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 蒂亚和娜娜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更多支持!

    ***************************************************************************************************

    沙漠清晨的阳光还算温柔,再经覆盖整个赫拉迪克城的魔法阵层层削减,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多少暖意,却明亮堂堂。

    这些柔和和明快的光线,再经过法师塔的全副武装遮挡,只留下几缕,从严严实实的窗户缝隙之中投入,在昏暗里间的书桌上洒下几许米华,光暗浮动之间,隐约可以看到羽毛笔的身影,大宗大宗书卷的轮廓,还有似乎字迹未干的批文,简洁,而透露着一股严肃。

    这一切,似乎在显示着,法师塔的主人不但博学多才,而且掌握着不小的决定权力,寻常人脑海之中,立刻就会浮现出类似萨克隆或者凯恩那样的白胡子老人的严谨形象。

    但是,和想想中差距甚大,此时此刻,法师塔的主人还蜷在书桌右侧一角,那完全不受光线侵袭的大床上,昏暗之中,从被窝里露出的上肩,白皙光滑的精致肌肤显得格外明显,轻轻扭动,发出梦呓声音,那柔和的女性声线如此年轻诱人,是含苞初放,充满美好的少女。

    少女睫毛轻颤。最后终于醒了过来,冰蓝色的深邃眼眸,在黑暗之中,可以明显的看到瞳孔外侧,似虹膜的地方,有着一圈无暇灼红。再然后,那洁白无垢的玻璃体中,只有在漆黑中能看到,丝丝仿佛闪电般的东西掠过,在瞬间破开黑暗。

    这样一双眼眸,轻易的就包含演变了代表着巫师三大体系的冰雷火,却丝毫不显复杂突兀,在少女身上,反而衬托着一股魔法格的高贵和不经意的妖艳。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只有拥有法师种族——赫拉迪克族纯正血统的人,才会拥有这样一双奇异之瞳。

    眼睛眨了眨,在里面流转的魔法元素渐渐平和下来,除了冰蓝灼红之眸依旧艳丽,让人瞩目以外,少女身上的魔法威严已经淡薄,难以察觉。

    她困惑的。可爱的歪了歪头,注意力转移到被窝下面。将她从清梦之中搅醒过来的罪魁祸首上。

    那是一只可恶的大手,正趴在她赤果娇贵的身躯上,胸脯的右侧,准确无比的将代表着少女柔软以及母性的一只洁白玉峰牢牢握在手心,时不时轻揉把玩,还调皮的捏捏顶峰上的樱桃。传来一阵一阵的奇妙酥麻感,正是让少女醒过来的原因。

    “凡凡,讨厌啦,凡凡,打扰人家睡觉。”侧过身子。少女准确无误的钻向躺在她身旁的另外一具男性高大躯体的怀中,撒娇模式全开。

    “嗯哼。”那人很是得意的轻哼一声,带着些许报复的快感。

    “活该,谁让你昨晚不让我好睡。”

    “切,说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快活,凡凡没有,不乐意似的,不还是每次都精神抖擞的压过来。”

    “咳咳咳!!!蒂……蒂亚,咱说话能别那么直接不?”男人显然被女孩直白的话语给呛着了,一个劲的咳嗽。

    “为什么呢?我和凡凡已经是夫妻了呀。”

    “就算是夫妻,说话也不能那么大胆,我们是文明人,应该文明摸球……不对,是文明说话。”说着这话的男人,把握着少女高耸胸脯的大手,又是熟练的揉捏了几下,咂咂嘴,感受着传回来的巨大脂滑柔软弹性,回味无穷。

    “那该怎么说好呢?”因为丈夫的动作而发出一声不可自抑的诱惑低吟,名为蒂亚的少女虚心求教。

    “比如说……只有一个人是干不了事的,必须两人配合,方能试探出我的长短,你的深浅,然后得到精……哦不,是升华,产出丰硕的劳动结晶。”

    “什么是丰硕的劳动结晶?”似乎觉得这种说法很有趣,蒂亚眨了眨明媚的眼眸,脸红红的忍笑问道。

    “女儿。”

    “咦,为什么不能是儿子。”

    “那是糟粕,就好比是混在韭菜里的狡猾野草。”

    “呜呜呜,人家没把握一定能给凡凡生个女儿,该怎么办好?”

    “你想太多了,先怀上再说吧。”某人不知想到什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似在说【天国的维拉丝小狗狗】之类的。

    “说的也是。”蒂亚调皮的吐了吐香舌,眉头也是微蹙。

    “而且,随着我们的实力提升,以后会越来越难。”

    “谁说不是呢?”

    “怎么办怎么办,连和凡凡结婚最久的维拉丝都没有怀上,那我岂不是……岂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

    面对着急的蒂亚,某人和言安慰:“也别怕,这种事又不是说做多了就一定能怀上,讲究一个运气和缘分,就好比有人十级五证,有人九十九级还抱着太太痛苦……呸呸呸,我在说什么,总之要相信概率学,也要相信玄学!”

    “不大明白凡凡在说些什么,不过能明白的地方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嗯嗯。”蒂亚轻微点头,似乎有些释然了。

    “不过,次数还是会有影响的,对吧。”

    “那个……自然是这样没错。”

    “我和维拉丝在这方面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是有点大……”

    “该怎么办才好呢?”

    “是……是啊……”

    “质量……应该可以弥补数量上的差距,对吧。”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某人脑门上冒了个问号,质量,指的是什么?

    “所以说……凡凡……”

    蒂亚的小手,开始在对方赤果平坦上的划起了圈圈,本就妖艳的眼眸。更是笼罩上一层妩媚水光,那声软糯甜腻的凡凡,叫的能让人全身发软,唯独一处竖直敬礼。

    “又……又要?”

    “不可以吗?凡凡明明很精神的说……不是吗?”

    大胆热情的沙漠少女,温软的小手已经从胸膛上一直摸下去,抓住了惊呆的小伙伴。弯弯的眼眸,微勾的嘴角,均是透露出一股魅惑的,有些h的柔媚浅笑。

    发出致命的诱惑之余,蒂亚嘴里还一边小声嘀咕计算:“如果凡凡和维拉丝一晚一次,那么我和凡凡就一晚十次,如果凡凡和维拉丝一晚两次,我和凡凡就一晚二十次,这样一来。只要一年多就能追上了,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愉快你妹啊,我会没命的!

    耳尖的某人如何能假装听不到近在眼前的小算盘,听得蒂亚竟然在打这样的小算盘,差点就吓尿了,这是要上演天狐情殇外传——赫拉迪克情殇的节奏呀。

    只可惜,嘴里叫着不要的某人。身体却依然很诚实,在火力全开的蒂亚诱惑下。一整个上午,又为赫拉迪克公主殿下的小算盘做了不少次贡献。

    等日上晌午,连太阳都看不下去这对夫妻没羞没臊没日没夜的滚床了,强行扭着腰将几缕光线歪歪斜斜的从窗口照到角落的床上,似在做出提醒。

    “咦呀,不好。昨天还剩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好,本来是想上午赶过去处理的。”终于心满意足的蒂亚,和终于被榨干的某德鲁伊,并排躺在床上,说了一些让人脸红耳赤的情话以后。蒂亚忽然惊觉。

    不过随后,她露出安心笑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娜娜应该会帮我通知长老们代为处理的。”

    “你啊……”看着蒂亚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我都快无语了,虽说和那本子娜有仇,但是这种时候还真有些怜悯她。

    想象一下,闺蜜和男朋友一整天都在滚床单,让她不得不接下闺蜜的工作,东奔西走,是不是很有女吊丝的感觉?可怜呀可怜,曾经高贵的血盟骑士团副团……咳咳,错了,是纵横同人界,哪怕在无数本子里都同样身份高贵的她,如今却沦落到这种地步。

    “哈欠!!!”手中托着厚厚一沓批文的娜娜公主,忽然无故的打了个喷嚏,让旁边几位赫拉迪克长老十分惊讶,对祖先的技术再次报以无限敬仰。

    这具魔法机关人偶实在太逼真了,连喷嚏这样的微小功能都考虑到了,完全和活生生的躯体没有任何区别。

    如若不是这具机关人偶已经注入了灵魂,严格来说就是一条生命,而且这个生命还是她们三万年前的公主殿下,身份高贵,不容亵渎,赫拉迪克的法师研究狂们,早就恨不得将机关人偶身躯拆下来,研究个够了。

    “蒂亚也真是的,见色忘义的家伙……”娜娜公主揉了揉鼻子,碰一声将批文重重放落在书桌上,心中充满怨念。

    不用脑子想,她都知道,从昨天下午一直到现在,从未走出法师塔一步的那两个,到底在做些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估计没睡多久吧。

    想到这里,洁白无暇的脸蛋上微微泛起燥热红晕,而这细微的变化,又让长老们一阵唏嘘感叹,敬仰万分。

    娜娜公主有些别扭,说实话,她觉得在赫拉迪克族有些别扭,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是赫拉迪克族的一员,如果不是因为最好的朋友蒂亚在这里,她可能……她可能会选择去罗格营地,宁愿时不时面对那个可恶的万恶的德鲁伊猴子都更好。

    因为她在这里总是能招致许多瞩目的目光,绝大部分赫拉迪克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她的身体是一具结合了无数神器精华,巅峰时期的赫拉迪克族最顶尖的技术,以及已经绝迹的地精一族最强大的机关技艺,三者合一所打造出来的机关人偶身躯,是曾经导致赫拉迪克族衰落的直接原因。

    当然,这些瞩目的目光,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带上讨厌嫌弃,这并不是这位尊贵的古代公主的错。所有人都明白。

    但是,娜娜宁愿他们带上讨厌嫌弃,都比现在好过,因为这些目光太炙热了,并不是男人看女人那种对美丽和爱情的炙热追求,虽然也有极少数但是可以忽略不计。这份炙热,是恨不得将她拆下来研究的,身为法师对顶尖魔法技术的抑制不住的疯狂渴望。

    “唉。”有些茫然的重重叹息一声,娜娜提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处理着蒂亚昨天留下来的手尾工作。

    这时候,法师塔里没羞没臊的夫妻两人,终于从床上圆润的滚了下来,梳洗完毕后,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于是蒂亚就准备去做一份爱心大餐……结果被某德鲁伊拉住了。

    “这次就别忙活了,你也累了吧,我们出去吃。”

    “一点都不累哦。”蒂亚精神奕奕的握了握小拳头,宛如被朝露点缀过的明媚神态,的确看不出丝毫疲惫的样子,和仿佛瘦了几十斤的某人形成鲜明对比。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啊。我在心里重重叹息一声,却还是拉着蒂亚的小手。做足一副体恤妻子的姿态。

    无他,蒂亚准备的纯天然昆虫大餐实在有点……呃,反正现在不想吃。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蒂亚只好作罢,两口子手牵着手,有点小幸福的走出新婚小窝。走在熙熙攘攘,光照十足的街道上,不一会儿就被认出来,对于一个多月前才在这里举办盛大的婚礼的公主和未来亲王,大家可都还是记忆犹新。两人的身份一旦暴露,所过之处都是欢呼,越来越多的人涌上来,渐渐造成拥堵,变得寸步难行。

    见此,我和蒂亚无奈的相视一眼,并没有想到两个人一起出现,会造成这样的效果,无奈之下,我只好冲人群笑着招了招手,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迅速弯腰抱起蒂亚一跃而起,翻过屋顶,横穿好几条街道,躲到无人的小巷里面。

    蒂亚丫头很高兴的样子,在我抱她跳起来的时候大呼小叫,完全就是没长大的丫头,就这副形象还想做未来的女族长,哼,早着呢。

    我放下蒂亚,在兴奋不已的小丫头鼻子上刮了一下,然后两人换了一身宽大隐蔽斗篷,从小巷里走出,继续未完成的逛街事业。

    当然,在这之前,还是先找个小摊或者餐馆,将已经饥肠辘辘的肚子抚慰平了再说。

    和我在一起的蒂亚,和我不在的时候的蒂亚,完全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这小丫头吃的稀里哗啦,嘴角边上粘到了东西,就冲我努着小嘴,让我帮她擦,当然,我要是学着经典镜头那样,宠溺的在她嘴角上轻轻一抹,然后将手指上的食物吃下去,定会换来蒂亚最是幸福灿烂的笑颜,为了这份笑容,我只好拼了,光是这样似乎就吃了个半成饱。

    之后,我们一起逛街,像普通人一样,带上在小摊上买来的沙漠风情的面饰,流连于各种小吃,买下不知名的古怪鹅卵石,因为戏水而被鱼店老板赶出去,在魔法道具店里引发骚乱,将一个浓缩了臭鼬毒气的瓶子打开,在裁缝店里试穿衣服,蒂亚让我打扮成女的,她打扮成男的……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别的不说,就你那巨ru属性,能瞒得过谁?

    *******************************************************************************************************************************************************************************************************************************************************************************************************************************************************************************************************************************************************************************************************************************************************************************************************************************************************************************************************************************************************(小说《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