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新婚加小别
    ***************************************************************************************************

    虽说已经下定决心要去第三世界,也得到了女孩们的理解,不过在出发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那就是,去赫拉迪克族一趟,看看蒂亚,和她道声别,自结婚以后,没享受几天蜜月我们两个就不得不分开,实在怪对不起蒂亚的。

    因为只是单纯的去看望蒂亚,新婚夫妻俩聚上一聚,大家也就十分识趣的没有谁提出来要跟着一起去,不,还有一头完全不懂观察气氛的水晶龙,听说我要去鲁高因,嚷嚷的就想跟着去见识一下沙漠风光,结果被我面无表情的扔到了106号路草丛里去了,很好,这只水晶龙已经被我抛弃,变成了野生的水晶龙,大伙儿上吧,大师球伺候!

    为了不让大家久等,在决定去第三世界的当天我就出发了,去赫拉迪克族比去精灵族还要简单许多,传送到鲁高因之后再传送到赫拉迪克城,两次中转一步到位。

    因为来去简单,我也带着八分私心的向蒂亚建议过,干脆就在营地这里住下来吧,然后把赫拉迪克当做工作点,每天上下班来回时间不过十分钟而已,实在太便利了。

    不过几番思考后。蒂亚还是很艰难的拒绝了这个诱人的建议,毕竟她的工作不同于上班族,她是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殿下。是未来的族长,就算再方便都好,你听说过有哪个族的领袖,是把自己的族落当做办公地点而在其他族里居住的吗?连自家领袖都办了绿卡,这样的种族不民心溃散才怪呢。

    来到赫拉迪克族后,没走两步,让我仔细观察离开了一两个月的赫拉迪克城。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一道熟悉的身影就迎了上来。

    蒂亚?不对,我脸上的笑容一敛。变成了便秘表情。

    是本子娜,这家伙来迎接我?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见我臭着一张脸,本子娜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哪里的话。你看我的笑容多灿烂。”我强行勾起两边的嘴角。笑的要多假有多假。

    “算了,笨狗的笑容都比你的好看。”

    “其实我也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圆滑之人。”假笑变成了皮笑肉不笑,我不甘示弱的反击。

    “滋滋滋~~~~~~”

    仿佛有剧烈的火花,自我们目光对视的交错点迸发出来,导致路人一脸不明觉厉的退避三舍,生怕殃及池鱼。

    “为什么我非得给一只猴子带路不可,蒂亚也真是的。就算忙的脱不开身也应该找别人才对,区区一只猴子。干脆直接带到动物园里关起来好了。”

    “那真是辛苦你了,一直在动物园里生活的你,急于找一个小伙伴玩耍,这份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就算是一只猴子大概也没闲工夫陪你,抱歉,你还是去找蚂蚁啊臭虫啊什么的当邻居吧。”

    “已经不满足于猴子的身份想要当蚂蚁或者臭虫了吗?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喜欢受虐?别靠近我,会传染的。”

    “放心吧,多傻的傻气也不会传染给榆木脑袋。”

    “哎呀,已经不打算否认傻气了吗?”

    “你才是,不打算否认自己孤零零的住在动物园里想找小伙伴了吗?”

    “我可是和蒂亚住在一起,你的意思难道是想说,你的新婚妻子住在动物园里比较合适?”

    “不不不,一个在园内一个在园外,隔着一面铁栏,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请别强行在一起。”

    “那么睡觉也是在一起呢?请问未来的亲王殿下有何感想?想必您这样的高贵身体,一定不屑于住动物园吧,我还是另外安排你在其他地方落脚吧,绝对比动物园好百倍千倍就是了。”

    “你这家伙……”我咬牙切齿,有种最后被自己的陷阱给套进去的感觉,难道一开始她示弱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论牙尖嘴利,我还是略逊这货一筹吗?

    “哼,你也就会逞口舌之利而已,不是还得来乖乖带路吗?”

    “是吗?你认为我现在把你甩下,蒂亚会责备我吗?”

    “是是是,当然不会,我知道你和蒂亚的关系很好,但是我一个人能行,看着吧。”

    “好吧,既然猴子你这样说了,我就拭目以待,当然,若是迷路的话,找别人问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吧,所以就算没有我带路也能找到蒂亚,这种事情我当然清楚。”

    “就算不用你带路,不问人,我也能自己找到蒂亚!”我怒了,小看人么你这本子娜。

    “那我真是期待了,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在某个角落偷偷跟着猴子你,看看你是不是像嘴上说的那么轻巧不用问路,安心安心。”

    嘴角勾起一抹看着猎物上钩的狡猾笑容,本子娜笑的贼灿烂,贼可恶,慢慢地,身影慢慢地消失在街道人群之中。

    可笑,我堂堂大陆第一迷宫杀手!

    真是可笑,我堂堂联盟第一迷宫杀手!

    简直可笑之极,我堂堂罗格第一迷宫杀手!

    “……”

    等……等等,这不对,今天大概……嗯,一定是第七感需要休息了,有点不在状态,所以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不是有句俗语叫被淹死的往往都是会游泳的人吗?我现在就是类似于这样的境况。

    还有这魔性的道路布局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是说萨克隆规划的不好,只是……该怎么说呢?好像……好像一两个月不见。街道又多了好一些,建筑也多了不少,导致我之前的记忆出现了混乱。所以才会分不清东南西北,一定是这样,只要能找到标志性的建筑……标志的建筑……

    果然还是问一问人吧,谁都会有不在状态的时候,我手上又没脉动。

    正当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忽然一道强烈的目光从身后的某个角落方向投过来。仿佛能发出“叽~~~~~~”这样的监视警告声。

    重重的咽了一口,想起刚才万年公主特地强调过的话,绝对绝对不会在某个角落跟着。等着看我的笑话,我顿时恨的牙痒,这本子娜,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我今天没有状态的?

    不行。不能让她继续笑话下去了。这种时候就算真的迷路了,也要强行装作没有,我这是在逛街,逛街懂不,来,小朋友们看清楚我的口型,跟我一起念,歌舞昂逛。逛街。

    吹了吹口哨,我若无其事的收回之前打算问路的举动。两只手放在后脑勺上面,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这到是提醒了我,新婚之后的再次重逢,如此重要的事情,果然还是买点什么礼物送给蒂亚吧,比如说九十九朵玫瑰,绝对不会给本子娜。

    往花店里一钻,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束花,看到没有,本子娜,本德鲁伊也是个浪漫滴男人。

    只不过是区区赫拉迪克城而已,能有多大,我多花点时间,从东边逛到西边,再逛到北边南边,难道还找不到目标不成?

    太阳渐渐落下,在赫拉迪克城城东区某条主干街道上开店或者摆摊的商人们看到了奇怪的一幕,一个格外显眼的冒险者——手中拿着一束鲜花,身上披着老土过气的斗篷,这样的形象想忘记都难。

    这样一个男人,隔个十几二十分钟,就从自己面前走过一遍,毫无例外。

    该不会是迷路了吧,起初大家都是这样想,可是等这人开始转第五圈的时候,大家又不这么认为了。

    不可能是迷路吧,再怎么路痴也不可能在同一条街道上迷路四五遍,从这条街走出去,可是足足有三个连续的岔路口,每个岔路口又是十字街口,如果真是迷路的话,每次每次都能准确无误的绕回来,那概率得有多低呀?一定是有意这样绕的。

    看他手中拿着一束粉红的康乃馨,或许,难道是他的母亲在这条街道上不小心出了什么事故……所以才这样一圈又一圈的悼念?

    想到深处,感情丰富的人们眼眶不知不觉湿润起来,多孝顺的孩子呀。

    ……

    咦?这间花店……怎么有点眼熟?我抹了抹眼,再次确认,该不会就是自己刚才买花的地方吧,一定是错觉,赫拉迪克城的花店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了,哈哈哈,真是个充满芬芳,热情洋溢的新兴之城啊。

    将怀里已经有些萎缩下垂的花束正了正,我迈出脚步,准备继续寻找那传说中的我和蒂亚的家,赫拉迪克城真大呀,明明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感觉周围的景色还是很熟悉。

    “真是看不下去了你这笨蛋路痴废柴猴子!”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股拉力,以及熟悉的气急败坏声音,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谁拎着像拖把一样飞快在街道上拖行,眼前一阵眼花缭乱,等我回过神来,周围的景色已经完全变样了。

    这里是……

    抬头一看,我大喜过望,这不是蒂亚的法师塔吗?你看,这不一眨眼就找到了么,多简单。

    想到这里,我得意洋洋的瞧向一旁的本子娜。

    “你这家伙,使诈。”

    “我怎么就使诈了?”忍住一拳将这笨蛋揍飞的冲动,娜娜公主从牙缝里挤出一字一句。

    “我明明已经快找到这里了,你不服输,就跑出来捣乱,强行将我拖过来,搞的好像是你带我来这里而不是我自己找到似的,这不是使诈是什么?”

    “你……”娜娜公主有种吐血的冲动,忍住。忍住,干嘛要和一只路痴猴子计较,我才不会被他拖到同一个智商层次然后被他的丰富经验所打败。

    深呼吸了好几下。她才忍住了这口气,心里充满挫败,一开始就不应该调戏这种笨蛋,因为他已经笨的感觉不到你在调戏他,反而认为对方智商感人不要太逗比。

    “去去去,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当然。你非要看我和蒂亚恩恩爱爱,我到也不是很介意。”瞧了垂头丧气的本子娜一眼,我莫名升起一股满足感。不容易呀,终于打败她一次了。

    “请我进去我也不去,又不是不知道你们两个有多没羞没臊。”本子娜很识趣的白了我一眼,或许是因为大受打击。平时的腹黑毒舌不在。竟然乖乖的转身走掉了。

    啧,区区手下败将,不足挂齿。

    我整了整身上的斗篷,大步迈入法师塔,说起来我和蒂亚并没有所谓的婚房,非要说有的话就是蒂亚这栋法师塔,虽说离这不远的那栋三层小别墅,萨克隆因为工作的关系十天有个七天都不在家里住。但我和蒂亚还是更喜欢在这里,安静。不被打扰。

    法师塔本有些阴暗的环境,在我心情愉悦的衬托下,也变得明亮宽敞,踏着轻快的步伐,眼看就要到我和蒂亚的小窝,我放慢脚步,蹑手蹑脚的朝房门走过去,准备给蒂亚一个惊喜。

    站在门前,我深呼吸一下,正要打开,冷不防的背后忽然抱来一团人影,吓了我一大跳。

    谁,是谁偷袭我?难道是本子娜?

    背部传来的柔软触感,如此熟悉,让我一下子否定了其他人,脑海之中浮现出唯独一道身影。

    “蒂亚丫头,你这调皮鬼,竟然偷袭丈夫!”

    我【大怒】的转过身,将这小丫头抱起来,狠狠揉脸。

    “因为想给凡凡一个惊喜嘛,凡凡不是也有这样的打算才蹑手蹑脚的走过来么?嘿嘿嘿。”已为人妻的蒂亚,性子一点也没改,脸上的笑容依然如太阳般的灿烂纯真,让人喜爱。

    吓人不成反被吓,我面子很是挂不住,矢口否认:“不……不对,我只是怕打扰你在里面工作,才特地放轻脚步而已,才没有打算给你惊喜或者想吓你一跳的意思。”

    “我也是哦,我只是忽然想躲到角落里头,一个人静静,没想到会遇到凡凡从身边经过,并没有特地想吓凡凡的打算,这都是误会。”蒂亚丫头眨了眨眼,学着我,也摇起了头。

    “就你这闹个不停的丫头,还想静静?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该打屁股。”我扬了扬巴掌。

    “还不是跟凡凡学的,嘻嘻,来啊,凡凡能打得到就来。”这丫头,像精灵一般逃脱我的手心,洒下一连串悦耳快乐的少女笑声。

    “等等,你别跑,别被我抓到。”

    “才不要,凡凡好可怕,我可不要被抓到。”

    法师塔里的空间毕竟不大,很快,蒂亚就被我堵到了死角。

    “嘿嘿嘿,蒂亚丫头,这会儿看你怎么跑。”

    “凡凡想对我做什么?”缩在角落里的蒂亚,故意露出楚楚可怜的无助表情。

    “你说呢?”我张牙舞爪,一步一步逼近,准备享受猎物。

    没想到,这只【猎物】比我动作还要快,等我接近的时候,忽然一个闪身扑了上来,然后,嘴唇上传来柔软甘甜的触感。

    是蒂亚……这丫头啊……

    我睁了睁眼,随后眯起,张开双手,将扑到怀里献上香吻的蒂亚紧紧抱住。

    沙漠少女的热情,还真让人有些吃不消啊……

    于蜜月之中分别,这份酝酿了将近两个月的感情,炙热无比,让我们足足吻了十多分钟,才意犹未尽的唇分,依旧若即若离。

    “丫头,讨打。”我抬起手,在蒂亚的翘臀上轻轻拍了一下。

    “讨厌,都说不许叫丫头了,我现在可是凡凡的妻子了。”蒂亚在怀里撒娇的扭了扭,那火热丰满的娇躯让我差点把持不住。

    “好吧,我的妻子丫头。”

    “不还是丫头吗?不行不行,得换一个。”

    “丫头妻子。”

    “呜呜呜,凡凡欺负人。”

    “就欺负你,不行吗?”我又拍了一下这丫头的翘圆屁股,感觉一家之主的威严从未如此强大过,哼哼哼。

    “没办法,谁让我现在已经是凡凡的妻子了呢,就算被欺负了,也只能含泪忍受了。”

    小丫头委屈巴巴眨着水盈盈的灼红冰蓝眼眸,眉角却尽是妩媚以及开心得意,似乎这句话的根本目的,只在于强调和炫耀她已经是我的堂堂正正的妻子了。

    这样的蒂亚实在太萌了,我忍不住又吻了上去,享受她的热情似火。

    “凡凡……凡凡……”

    被顶在墙上的蒂亚,从嘴角中漏出娇媚诱人的低吟,虽然和这丫头正式开始滚床,只是从第三次结婚开始,不过在那之前,我们两个却早已经奸恋情深,除了最后一步以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所以对于蒂亚每一个反应的隐藏含义,我已经了然于胸,了如指掌。

    耳边听到蒂亚的迷离娇吟,我就知道这丫头已经完全脑热情动,想要用最热烈的方式,将新婚加小别所积累的思念和怨念,全部发泄出来。

    大脑嗡嗡一响,我的理智空间也所剩不多,将完全挂在身上的蒂亚托着臀部一提,一边炽热的吻着,一边走向房间。

    竟然一见面就要……沙漠少女的热情还真是让人大吃不消呀。

    不过,我喜欢!

    ***************************************************************************************************

    感谢【nomoneyread】酱,【怒送人头】酱等书友的打赏哦,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