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谨记天然呆和天然黑只有一字之差
    ***************************************************************************************************

    来到拉斐尔的帐篷,里面果然有人在,黄段子侍女、塔莫娅,本子娜和阿姆露迪娜四个人。

    “殿下。”

    “熊塔。”

    走进帐篷,摸摸头骑士和黄段子侍女以及塔莫娅都站了起来,唯独本子娜,哼哼唧唧的在那坐着,双手抱胸把脸撇到一边去,连看我都不看,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傲娇受。

    “哟,大家好,看来我和爱娃儿竟然还要比你们勤快一点嘛。”本以为是我们第一个回到,没想到还有前者,于是我便开玩笑道。

    “勤快是勤快了,但是在勤快的做些什么,可就难说了。”本子娜一听,顿时气不过的回过头反击,这话其心可诛,说的好像我和爱娃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好吧……还真有些见不得人。

    “哎呀,莫非亲爱的娜娜公主吃醋了?好吧好吧,下次历练本德鲁伊保证带你冲级带你飞。”

    “没那个必要,我可不想和一头布偶熊走在一起,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是马戏团的出来拉练呢。”本子娜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哈哈哈,不要那么害羞嘛,布偶熊和木偶人不是马戏团里的最佳组合吗?”为了打击本子娜,我也是够拼了,节操什么的要来做啥嘞?

    “是指木偶人骑着布偶熊掉入河里布偶熊沉下去了木偶人却依靠身体浮起来爬上岸的杂技表演吗?”

    “那叫谋杀现场才对吧杂技你妹啊!”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把布偶熊的眼睛蒙起来跑。或许会更刺激一些。”

    “别擅自就给我展开剧情你这笨蛋人偶公主!”

    “拿着倒刺鞭子狠狠抽熊屁股。”

    “请善待动物!”

    “最后给观众献上一出飞跃峡谷的刺激表演,底下是万丈深渊。”

    “终于正经的表演了一回。”

    “可惜因为布偶熊太肥胖臃肿了,距离不够,没能飞到对面。”

    “要掉下去了吗?我们要掉下去了吗?!下面应该有绳网之类的安全措施吧,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里应该有吧。”

    “于是机智的木偶人从布偶熊背上一跃,成功跳到了对岸。”

    “机智你妹啊。这样出卖拍档真的好吗?布偶熊要掉下去了,被你这么一蹬掉的更厉害了!”

    “顺便一说,下面并没有安全措施,这是马戏团一年一度的惊险死亡表演。”

    “布偶熊要被摔死了!马戏团的王牌就这样完蛋了啊啊啊!!!”

    “真是够了,为什么我非得和你这笨蛋猴子说二人相声不可?”本子娜叹了一口气,倍感空虚的重新将脸撇过去。

    “擅自展开剧本的不是你才对吗?”

    “连直钩都忍不住要去咬的猴子智商才令人堪忧呢。”

    “竟然是我的错?”

    “也不能怪你,毕竟夏天是猴子的发情季节。”

    “等等,你不觉得你说话越来越过分了吗?”

    “嘛……过分的程度大概和猴子的智商成反比吧。”

    “我智商越高你说话就越过分?哼哼哼,莫非是……嫉妒我了?”

    “……”

    “等等。为什么不说话了?为什么要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我?”

    “不知为何内心有股深深的无力感,塔莫娅,你接班吧。”

    “嗯啊,我?这个……该说熊塔和娜娜的关系好呢,还是不好呢?”武帝大人微笑着把头轻轻一歪,自言自语道。

    “够了,我和这人偶公主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不想再和她产生瓜葛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因为智商低容易被欺负。”深感无力已经累感不说的本子娜却又在这时候忍不住再插一句。

    “够了,我已经受够你了。你这本子娜,今天我就要和你单挑,接下我的……”

    我看了看手,没有白手套,于是提起脚脱下靴子,飞快扯下袜子往本子娜身上这么一扔。来吧,你这笨蛋人偶公主,接受我正义的挑战!

    然后,被刺成刺猬了。

    “可……可恶,竟然不讲规则。忽然突袭。”

    捂住还在潺潺喷血的额头,我一脸悲愤控诉的瞪着本子娜,这一刻,终于回想起来了,曾经一度被小不点王用牙签剑在脑袋上挖温泉的可怕经历。

    “熊塔,这是你的错。”

    “是的,是亲王殿下的错。”

    “我认为……认为……”摸摸头骑士左右为难中。

    “为什么?!”

    “因为……这个……猴子看球!!!”余怒未消的本子娜,忽然手里揣着一团不明物体,做投球状的狠狠向我扔过来。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那高高扬起的,不比圣月贤狼差到哪里去的光洁裸露玉足。

    咦,等等,也就是说!

    我瞬间反应过来,来不及抗议,身体就下意识的做出了动作,在宛如子弹般呼啸而来的粉色物体袭击下,一个高难度的铁板桥,重演了当年黑客帝国经典的场景,以惊险万分的距离,看着那团可怕的粉色物体从自己的肚皮上,胸膛上,下巴上,眼睛上,刘海上擦过,带起数根头发高高飞起。

    愚蠢的人偶,竟然跟我玩这种幼稚的暗器偷袭,这种卑劣手段,除了供我耍帅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下一秒,清脆的“pia”一声,静静在帐篷里回荡着。

    自此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

    除了独脚侠以外,每个人身上穿的袜子,都是有两只的。

    顺便一说。果然是只区区人偶,刚脱下来的热乎乎袜子,却连点人味都没有,只有像是那什么草丛里杂七乱八的野花之类的庸俗花香味,呸呸呸。

    最后再次郑重声明,我不是足控。

    “真是灾难。为什么我回到营地,却得遭受连在历练当中也不曾遭受过的苦难?”和本子娜换了个两败俱伤(?)以后,我仰天长叹,怅然若失。

    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就只为了玩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扔来扔去的幼稚游戏?

    肤浅,可笑,无知。

    “来,熊塔。喝杯茶吧,历练辛苦了。”

    果然还是我家武帝大人最可爱最体贴,瞄了黄段子侍女一眼,只见她不知为何气呼呼的坐在那里不理我,明明没惹她生气,真是的,莫名其妙的小气巴巴爱吃醋。

    “嗯啊,你们能安全回来。我这颗心就已经放下十分之九了。”接过武帝大人的爱心茶杯,我摇头晃脑的说道。

    小狐狸和卡露洁。两人都有着强大的实力和更甚于我的丰富经验,不需要担心,至于骑士组合,如果没有看过尤丽叶战斗,我或许还会担心一下她,可是看过她和水晶的战斗后。我就知道,这迷糊骑士在战斗方面一点都不迷糊,唯独生活方面嘛……不是有咪啪骑士照顾么?

    所以说,就眼前这个小队让我比较操心了,咋一看就像是杂牌军。实力层次差距有点大,最强的本子娜能胜过普通世界之力初级强者,但是缺乏战斗经验,武帝大人算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战士,是最靠谱的一个,阿姆露迪娜也十分优秀,但是实力稍微弱了一点,排在垫底位置,然后就是最让我不安的黄段子侍女,不但实力排倒数,战斗经验不多,还讨厌见血,简直就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大小姐骑士。

    这四个性格各异,实力参差不齐的人凑到一起,组成的组合,老实说,可能还不如一个平均实力在领域高级的娴熟冒险小队,能一路碾压怪物还好,弱点可以掩盖,但是一旦遇到比最强的本子娜还要强一点的敌人,大概就会手忙脚乱,各自为阵,破绽百出了。

    要知道,以弱胜强可是我们冒险者的拿手绝活,一个世界初级的冒险小队,如果配合无间,或许可以战胜一个世界中级的强敌,哪有像这样的小队。

    坐定下来之后,四个人继续着之前我不在的时候的话题,关于这半个月历练的战斗心得的交流讨论。

    主要是缺乏经验的黄段子侍女和本子娜请教,塔莫娅和阿姆露迪娜回答,真是的,这里明明有一个大高手在,却故意无视我的存在。

    我用力咳嗽几声,胸膛一抬,身板笔直,做雄鸡勃起状,可惜遭到了两人的无视,这个世道到底怎么了,勇者就该受到这样的待遇?尤其是本子娜,明明之前寻找小亚瑟王那次,还虚心的跟我学习过一些日子,不怎么甘心的叫过我一声老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世风日下啊。

    时间大概消磨了一个多小时左右吧,最后一对组合也顺利归来了,是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的组合,至于卡露洁和小狐狸,因为身兼寻找阿尔托莉雅的任务,需要深入精灵森林,所以约好了她们一个月回来一次。

    “大家好啊,我还以为我们是最快回来的呢,难道说,是我和尤丽叶最勤快?”

    该说是同一个【师门】出来的吗?咪啪骑士进来后打招呼的方式竟然和我差不多。

    “勤快是勤快,但是在勤快的做些什么,可就难说了。”

    我学着本子娜的语气,瓮声瓮气的应道,果然,遭到本子娜的锐利瞪视了,哈哈哈,你来打我呀,我的脸就在这里你来打我呀。

    “诶呀,看来得好好和亲王殿下汇报才行,我和尤丽叶这半个月的历练经过。”听我这么一说,咪啪骑士一本正经的,似要汇报战果的士兵般走上来,忽然弯腰凑前,将她那艳丽动人的樱唇贴近。

    “包括……我和尤丽叶睡觉的时候,洗澡的时候,殿下……也想听一听吗?属下可是什么事情都会详细的。充分的坦白哦。”

    说完,还在我的耳朵里调皮的吹上一口气,让我云里雾里,大脑晕乎乎的,刚想下意识的点头答应,忽然察觉到空气中酝酿着一股异样的杀气。连忙正襟危坐,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蜜拉,我不是那样的人,这样的诱惑对我是无用的,你的那些报告,还是留给你自己听吧。”

    其实我很想加多一句,或者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和我说一说,我就抱着学术方面的心态,研究一下两个情同手足的精灵美少女到底是怎么睡觉和洗澡的。嗯嗯。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一点都不遗憾。”超遗憾啊啊啊混蛋!

    “或许,我应该改天再找殿下确认一下,说不定会回心转意?”咪啪骑士眼珠子一转,又贴上来,轻柔地,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好……好了,这件事不需要再提了,我的意志十分坚决!”我泪流满面。刚才就不该为了调侃本子娜而去招惹更加可怕的咪啪骑士,我这不是在自寻死路么?

    还好。尤丽叶发挥了她天然迷糊的最大作用,无视气氛的凑上来,伸出那双温软小手,将我的一只手心包裹起来,捧在胸口,像是邀功的小孩子。

    “殿下。殿下,尤丽叶有好好的努力历练半个月。”

    “是吗?真是辛苦你了,尤丽叶。”

    “诶嘿嘿,能够得到殿下的赞赏真是太高兴了。”尤丽叶娇憨的笑了笑,忽然目露闪闪发亮的期待。

    “那么……作为奖励。能继续和尤丽叶玩游戏吗?”

    “呃……”

    “什么游戏?”武帝大人好奇问道。

    “丈夫和妻子的秘密游戏。”咪啪骑士轻眨眼皮,用充满神秘气息的语气代为回答。

    完!全!不!对!啊啊啊!!!

    空气一下子变成冰冷无比,我欲哭无泪,你这个混蛋咪啪,是想把我害死了才甘心对吧,不就是刚才利用了你一下调侃本子娜么。

    面对大家的询问,或者说是质疑目光,我慌张失措:“是……是丈夫和妻子的游戏才对。”

    瞬间,温度比刚才还要冷上一倍。

    “但是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很正常的游戏,绝对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阿啦啦,兰斯特大人,奇怪的事情是什么,夫妻还能做奇怪的事情吗?请务必教尤丽叶怎么做。”好死不死,尤丽叶在这时候充满期待的插了一句。

    “……”尤丽叶,你的真实身份果然是第六人对吧。

    尤丽叶的迷糊性格大家都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才心存怀疑,要么真的是很纯洁的,单纯的在陪尤丽叶玩,要么就是利用尤丽叶的纯洁,对她做一些过分的事情,答案只有这两个,不能再多。

    看着面带柔软笑容,眼神里充满纯真期待的尤丽叶,我完全没办法说出责备的话,甚至连严肃一点的语气也舍不得对这样性格柔软迷糊的天然少女发出,只能转过头,目光向咪啪骑士发出求助。

    “真的可以让我来解释吗?”咪啪骑士冲我俏皮一笑,似在问,殿下就不怕我一如既往的坑你吗?

    “拜托了,蜜拉,只有你能还我的清白。”我泪都快哭干了啊亲。

    “好吧,看在殿下如此信任我的份上,我就好好和大家解释清楚吧。”

    “感激不尽。”等等,这句话的意思反过来,如果我不是那么信任你,你就打算继续坑我了是吧,这是一名忠心正直的骑士应有的表现吗?

    还好,咪啪骑士虽然爱作弄人,但说话算话这一点还是能做到的,在最后很可靠的帮我和尤丽叶解开了误会。

    “原来是这样,抱歉,误会熊塔了。”武帝大人性格爽直,和傲娇无缘,解释清楚后立刻就向我道歉了,至于黄段子侍女和本子娜,我也不指望了,她们不再用看变态禽兽的冰冷目光对着我就行了。

    “塔莫娅啊,我在你眼中人品真的有那么坏吗?”我感觉很委屈,这种事情就算不解释,也应该义无反顾的站在我这一边,相信我的人品吧。

    “熊塔的人品是毋庸置疑的。”武帝大人很肯定的点头,哦哦,既然那么相信我为何……

    “但是人无完人,某方面的人品却……”

    “某方面是哪方面?!”我怒掀心灵茶几,看清楚点啊武帝大人,我就是个人畜无害整天想着混吃等死的废宅,哪里人品不好了?宅男可全都是好人啊!

    塔莫娅似乎有点难以启齿,脸红了红,挠了挠脸颊,才低声说道:“在女孩子的方面……”

    “……”

    不,等等,为什么我会沉默,会有无言以对的悲哀,这时候不是应该激烈的,激情的,激扬的给自己辩解才对吗?

    “我……”看了看女孩们,忽然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目光最后落到尤丽叶身上。

    “?”她轻歪了歪头,冲我露了一个最是温柔软绵的笑容,那份溢出来的纯洁可爱和小孩子般的天真烂漫,瞬间萌到了我,治愈了我。

    算了,被世界抛弃有什么所谓,我只要有尤丽叶的软妹子迷糊笑容守护就好了。

    “殿下,可以教尤丽叶做夫妻之间的奇怪事情吗?”

    咦,等等,尤丽叶,你的记忆不是只有七秒钟吗?为什么还记得刚才的话?只有坑我的时候记忆力才特别好吗?对吧,是这样吧,你就是我一个人专属的天然黑对吧!!!

    感受到原本有所缓和的气氛温度,再次骤然降温,我彻底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