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三章 被咬的理由?
    ***************************************************************************************************

    呼,轻松轻松,还有很多手段没有用,这四个不中用的史泰龙沉沦魔就倒下了。

    取消月光蝶形态后,我颇有些满意,看来圣月贤狼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弱小嘛,虽说还远远比不上cosplay熊,但也是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的水准了。

    不过,也不能太得意了,四个史泰龙沉沦魔毕竟只不过是复制体,无论是在实力上,智商上,技巧上,配合上,都不及真身,圣月贤狼能够轻易打败它们,却不一定能轻松打败它们的真身。

    下次试一试那只超巨大的血肉复生者吧,不是在地狱世界里遇到的魔王血肉复生者,现在圣月贤狼还不够格挑战这样的大块头,我说的是当初作为聘礼给蒂亚猎杀回来的那只蜗居在绝望平原中心的魔王领主,有世界之力高级的实力,被全力开火的cosplay熊蹂躏了,却正合适拿来当圣月贤狼的对手。

    这样一想的话还真有点小激动,真想再遇几个强敌大战一场啊,这样我就能在梦之境界里将它们复制出来,现在能当cosplay熊对手的只有魔王血肉复生者和石人王,还是有点太单调了,希望能来个法系或者是敏系的敌人,积累多一些经验。

    就在我这么想着,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令人不愉快的揶揄声音却响了起来。

    “哟。少女。”

    “吵死了,只不过是换个皮囊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是我说你,艾芙丽娜,以貌取人的你太肤浅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艾芙丽娜这个名字到底是谁擅自给我取的。企图将我娘化的?”这咸鱼剑一听,顿时悲愤的抗议起来。

    “这么说,你是男人咯?”

    “那到也不是。”

    “那不就行了吗?”

    “行你妹啊,别擅自给一把剑取性别!”

    “不不不,不是有雌雄双剑这样的说法吗?你的观点太狭隘了。”

    “还有雌雄同体的人呢,所以把现在的你当成女人也没关系对吧?”艾芙丽娜越发牙尖嘴利的言辞,和我针锋相对。

    “真想看一看到底是谁把你变成这副德行,以前明明是个嘴笨的,任由人调戏的好孩子。”对于艾芙丽娜的变化。我难过的抹了抹眼角泪光,宛如看着女儿渐渐变成暴走族的伤心母亲。“你啊,就是你,让我变得这样牙尖嘴利的人就是你,还有为什么任由人欺负的就是好孩子了?快给我向全世界的好孩子道歉!”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一把剑到底分不分雌雄对吧。”

    “啊,转移话题了,如此牵强的转移话题真的好吗?”

    “吵死了。谈正事。”

    “关于你的圣月贤狼是男是女的正事?”

    “这种事情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吧,根本不需要列入讨论的话题当中。”

    “那以后就叫你大胸狼耳女了。”

    “你敢。我把你埋在地下的咸鱼身拔起来烤了!”我拉高声调,声色俱厉。

    “你看看,刚才还说无所谓,为什么就不能做个诚实的孩子呢?”

    “我很诚实哦,尤其是刚才那句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别在不该诚实的地方诚实啊你这笨蛋狼女。”

    “都说不许叫我狼女了。纯爷们,我是纯爷们懂不?”

    “哦嚯?纯爷们?”艾芙丽娜的声音忽然变得暧mei起来,古怪的轻笑声,让人浑身不舒服。

    “也就是说,我可以理解为。现在在外界,是一个大男人爷们,搂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天使公主,在做没羞没臊的事情咯?”

    “这是误会!”我一瞬间慌张起来,爱娃儿,你这个笨蛋啊,说过多少次不要越界了,又期待着早上醒来接受我的调教了是吧?

    “误会?”

    “是的,就是误会,不是我抱她,是她抱我。”

    “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主动和被动的关系。”

    “或许是我的角度比较特别?还是多让几个人分辨一下,比如说你的小娇妻们?”

    “有话好说,艾芙丽娜亲。”我正了正衣冠,觉得是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你看看,我现在哪里像男人了,女人和女人抱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百合有什么不好?”

    “你还真是蛮拼的,节操不打算要了吗?”

    “那种东西不是一过零点就会满血复活么?丢掉也无所谓。”

    “我怎么觉得你已经透支了一辈子的节操呢?”

    “错觉而已,再说了,为什么我非得和一把奇怪的剑讨论节操这种东西不可,连雌雄都不分的你,还妄图想拥有自己的节操吗?”

    “雌雄和节操有必然联系吗你这混蛋!”

    “当然有了,你听我给你说……”

    和艾芙丽娜日常的斗嘴又开始了,这货最近比较活跃,经常三两天就跑出来一次,讥笑我的圣月贤狼变身,并且乐此不疲,真服了它,圣斗士从来不对同一个敌人使用两次相同的招式,所以依我看,这家伙别说想当黑铁圣斗士,连没有圣衣的圣骑士都不够逼格。

    “对了,你那只腻人的幽灵圣女呢?”说着说着,艾芙丽娜忽然关心起小幽灵来了,或许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梦之境界里见到她了吧。

    “睡觉中。”我没好气应道。

    “睡太久了吧,该不会是你们两个闹别扭了吧。”带着八卦的气息,艾芙丽娜那飘渺不定,非男非女的神秘声音靠近几分,宛如戳着腰让我实话实说的好哥们。

    谁和你是好哥们来了,去去去。

    不过。小幽灵现在的状态的确是我比较担心的,自从天狐考验过后,她好像一直没什么精神,偶尔醒来,竟然不咬我了,这能忍?

    等等。为什么小幽灵醒过来和小幽灵咬我已经变成了充要条件?

    “哎呀,这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我先闪了。”艾芙丽娜忽然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咻一声消失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刚高兴的转过身,一道人影就扑了个满怀。

    “小凡小凡,本圣女醒了,肚子饿了。”

    “就算你这么说。这里是梦之境界呀,即使能变出食物也吃不饱。”摸着小幽灵一头月色长发,我溺爱的将她抱紧了。

    “呜呜~~~呜呜呜呜~~~~”怀里忽然发出痛苦的呻吟,小幽灵比手画脚的挣扎起来。

    低头一看,这小圣女的脑袋,已经被圣月贤狼的胸部夹入了大半……

    我连忙松手,小幽灵呼哈的一声从胸脯里抬起头,喘着气。用幽怨的目光盯着我。

    “怎……怎么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有些心虚。

    “小凡变了。”小幽灵幽幽的控诉道。

    “我哪里变了?”

    “以前的小凡明明那么可爱。”

    “说的好像我现在不可爱似的……等等,不对。倒不如应该说以前的我不可爱才对吧!”

    “看来是已经完全接受了女人的身份呢,不好了,小凡变态了。”小幽灵惶恐。

    “冷静点,谁说我接受了,我这不是还挣扎着吗?”

    我用力摇了摇小幽灵的肩膀,清醒点呀我的拍档。如果连你也把我当成女人,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救得了我?

    “我的佣人小凡,已经远离我而去了。”

    “没有这回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

    “胡说,我的小凡胸部不可能那么大!”

    “……”你这是故意要戳我的痛点了是吧?

    “还有。我一直很好奇。”说到这里,小幽灵紧紧盯着圣月贤狼的胸部,忽然凑上去,啊的张开嘴,在顶端上面轻咬一口,吸了吸。

    “那么大,到底能不成产奶?”

    “……”我的心好痛,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一个无节操的笨蛋圣女?

    “够了你这笨蛋!”我一把推开试图隔着衣服在圣月贤狼的胸部上吸出点什么的小幽灵,羞愤欲绝同时又惊魂未定。

    还以为这小圣女要咬我这里呢,这里可是……等等,不对,这种女性思维要不得,我为什么要害怕,倒不如说这里软绵绵的咬起来痛楚可能会更轻点,哈哈哈哈哈!

    强行给自己辩解了一番,我才记起,避免被小幽灵继续吐槽下去了的办法,不是取消掉变身就好了吗?

    瞧我这个笨蛋。

    光芒一闪,恢复本体的我,张牙舞爪的冲着小幽灵扑过去,在这小圣女的“哇!”一声惊呼中,再次捕获,将她搂在怀里。

    “怎么样,是原汁原味的小凡了吧?”我得意洋洋的看着怀里的,不断用可爱柔软脸蛋在自己结实平坦的胸膛上好奇磨蹭,然后还耸动着秀气的小鼻头嗅上一嗅的小幽灵,问道。

    “是小凡的感觉没错。”小幽灵嘀咕一声,安心之余似乎又有点惋惜。

    “可惜,要是能再大一点,再软一点就好了,像刚才那么舒服的样子。”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我快哭了,别强人所难好不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我的亲。

    “比如说,保持着小凡现在的模样不变,唯独胸部变成圣月贤狼那样如何?”

    “容我拒绝一万次!”光是想一想自己的本体上长出一对高耸入云的胸部,我就觉得如同连续十个深夜看了恐怖片一样,整个人不寒而栗,那绝对是堪比魔法腿毛少女法拉的绝景,让人绝望的景象。

    “切,明明听主人的话就好了。”霸道的小圣女,对我这个不听话的佣人有些不满,撅起了小嘴。

    “相信我,你绝对不想看到那样的我。”

    我忍不住笑着揉了揉这可爱小圣女的脸蛋。嗯,一如既往的手感好到爆,到目前为止已经揉了不少女孩的脸,却还是没有能比得上小幽灵的。

    “本圣女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以貌取人的主人。”

    “真的无论是变成怎么样的我,都不嫌弃?”

    “嗯哈。小看本圣女的决心吗?”

    “哪怕毁了容?”

    “当然。”

    “哪怕残废了?”

    “毋庸置疑。”

    “哪怕变成了植物人,昏迷不醒?”

    “那样本圣女就会负责起照顾好佣人的工作。”

    小幽灵……你这笨蛋圣女啊,偶尔也会说出让人感动的话呢,我擦了擦眼角的泪光,稳妥期间再问了一句。

    “哪怕我在罗格营地了裸奔了一圈?”

    “我不认识那样的人,绝对不是我的佣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会和别人这样解释。”

    “你的决心到哪里去了!?”我怒掀心灵茶几,将我的感动还回来!

    “因为啊。假如小凡真的毁了容,残废了,变成了植物人,都是意外,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裸奔营地一圈的小凡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主观上的变态了不是吗?”

    “……”她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惊讶的张大嘴,不科学啊。这蛮不讲理,吐槽max的幽灵圣女。竟然会用此等堂而皇之,光明煌煌的言辞来将我辩驳的哑口无言。

    “快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幽灵。”我吓的小心肝噗通噗通直跳,不好,眼前的家伙很有可能是三魔神冒充的,我要用这双正义的双手来揭发她的伪装!

    先揉揉脸。嗯,手感赛高,好像是小幽灵没错,但是不能放松警惕,这种手感也是能模仿出来的。如果对方是那个可怕的虚幻魔王贝利尔的话。

    再揉揉胸,嗯,这绝佳手感,这大小分量,分明就是我的圣女大人,但是还是无法大意,不能光靠身体特征判断,得从不经意的性格习惯着手。

    于是我那揉着胸的代表了正义和审判的双手,掀起圣女袍往下一摸,嗯,没穿内裤,果然是小幽灵的习惯,确认了,你是真货,感谢我吧,是我这颗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执着正义之心,彻底帮你澄清了清白之身,没有我,你将永远笼罩在世人忌惮质疑的目光之中。

    我在沉沉的低着头,及臀的月发无风自动,小拳头握的咯吱咯吱作响的小幽灵面前,得意洋洋的抬起头,撒,快点来夸我吧。

    结果被咬了,全身几乎都被咬遍了,可恶,好疼,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为你证明了清白之身的恩人?

    打闹过后,我坐在树下,这只小猫属性的幽灵圣女,蜷着身子,缩在我的怀抱里,宛如一只真正的躺在主人身上的小猫般,每一个举动都散发出撒娇的气息。

    “睡醒了?我的圣女大人。”把玩着散落在手背上的一缕月色秀发,我懒洋洋的问道。

    “没有。”

    “还想谁啊你这只小猪。”

    “谁是小猪了?”气呼呼抗议道的小幽灵,又在我的胸口上轻轻一咬,还好我是本体,嗯哼。

    “你数数看你已经睡了多久了,除了获得圣树之心那段时间以外,这次睡的时间最长。”

    “讨厌,明明只感觉睡了不到一会儿。”

    “你这种想法很危险。”我打了个冷战,将小幽灵抱紧了,生怕她消失了似的,要是这笨蛋圣女像万年公主那样一睡万年,我可要哭死了。

    “哼,才不用笨蛋佣人小凡担心。”小幽灵嘴上这样数总和,身子却配合着我的紧抱,更加的蜷起紧缩,似乎要将整个柔软温润的身体贴到我身上。

    “那就别做出让人担心的事情啊,笨蛋圣女。”

    “哼。”小幽灵哼哼唧唧一会,没有正面回答,片刻后,她忽然抬头。

    “小凡就不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我为什么会这样啊。”

    “嗯啊,是很好奇。”

    “明明我这些时间一直睡觉,还是无精打采,小凡却一点都不关心我,可恶,你这失职佣人,无能骑士!”

    “原来你也知道你一直状态不好啊。”

    “所以才说啊,小凡就一点都不好奇?”

    “我不是说了吗?很好奇,你的脸上啊,一脸的我有心事我很纠结的表情。”

    “咦,真的吗?不会吧,小凡该不会是想忽悠本圣女吧。”小幽灵连忙摸摸脸,狐疑的瞪着我。

    “笨蛋,我们两个相识多久了,这种事情,就算你不表露出来,还能瞒得过我?”我低下头,在小圣女的额上轻轻一吻。

    “区区小凡,口气到是不小,说的好像很了解本圣女似的,可恶,是想向本圣女下挑战书吗?想挑战本圣女对小凡的了解吗?你这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小凡!”

    小幽灵愤愤的嘀咕着,在意外的地方闹起了别扭,这也正是我的圣女大人的可爱之处。

    又是沉默了一会,小幽灵弱弱的发出声音:“小凡,就不想问一问本圣女吗?到底有什么心事。”

    “没那个必要,你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告诉我,我就一直这样抱着你。”

    说着,我再次低下头,和在怀里仰起头的小幽灵,额头抵着额头,鼻子抵着鼻子,脸庞几乎贴到了一起,眼睛的睫毛几乎碰触,这样一眨不眨的对视着,零距离感受着彼此的熟悉气息。

    “我讨厌这样的小凡,太嚣张了,一点都不给本圣女面子,佣人失格,严重失格!”好一会儿,小幽灵那双银色绚丽夺目的眼眸一偏,避开了我的目光,竟然难得的脸红害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