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章 抖M天使抖S狼
    ***************************************************************************************************

    或许是圣月贤狼散发出的强大精神力作为警戒,让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知难而退,在我和爱娃儿同睡一个帐篷后,那股危险的气息知道无机可乘,就没有再出现过了,这一觉竟然安稳的睡到了天亮。

    只不过,虽然睡是睡安稳了,但醒来后,我的心情却不大好。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比如说爱娃儿,又比如说爱娃儿,亦或者说是爱娃儿,总之无论如何都是爱娃儿。

    这货果然得寸进尺了,本来帐篷只有一个床位大小,勉强能铺下一张床被,但是爱娃儿是女性,圣月贤狼的话,外表也是趋向于女性,换言之都是纤细体型,就算只有一张床被,也够左右两边拉开一点距离睡了。

    明明说好了,一人一边,可是为什么我醒过来的时候,这货却像八爪鱼一样理所当然的挂在我身上,一条腿还嚣张的从我身上跨过,脑袋枕在圣月贤狼的胸部上,时不时梦呓什么,然后在上面幸福的蹭一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不,我也有错,明明圣月贤狼的警觉性那么高,怎么在这抖m天使公主越界的时候没有察觉到呢?连被她抱住了也没有惊醒过来,看来我的态度还不够端正,以后得再提高点警惕才行。

    当然,也不完全是损失,至少爱娃儿的身体……呃,很香。很柔软,会让人不禁产生‘果然是女孩子的身体呀’的感叹,看在这个份上,勉为其难的原谅你这一回吧。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睁开眼好一会儿,因为被爱娃儿八爪鱼似的抱着。我完全动弹不得,愣神片刻后,微微抬头,对还枕在胸部上装睡的爱娃儿冷淡问道。

    “对……对不起,贤狼大人,我……”爱娃儿颤抖的睫毛立刻张开,露出慌张失措的表情,但是身体却一点都不愿意动弹,似乎不大舍得放开缠绕着圣月贤狼的肢体。

    “在道歉之前。先把身体挪开如何?”没办法,我只好继续冷着脸,不然这抖m天使会以为我纵容她而越来越得意忘形。

    “对不起!”爱娃儿连忙松手,并将压在我下半身的那条腿挪了下来,随着她的动作,本就不是很大的棉被从我们身上滑落下来,有那么一瞬间,鼻头有点痒痒的。

    这天使公主……竟然……竟然……

    爱娃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换了一身睡袍,不厚不薄。显得端庄高贵的丝绸白色睡袍,不过,因为这家伙睡相惊人的差(我的锅咯?),此时睡袍已经完全凌乱,胸口大敞,露出一道深邃诱人的雪白沟壑。

    更让人喷鼻血的是下半部分。卷到不知哪去,等于是没有了,两条雪白耀目的**就这么裸露出来,其中一条刚才还压在我身上,目光往上挪动几分。便可以从卷至大腿根处的雪白睡袍中,若隐若现看到两腿间的一抹黑丝……是黑色蕾丝内裤?看不出来,这抖m天使还挺闷骚的。

    或许是因为圣月贤狼形态,对于眼前这幅能让任何男人瞬间幸福升天的绝美光景,我只是鼻头痒了一下,而爱娃儿也毫不在意,根本就没有去整理她凌乱的睡袍,任由着长腿裸露,甚至暴露出小内裤的风光,从我身上挪开后,竟然还是依依不舍,乘我愣神的时候又偷偷的凑过来几分,身体几乎挨到一起。

    “怎么,你还不想起床了?”察觉到爱娃儿的小动作,我不知为何火气有点大,你非要凑上来是吧,很好,我成全你。

    忽然间,我伸手捏住了爱娃儿的脸颊,一手一边,微微用力的拉扯,搓揉,让这端庄美丽的天使公主脸蛋不断变形,变得滑稽可笑。

    这还不解气,我一个翻身,眨眼间已经跨坐在了仰躺着的爱娃儿的腰腹上,俯下身,两只手依然揉着她的脸不放,面庞居高临下的压下去,狠狠瞪着她。

    “忘记我昨晚说了什么吗?不听话的孩子,必须受到惩罚才行。”

    “连档拉森,来打的落得,卢纶愣了瞪大娄雷跌口。”(贤狼大人,爱娃儿错了,无论什么惩罚都会接受)

    被我捏着脸的天使公主,只能含含糊糊的发出可爱声音。

    看到爱娃儿一脸的兴奋抖m表情,圣月贤狼的脑子微热,一股无法言喻的淡淡兴奋感逐渐涌出,控制了事态,等等,莫非圣月贤狼隐藏着抖s的属性?

    “真是个坏孩子,瞧一瞧你现在的表情,不惩罚你的话,似乎已经说不过去了。”我缓缓松开爱娃儿的脸,面庞更近一步压下去,近距离的和爱娃儿的双眸互相凝视。

    或许是从圣月贤狼的兴奋瞳孔中,看到了抖s的光芒,和自身的抖m属性异性相吸,爱娃儿的娇躯兴奋地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瞳孔迷离的几乎失去了焦距,说出来的话也完全脱离了理智范畴。

    “是……是的,贤狼大人,爱娃儿是个坏孩子,所以请尽情的惩罚爱娃儿吧。”

    “该怎么惩罚好呢?真是犯难啊,给个建议如何?比如说,爱娃儿喜欢什么样的惩罚?”

    屁股坐在爱娃儿的小腹上,圣月贤狼的上半身几乎完全压了下去,支起的前臂压在爱娃儿枕头两边,乌黑长发倾泻洒下,和爱娃儿散落的金发交织在一起,完全以居高临下的俯视目光注视着她,两张绝丽面庞相隔不足寸许,相互辉映,如同一副以纯洁百合为背景的唯美画卷。

    “爱……爱娃儿喜欢……喜欢尽情的……感受……贤狼大人的每……每一寸……每一分圣洁。”说到最喜欢的事情,抖m模式全开的爱娃儿,身体兴奋地颤抖得更加厉害。

    “可以哦。我就满足你吧,你这个好色的天使公主。”圣月贤狼忽然将下半身抬起,面庞远离了爱娃儿的视线,在她失望的目光中,将一只小巧洁足抬起,用脚趾轻轻厮磨着她的精致下巴。

    才露出失望之色的爱娃儿。看着近在眼前的玉足,露出了彷如待罪奴隶被主人宽恕甚至是奖励的感恩戴德之色,小手颤抖的想握住眼前的诱人小足,但是忽然间,这只小足一抬,避开了她的手握,爱娃儿不禁失望着急。

    “贤……贤狼大人……”

    “怎么,我刚才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呢,就想要惩罚了?我问。爱娃儿是不是一个好色的天使?答案呢?”

    “是,是的,贤狼大人,爱娃儿是个好色的天使,是天堂里最好色,最不知廉耻的天使,所以请贤狼大人务必惩罚这样的爱娃儿!”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爱娃儿大声喊了出来。脸上娇羞一片,似火烧一般。

    “真是个乖孩子。好吧,给你惩罚。”抬起的玉足再次放下。

    这次,爱娃儿以飞快的动作,小心的握住,宛如抱着稀世珍宝般,白皙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露出如痴如醉的眼神,然后抬起面庞,用光滑俏脸在玉足底部细细摩挲,最后樱唇微张,似在进行什么神圣仪式一般。带着激动庄严的神色,将一只小巧圆润的脚趾含入口中。

    “呜咕……贤狼大人的赏赐……不对……是惩罚……实在太棒了……呼哈……爱娃儿……咕滋……爱娃儿感激不尽……咕啊……一辈子也……想要……这样的……滋滋……惩罚……”

    一边尽情舔舐着圣月贤狼的脚趾,爱娃儿还发出含糊不清,色气十足的变态宣言,让欣赏着她脸上的抖m表情的我,打了一个冷战。

    “真是一点也没错,爱娃儿你啊,还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好色天使。”

    “是……是的……咕滋滋……贤狼大人说爱娃儿是……是什么……爱娃儿就是……是什么……滋哈……就算……只要能够品尝……贤狼大人的这份……这份圣洁……高贵……爱娃儿就算……就算变成荡妇……也……也无所谓哦……呜咕咕~~~”爱娃儿已经完全忘乎所以了。

    “……”我这算不算是彻底打开解放了囚禁在爱娃儿内心之中的变态抖m属性?不行了,已经受不了了。

    虽然心底一阵恶寒,但是大脑却涌出了更多欺负的快感,果然错不了,圣月贤狼是有抖s属性,或许原本不是很明显,但是完全经不起爱娃儿这个重度抖m的勾引,瞬间爆炸。

    换言之,我自己也是不小心玩脱了。

    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面对抖m火力全开的天使公主,圣月贤狼的脑海涌现出更多更多的欺负**。

    “瞧瞧你现在的兴奋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接受惩罚,这样可不行,等更加更加的……加重惩罚才行。”

    圣月贤狼的另外一足也抬了起来,这样就变成了完全坐在爱娃儿的小腹上,将全部重量压在上面,不过女性形态的圣月贤狼并不重,领域巅峰的爱娃儿也根本不会在乎这点重量,所以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这只抬起的玉足,在半空晃了一圈,最后,终于轻轻落到爱娃儿的胸前,脚趾在她那高耸丰满的酥胸上,轻轻划着圈圈。

    “咳咳咳——!!!”这个微小的动作,让爱娃儿的身体猛地一下痉挛,似乎被呛着了,大口大口的咳嗽起来,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完全就是一副被玩坏的模样。

    “怎么,就这点惩罚已经受不了了?既然这样,我也……”

    “不……不是的,贤狼大人,爱娃儿受得了,只是……只是因为是第一……第一次……有些不适应罢了,请……请给爱娃儿更多更重的惩罚吧!”

    连忙说着,爱娃儿甚至不给自己回过气的时间,立刻重新将圣月贤狼的玉足含吮舔舐。

    嘛……既然本人都这样说了的话。

    轻轻落在爱娃儿的酥胸上划着圈圈的脚趾,加重几分力道压下,脚底完全压在一只玉峰上轻轻摩挲,穿着睡袍的爱娃儿。里面肯定是中空状态,所以敏感的脚心能够隔着睡袍清晰感觉到那顶端的樱桃大小的突起物,一次又一次的在脚心搁过。

    看不出来,本以为这天使公主的胸部已经够丰满了,不会输给蒂亚,没想到她竟然还有隐藏量。肉眼看不出来,得亲身感受才能感受出来。

    脚心传来的惊人弹性和柔软,以及随之而来的阵阵酥麻,让圣月贤狼也不禁脸热,呼吸开始微微急促起来,就更别说受到的刺激要强烈千百倍的爱娃儿了,此时她早就抑制不住的娇吟出声,脸蛋潮红一片,瞳孔完全失去了焦距。宛如被玩坏了的精致人偶,全身香汗津津,湿漉漉的睡袍紧贴肌肤,变得半透明,将她丰满玲珑的女体半遮半掩的绽放出来。

    不……不行了,再玩下去真会玩脱的,倒不如说现在已经玩脱了。

    “惩罚……就到此为止吧,下次记得乖乖听话。”说完。我咻一声从爱娃儿身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溜出帐篷。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穿好衣服的爱娃儿才通红着脸从帐篷里出来,脑袋仿佛不堪重力一般的低垂着,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

    “嗯啊……那个,一码归一码,现在是历练时间,打起精神来吧。”

    我也不知道该对爱娃儿说什么好。刚才一时脑热,对她做了那种事情,要是爱娃儿的抖m属性稍微弱一点点,我现在大概已经被天使一族下通缉令了吧。

    见爱娃儿完全不知所措,我这边慢慢冷静下来。上前屈指一弹,在她的额头上啵的弹了一下,让她低着的头抬起来。

    “嗯。”看了我一眼,爱娃儿深呼吸过后,也逐渐的冷静下来。

    “收拾帐篷,准备做早饭吧,小雪它们也真是的,怎么还没回来。”

    我一边嘀咕着,一边蹲下开始收拾帐篷,是错觉吗?背后传来的目光好像比以往……比以往爱娃儿看着圣月贤狼的时候还要炙热几分。

    “贤狼大人,早饭,请务必让爱娃儿来做。”

    “嗯,好吧,那就拜托你了,说起来似乎还是第一次品尝你的手艺。”

    “还请……请大人不要抱太大期待,爱娃儿一定……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呜呜呜~~~”听我这样说,抖m天使公主表示亚历山大。

    “放心吧,我这张嘴可是什么可怕的食物都吃过,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会让我觉得难吃了。”本来是安慰爱娃儿的一句话,可是想到小狐狸的咸味地狱,想到三无公主的惩罚料理,想到贝安沙的黑暗炖肉汤,两行清泪不知不觉就从圣月贤狼的脸上流了下来。

    爱娃儿做的早餐中规中矩,充满了一个初学者依样画葫芦所烹饪出来的味道,新人的味道,说不上好,但是也不坏,至少让我确定了一个事实,眼前的天使公主在厨艺方面至少是普通等级以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比如说像小师妹那样百分之百做出黑暗料理的属性,这点很重要。

    早餐过后,小雪它们也回来了,一个个心满意足,雪白的皮毛上面几乎覆盖满了或新鲜或已经凝固的血液,变成一头头血狼,看来这个晚上它们的收获不小。

    怎么清理小雪它们身上的血液?我可没空让它们找湖水或者河流清洗,没关系,这是德鲁伊的基本常识,看我的,取消召唤,再次召唤,唰一声,崭新的一尘不染的五只雪白鬼狼出现在了眼前。

    规则这种东西,有时候还是蛮方便的。

    随后,展开第二天历练的我和爱娃儿,一边战斗,一边讨论起了昨天晚上莫名出现的危险气息。

    “我觉得应该是女伯爵没错,除了她以外,整个黑色荒地我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将拉斐尔给我灌输了不下十遍的,关于整个罗格草原区域已知地狱怪物强者的具体资料和活动范围仔细回忆了一遍,我十有**的肯定道。

    “我也这么认为,女伯爵和其他区域的领主相比,有一种很特殊的手段,那就是借助高塔的力量,可以大范围观察整个黑色荒地的一举一动,我们很可能已经被她发现了。”

    关于地狱一族的情报,身为天使公主的爱娃儿,知道的只会比我们联盟多而不会少,听闻我的猜测以后,她也很肯定的锁定女伯爵。

    高塔,在黑色荒地区域里是一处特殊建筑,在地狱入侵以前,黑色荒地是一片丰收沃土,而高塔则是统治这片沃土的某位吝啬贵族特地建造出来,用以监察领地里的农夫佣人是否在用心干活的监视工具,塔顶上面的监视魔法阵,可以让拥有者观察到大半个黑色荒地的风景。

    因此,女伯爵借助这一点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是很李菊福的事情,寻常冒险者若是没有一些保命的手段,宁愿去更接近安达利尔的泰摩高地,也不会来黑色荒地这里历练,天知道在那遥远的高塔之上,会不会有一只眼睛正在监视着你。

    怎么办,要跑路吗?当然不可能,我看在顾全大局的份上,不主动去招惹女伯爵,她就该烧高香了,如果她主动来找我玩耍,到时候可就怪不得我不手下留情了,我到是要看看这位安达利尔的得力助手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深呼吸一口,仿佛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肃杀硝烟气味,隐藏在圣月贤狼体内深处的,属于cosplay熊的好战基因,已经逐渐开始沸腾起来了。

    在某德鲁伊单方面斗志燃烧起来的时候,另外一边,遥远的罗格营地之中,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密瑟雅毫不客气的朝着宛如摇尾巴的狐狸一样的拉斐尔伸出小手。

    “任务完成,报酬拿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