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天子殿下
    ***************************************************************************************************

    不管怎么样,小狐狸有干劲是好事,初获突破,她想去第三世界熟练自身力量的想法能够理解,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话,在第三世界也算是一员强者来着,小心点是死不掉的。

    对了,还要再加上天狐的保命能力,比所有职业都要强,一是拥有无可匹敌的速度,二是刚刚获得的空间能力,战斗力如何我不清楚,但是和三尾狐狸交过手,我却知道躲避能力绝强,别说一般的招式,范围攻击地图炮都拿它们没什么辙。

    所以说,小狐狸去第三世界我是很放心的,就是经验……哦,对了,经验也不是问题,记得我当初沦落到地狱世界的时候,小狐狸偷偷跑去了第三世界寻找办法,第三世界她应该不陌生才对。

    另外,塔莫娅刚刚得到熊人考验的传承,实力大增,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她肯定也是很想巩固一下自己的力量,虽然还未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但在领域境界已经难有敌手的武帝大人,第一第二世界肯定已经满足不了她,她也是想去第三世界的。

    这样一算的话……这两年突破的人还真不少,我,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接着是以卡露洁为代表的十二骑士传承者,以及阿尔托莉雅,还有现在的小狐狸,听拉斐尔说还有几位我不认识的也突破了。

    莫非,暗黑大陆真的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要由衰转兴了?

    不不不,现在想这些还太早,我们一个能对付四魔王和三魔神的人都没有,还得靠天使族撑着,天使族又不愿意大动干戈,只帮我们防守,因此想要击退地狱一族的入侵,还得再有数十数百年的积累,才能有一丝希望。

    “在想什么呢?你这笨蛋?”回过神。发现小狐狸的手心一个劲在我眼前晃动。

    “没什么,只是想到我家的小狐狸,终于也长大成人,要离开温暖的巢穴展翅飞翔了,心里有几分欣慰和不舍罢了。”

    我故作感动的抹了抹眼角,结果噗喔的一声,被凶神恶煞的小狐狸回旋尾巴扫,正中腹部。抱着肚子软趴在桌上,再起不能。

    我怎么就管不了自己这张作死的嘴巴呢。

    “咪啪……蜜拉。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啊啦,能得到亲王殿下的关心真是荣幸,我嘛,族里的事务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日常工作交由各位长老已经没什么问题。我打算和尤丽叶一起,也去第三世界历练。”

    “你也去”我惊讶抬头。

    “是的,毕竟我们十二骑士传承者的主要任务,还是辅佐陛下,为陛下打败地狱一族的目标而努力。不增强自身实力怎么可以呢?”

    “说的也是……尤丽叶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当然了,难道殿下还未见识过尤丽叶的战斗姿态吗?那可是相当靠得住的战友哦。”

    咪啪骑士亲昵的搂住尤丽叶的香肩,脸贴在一起,相互摩挲,宛如互相舔舐的幼猫,那真是……仿佛在她们背后有无数百合花开,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这幅美好的画面。

    “说的也是,实力才是帮助阿尔托莉雅的根本。”我点点头,没有再大惊小怪。

    “再说了,我可是还一心想着超过卡露洁,占据第二人的位置,真不甘心呢,明明那个小妮子还要照顾陛下,以前还兼任过皇家骑士团团长,实力却依然比我们强,比我们先一步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这算什么,是打算遥遥领先,藐视我们其他姐妹的天赋吗?”

    咪啪骑士又是笑意盈盈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觉得,是不是因为卡露洁在肚子里把姐姐的才能给吸走了大半呢?否则身为双胞胎,如何才能形成这样的两极化,一个废材一个全能,这又不是漫画,比如说黑色头发的父亲和母亲生下金色栗色红色蓝色各种发色的子女,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还有性格一本正经,开不得玩笑的阿姆露迪娜丫头,当初也是有资格继承十二骑士传承的,她的天赋并不比我们差,现在不依赖十二骑士传承的力量都已经突破到了领域境界,若是再不好好努力,连她都超过自己的话,呜哈~~~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没脸见人了。”

    阿姆露迪娜……哦,那个有着一条如同其性格般笔直端正的单马尾的摸摸头骑士呀,咪啪骑士不提,我还一时把她给忘记了。

    “阿姆露迪娜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我觉得必须关心一下才对,毕竟我和她的关系还算不错,她对我似乎更有一种莫名的仰望感情,不知道当初送给她的龙骨盾有没有帮上大忙,这摸摸头骑士,可是拥有着和沉稳冷静的性格外表不相符的极其猛烈突进的战斗风格,具体来说,就是用盾牌砸,再砸,砸到敌人变成肉沫为止。

    “她啊,她好的很,这丫头擅长军队指挥而不是政务处理,所以并没有把她叫回来,身为皇家骑士团首领的她,竟然一年到头都泡在第三世界历练,实在是让人羡慕……不对,实在是让人生气,这是渎职行为,我要强烈请求陛下摘掉她的职位。”

    又见咪啪骑士在气呼呼的抱怨,明明那份成熟风情让人迷醉,偏带着一分小孩子气,强装生气时微微鼓起嘴包,反差美简直不要太萌。

    “好啦好啦,蜜拉,大家都是在为陛下着想哦。”尤丽叶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安慰道。

    “尤丽叶,你这样说岂不是弄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胡闹一样。”对于密友的不配合。咪啪骑士表示很伤心。

    “咦……咦咦?那该怎么办好呢?”尤丽叶明显跟不上节奏,歪着头,露出困惑目光。

    “很简单,和我一起向陛下上诉吧,上诉卡露洁欺负我们,上诉阿姆露迪娜不务正业。”

    “就这么办吧。”啪一声双手轻轻合十。尤丽叶露出耀眼微笑。

    “……”

    这可怜又可爱的迷糊骑士,脑子大概还停留在咪啪骑士的上一句话,完全没有听懂她说些什么,才随随便便的同意了,咪啪骑士也是奸诈,或许一切都在其算计之中。

    “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去第三世界吧。”相视一笑手牵着手,蜜拉忽然回过头看我。

    “殿下呢?”

    “我?”我指着自己。一时糊涂了,我怎么了?

    “殿下有什么打算,该不会是想在营地好好混吃等……哦,不对,是好好休整一番再做打算吧?”

    到底是谁把我混吃等死的终极愿望透露出去的?到底是谁混蛋,给我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咳咳,我刚才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暂时没决定下来。因为还不知道阿卡拉奶奶那边会不会有什么事情,等回去再想吧。至于卡露洁和洁露卡……”我迟疑了一下,感觉高露洁姐妹是有点可怜,于是下定决心。

    “如果联盟那边没什么事的话,我会尽可能满足她们的愿望。”

    “那真是太好了,我代洁露卡和卡露洁先谢过殿下。”咪啪骑士大喜过望,很少看到她如此迫切。看来卡露洁的唠叨的确让她们受伤不浅。

    不过,就不劳烦咪啪骑士你代谢了,让高露洁姐妹亲自来,到时候我们会好好商量一下道谢的姿势,嗯哼。

    几番闲聊。有老马他们在,话题永远少不了,不知不觉时间流逝,飞快的来到了第二天。

    为小狐狸通过天狐考验的庆祝盛会,在玛玛加的主持下正式开始,外面到处都是张灯结彩,身为主角的小狐狸一大早就离开了,老马三人更加无情,根本就没来给救世主我请安,大概早已经流连在喧闹的街道中,目光和脑子都被一个个妩媚多情的狐人妹子所占据。

    连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玛玛加都不打算放过,别忘记了两人除了十二骑士传承者以外,还有精灵族十大歌姬的身份,这要是在盛会上来个几曲,岂不是更加盛大,更加欢庆?

    不过玛玛加好歹知道,如果是精灵族十大歌姬里的其他几位还好,或许可以两个都请上,但是有着另外一层高贵身份的蜜拉丝和尤丽叶,就不合适了,那得是像精灵祭,神诞日,以及我和蒂亚的代表两族联袂的婚礼,像这些普天同庆的盛大场面,才有可能让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的两位歌姬一起上场。

    精灵族可是不逊色于冒险者联盟的种族国度,别看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以及高露洁姐妹这些传承者,对我尊敬有加,感觉不到她们的身份高贵,要是将她们放到别人面前,分分钟可以将皇家骑士团以外的精灵军队拉过来踩死你,用吐沫淹死你,随便调动个数万精灵士兵,对她们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反倒是我这个亲王殿下的命令,在精灵军队里不知道好不好使。

    让这样的贵客为小狐狸的庆祝宴会登台唱歌,一个就已经给足了面子,两个就是太不给精灵族面子,把她们尊贵的传承者当歌手舞女使唤了,虽说大家私交甚密,不在乎这些,但是族与族,国与国之间,面子还是要顾及,否者我们不在乎,底下的普通精灵和狐人却会因此吵起来,产生矛盾,进而又会影响到上层。

    好吧,说了那么多,我就想表达一个意思,咪啪骑士和尤丽叶,其中一个要去为小狐狸的庆祝宴会登台助兴。

    至于是谁,咪啪骑士直接就将尤丽叶往我身上一推,拜托我继续和尤丽叶玩过家家,不要让她寂寞,然后暗中带着狡黠的笑容离去,身后仿佛有一条狐狸的尾巴在摇啊摇,摇啊摇。

    我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能说你让我玩,我就玩,我得先试过……不对,在玩什么老梗啊我,是咪啪骑士一句话把我堵死了,她不想看到尤丽叶寂寞。所以必须有人陪她,而这个人要么是我,要么是她,如果我不愿意,那她就留下来。

    也就是说,我,这个凌驾于精灵族十大歌姬之上的宇宙第一个歌神,要去登台演唱。

    换成是给别人,在别的地方让我去唱歌助兴。我会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勉为其难的答应,算起来好久没有一展歌喉了,离我用歌声拯救宇宙的支线终极目标似乎又遥远了不少,正好乘着这个机会弥补回来。

    可是,你要让我去给那些狐人唱歌助兴,那不是让我去送死吗?估计刚刚上台就已经被砖头和臭鸡蛋淹没了。

    无奈。我只好陪尤丽叶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喧闹声。无聊的满地打滚,什么风花雪月,诗情画意,我要去听咪啪骑士唱歌啊啊啊!!!

    “亲爱的,和我在一起很无聊吗?”见我无精打采的模样,尤丽叶有些伤心。话说什么时候擅自打开了过家家游戏的匣子?我还没答应咪啪骑士呢。

    尤丽叶伤心的表情毕竟杀伤力强,我没办法无视,只能老实回答。

    “是只,只是想去听一听蜜拉唱歌罢了。”

    “这样吗?我也可以哦,我。”尤丽叶听了。忽然开心,然后指着自己,体型我别忘了她也是十大歌姬之一,不属于蜜拉。

    “现在?”

    “是的,只要亲爱的想听,尤丽叶随时可以为你唱哦。”这迷糊骑士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不像在说客气话。

    我有些心动,男人嘛,多少有点虚荣心,可以让身为十大歌姬的尤丽叶为自己一个人而唱,多有面子,不过想了想,我还是遗憾的摇头拒绝。

    “好意心领了,但是在这里唱的话,万一引起瞩目就不好了。”

    “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做才能让亲爱的不无聊呢?”尤丽叶开启思考模式,努力的,努力的转动脑筋……

    别想了,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脑门已经在隐约冒烟了啊喂!

    尤丽叶似乎冒出了莫名的(妻子?)使命感,无论我怎么劝慰,都打消不了她试图让我变得【有聊】的决心,眼看这个一根筋的迷糊少女已经和自个卯上了,我一脸无奈,欲哭无泪。

    怎么反过来,变成我在安慰尤丽叶,让她别钻牛角尖了?是不是要我变身cosplay熊踩个杂技球,她才能安心下来?

    不过,说到变身的话……

    本来我是很不愿意的,为了去凑热闹,听咪啪骑士唱歌,而要忍受强烈的羞耻心,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更加郁闷。

    可是无奈尤丽叶的脑子已经处于死循环状态了,不让我自己实现自己的心愿,她估计是停不下来,真怕她的单核单线程给烧了。

    “走吧,尤丽叶。”一只手牵住了尤丽叶,让她暂时回过神来。

    并非是男人粗糙有力的手心,而是纤细柔软,带着一丝冰凉感的纤纤玉手,有那么一瞬间,尤丽叶甚至以为是蜜拉丝,只有她才会那么自然,那么温柔的牵上自己,到不是说其他人不温柔,只不过没有蜜拉丝那么了解尤丽叶而已。

    抬起头,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另外一张脸,瀑布般的黑长直,乌眸如夜空繁星,圣洁白皙,十分耐看的美丽俏脸上,带着无奈,似乎又带着一丝跃跃欲试。

    “亲王……殿下?”

    “这个时候,叫我……呃……”我一时没想到圣月贤狼怎么称呼比较好,学爱娃儿那样叫贤狼大人?怎么想羞耻度都很高,而且山寨度更高,尤其是在疑似正版的小狐狸面前,压力很大。

    “叫我天子就好了。”结果面对尤丽叶的询问目光,一时着急想不出来,我不经思考脱口而出,选了个羞耻度更高的别名,当时就恨不得在腰上绑颗石头跳海算了。

    “不行,刚才不算,让我再想个别的名字。”话刚落音,我就急忙的给自己打叉,大脑以最高速度运转起来。

    不过,似乎,好像,已经太迟了,对于尤丽叶而已,能记住第一个就已经是奇迹了,想让她记第二个第三个,难度不是很高,而是不可能。

    “天子……吗?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呢,天子殿下。”

    “……”我想死,别拦我。

    “那么,亲爱的天子殿下想做些什么呢?”

    “过家家游戏暂停,亲爱的就别加上去了。”我快哭了,咪啪骑士能一路和尤丽叶走到现在,该是有多么强韧的神经呀,我开始有点敬佩她了。

    “好的,天子殿下……”

    “……”明明连我的名字都搞错了,天子殿下却记的牢牢,第三遍也没交错,这到底是基于什么科学或者魔法原理,谁能和我解释解释?

    叹了一口气,我将斗篷披上,压低帽檐,又给尤丽叶披上斗篷,帮她穿好,掩饰紧了,才说道。

    “穿成这样,当然是要在不被看出身份的情况下出去玩了。”

    “真的可以将尤丽叶也带上吗?不会给天子殿下带来麻烦吗?”尤丽叶有些没有自信,生怕搅了我的兴致。

    你不要再这样叫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减轻麻烦。

    紧牵着尤丽叶的小手,内心哭泣着,仿佛有什么正在渐渐地破碎,我们推开门,一路走向喧闹的街道人潮,打算加入这场庆祝盛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