢的重灾区,想传送到拉卡尼休的头顶上,就跟用脑袋去钻只有半指宽的裂缝的十米厚钛合金板。

    进入传送阵,发现本子娜还是没有动静,我忍不住回过头无奈瞪着她。

    “这是随机传送阵,你知道不?”

    “这种事情不需要猴子提醒。”

    “说的也是,那么就当是我自言自语好了,如果你现在不进传送阵,要等到我离开后再传送,那么我们两个随机传送到同一片地方的概率,不超过千分之一。”

    “猴子的算数完全不可信。”本子娜再次轻哼,但是眼神却明显动摇了。

    “唉,蒂亚,你怎么来了?”我忽然看向本子娜身后,瞪大双眼。

    “什么?”身为蒂亚好姬友的本子娜。吓了一跳,立刻回过头,却哪有蒂亚的身影,意识到上当的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大手一把拉住。强行扯入传送阵。

    传送的白光恰时亮起,将匆匆忙忙的两个人送了出去。

    下一刻,我们出现在石块旷野的天空上方,看着脚下灰石裸露的平原以及……不怀好意的怪物,叹息一声。

    这到底该说是我的运气不好呢,还是这些怪物的运气不好呢?

    总之前方高能,我要放狼咬人了。

    等打扫干净了脚下的怪物,万年公主立刻迫不及待的兴师问罪。

    “得意了吧,没想到还是中了你这个变态猴子的诡计。被强行拐带到了这里。”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我说话算话。”

    “我才不要,笨蛋猴子刚才做了那么鬼畜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放过我,一定是想乘着我离开的时候偷偷在后面尾行对吧,与其接受变态猴子的跟踪,我到不如光明正大的盯着你,防止你继续做奇怪的事情。”

    “……”好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让我无言以对。

    好吧,我还真打算如果她离去的话。就远远的跟在身后,毕竟这笨蛋人偶呀,历练经验几乎为零,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回去以后怎么向蒂亚交代?

    “瞧瞧,本我说中了吧。”心虚的眼神。却被本子娜盯了个正着,她继续发难。

    “抱歉,我可没空陪你继续傲娇了,你爱跟跟。”我罢了罢手,总算将五好少年做到了底。没有把【不跟滚】这话说出来。

    但是,万年公主已经涨红了俏脸:“什……什么?傲娇?亏……亏你这猴子能想出来,是想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头上吗?”

    “啊啊,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可以了吧。”

    “爆炸吧猴子!”

    “我说你别越来越幼稚了。”

    “被一万匹发情公马强制交配吧猴子!”

    “放心,如果是不可避免的话我死也会拖着你一起去。”

    “那样的话我就装作是一具人偶躺在地上,很安全,就算是发情公马也不会对没有生命的人偶感兴趣。”

    “什么叫装作,你本来就是一具人偶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猴子你的菊花都要炸裂了,认命吧。”

    “可恶,会认命才怪,真要到那时候,我只要在被发情公马强制交配以前先把你给强制交配了,反正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什什什……什么?你这变态猴子,禽兽猴子,无耻猴子,恶心猴子,竟竟竟……竟然要对一具人偶发情!”

    本子娜脸蛋忽然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紧抱蜷缩身体,用羞耻嫌恶的目光瞪着我。

    “等你先去凑足一万匹发情公马再说吧,话说回来,为什么非得讨论这种话题不可?”

    “谁让笨蛋猴子刚才说我幼稚。”

    “所以就要开这种只有喝醉酒的大叔会闲扯的话题,来证明自己是个有着无聊大叔属性的人偶吗?”

    “你还不是闲扯的很开心?”

    “不不不,被一万匹发情公马虎视眈眈怎么可能开心得了?”

    “我才是,光是听了笨蛋鬼畜变态猴子的那番话,感觉身子就已经被玷污了,已经不纯洁了,要怀孕了。”

    “最后一句我持保留态度,你能生下什么?小人偶?”

    “用不着猴子你管!”本子娜忽然生气了,不是平时那种打打闹闹的生气,而是真的很生气,撇过脸,不和我说话了。

    “呃……”貌似不小心戳到了她最介意的痛点,好吧,是我错了,因为小幽灵的关系,我下意识就认为像本子娜和小幽灵这些人外娘,对孕育后代的事情并不怎么感兴趣,没想到本子娜很介意。

    这样看来,这人偶公主竟然还是一个思想很传统的少女?不不不,奇葩的应该是小幽灵才对,说什么将来要是生下了我们两个的幽灵蛋,就给我做一锅蛋花钻石清汤面,现在回想一下,她说着这话时的自然微笑表情。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万幸的是,幽灵并不会下蛋。

    之后好一段时间,本子娜都没有和我说过话了,不过看样子,她到也不是有多生我的气,主要应该还是心里难过吧。想想也是,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份母性(小幽灵除外),但已经是人偶之躯的本子娜,就算她的身躯以及功能再怎么像极了人类,生育功能却并非魔法和机关技术能够解决的法则性问题,这意味着她永远也没有机会将这份母性释放出来。

    干脆推荐她去玩个骚一骚的地上城闯关游戏吧,认系统做女儿什么的最有爱了。

    心里这样吐槽着,面对心情不好的本子娜,我却不敢造次。生怕脑袋再次开花,这样一路历练下来,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

    上次不知道是怎么滴,物品栏里的备用帐篷莫名不见了,回去以后才被拉斐尔告知都落在了营地,忘记带到身上了,还被她训斥了一顿,这次我可不会那么大意了。都在昨晚清点确认过一遍,哼哼哼。万无一失,我真是个沉稳可靠的男人。

    话说回来,昨晚很晚的时候萨绮丽又来找我喝酒了,她不是很忙么?

    往物品栏里一模,我神色僵硬,机械的转过头。

    “不。不好了,我的帐篷又发生了奇怪的融合,不……不见了。”

    “哈?”本子娜显然无法理解我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换言之,我身上只有一个帐篷。”

    “难道你一个人还要睡两个帐篷?”本子娜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

    “不,我是说你……”

    “我身上有带。”

    “……”系马达。忘记了这货可不是爱娃儿,想来最近人妻属性越发旺盛的蒂亚,在出发的时候都已经帮她打点好了一切,身上怎么可能没有经常要用到的帐篷。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等等,该不会是你这猴子在打什么歪主意吧。”本子娜不知道往哪里想歪了,一脸警惕的盯着我,退后了几步。

    “抱歉,在面对一万头发情公马以前,我对人偶完全不感兴趣。”我罢了罢手,开始自顾自的扎起了帐篷。

    不知为何背后的目光有些锐利,狠狠瞪了我好一会儿,这万年公主才莫名其妙的闹着别扭,跑到离我很远的地方扎营去了。

    “我说,隔那么远小心被狼叼走哦。”看着本子娜遥远身影,我大喊道。

    “就算被狼吃掉了,也总比被色情猴子叼到帐篷里做奇怪的事情好。”远远的,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真是好心没好报,算我瞎了钛合金狗眼,竟然去操心这家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