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菲特今晚留下来
    ***************************************************************************************************

    带着恰西回到拉斐尔那的时候,大伙儿们已经自发性的开始准备晚饭了,就在拉斐尔帐篷外面的空地上,虽然人数不多,但勉勉强强也能算半个晚宴……吧?

    “看来我回来的正是时候。”

    耸了耸鼻子,我笑道,拉斐尔的厨艺还是没话说的,直追维拉丝,想当年教我做炖肉汤和烤肉也是尽心尽力,真不知道这近乎全能的百族公主,还有什么是学不会的。

    “再晚一点回来可就没你的份了。”用勺子远远的对我做了一下敲打状,拉斐尔目光落到身旁的恰西上。

    “小恰西,来的正好,帮我看看火,身为铁匠的你一定能行。”

    “好,好的。”恰西闻言立刻走过去,喂,别客人刚到你就使唤她干活啊!

    “小小吴也别闲着,快来帮忙。”

    “连我也要吗?到底想准备什么级别的宴会?”

    我惊了,小狐狸暂且先放到一边不说,尤丽叶也姑且暂缓议论,高露洁姐妹,咪啪骑士,塔莫娅,萨绮丽,还有本子娜,这些人可个个都能帮上手,再算上拉斐尔一个,这难道是要准备百人级别的餐宴吗?

    “让你帮就帮,那么啰嗦做什么?”拉斐尔把俏目一瞪。

    “好好好,我帮还不行,帮什么好呢?要不做炖肉汤吧,好歹当年你教过我。”

    “这种宴会。就别哪简单的炖肉汤凑数了。”

    “好吧,我其实还从蒂亚那里学了几手,虽然不大想做出来,做出来也不大想吃……”我退一步说道。

    “蒂亚……咳咳,今天还是算了。”拉斐尔或许也知道蒂亚最擅长的昆虫大餐,闻言咳嗽几声。含糊蒙混过去。

    “要不我贡献一点食材?比如说做个狐狸浴汤什么的。”我顺手就将路过的小狐狸抓到怀里,在她的惊呼声中,冲拉斐尔得意示意。

    这只咸狐狸,吃了那么多盐,大概只要让她泡泡澡,就能做出一桶咸味浴汤了,说不定还有其他诱人的味道,哎呀不好,我开始慢慢当真了。真的想吃一吃了,难道我真的是变态?

    结果是人作死必定死,我不想描述我被小狐狸追杀了整整十圈最后摁在地上抓脸啃咬的事实,场面太过血腥。

    “抱歉了……拉斐尔大人……我本来是想……想贡献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岂料……岂料在中途遭到敌人的袭击……您看……我已经……”艰难的说着,我将伤痕累累的胳膊肩膀和脸展示,这是属于男子汉的勋章,嗯哼,好男不和狐狸斗。

    “果然是个一点用场也派不上的家伙。”拉斐尔无奈的摁了摁额头。我说,你已经乘机休息了很久了吧。真的不用干活吗?难道是想打着使唤我的名义偷懒,仅此而已。

    我似乎猜错了,这百族公主提出了一个更加过分的要求。

    “既然这样,就将你身上的食物贡献出来吧。”

    “咦?哈。”

    “维拉丝做的,快。”

    “这……”

    “怎么,舍不得?”

    “没……怎么会呢。”我委屈巴巴的将维拉丝塞给我的干粮一点一点拿出来。好吧,我其实就是舍不得,还想在历练之中有滋有味的品尝呢,甚至连每天吃多少都已经算好了。

    “一……一半……”我的话已经有些颤抖了。

    “不够,我也想吃吃看呢。小琳娅一直顶赞的维拉丝的厨艺。”

    “那……三……三分之二……”

    “不够不够,再来多一倍。”

    “那不是已经超过全部了吗?!”

    “啧,只有在这种时候数学特别好。”

    “你刚刚转过头去说了什么,拉斐尔大人?”

    “不,没什么,总之全部交出来吧。”

    “……这,是打劫吧?”

    “什么?小小吴,你这个能随时回到第一世界品尝维拉丝做的美味的可恶幸福男,难道连这么点东西都不愿意分给我这个天天期盼着美食却不得而回的可怜绝色歌姬?”

    “……”虽然是事实,但是我觉得这样王婆卖瓜的不大好吧。

    “绝色歌姬?在哪里在哪里?哦,我发现了,不就是蜜拉和尤丽叶么,对吧,拉斐尔长【老】?”萨绮丽适时传来一记助攻,做的好,快点帮我转移拉斐尔的注意力。

    “不过,维拉丝的手艺,我也想试一试呢。”

    原来你也是对面的援军吗混蛋!!!

    最后,在营地两大魔女的微笑注视下,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压力,只能乖乖的将剩余的干粮掏出来,看着维拉丝的爱心便当离我而去,依依不舍的舔着刚才摸过干粮盒子的手指,感受上面残留的香味,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拉斐尔?】萨绮丽用眼神示意。

    【怎么,一看小小吴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疼了?】拉斐尔表示意志坚定,坑人到底。

    【你到是心肠一点都不软,明明是你的孙女婿。】

    【哼哼哼,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要从最基本的开始。】

    【但愿别玩脱了才好。】萨绮丽白了一眼,掉头走人。

    “真是可怜呢,小小吴,你这个样子让我很为难。”目送心软的萨绮丽离去后,拉斐尔回过头,故作不忍。

    “真的?”我眼睛一亮,擦了擦脸,哪有什么泪水。

    不忍就快点把我的干粮还回来,快快快!

    “这样吧。”拉斐尔犹豫了一下。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嗯嗯嗯,我在心里猛点头,无论能还回来多少,总归都是好事,我也不是吝啬的打算一点都不给你们品尝。

    “这里有些新鲜的食材,作为交换。你就带上吧。”拉斐尔说道,然后将宴会准备的一些肉食蔬菜生粮米面什么的,大袋大袋的塞到目露呆滞的我的手中。

    我要这些路边随便能买到的食材搞毛啊,还我的维拉丝!!!

    虽然内心气势汹汹的怒吼了一番,不过我却无力反抗拉斐尔的暴政,像我这样的救世主,像我这样的救世主,干脆被路边的野猫叼走算了,呜呜呜~~~

    结果。残暴的百族公主终究是没有手下留情,当着我的面,和萨绮丽一阵风卷残云,还不断夹给食量惊人的恰西,让我仿佛看到了维拉丝正在招手离我而去,心都在滴血。

    我说本子娜和黄段子侍女,你们两个也吃的挺欢嘛?!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还有密瑟雅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回孤儿院去!快回去!什么?之前吃了你的包子?我这就扣胃给你吐出来!

    结果,被我精打细算的分成三十份。足足能让我眷恋维拉丝的味道一个月的干粮,就被这些邪恶的人类一顿饭给消灭了。哈哈哈哈哈,果然暗黑大陆什么的,还是快点灭亡掉算了!

    晚宴最后,大家都心满意足,满嘴流油,唯独一个人身影苍白。仿佛身体失去了色彩般呆坐在角落,灵魂时不时从微张的嘴巴里吐出来,一副随时都要嗝屁的模样。

    “小弟小弟,别不开心嘛,来。陪姐姐喝酒怎么样?”这时候,罪魁祸首之一萨绮丽凑了上来,搂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呵,对不起,我现在正在思考关系暗黑大陆存亡的问题,没有空喝酒。”

    我语气空洞的应道,想一瓶酒就让我的心灵得到抚慰,做梦吧,愚昧无知的人类,今晚我可是要趴在被窝里哭上一整晚,谁都不能阻止我!!!

    “好啦好啦,偷偷告诉小弟你哦,这可是我从拉斐尔的床底下偷来的,她珍藏多年的美酒。”

    我心里一颤,脱口问道:“该不会是清神水吧,可别弄错了。”

    珍藏多年的加强版拉斐尔清神水,感觉如果倒在地面上,足以腐蚀贯穿整个暗黑大陆,到达另外一面,如果暗黑大陆和原来世界一样是球形的话。

    “当然不是,你也不想想看,我和拉斐尔是多少年的老对头了,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自寻死路。”萨绮丽笑眯了眼,眸中露出眸中意义上的可怕杀机。

    “今晚,就让我们两个偷偷把它喝光了,让痛失美酒的拉斐尔趴在被窝里一直哭到天亮,怎么样?”

    卧槽,萨绮丽会读心术不成?怎么会知道我要趴在被窝里哭一整个晚上?

    愣了愣,我才回过神,理清楚她的意思,原来是要让拉斐尔哭。

    嘿嘿嘿,不错,是个好主意,将自己的痛苦转移到别人身上,这不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吗?桀桀桀桀桀,但是……

    “安心吧。”萨绮丽看出我的顾虑:“所有的锅都由我来背,拉斐尔发火发不到你头上。”

    “成交!”我和萨绮丽的手拍到一块,瞬间达成了协议,于是乎,两人就愉快的将一瓶酒分成两份,为了避免被拉斐尔发现,转眼就就吞下肚子里了。

    还别说,味道真不错,当然没办法和萨克水晶酒相比,但不愧是拉斐尔珍藏了多年的美酒,最主要是这份大仇得报的快感,让我飘飘欲仙,朦胧中,似乎听到了萨绮丽的说话声。

    “对了,小弟,你这次来第三世界历练,准备都充分吗?让我看一看……”

    然后,就不大清醒了,这酒也是挺醉人的,嗯,让我想一想,是先睡一觉,还是先唱一首好呢……

    “搞定。”萨绮丽笑眯眯的冲拉斐尔做了一个手势。

    “做的好,也只有你才能让小小吴放松警惕,我就做不到了。”拉斐尔大喜。

    “也不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新人小弟会对你那么警惕。”

    “忍不住啊,总感觉小小吴站在眼前,不欺负白不欺负,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萨绮丽困恼的叹了一声。那眼眸里藏着的可恶笑容,要是让某德鲁伊看到,他非得……非得扑到琳娅的怀里委屈求安慰。

    “话说回来,浪费了你一瓶酒,放心吧,我不会亏欠你的。”拉斐尔心情大好。难得大方一回,小手一挥的大方说道。

    “哈?你在说什么呀。”

    “咦,难道不用了吗?这可是你说的。”

    “不用不用,这本来就是你的酒。”

    “我的酒?等……等等,难道你刚才和小小吴说的都是真的?”

    “那还有假?味道真不错,多些款待了,嘿嘿嘿。”得意的笑着,萨绮丽的身体宛如幽灵一般越飘越远,爽利的跑路去了。

    “等等。萨绮丽,你给我站住,我和你没完!!!”

    “这两个人,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阴谋诡计。”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女孩们,不明所以,看着打闹的拉斐尔和萨绮丽,再看看醉醺醺的趴倒在桌子上的某德鲁伊,困惑的皱起了眉头。

    “我可是……大陆第一歌神啊啊啊!!!”毫无预兆的。趴在桌子上睡倒的某德鲁伊,诈尸般忽然挺起。脚踏桌子,仰天长啸,魔法扩音器三号君不知何时握在了手中。

    “啪”的一声,手起手落,本子娜收回手刀,宛如绝世剑客般撩了撩耳根的一缕栗色秀发。头也不回的走回去,在她身后,某德鲁伊僵硬的身体轰然倒地。

    “这块大型垃圾,该怎么处理呢?”

    “交给我来吧。”卡露洁看了姐姐一眼,这对双胞胎姐妹。不知道在这短暂的眼神之中,到底交流了多少信息,总之最后是卡露洁微微颔首,接下了照顾主人的工作。

    仔细一看,夜风吹拂起的紫色秀发掩饰下,她的白皙面庞上,似乎泛起了一抹淡淡红晕。

    “殿下……没关系吧?”唯一不明所以的尤丽叶,有些担忧的看着呈大字型倒在地上的某人,担心问道。

    “没事没事,不是还有卡露洁吗?我们回去吧,夜色深了,也该睡了。”蜜拉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拉着尤丽叶的小手,率先告辞离开了。

    在两位骑士的带领下,留下几名女孩收拾残局后,这场宴会似乎并不算太成功的早早就结束了。

    “呃……”朦胧的睁开眼,额头上温热的感觉让晕沉沉的脑袋好过不少,下意识摸了摸,是一条还带着热气的手巾。

    对了,是在宴会里和萨绮丽喝醉了,然后躺了下去,我这酒量啊,何时才能涨进一些?

    摇摇头坐了起来,耳边立刻传来熟悉的声音。

    “殿下,你醒过来了,小心点。”说着,淡淡的郁金香幽香靠近,一双小手就扶上了我。

    洁露卡?不对,是卡露洁。

    虽然两人的体香很相似,但还是有些区别的,相处就了自然能分辨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