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史泰龙沉沦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雷之圆形阵也是同理,虽然原理和火之圆形阵不同,但如果是敌人实力强自己太多,施展出来的闪电攻击依然很难躲避。

    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当年人妻骑士对我进行考验的时候,根本没有拿出多少实力,单纯的靠着万法之阵和无以伦比的经验技巧,就让妖月狼巫吃足苦头。

    冰之圆形阵比较特殊,或许是因为当初妖月狼巫的主属性本来就是冰冻之力,所以刚创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接近于完美的圆形之阵,而且更难得的是,人妻骑士所掌握的万法之阵当中,并没有功能相似的魔法阵,所以竟然原汁原味的保留了下来,我是不是该为此而小小的自豪一番?

    除了这三个自创魔法阵以外,就是暴风雪地狱以及雷霆地狱,这两个环境类的魔法阵,在万法之阵当中也属于比较高级的魔法阵,我能越阶掌握,都是多亏了当年的考验,对这两个环境魔法印象尤深。

    除了这几个已知的魔法阵外,从天狐考验出来的这段时间,在梦之境界的修炼当中,我又掌握了六七个魔法阵的运用,不过都是比较初级的,威力较小的魔法阵。

    暂时来说,现在圣月贤狼所掌握的万法之阵,只能虐虐小怪,还没办法拿来对付同等级以及实力超过自己的敌人。当然,用来欺负一下一定程度的法师也行,虽说圣月贤狼现在还吃不了强度太高或者是复合魔法的攻击手段,但是千万别忘记圣月贤狼可是具备精神干扰以及灵魂冰冻能力,这两样东西可是法师的克星。

    现实是残酷的,未来是美好的。我只能这样评价圣月贤狼的处境,当然,圣月贤狼的实力可不仅仅是万法之阵,没有万法之阵的时候不是一样玩得很哈皮?只能说现在骤然得到一样新鲜玩具,一种比腿毛仙人的狂怒技巧还要厉害十倍的技巧,万法之阵,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让它成为自己的主力攻击手段而已。

    在梦之境界中,圣月贤狼现在也有了新的敌人,不再是虐了一百遍的冰之守护者。而是当初被cosplay熊玩坏掉,玩腻掉后扔到一边去的四个肌肉史泰龙沉沦魔。

    这四个史泰龙沉沦魔,个个都有世界中级的实力,速度快,力量强,性子狡猾,而最难应付的还是它们配合十分默契,套路十足。就像是一个有着数十年丰富作战经验的冒险小队,这让它们的整体实力远远大于四个之和。比之天狐考验当中的三尾血狐,更加难缠。

    已经被cosplay熊嫌弃的它们四个,在正主圣月贤狼的召唤下,感动流涕的华丽登场,迫不及待就举着四把巨型的小片刀……好吧,用九环大刀来形容似乎更加恰当。举着九环大刀,它们泪流满面的冲了上来。

    你妹的,还真当我们是肉【哔】器呀,这个用完了那个捡起来继续用。

    如果是世界初级的圣月贤狼,还真拿这四个浑身肌肉的兄贵基佬不好办。光是看那油亮油亮,一鼓一鼓的恶心肌肉块,似乎就能将施加于它们身上的魔法给弹开了。

    现在可不同,好歹大家都是世界之力中级,圣月贤狼还是其中十分特别的,类似于怪物变态一般的存在,所以说给点面子,给我轻松的揍趴下如何?

    面对史泰龙沉沦魔的大刀冲刺,圣月贤狼不慌不忙,比速度,除了输给那些可恶的三尾狐狸以外,圣月贤狼还没有输给其他人过,飘渺似幻的身影一闪,就躲开了四把九环大刀的分割。

    这四个史泰龙沉沦魔,一看就知道是头脑简单,战斗用的是肌肉而不是脑子的那种,再加上是在梦之境界被创造出来的复制品,并没有灵魂可言,所以圣月贤狼的两大利器,精神干扰以及灵魂冰冻都起不了作用,这一点我已经在冰之守护者身上充分感受过了,并不惊讶。

    月光剑,具备破魔效果,面对这些史泰龙沉沦魔也是抓瞎,我忽然发现,圣月贤狼很不爽纯物理流的,尤其是脑袋还一根筋的对手,换言之,圣月贤狼最大的敌人是cosplay熊?

    等等,我怎么就一根筋了?我战斗也用了脑子好不好,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

    想了想,我暂时放弃女神武装的优势,将一把冰剑凝聚于手中,准备先和这些兄贵沉沦魔好好玩耍一下。

    冰剑一挥,寒冷之风吹起,连这些肌肉发达的如同盔甲一般的史泰龙沉沦魔都受不了,身形为之一顿,乘着这时,圣月贤狼举剑突破,长剑在半空划过一抹柔和月色,并携夹着永冻之力,准确无误的落到冲在最前头的一个史泰龙沉沦魔身上。

    忽然,三把九环大刀诡异的从侧面,以三角之势架了上来,将冰剑挡住,而冰剑的目标,那只当头的史泰龙沉沦魔,阴森邪恶的眼睛闪过一丝得色,从伙伴们的刀身下弯腰窜过,手中的大刀对着近身的圣月贤狼一个上撩斩。

    下一刻,僵持着的冰剑和三把九环大刀,却轰然炸响,将所有人都震飞出去,凶手是早已蓄势待发,从天而降的月光束,外加自爆的冰剑。

    幸好做了两手准备,否则第一招就要落入被动了,看着默契配合的四个兄贵,我心里叨咕一句,手中一挥,再次凝聚起一把冰剑,冲敌人勾了勾手指。

    小狗们,再来。

    史泰龙沉沦魔顿时炸窝,嗷嗷大叫的重新冲上来,和圣月贤狼灵动的身影交织到一起,战场上到处都是沉沦魔那势大力沉的大刀挥舞。一下劈砍,足以将一座小山砍断,虽然没有特别的技巧,但却给人大巧若拙,一力胜十会的感觉。

    对付这种大块头,其实施展近战的圣月贤狼。并没有太多的办法,并不是说不能赢,只是战斗会十分十分的吃力,唯一能对它们造成威胁的只有冰剑上的永冻之力和月光束,但是月光束到底算是物理近战还是魔法攻击呢?

    圣月贤狼,果然在近战流上慢慢越行越远了啊。

    心里感叹一声,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有种空虚的感觉,但是人这种生物啊。就是会在被窝里哭上一夜之后,抹抹眼睛,继续哭下去……不对,是继续走下去的坚强存在。

    虽然圣月贤狼在近战上渐渐乏力,但我也不能因此而放弃治疗,还是面对现实吧。

    一番纠缠后,手中的冰剑一撤,换上了女神武装。顿时,空气中酝酿的气氛变得紧绷起来。连没有灵魂的史泰龙沉沦魔,身子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缩,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压力从敌人身上骤然散发,这要是换成在地狱世界里的那四个真身,闻到这股危险的气息,估计猥琐如它们已经盘算着怎么开溜了。

    首先。暴风雪地狱!

    女神之杖一举,原本被月光所铺洒的大地,瞬间迎来乌云笼罩,仅仅在一眨眼间就狂风大作,暴雪袭来。温度骤然降低了百度,还有大颗大颗宛如流星一般的冰雹迎头砸落,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生命禁区。

    史泰龙沉沦魔不比三尾血狐那么灵活,它们显然没办法躲开暴风雪,躲开头顶上的巨大冰雹,虽然砸在它们的兄贵肌肉上,并不是十分疼苦,但无论是暴风,还是大雪,还是低温,还是冰雹,都会影响它们的实力发挥,而且生命也会因为这些持续性攻击而一直慢慢下降。

    这他喵一下子就变成了别人的主场了,四个史泰龙沉沦魔心里别提有多委屈,就好像是进入了敌人的魔鬼主场,不仅草地湿滑,淤泥没脚,大风刺眼,观众席上还有人不断朝它们砸下矿泉水瓶甚至是砖块什么的。

    导演,对面犯规啊!

    面对这种极度不利的环境,四个风格猥琐的史泰龙沉沦魔几乎想都没想,转身就跑,无论如何,走不出这片暴风雪地狱的话,它们的胜率为零。

    如果是三尾血狐,或许还能做到,从暴风雪地狱里逃脱出来,但是这四个史泰龙沉沦魔嘛,速度慢上圣月贤狼不少的它们,注定要在尾随其后的暴风雪之中受苦,当然,它们也可以四散分开,毕竟暴风雪的覆盖范围不是无限,到时候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调戏。

    但是这样一来,不是恰好给圣月贤狼逐个击破的机会了吗?

    史泰龙沉沦魔们会怎么应对呢?它们虽然贪生怕死,但还没有蠢到家,不到最后时刻不会选择这种放弃治疗的手段,所以,面对穷追不舍的暴风雪,它们终于发狠了。

    只见其中一个沉沦魔恶狠狠的回过头,怪吼一声,在头顶上挥舞着手中的九环大刀,就宛如直升机的螺旋桨一般,强大的旋转之力,竟然将身边的暴风雪和冰雹给统统阻拦下来。

    哎呀,还有这一招,不错不错,我就说嘛,好歹也是世界之力中级强者,和圣月贤狼站在同一个高度,要是连区区暴风雪地狱都对付不了,那可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另外三个史泰龙沉沦魔,庇护在【螺旋桨】之下,终于摆脱了暴风雪的纠缠,四怪心情悲愤,通红着眼冲了上来,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这样看去,就好像是四个沉沦魔同坐着一架只有手摇螺旋桨没有机体的直升机,朝我笔直冲过来,画面太美我不忍直视,差点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兄弟,你们是非洲难民么?

    玩笑归玩笑,史泰龙沉沦魔的攻击还是不可小视的,虽然其中一个要维持螺旋桨的运转,腾不出手,等于是减少了一个战斗力……等等,也不对,那螺旋桨其实也能对我造成不小的攻击伤害,战斗力并没有减少,谁说这群肌肉兄贵头脑简单来着?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再陪你们玩一玩。

    女神之杖轻点,忽然间,地面浮现出一块块炙红的熔浆岩,高高鼓起,咔嚓咔嚓的发出碎裂声,仿佛有什么恐怖之物要从地底下喷涌而出。

    下一秒钟。十多道高达数百米,足有两个水缸那么粗的熔浆柱从地面笔直喷出,宛如喷泉一样,和暴风雪交织成了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乘坐着【直升机】扶摇而上,正准备报仇雪恨的史泰龙沉沦魔们,才刚刚摆脱来自天空的恶意,却没想到脚底下也起了火,一条条火柱从它们脚下和周围窜起,惊的四个家伙连连怪叫。操纵着螺旋桨左摇右摆,躲避着熔浆柱的攻击和溅射,狼狈不堪,宛如在暴风雨中的失事飞机。

    很好,那么换成这样呢?

    喷涌而出的熔浆柱,在圣月贤狼的操纵下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熔浆球弹上半空,爆炸,分裂作无数的火球。一时间就宛如烟花爆炸那般,好不壮观。

    四个在暴风雪中挣扎求存的沉沦魔。面对这等弹幕,心里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放弃无谓的抵抗,任由火球落在身上,轰轰轰的不断产生爆炸,并接受着熔浆的洗礼。将黑黝黝的抹了一层油似的肌肉,炙烤的更加黝黑……和焦黑。

    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史泰龙沉沦魔终于冲了上来,但是它们忘记了,圣月贤狼在平时速度就比它们要快。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只能庇护在一名伙伴的【螺旋桨】之下,速度能快得到哪去?

    于是,暴风雪中出现了这样一幕,圣月贤狼在其中宛如魅影,丝毫不受影响,窜来窜去,而四个史泰龙沉沦魔,却只能像驾驶着老式的慢吞吞的直升机一样,一点一点的追赶,凭空挥出无法对圣月贤狼造成威胁的刀刃,同时还要忍受无数火球,甚至是熔浆球的直接轰炸,好一出捉迷藏的精彩戏码。

    史泰龙沉沦魔很快意识到不对,这样继续下去,只会被圣月贤狼玩死,于是这**诈的家伙目光交流一眼,忽然放弃追逐,一哄四散。

    终于还是要放弃治疗了吗?

    看到一个个距离拉的老远的史泰龙沉沦魔,我摇了摇头,随便瞄了个最近的,没错,就是刚才那个操控【螺旋桨】的家伙,指使着暴风雪地狱笼罩而去。

    不要玩太久了,快点结束战斗吧,虽说晋升到世界中级,可以维持更长时间的暴风雪地狱,但总归还是要消耗力量的,接下来还有十几二十个小时要修炼,我可不能在这里,在这四个史泰龙沉沦魔身上消耗太大。

    在绝对的速度优势下,暴风雪地狱很快就笼罩住了那名沉沦魔,它似乎露出了绝望表情,猛地回过头,失去理智的转身朝我怒叫着冲上来,一刀劈开暴风雪,再挥出数十刀,形成天罗地网,想让圣月贤狼无从躲避。

    这是在藐视圣月贤狼的速度吗?我一个闪身,轻易躲开了这些从远处袭来的攻击,但就在这时,脚底下的大地忽然松动,在十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另外三个沉沦魔从地底下窜了出来,朝着刚刚躲开攻击,似乎势头已尽的圣月贤狼大刀猛砍,要一击必杀。

    但是,迎接它们的却是一根巨大冰剑,携带着最强烈永冻之力的冰之斩首剑,在它们眼前四迸炸裂,瞬间将这三个打算偷袭的沉沦魔冻结起来。

    鱼唇,我早就知道你们擅长打洞了,竟然在圣月贤狼的精神覆盖下,还想玩这种低级的偷袭把戏,以为在地底下我就发现不了你们的潜伏举动了吗?

    在三个沉沦魔冻结的一瞬间,女神之杖顶端上已经凝聚起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黑色雷球,狠狠往这些沉沦魔身上一砸,顺便再追加一道最大功率的月光束。

    雷球瞬间将三个沉沦魔吞噬,月光柱似柔水一般融入到雷球之中,毫无冲突,对里面的沉沦魔进行着二度洗礼。

    等雷球的能量全部消散,天上的月光束也渐渐缩小,消失,地面上,经历了冰雷月三重攻击的史泰龙沉沦魔,奄奄一息,就只差补刀了。

    最后那只史泰龙沉沦魔见势不妙,想都没想就扔下小伙伴们,掉头就跑,跑路的方式也十分滑溜,左窜右闪,时不时钻入地底,跟个土行孙一样,将逃跑功夫发挥到了极限。

    如果这里是地狱世界,它的主场,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会被它跑掉,但是很可惜,并不是,反而是我的主场。

    面对最后一名沉沦魔,圣月贤狼冷眼看着它跑远,手中的女神之杖高举,一头秀丽柔美的乌发无风自动,天空洒下的月光渐渐变得更加柔和,明媚……

    本不带什么希望的史泰龙沉沦魔,跑了一会,感到不对,似乎有点顺利过头了,以对方的速度,不可能没有丝毫动静才对,难道是敌人大发慈悲,饶了自己的小命?

    它回过头一看,恰是这一眼,看到了哪怕是复制品也难以忘怀的一幕。

    一只自梦幻中诞生,沐浴在月光之下,破茧而出的唯美月之蝶,头顶上的螺旋直角,正对着它散发出淡淡光芒。

    下一瞬间,连危险的预兆都没来得及产生,那根直角就贯穿了它的胸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