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 平淡无奇的结束
    ***************************************************************************************************

    “以后再说吧,那些事情,还遥远着呢,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我们干掉地狱,还是地狱干掉我们。”

    良久,等小幽灵哭泣声小了,我能回过身去了,立刻便变身帮她擦干脸上的泪迹,然后将这可怜的小圣女紧紧搂在怀里,给予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暖。

    “会的,有本圣女调教着小凡,一定会的。”小幽灵埋首在怀,仿佛忘记了她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立刻就骄傲起来了。

    “是是是,圣女大人所言极是,那么退一步,现在也只是猜测,不能完全肯定督瑞尔就是沙耶,是吧。”

    “我心里有这样的预感,应该是沙耶姐姐没错了,小凡不知道,从认识沙耶姐姐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给我一种很……很神秘,很飘渺的感觉,似乎是离我们这些凡人很遥远很遥远的人,事实以也验证了这一点,沙耶姐姐不仅有着圣光传承者的称号,早早就确立了第一候补圣女的位置,还有,我和骚狐狸都能感觉到,圣女奶奶和教皇都在用心的栽培沙耶姐姐,而我们两个,真的只不过是为了凑个数而已,最后,也是沙耶姐姐被委以重任,潜伏到地狱世界当中作为卧底。”说起沙耶,小幽灵的声音又有些哽咽,在怀里强行的吸了吸鼻子。才继续说道:“当我知道教廷的计划失败,没能和沙耶姐姐成功的取得联系,里应外合,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沙耶姐姐不可能就这么简单死去,她注定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在命运之河里静静沉没的人。就像是天生的英雄,不会因为一次挫折而倒下。”

    “你说的可真够玄虚的,不过不知为何,我却有些相信你的话了。”我笑着揉了揉小幽灵的脑袋。

    “真的?”这小圣女抬起一双银色美眸,带着渴望被理解的期待目光。

    “是的,因为我就是那个天生的英雄啊,正所谓英雄惜英雄,我大概是和你的沙耶姐姐,产生了某种共鸣。”我一本正经的抬头挺胸。大言不惭。

    “呜哇,竟然顺杆子往上爬了,说出这话真的不会脸红吗?”小幽灵吓了一跳,立刻就吐槽道。

    “喂喂,你刚才不是说有你的调……不对,是在你的指引下,我一定能干掉地狱吗?”

    “好像是说过。”

    “对吧,连你都这样认为了。我不算吹牛吧。”

    “好吧,前言撤回。”

    “为了维护你的沙耶姐姐的神秘冷艳。你就宁愿将刚刚说过的话当做放屁吗?”我顿时富鱿凯了,感觉被小看了,感觉被沙耶比下去了。

    “因为啊,无论怎么看,小凡和沙耶姐姐一点都没办法比较,倒不如说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沙耶姐姐的神秘飘渺,注定了她不是一个命运之路上的过客,小凡你嘛,哪怕是在仅容一人通过的羊肠小路上遇到,看着也像个路人。”

    小幽灵这一记精准的吐槽。深深的伤害到了我,路人怎么了,平凡怎么了,这个世界上啊,虽然英雄救世主什么的是主角,但是记载历史的书本,永远都是路人做出来的,正是因为路人组成了命运之河上的一座座拱桥,那些所谓的主角才能走的一路顺风,你知道不?

    “等等,所谓物极必反,正因为我平凡到了极点,所以才有可能超越沙耶,你说对不?这是何等讽刺,当年作战失败的救世主变成了魔王,和现任的救世主再次激烈对碰,简直就像是虐心骑士小说里的狗血情节。”“是的,我到现在心还是好疼啊。”小幽灵用力抹了一把眼角,吸吸鼻子,看起来好过了不少。

    “就是就是……等等,这话我听着,怎么变成你是救世主了?”

    “区区小凡,竟然还想当救世主,明明是本圣女的笨蛋佣人,只要伺候好本圣女就好了,所以小凡是表救世主,也就是所谓的傀儡,是由本圣女所支配,本圣女才是里救世主。”

    “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狗眼,教会你那么多奇怪的设定呢?”看到小幽灵说的一套一套的,偏偏我还没办法反驳,只能跪着泪目了。

    “好啦,所以说好了。”使劲的撒了撒娇,小幽灵搂上我的脖子,眸子里露出认真之色。

    “到时候,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让我……”

    “我知道了,你这笨蛋。”

    在小幽灵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我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是绕不过这个话题,我心里慌的跟什么似的,你区区一个圣女,怎么就和魔王怄上了呢?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但是,至少,至少得等到你能在督瑞尔手下保命的那一天,我才会允许你这么做,知道吗?约定好了。”

    “嗯。”小幽灵思考片刻,重重把头一点。

    就算督瑞尔真的是那个沙耶,她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类,估计早就堕落了,即使还认得小幽灵,却未必会放过她,我可不能让小幽灵出现任何意外。

    想到这里,我将小幽灵抱的更紧,让她知道,我对她现在的想法,是有多么担心和难过。

    另外,还要说一声对不起,明明你向我坦白了,我却还没有向你完全坦白,当初在教廷山里面的秘密实验室里,见到的那一幕。

    有心想和小幽灵说了,可是她现在好不容易才发泄出内心的压抑情绪,渐渐活泼起来,我要是告诉她那么残酷的事情,我怕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算了,还是以后再和她说这件事吧,或者说。等哪一天能如阿卡拉所愿,把教廷山弄回来,我带她去里间亲自看一看,实验室里的那一幕,绝对是无法用语言能准确描述出来的,充满了邪恶和令人作呕的异样气息。

    那么。如果督瑞尔真是沙耶的话,和实验室里的那一幕,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当年的教廷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伴随着和艾娜的见面,许多当年的秘闻浮出了水面,但是带来的却是更多更大的秘密,让我有一种已经隐隐触摸到一切事件、一切灾难的核心的边缘的感觉,这种感觉毫无理由,却又那么真实的存在。

    或许。等回去以后,我应该把这一切都告诉阿卡拉以及凯恩,让这两个人烦恼去,这种杀脑细胞的活实在不合适我一个人来做。

    没办法,今个无论怎么样,都要放下修炼,好好陪一陪我的小圣女了,压抑痛苦了那么长时间。光是想到,我心里就怪心疼的。这笨蛋,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

    接下来的梦之境界时间,我都用来陪小幽灵了,哪怕是最后她忍不住困意又睡着了,我依然抱着她没放手,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她可爱而让人怜惜的睡容,一直到梦之境界时间结束。

    然后,睁开眼,迎来了爱娃儿那张精致白皙。仿佛在散发出淡淡光晕的面庞。

    你这变态天使啊,果然和艾芙丽娜说的一样,又擅自越界抱上来,欠调教了!

    嘴角微微一抽,看在小幽灵的份上,今天我忍了。

    迅速从她的肢体纠缠中摆脱开来,起身,看到这抖m天使竟然又抱上我刚才睡过的枕头,在上面不断蹭脸,似乎恨不得将带着圣月贤狼气味的枕头整个塞到嘴里,我立刻就起爆了,毫不犹豫的抬起脚,在她脸上转挪着。

    “你这变态色女天使,还想睡到什么时候?给我起来,放开我的枕头!”

    “贤狼大人~~~”或许是足控属性的苏醒,让她迅速察觉到在脸上折腾着的东西为何物,立刻就睁开朦胧眼睛,下意识的抬起小手一抱。

    我岂会让她如愿,立刻就收回脚,转过身,毫不犹豫的走出帐篷。

    “快点收拾东西,要出发了。”

    “贤狼大人,呜呜呜~~~~”看着远去圣月贤狼的背影,爱娃儿悲鸣的伸手抓过去,却只能抓到一些空气,满脸都是被抛弃了的小狗的伤心不舍。

    戒备而又期待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女伯爵,我和爱娃儿的历练却一路波澜不兴的渡过,半个月的时间,因为小雪它们的积极主动出击,并没有让我升哪怕一级,等级还是在六十八级上徘徊着,大概还差十分之一左右的经验才能升级。

    爱娃儿好像也没什么太大收获,权当了下界执行了一次简单的任务,热了热身子,当然,渐渐开始喜欢上早晨醒过来的时候被圣月贤狼调教的她,到底有没有其他的收获,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

    收获最大的毋庸置疑是小雪它们,连带懒乌鸦和橡木智者都蹭了不少经验,升了好几级,可惜并没有进阶。

    懒乌鸦我是不指望了,这货就算提升到小雪现在的领主级别,估计战斗力也就那样,最让人无奈的是这家伙胆小怕死,只对收集闪闪发亮的东西感兴趣,现在已经完全成了编外人员了。

    橡木智者的话,通过腿毛仙人的技能融合已经进阶到精英级别,我到是对它还抱有一点小小期待,希望它能……呃,至少在以后能帮上女孩们的历练,给女孩们加加buff,当当血瓶,到还凑合。

    至于包括小雪在内的五只鬼狼,都强大了不少,一扫以前无所事事的颓废,看起来随时都要突破现状的样子,现在只差一个契机了。

    战利品方面更是让我失望,暗金绿装就别提了,连金色装备也没爆落多少件,虽说就算出了我肯定也用不上,到是宝石,尤其是钻石掉了不少,这莫非是来自小幽灵的那部分运气?

    我果然是个来自几内亚的提督么?

    虽然没什么收获,不过我还是蛮开心的,最近一直闷闷不乐的小幽灵,心结解开了,渐渐恢复到以往的性格,出现在梦之境界的频率更加大。更加努力的修炼了,虽然她这份努力的目标让我有点担心,不过至少能看出来,她没有再钻牛角尖了,和艾娜的相遇,以及得知沙耶是督瑞尔。这两件事对她的打击,已经逐渐过去。

    只有在这时候,我心里无比庆幸小幽灵的只在乎我一个人除此之外世界毁灭了人类死光了也无所谓的扭曲性格,或许正是这样的性格,才帮助她摆脱了连续来自两位万年前的至交好友带来的悲哀。

    这真是……真是该怎么说好呢?一饮一啄,自有注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还是希望小幽灵的性格能再开来些,再正常些,至少接受维拉丝她们也好。像小黑炭一样,虽然也自我封闭,对外界充满着恐惧和警惕,只认我和黄段子侍女,但毕竟还是小孩子,现在,她已经慢慢对维拉丝她们一点一点的打开了心防,至少不那么戒备了。

    半个月后。按照当初的约定,我和爱娃儿结束了这场平淡无奇(或许对爱娃儿来说并不是这样)的历练。回到了罗格营地。

    “绮丽阿姨,你怎么还不出去历练?”回到营地后,我们营地最美丽的花朵之一,也是最狡猾的魔女之一,萨绮丽,仿佛按时按点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让我忍不住吐槽了。

    “我也想啊,可是拉斐尔那家伙,你不知道她有多过分,又使唤我做这做那了,我根本没有那个机会。现在,我估算着,我的队友们已经在密谋如何将我这个队长给提出去了。”萨绮丽半真半假的轻抚脸颊,风情万种的哀叹道。

    “请节哀。”对于这事,我毫无办法,自己还不是一样被阿卡拉使唤来使唤去,不过大多数都是战斗活,到也算是没有耽误修炼。

    “我的心好疼,小弟快来安慰安慰我。”抛了个媚眼,萨绮丽若无其事的搂上我的胳膊,蹭一蹭。

    “我该怎么安慰你好呢?”

    “简单,叫声绮丽姐姐就好了。”萨绮丽将一直在准备着的话飞快说出。

    “啊,是拉斐尔大人,连你也来迎接我吗?”我飞快拜托萨绮丽的怀抱,向拉斐尔走去。

    “想的到美,恰巧路过罢了,对了,娜娜她们已经先回来一步,正在我的帐篷里,真是的,你们啊,不要有事没事擅自把我的帐篷当做据点,那里可是既机密又严肃的第三世界大本营,懂不?”

    “好吧,那以后要是举办什么宴会,还是在其他地方吧,在如此机密又严肃的地方干活的拉斐尔大人您,想必也一定没空来参加了,以后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别,随便用吧,当狗窝就行了。”

    爱凑热闹的百族公主殿下,如何能忍每次的宴会不是在她家门口举办,更何况是被冷落到一边去,闻言立刻就将机密而严肃的第三世界联盟大本营降格到了狗窝,全世界的联盟人都在这一刻哭倒在厕所里面你知道不?

    “喂喂喂,小弟,你是不是忘记了有什么话没有和我说。”萨绮丽不乐意了,还想强心转回刚才有关于绮丽姐姐的话题。

    “我去找洁露卡她们,你们忙吧。”闻言,我连忙撒开脚步。

    “小弟你啊,是不是越来越不把姐姐我放在眼里了。”萨绮丽追上来,想要对我施行制裁。

    “等等,萨绮丽,我这正好有点事情拜托你和我一起去解决。”

    “等……等等,呜呜呜~~~~”可怜的萨绮丽,就这样被拉斐尔拖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