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九十章 又多一个麻烦的家伙
    ***************************************************************************************************

    “这……蒂亚,我觉得我还能呆多一两天。”目光从本子娜回到蒂亚身上,我轻微咳嗽,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本来想说多呆几天也没关系,但是想到家里貌似还有不少人在专门等我,这个多呆几天,也就变成一两天了,怎一个怂字了得。

    “凡凡,虽然我们赫拉迪克族已经沦落成为了一个中等族落。”蒂亚摁了摁太阳穴,然后忽然,伸手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调皮笑道。

    “但是,外面一些最基本的情报,我们也是知道的,而且,我最近可是帮了族里不少忙哦,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

    说着,这小丫头自豪的挺了挺胸,那神气又可爱的姿态仿佛在说,快点夸我吧,快点摸着我的头说我真厉害吧。

    “所以呢?”我强行装傻。

    “所以说,营地里有不少人正等着凡凡回去,这件事我可是知道的。”见某人还想忽悠,蒂亚灿烂一笑,背着小手,将脑袋顶过去,蹭在丈夫怀抱里。

    “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身为凡凡的妻子,必须有妻子的气度,没办法了,看在凡凡这几天那么尽心尽力陪我的份上,我就大大方方的将凡凡借给她们吧,嗯哼,终于也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种话了。不知为何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嘻嘻嘻。”

    小丫头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着,大概连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脸红红的笑了起来,不过脸上却尽是自得之色,用力点了点头。

    “嗯。果然先下手为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别得意了你这小丫头。”我看不下去了,将怀里得意洋洋的小脸抬起来,低下头,额头不轻不重的磕了一下额头。

    “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些什么,真是的。”

    “诶嘿嘿,我说的可都是女人的至理名言哦,凡凡听不懂也没关系。”

    “小看人,看我打你屁股!”

    “我说……你们二位。”就在这时,真正看不下去的娜娜公主。终于忍不住咳嗽几声,开口打断。

    “你们把我叫过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来看你们秀恩爱的吧?”

    “不关我事,谁知道这丫头在打什么鬼主意。”我连忙摇头,撇清关系,虽然不介意调戏一下本子娜不过我也不想无辜背黑锅。

    “是我把娜娜叫过来的。”蒂亚爽快的承认了。

    “那么,我的动物园里共患难的好友哟,到底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什么……动物园……共患难?”蒂亚歪歪头。表示不解。

    “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一定是这人偶公主舌头打结了,说错话了。”

    我一听,慌忙打断,同时瞪了万年公主一眼,几天前的帐了。你这家伙竟然还记在心里,在这种时候拿出来挖苦我一把,简直比黄段子侍女还要小心眼。

    “没办法,为了和猴子保持距离,避免被精神污染。我们总有一个得被关在动物园里,来,说说看吧,到底谁应该被关在里面,我可是难得打算听你这只猴子一次哦。”

    本子娜面对蒂亚的时候,内心总是充满包容温柔,但是一转脸面对我,立刻高傲的扬起眉毛,毒舌模式全开,变脸都没她那么夸张,简直精分。

    面对本子娜嚣张不可一世的步步逼近,我咬了咬牙,忽然悲天悯人:“其实这有分别吗?在地狱一族的压迫之中,我们都只不过是被关在动物园里,没有真正获得自由的人而已。”

    “原来说的是这个意思,我懂了。”蒂亚露出恍然状,不过神色却有些好笑,你们两个呀,干嘛把那么简单的话说的那么复杂,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文艺了?

    本子娜轻哼一声,抛来个“算你这次机灵,下次就没那么简单了”的眼神,我则是回以咱俩等着瞧,区区人偶还想下克上。

    “好了,凡凡和娜娜,你们两个不要再怄气了,真是的,明明名字那么像。”

    “哪里像了。”我和本子娜异口同声。

    “凡凡,娜娜,凡凡,娜娜,不是很像吗?一样顺口哦。”蒂亚指着我,又指了指本子娜,如是往返。

    “根本就不像好不好,只是你觉得顺口而已。”我头疼的拍了拍额头,这丫头,想法还真有够天马行空。

    “我不管,反正我觉得很像,很搭配。”

    我再次喷出一口老血,说我们名字很像也就罢了,我勉强可以当做是天马行空,竟然还加个很搭配,这到底是得有多大的脑洞才能说出这种话?

    “蒂亚,今天的你……有些奇怪。”身为闺蜜,娜娜皱了皱眉,发现今天的蒂亚有点不同寻常。

    “哪里,只不过是……稍微有点事想和娜娜说一说,所以才把你叫过来。”

    “哦,原来真的不是特地把我叫过来看你们秀恩爱啊。”

    “当然不是这样,娜娜觉得我像是那么坏心眼的人吗?呜呜呜~~~”

    “是是是,我错了还不行吗?那么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让你们在秀恩爱的时候我还必须站在一旁看不可?”

    “……”这人偶公主,果然对我和蒂亚刚才的亲热怨念不浅呀。

    “我啊,想和娜娜商量一件事。”对于好友一再的揶揄,蒂亚笑了笑,神色忽然微微严肃。

    “嗯,说吧,说完后我还得回去处理公务呢。”娜娜公主本能觉得有一丝不妙。

    “不急,接下来的交给我就可以了。”

    “什么叫接下来的交给你?”

    “意思就是,娜娜可以不用再头疼这些事情了。”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说我也是曾经的赫拉迪克公主,为族里帮一份忙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娜娜志不在此,不是吗?”

    “和志不志的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出一份力而已。”

    “那不是很好吗?正好这里有需要娜娜出一份力的地方。”

    “蒂亚……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直说了吧。到底想和我商量什么?”看着蒂亚脸上越来越灿烂的笑容,熟知对方的娜娜公主,心里打了个寒颤。

    “我想和娜娜商量的事情是……”说到这里,蒂亚的目光忽然一转,看看本子娜,又看看我。

    “我知道了。”我一拍手心。

    “身为赫拉迪克族未来的亲王,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属于赫拉迪克族的侍女,蒂亚一定是这个意思,想让本子……那……那啥你。当我的贴身侍女,哼哼,从此以后我就是你这人偶的主人了,哈哈哈哈,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为什么我非得当一个人偶的主人不可,还有区区的手办王,啧。这不是逼我重新入宅的节奏吗?”

    我嘴里念碎碎着,越想越富鱿凯。这和自己在原来世界收藏几橱柜的手办人偶挂画还有等身抱枕什么的,然后天天以主人或者朋友的身份和她们说话有什么区别……卧槽,这种黑历史就算在心里也别出现啊混蛋!!!

    “哈?我刚才听到了什么?一只妄想症后期的猴子在将他塞满了整个脑子的下流污秽液体从嘴巴里喷出来?”

    相比我的富鱿凯,本子娜听到这种话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恶寒抱紧的看着我,宛如看着一个头穿内裤嘴套口球赤果身体双持振动棒在大街上狂奔的超级变态。毒舌火力全开。

    “是吗?真是不幸,那么容我问一问,尊贵的娜娜公主殿下您,脑子里的到底又是什么东西呢?里面该不会是充满了毒蛇和蜈蚣的毒液吧。”

    “是这样就好了,我绝对会先一口把你这只猴子咬死再说。”本子娜恶狠狠的瞪着我。怒气不小。

    “可惜,本德鲁伊百毒不侵,哈哈哈。”

    “我看你不是百毒不侵,是身上的猴子皮厚到咬不穿,当然,脸皮最厚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不不,在你的毒舌面前还弱了点,我现在有些怀疑安达利尔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姐妹,从时间上来看还真有几分可能性。”

    “那督瑞尔就是猴子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只不过很不幸,虽然督瑞尔丑了点,至少没长歪,猴子却把肚子长到脑袋上了,里面满是脓包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那你就是迪亚波罗,口喷毒火!”

    “你是触手巴尔,变态鬼畜男!”

    水火不相容的我和本子娜,果然不到一会儿就大吵起来,出乎意料,这次蒂亚并没有站出来帮我们打圆场,这种违和的感觉让我们两个都觉得有古怪,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看向蒂亚。

    “凡凡和娜娜吵完了?”背着小手,俏丽嫣然的蒂亚,笑容一直是那么元气灿烂。

    “呃啊……吵完……不对,怎么可能吵完,本德鲁伊和这货一辈子没完,只不过是中场休息,中场休息而已。”

    我连忙改口,然后瞪向本子娜,恰好她也瞪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激出火花。

    “真是困扰呢,我现在终于体会到刚才娜娜的感觉了。”

    “什么感觉?”娜娜小心问道,总觉得现在的蒂亚很危险,随时都会说出石破天惊的话。

    “特地被叫过来,只是看你们两个秀恩爱,类似这样的感觉。”

    “哈?”我和本子娜异口同声,调子拉的老高,强调着内心的惊讶和不屑。

    “蒂亚,你今天该不会是生病了吧,我看还是去药师那看看比较好。”我探手摸了摸蒂亚的额头,另外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嗯,果然有些热。

    “难得附议猴子一次,蒂亚你还是去看看病比较好,已经到了说胡话的危险地步了。”

    “看到娜娜和凡凡的关系还是那么好。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无视我和本子娜的双重劝导,蒂亚继续说着不得了的话。

    “关系好?”我们面面相窥,同时冷笑。

    “是啊,某种方面来说可能是很不错,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深厚感情(老子就算死了也要拉你当垫背。吼吼)。”

    “真巧,我也是这么觉得,关系好的想要相爱相杀了(让本公主干掉你来证明我的爱吧臭猴子)!”

    “嘿嘿嘿。”

    “呵呵呵。”

    在我和本子娜皮笑肉不笑的【倾吐彼此感情】时,房间里不知为何充斥着一股冷意。

    但是这一切,蒂亚却恍然不觉。

    “嗯嗯,原来娜娜和凡凡的感情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比我想象的还要深一点呢,太好了。”

    等……等等,蒂亚。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说根本不会察觉气氛?

    我和本子娜有种不妙感觉,自己刚才该不会是玩脱了,被蒂亚抓住了把柄吧。

    “所以,我想和娜娜商量的事情是,娜娜这一次就跟上凡凡,和凡凡一起去第三世界吧,不。不仅仅是这一次,以后也是。我希望娜娜能代替我成为我们赫拉迪克一族常驻联盟的代表。”

    “咦……咦咦咦?!!!”对于蒂亚这一惊人决定,本子娜足足用了三个咦字来表达她的震惊。

    “蒂亚,你……你在说些什么呀,为什么我非得和这只猴子一起去第三世界不可,而且为什么要我去当联盟代表,这个人选不应该是你最合适吗?这可是为了给你经常去联盟和猴子相聚特地给予的身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娜娜,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是吧?”面对娜娜公主的质问,蒂亚不答反问道。

    “当然是了,事到如今说这种话做什么。你可别想轻易转移话题,快回答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娜娜公主坚决不上当的将话题转回正轨。

    “正因为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才十分了解对方。”蒂亚依然没有理会娜娜公主的问题,而是如自言自语一般说着,缓缓上前一步,握住娜娜公主的一双小手,捧在心口,下巴轻抵在上面。

    “所以,我十分了解娜娜哦,娜娜在族里,其实过的并不开心,对吧。”

    “说……你在说什么傻话,蒂亚,果然是生病了吗?我可是曾经的赫拉迪克公主,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一切,我怎么可能过的……过的不开心?”

    娜娜公主矢口否认,但是言语之间,却有一种被蒂亚看穿内心的慌张失措。

    “娜娜,我们是好朋友哦。”握着娜娜的双手,蒂亚握的更加用力,同时用更加有力的语言,一字一句,不容对方反驳。

    “我知道,我知道族人的目光给了娜娜很大压力,但是,这里是赫拉迪克一族,是法师种族,每个人内心都有着一颗法师的种子,当它成长起来的时候,对于魔法的渴望是无法想象的,正因为如此,我们赫拉迪克族才被称之为魔法一族,这是我们的骄傲,但是同时,也有避免不了的苦恼,比如说娜娜你,在族人眼里,就是一座移动的宝山,没有人可以做到无视,这种事情,就算我以赫拉迪克公主,甚至是在未来,以族长的身份制止,也制止不了,这是存在于我们内心本能的追求和渴望。”

    说到这里,蒂亚语气更加恳切祈求:“所以,娜娜,我希望你能原谅族人的无理,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请求很过分,明明他们给你带来那么大的压力。”

    “不,怎么会呢,别傻了,蒂亚。”娜娜愣了片刻,忽然释怀的笑了起来,反手握住蒂亚的手,也学着她一样,捧在胸口,将自己的下巴轻抵在上面。

    “蒂亚,有一件事情你搞错了,我再次强调,这里是我的家,族人们是我的家人,就算他们做了无礼的事情,给我带来压力和困扰,换成是你,你会和家人斤斤计较吗?”

    “不会,诶嘿嘿,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吗?”蒂亚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轻笑道。

    “但是,娜娜并没有否认这份压力,对吧。”

    “是,没错,大家的目光的确是让我感到有些不适,但是仅此而已,这并不能够成为我抛弃这里的理由。”

    “不对,娜娜也说错了,首先,我可没让娜娜抛弃这里,只不过是希望娜娜能够走出去罢了,其次呢,娜娜还有心里话没说,那就是,娜娜并不喜欢现在这种生活,对吧。”

    “哦,有什么判断依据吗?”娜娜公主含糊一笑,不置可否。

    “哼哼,娜娜可别小看我哦。”得意的抿了抿嘴,蒂亚宛如名侦探一般,深沉低下头。

    “娜娜生前……我是说,在娜娜并没有失去身体的那个时候,因为魔法病,身体虚弱的下床都难,所以一直都是呆在屋子里,向往外面的天空,对吧。”

    “这到是个不错的角度,但是论据不足,说不定我就喜欢宅在屋子里安心看书呢?”

    “还有一点是,娜娜在练习剑术的时候,那份专注和喜悦,和平时完全不同,这一点还不足够吗?”

    “你是怎么发现的?”娜娜一愣,有些无奈,自己已经尽量选择在空闲的时间以及无人的地方练习了。

    “也就是说,娜娜已经承认了?”

    “嗯啊,算是承认了吧,但是那又如何,就算族人带给我些许不适,就算我向往外面的世界,但是比起和这只猴子一起出去,我还是觉得呆在家里更好。”

    喂喂,你这家伙,别太过分了,亏我刚才还动了恻隐,小小的可怜了你一把!

    “娜娜为什么就是不爱说实话呢,尤其是在凡凡面前,老是喜欢唱反调,我觉得很可疑哦。”蒂亚的目光上下打量,似想要将闺蜜看透。

    “别……别说胡话,我和这猴子……算了,我知道了,你就是想方设法要逼着我出去对吧。”最终,在蒂亚的诸多手段下,这本子娜还是做出了妥协,好像最后的手段是我吧,话说我到底怎么了,带给这货什么压力了,竟然能让她屈服?难道我意外的竟然是公主克星?

    “不过事先说明,我答应的只是这次外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联盟代表什么的,我可不稀罕,更不会去做。”

    “好好好,我知道了,就先这么决定吧。”蒂亚笑眯着眼,有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从容睿智。

    卧槽,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天真元气,身体比脑子反应要快的行动派野丫头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