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八章 三毛一本,造福大陆
    ***************************************************************************************************

    半睡半醒中,鼻子里隐约传来痒痒的感觉,下意识用手扇了扇,不一会儿,这调皮可恶的感觉又悄然而至,如是再三,我终于不情愿的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一张熟悉到极点的亲切绝丽笑颜。

    “琳娅宝贝,别闹。”揉了揉眼,我下意识伸出手,将送上门的妻子抱在怀里,蹭了蹭,重新合上眼,准备再睡一会。

    一秒,两秒……似乎被尤丽叶传染了,我的反射弧足足用了六七秒的时间,才终于惊觉过来。

    咦,这里是……这里是狐人族才对,琳娅?

    再次睁开眼,将怀里的女孩拉开一看,可不是自己娇滴滴的妻子?

    “吴大哥,快回魂咯。”小妮子脸蛋微红,调皮的在我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

    “你怎么……哦,我记起来了。”迷糊的大脑逐渐清醒,我又他喵的想起来了,当然不是想起什么奇怪的前世,而是记起来上午在狐人广场看到的一幕。

    琳娅,她是作为联盟的代表前来祝贺小狐狸成功【渡劫飞升】。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薄怒:“你这妮子,还将丈夫我放在眼里吗?来了狐人族竟然也不先来我这看看我。”

    琳娅宝贝很是无辜的眨眨眼,天蓝色的眼眸闪烁着柔情,一下子就将我那丁点的不高兴融化掉了。

    “我这不是打算给吴大哥一个惊喜吗?谁知道吴大哥会偷偷跑去广场看,结果被发现了。”

    “我跑去广场看?没有啊,我哪有。”心里一惊。我下意识的否认装傻。

    “嗯哼,虽然没有看到吴大哥,但是我分明感觉到了,撒谎可不好哦。”

    琳娅妮子将无暇的俏脸凑上来,鼻尖碰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那双天蓝眼眸在眼中无限放大,变成了天蓝色的广阔深邃天空。

    我对这样的亲昵举动,最是没辙,无奈只好承认:“是是是,我是跑去广场看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在狐人族里的尴尬处境,所以没办法现身。”

    “我当然知道,所以还奇怪呢,吴大哥到底是怎么在狐人的眼皮底下在外面溜达的?要知道。不单是你的本体画像,就算是熊人变身和狼人变身,也被那些狐人熟记于心,绝对不会看错,就算披着斗篷也难隐瞒。”

    “我……我自然有办法,可恶,你在小看救世主吗?”

    琳娅的一番话让我冷汗嗖嗖,震惊于那些狐人完全准备。看来是真的要将我这个【淫贼】完全杜绝于狐人部落,不给丝毫接近的机会。幸好自己还有圣月贤狼变身,否则自作聪明的企图用妖月狼巫或者地狱格斗熊变身蒙混过去,刚走出大门立刻就会暴露。

    另外,琳娅聪慧含笑的眼眸也让我心里发虚,难道是让她猜出来了?

    “咳咳,不说这个。难道我们夫妻久别重逢,不能先来个拥抱吗?”我强行转移话题。

    “刚才不是抱过了吗?”

    “那不算,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

    “真拿吴大哥你没办法。”琳娅小妮子抿嘴轻笑,落落大方的给了我一个深情拥抱。

    “还是我家琳娅最乖。”陶醉在琳娅的温柔之中,我满意点头。

    “是吗?我还以为吴大哥已经开心的不想回家了呢。”在怀里的琳娅仰起头。用上扬的,带着促狭笑意的目光看着我。

    “怎么会呢,就算是老夫老妻,你这样冤枉我,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你。”我大怒,轻轻在这小妮子的翘臀上拍了一记。

    “咦呀,吴大哥,你这个色狼。”冷不防被偷袭的琳娅,脸红红的白了我一眼,用有些吃醋的语气说道。

    “因为,吴大哥不是有歌姬大人给你唱摇篮曲吗?这可是整个暗黑大陆的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难道还不满足吗?”

    歌姬?摇篮曲?

    我立刻想起了尤丽叶,顿时冒出一额头的冷汗,以及庆幸不已。

    幸好我在最后还是抵挡住了膝枕的诱惑,只让尤丽叶给我唱歌,否则让琳娅回来看到,就算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这个……误会,是误会,因为尤丽叶无论如何都要报答我陪她一起出去玩,坳不过她,所以才拜托她给我唱摇篮曲。”

    “原来如此,吴大哥是和尤丽叶一起出去玩的呀。”琳娅的目光更是意味深长,让我有一种被抓奸在床的窘困。

    “咳咳,琳娅宝贝,你该不会是特地来这里,除了祝贺那只小狐狸以外,就是为了打趣我吧。”

    “当然不是,我可是身负重任,代表大家来看看吴大哥的身体状况如何。”说到这里,琳娅脸上的绽放笑意微敛,退后几分,上上下下,认真细心的打量着我。

    “得到吴大哥从天狐考验里受伤归来的消息,大家都很担心,正好阿卡拉奶奶让我代表联盟过来给露西亚道贺,可以名正言顺的过来看望吴大哥。”

    “原来如此,让你们担心了。”想到维拉丝她们得知我受伤的消息,又该整天坐立不安了,我心里满是歉意。

    至于为什么她们不立刻过来看望我,而是要借着这次祝贺的机会,也是为了我着想,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在狐人族的处境,而狐人更是知道维拉丝她们和我是什么关系,她们没有任何原因的出现在狐人族,除了说明我也在这里以外,不可能有其他原因,为了不让我在狐人族的行踪暴露,她们才强忍着没有过来。

    “可不是吗?维拉丝知道你受伤的消息。可是差点又吓晕过去了。”

    “不……不是吧,她没事吧?”我吓了一跳。

    “开玩笑的,如果这样就被吓晕过去,那以前她岂不是早就吓死了?不过很担心却是真的。”琳娅开着玩笑,神色却很认真。

    “嗯,放心。我会尽快回去。”我摸着琳娅的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一口。

    “还有,大家也很担心爱丽丝的情况。”

    “是吗?小狐狸也跟你们说了小幽灵的事情吗?”

    “嗯,没想到会在那种地方,遇到万年前的朋友,我们都不知道该替爱丽丝高兴还是悲伤了。”毕竟是多愁善感的女孩,想象着万年后奇迹般的重逢,却又不得不立刻生死离别,琳娅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

    “替她高兴吧。我认为小幽灵绝对不会后悔这次的重逢,如果时间回溯,再给她一次选择,她还是会想要和艾娜见面,即便是又要立刻离别。”

    “是吗?那样便好,但是,爱丽丝真的没问题吗?她现在怎么样了?”想到深处,琳娅依偎过来。趴在我的怀里,喃喃问道。

    “从离开天狐考验后。她就一直在沉睡。”

    我轻叹了一口气,说小幽灵没有受到这次和艾娜重逢的影响,那是不可能的,琳娅她们也正是担心这一点,本来小幽灵的性格就已经够自闭,够别扭了。要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而变得更加扭曲,那以后除了我,还有谁能和她好好相处?“放心吧,根据我的判断,她很快就会好起来。不会受到太大的打击。”

    “真的吗?”

    “真的,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我更了解小幽灵,你说是不?”

    “哼,臭美。”怀里的小妮子,有些吃醋的冲我皱了皱眉头,小手若不可察的探到腰间,轻轻一拧,似在警告我,让你在妻子面前说这种得意忘形的话。

    “爱丽丝没事就好,放心吧,我们也会更加更加的努力,让她重新打开心防,接纳我们。”

    “嗯,那就拜托你们了,我可是期待着小幽灵能够变成一个坦率开朗的普通女孩,享受她应该享受的人生,而不是被我一个人束缚着。”说着,我们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对了,吴大哥,这次回去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这小妮子,知道小幽灵没什么大问题后,又开始调皮起来了,小手不安分的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

    “打算?没有,如果阿卡拉奶奶那边没有任务的话,我打算好好陪一陪你们。”

    另外,必须在梦之境界里好好摸索一下圣月贤狼新获得的能力,貌似很强大的样子,我在心里暗暗补充了一句。

    “真的可以吗?总感觉吴大哥花在我们身上的时间太多了,我们快要变成阻碍大陆获得和平的绊脚石了。”琳娅既开心,又有些犹豫。

    “胡说八道,你这妮子,枉为联盟的负责人,在阿卡拉奶奶身边做了那么久助手,难道连事情的主次都还分不清?不是你们阻碍了和平,而是和平阻碍了我陪你们,难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还不知道在我心目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什么?”

    “吴大哥就爱乱说。”琳娅小妮子白了我一眼,心里却十分受用,美滋滋的在怀里蹭了蹭,埋的更深。

    “不是你们阻碍了和平,而是和平阻碍了我陪你们,咝咝~~~这绝对是我打从出生以来听到的最肉麻兮兮的话。”

    忽然,旁边传来一把熟悉的娇媚声音,回头一看,可不是越来越神出鬼没的小狐狸?

    没想到刚才的夫妻情话竟然被人听到了,琳娅大羞,不过她可不像维拉丝那样好欺负,定了定神,从我怀里坐起来,笑看着小狐狸。

    “露西亚,未经同意擅自偷听别人的私密对话,我不认为这是值得炫耀出来的事情哦。”

    “我可没有擅自偷听,是你们两个忘乎所以,把话说的太大声了罢了,对吧,蜜拉。”小狐狸摇着漂亮尾巴,眼眸狡猾一转,向旁边的咪啪骑士求助,企图拉帮结派。造成人多势众的效果。

    “抱歉,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们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咪啪骑士也是个人精,岂会轻易陷入到琳娅和小狐狸的战斗之中,当时就一脸装傻,脸上的呆样。简直比尤丽叶还迷糊,演技实在不可小瞧。

    “哼,那还真是抱歉了,本天狐的耳朵就是特别好使,听到了也没办法。”见孤立无援,这只小天狐公然打滚耍赖了。

    “咳咳,对了,本子……娜娜公主呢,明明在广场上见到了她。怎么没见她的身影?”

    琳娅和小狐狸两个再怎么争,无论谁输谁赢,最后火都会烧到我身上,由我来承担这份苦果,有过无数经验的本德鲁伊,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娜娜的话,她已经先回去了。”

    “什么?”我瞪大眼,不可思议。

    “那家伙。竟然就这么回去了,难道是有什么急事。或者赫拉迪克出了什么事情?”

    “到是没有听她说过,据情报显示,也没有赫拉迪克陷入困境的消息。”

    “那她急着回去做什么。”一听不是急事,赫拉迪克也没出问题,我松口气,然后乘着本子娜不在。立刻就嚣张不可一世,能怎么占便宜就怎么占便宜。

    “我现在怎么说也是赫拉迪克族的未来亲王,她这个过气的万年公主,怎么也得来给我跪个安什么的,这才是礼数。大家说对吧。”

    琳娅的表情有些微妙,撇过脸,没有正视我的目光。

    “你确定想知道原因?”到是小狐狸一脸的幸灾乐祸,似乎十分期待我会点下那个走向不归路的yes。

    “说吧,本德鲁伊又不是被吓大的。”这时候当然不能认怂,有话快说。

    “娜娜她说,她可不想见到那个刚刚结婚就把新婚妻子甩到一边几个月不回家跑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厮混的禽兽后宫男,就算靠近一公里之内都会被他的禽兽气息感染,玷污了灵魂。”

    “……”

    不能忍,实在不能忍,我以为我刚才的话已经很过分,算是占了最大便宜了,没想到这本子娜……这本子娜竟然用如此恶劣的语言诋毁我的人格,实在太过分了,我要报复,我要用最可怕的方式报复她。

    那个,谁,快去拿纸和笔来,我要将脑子里珍藏多年的上百本某血盟骑士团副团长的同人本全部画出来,三毛一本,亏本造福全大陆!

    不过,为何心里会阵阵发虚呢?

    我仔细琢磨琢磨,发现完全无法反驳本子娜的话,的确,和蒂亚结婚了以后,只陪她度过了几天新婚蜜月,我就又卷入了一连串的考验事件当中,当然,非要细究的话其实也不能这样算,毕竟之前我也是一直陪她,足足举办了三次婚礼。

    不,这并不是我可以将她冷落到一边的借口,这次回去以后,也要去和赫拉迪克族和蒂亚聚一聚。

    或许是夫妻同心,琳娅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吴大哥,我觉得娜娜公主说的没错,蒂亚毕竟还是新婚,你应该花更多一点时间多陪陪她。”

    没等我说话,这小妮子温柔的伸手刮了我一下:“毕竟,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不是吗?”

    我还没说什么,小狐狸却已经受不了了:“酸,真是酸,拜托了,好歹你们两个顾及一下旁人的感受,不要肆意将秀恩爱的光芒放出来刺疼周围的人。”

    “……”这个,我觉得唯独小狐狸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好好回忆一下吧,也就是半个月前的事情,那些可怜的天狐幽灵们,到底是怎么样被刺激到发狂的?

    “啊啦,其实露西亚也可以这样的哦,为什么要强忍着呢?”琳娅眨眨眼,用透彻人心的目光看着小狐狸。

    “谁……谁要和这笨蛋这样做了?”小狐狸大羞,脱口而出,立刻就察觉到不妙了,果然,琳娅露出胜利微笑。

    “是吗?我可没说是吴大哥哦,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呢?”

    “哼,你们两个合伙起来欺负我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我不和你们说了,晚宴,记得要按时到场,当然,若是你这笨蛋敢去的话,我也是会无任欢迎,虚席以待。”

    小狐狸到是聪明,见势不妙,一发脱离战场,顺便还挑衅了我一番,我说我得罪谁了,明明是琳娅在打趣你好不好?所以才说每次躺枪的都是自己。

    目送小狐狸离开后,咪啪骑士面带微笑的走上来,身后跟着尤丽叶。

    “睡的还好吗?兰斯特大人。”尤丽叶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琳娅和小狐狸的战斗结束,立刻就小狗般的凑上来,大有邀功的意思。

    “这个……很好,很好。”如果不是你刚才第一句话就把我的名字给弄错,那应该是相当的完美。

    “是吗?太好了,尤丽叶的摇篮曲起到作用了吗?”

    “嗯啊,起到了,太谢谢你了,尤丽叶。”

    “能帮上殿下的忙,尤丽叶很高兴。”尤丽叶有些难为情的柔柔笑着,躲到了咪啪骑士身后。

    “殿下,你可真得好好感谢尤丽叶才行,她可是一直在为你唱,唱到我们回来为止。”

    “什么?”我大吃一惊,向琳娅投去询问目光,咪啪骑士信不过,太能忽悠人了。

    ***************************************************************************************************

    爬了三座山,双腿已断,终于可以加入月入过万的乞丐大军了,好开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