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分头历练
    ***************************************************************************************************

    “呃……”

    或许是昨晚稍微有点【过分】了,直到太阳晒在脸上,我才不情不愿的发出艰难呻吟,眼皮颤了颤,终于起床。

    怀里的柔软,让我记忆起昨晚卡露洁的温柔和害羞,情不自禁的在醒过来之时,翻了个身子,再次将起压在身下,喃喃着卡露洁,亲了下去。

    可是在朦胧的,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视线里,当身下的女孩睁开她那双紫色眸子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对。

    虽然和卡露洁并无二样,紫眸紫发,一身轻飘飘的俏丽侍女服,但正因为是侍女服,才让我感到太违和了,明明昨天晚上自己亲手一点一点剥下来的……而且这气质也完全不对。

    “洁露卡?”我完全清醒过来,看着下方的女孩,结结巴巴确认道。

    “不然禽兽亲王还以为是谁?会乖乖的给你欺负的笨蛋妹妹?”小侍女见身份被识破,立刻原形毕露,气鼓鼓的撅起小嘴,紫色的幽深瞳孔散发出强大魄力。

    “这……怎么能这么说呢……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会……嗯?”

    “啊啦?还真是抱歉了,没有让笨蛋色情变态亲王一睁眼看到我那可爱的妹妹而是不可爱的我!”黄段子侍女更加生气。

    “瞧瞧你说的什么话。”我心里一凛,这笨蛋侍女还是得罪不起的,否则天知道你哪天吃饭的时候,会在里面吃出一只又肥又大的半截蟑螂,基本上。这家伙和三无公主的手段十分相似。

    “我这不是在关心你嘛。”

    “你是还是关系我那笨蛋妹妹去吧,哼。”

    “好吧,卡露洁去哪了?”我老实的傻笑了笑。

    “看我的奸夫淫妇天罚拳!”

    “卧槽,你还真来啊。”躲开黄段子侍女几记凌厉的小拳头,我将她抱紧,不让这小侍女乱动。毕竟还是主人的身份发挥了作用,洁露卡没有太过用力挣扎,转眼间就露出委屈眼神。

    “你知道作为一个心系家人的姐姐,发现以前乖巧的妹妹忽然彻夜未归,是什么感觉吗?”

    “……”两处破绽哦,心系家人以及乖巧。

    鉴于这黄段子侍女还有话要说,我决心不立刻吐槽,耐心听下去。

    “你知道作为一个被禽兽主人肆意玩弄过为其堕胎了五次的可怜侍女,忽然被整夜抛弃。独守空房是什么感觉吗?”

    “……”感情你还被你的主人虐出感情来了呀你这抖m侍女,话说回来,你如果能怀孕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宁愿剁手剁脚也不会让你堕胎啊喂!

    “你知道当发现整夜等待的禽兽主人,和自己乖巧的妹妹同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感觉吗?”

    被妹妹ntr的剧情简直不要太赞,我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快说,你这活该被一亿屁马踩死的禽兽亲王。到底对我那笨蛋……不对,是可怜的妹妹做了些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擦擦眼角的【湿润泪光】。黄段子侍女忽然露出视死如归的眼神,仿佛只要听到她的宝贝妹妹被我亵渎了,就要我和同归于尽。

    这笨蛋侍女,演技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出色。

    “真的想知道?”我有些犹豫。

    “快说,不然就让十万匹马轮流践踏你那作恶的工具。”小侍女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仿佛化身成了一头愤怒小母马。

    “看来为了自己的小伙伴着想。是不能不说了。”

    “哼哼,最好是这样,当然就算老实招供也不一定能抱住就是了。”小侍女舔舔嘴唇,表示心狠手辣。

    “要多详细的告诉你?”

    “能多详细就得多详细。”

    “好吧,看来只能将对你妹妹做过的事情。再对你做一遍,这就是最详细的办法了。”

    “不错不错,这样是够详细了……咦,等等,你这色狼亲王要做什么,呜呜呜~~~”

    偷偷一笑,我已经这笨蛋侍女牢牢压制住,一点一点的将昨晚对她妹妹使用过的手段,施展出来。

    桀桀桀桀,叫吧,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应,要怪就怪你的可口妹妹吧。

    结果等我心满意足的结束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臊的日子后,两人都已经起不了床了,倒不是说体力的问题,毕竟高露洁姐妹不同,有着特殊的补魔属性,是全大陆唯一……不,唯二两块可以给牛充电,让牛无限耕耘下去的不科学大水田。

    下不了床的意思,是指外面早已经醒过来的人,肯定不会放过我和洁露卡,就等着我们出去后将我们两个羞回娘胎里去,尤其是作恶多端的拉斐尔和萨绮丽,我可不会认为她们会大发善心。

    “都是你害的,笨蛋色情亲王,被一万匹马踹死算了。”小侍女在我的胸膛上轻咬一口,气呼呼说道。

    哎呀,仇恨值已经下降到一万匹马的程度了,真是可喜可贺,至少这边不用担心这醋坛子侍女会对我昨晚欺负她的妹妹而做出什么报复行为了,话说这不是你们商量好的吗?难道说中计的人是我才对?

    不过,这计中的无怨无悔,请让我中更多这样的计吧!

    “得意了吧,区区笨蛋禽兽亲王,终于将孤苦无依的侍女两姐妹一起吃掉了,就差没让侍女姐妹一起侍奉了。”见我傻乐呵的模样,黄段子侍女又是气不过。

    “哦,提醒的好,原来还可以这样。”我一脸的深以为然,侍女姐妹侍奉什么的,光是想一想小伙伴就忍不住了。

    “你敢!”黄段子侍女自知失言。脸庞羞耻如充血。

    “笨蛋禽兽亲王无论怎么欺负我……我和妹妹都……都没问题,但是要让我和那笨蛋妹妹在一起……我才不要呢,明明已经将时间和人让了一半……才不要连床……连床也让……让一半……”说着,这小侍女的眼眶真的红了起来。

    原来介意的是这种事情,果然是个小气巴巴爱吃醋的侍女,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侍女。

    黄段子侍女欲哭的表情,让我心里一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笨蛋,说笑的呢,至少在这种时候,我们两个是彼此拥有,别说卡露洁,就算是阿尔托莉雅想要和你分一半也不行。”

    “嗯。”黄段子侍女擦擦眼睛,娇憨的把头一点。极少见的在没有被欺负的情况下露出乖巧姿态,如小狗般温顺的趴伏在怀里,轻轻磨蹭。

    “这可是笨蛋亲王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哼。”

    “瞧你这吃相,想要吃,却又不怕别人说嘴馋,强行怪主人多管闲事喂多了。”我忍不住捏了捏小侍女的鼻子。

    “哼。对于我来说,笨蛋主人也就这点背黑锅的价值了。没有其他作用了。”小侍女傲娇的把头一撇,小手却抱得更近,真是爱煞我了。

    “算了,总这么赖着也不是办法,还是我先出去吧。”看了外面一眼,我忧心忡忡。说不定那群家伙就等在门外呢。

    “虽然看到笨蛋亲王受苦很开心,但是如果波及到自己的话,那就头疼了,算了,这次就让我来解决吧。”

    黄段子侍女信心满满的说道。说完迅速钻出我的怀抱,穿好扔在床脚一边的侍女服,床上黑丝……呃,不能再看了,再看又要忍不住了。

    捂住发痒的鼻子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自然没有发现,故意高高抬起那宛如艺术品一般精美的修长光洁**,将穿黑丝袜的动作比平时放慢了好几倍的黄段子侍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笨蛋亲王也快点起床吧,否则等会效果过了我可不管哦。”

    效果?

    我心里生疑,却不敢怠慢,这笨蛋侍女废材归废材,却总是能耍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小聪明,今天就依赖她一次吧。

    我迅速穿上衣服,转过头,就看到黄段子侍女面带恶劣的笑容,将一个可疑的药瓶从帐门底下滚出去,就宛如……宛如微笑着将一个手榴弹滚到人群之中的爆炸狂魔,让我心里打了一个冷战。

    一秒钟过后,外面传来啪的一声碎响,紧接着传来巨大的骚乱。

    “咳咳咳,这……这到底是什么,这奇怪的黄色雾气。”

    “天啊,我受不了了,这股味道就像是沉沦魔用了几十年的那口大锅罩在脑袋上一样。”

    “耳朵,耳朵也传来奇怪的嗡鸣,好像是成千上万的小矮人在耳边磨着菜刀。”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闻过这么臭的东西,一百瓶恶臭瓦斯药剂浓缩起来也不如这股味。”

    “眼睛,我的眼睛也快不行了,滴进了安达利尔的毒液,我快不行了!”

    “舌头被迪亚波罗灌入了毁灭熔浆,我也要死了,呜呜呜~~~”

    外面传来的阵阵哀嚎,其中主要包括了比如说某长老,某魔女,以及某魔女和某魔女的声音,让我感到一阵大块人心,让你们蹲墙角,让你们偷听,傻了吧。

    就在这时,黄段子侍女的小手把我一拉,同时递过来一条湿毛巾:“捂好脸了,等会要是闻到一丝一毫,可不关我事。”

    想起刚才拉斐尔和萨绮丽的哀嚎,我心里大惊,连忙死死的用毛巾裹住整个脑袋,眼睛都用力蒙了起来,仅凭感知认路。

    然后,被黄段子侍女拉着冲向门外,乘着骚乱,眨眼间消失了。

    跑出好一段路,我们才停下来,解开头上的毛巾,相视一笑。

    “做的好。”

    “嗯哈,也不看看我是谁,可是能残忍的把睡着的妹妹泡到醋缸里消毒的人物。”黄段子侍女洋洋自得的说道,顺便又暴露了她对卡露洁实施过的罪行。

    “你刚才扔出去的是什么,威力竟然有那么大。”

    “没什么,只不过是做祖传避孕药的失败品而已。”小侍女淡淡的说道。似乎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忽然就能理解为什么威力会那么大了,我能活到现在真是太好了,一定是天国的奶奶在保佑着。

    解决了拉斐尔和萨绮丽这两个最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后,其他人就好对付了。我和洁露卡几乎没怎么收到调侃刁难,最后,就让大家聚集到了一块。

    “殿下。”卡露洁的脸蛋微微泛着可爱红晕,似是昨晚的残留,她上前一步,主动说道。

    “我想今天就出发,可以吗?”

    “好吧,万事要小心,小狐狸你也是。刚刚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还不熟悉力量,可千万别逞强。”点了点头,目光落到小狐狸身上,我满是遗憾的说道。

    好不容易能一起来第三世界,终究还是得分开,没办法,人太多了。实力太强了,不分开的话根本没法好好历练。对此,我也只能抱以十二分的遗憾和叹息了。

    “哼,本天狐的历练经验可比你这笨蛋要丰富多了,才不需要你来说教。”

    小狐狸噗嗦噗嗦的大幅度摇摆着尾巴,双手抱胸撇着脸,满满的傲娇姿态。不过依然能从她身上也感觉到遗憾之色,好像就快走到最后一步的恋人,却忽然面临着出国分离,然后展开波澜起伏的第二部……咳咳咳,扯远了。

    “这样吧。我看我们当中,还有不少人不熟悉第三世界的历练,包括我在内,其实经验也没比大家好到哪里,稳妥期间,我们还是定下几个规则,首先不要太深入,当然,卡露洁和小狐狸因为要去找阿尔托莉雅,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建立在此基础上,大家以半个月为一个周期,尽量能回来营地报一报平安,交流一下经验心得,卡露洁和小狐狸组则是尽量以一个月为周期,怎么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