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餐桌上的战斗不止是男人的浪漫
    ***************************************************************************************************

    “真是这样,我们刚才回来的时候,尤丽叶还在十分卖力的给已经熟睡的吴大哥唱摇篮曲。”

    刚才回来的时候……我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渐黑了,虽说这雪山环境天黑的早,但是再怎么早也有个限度,我是在中午的时候回来睡着的,这样一算,尤丽叶起码给我唱了四个小时的摇篮曲。

    这这这……这让我情何以堪。

    “抱歉,是我疏忽了,本以为睡着了尤丽叶就会停下来,没想到她会一直唱下去。”对此,我只能向护犊心切的咪啪骑士诚恳道一声歉,自己的锅,从来不让别人背。

    “我到是无所谓,只要尤丽叶觉得满足的话,再说,殿下不应该向我道歉,应该向尤丽叶道谢才对。”咪啪骑士摇摇头,摸着尤丽叶的头,目光满是温柔。

    “不不不,殿下睡的好,就是对尤丽叶最大的赞扬。”尤丽叶摇摇头,露出让人心醉怜惜的笑容,身后似散发着圣母般的温暖光芒。

    “那么好吧,我也就不客气了,不过嗓子没事吧,唱了那么久。”

    “只是摇篮曲而已,并不是什么激烈的曲调,就算尤丽叶是普通人,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也不配称得上十大歌姬的殊荣。”

    面带我的担心,迷糊骑士显得自信满满。果然在乐舞方面,她才有着超乎常人的信心。

    “嗯啊,谢了,不过下次记得看我睡着了,就停下来,多浪费呀。如果知道你不会停下来的话,我说什么也不可能睡着。”

    话刚落音,我就知道不妙,果然,琳娅小妮子的手又在我腰上偷偷游走,似在说,吴大哥你还真敢当着我的面这样说呀,还有下次?

    “咳咳,咳咳咳。肚子饿了,咱们弄点……啊。”

    我忽然沮丧,想起了小狐狸临走时留下来的挑衅发言,琳娅作为贵宾,肯定要去参加晚宴,走不脱,咪啪骑士也是一样,换言之还得我和尤丽叶两个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吴大哥就那么想尝一尝我的手艺?”见我忽然醒悟。然后一副垂头丧气,捶胸顿足的失望表情。琳娅笑眯眯的问道。

    “想,想极了。”

    我小鸡啄米,在天狐考验里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咸味地狱的拷问,我现在急需正常的实物来扭转自己已经扭曲的味蕾,别说琳娅的手艺很好,在家里仅次于维拉丝。就算是普普通通,对我来说也是美味佳肴。

    “很可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要是再过几分钟不出发的话,露西亚应该会派人来催促我们了。”琳娅妮子看看天色。脸上的笑容更甚。

    脸上出现的一丝希望瞬间黯淡,我更是有气无力,软趴趴的倒在椅子上,滚来滚去,“好想吃琳娅做的饭,好想吃琳娅做的饭”这样的无声诉求着。

    “或许,还有其他办法哦?”面对我的打滚耍赖,琳娅坐下来,轻轻挠着我的脸。

    “不要,我只想吃琳娅做的。”我呼噜噜摇头。

    “真的不要?”

    “不要,就是不要,纯爷们向来说一不二。”

    “那真是太可惜了。”琳娅一边惋惜,一边作势站起来离开。

    “维拉丝在我临走时特地做了一桌好吃的,让我用盒子带来给吴大哥吃,看来吴大哥是不想吃了。”

    话刚落音,我就从椅子上一个扑腾,自后面紧紧抱住琳娅的小腰。

    “要,我要,我错了。”

    “不是说纯爷们说一不二吗?”琳娅回过头,俏皮的冲我眨眨眼,让我恨的牙痒痒,可恶,都已经是多少年前说过的话了,干嘛还记得那么紧。

    “我说错了,我不是纯爷们,我是东罗格第一男子汉才对,所以刚才那句话不算数。”

    “两者有什么区别吗?”琳娅轻点下巴,头一歪,故作呆萌的思考,内心的腹黑却尽露无遗。

    “有,大着了,纯爷们说一不二,男子汉说一是二。”我信口胡扯,反正为了维拉丝做的美味,我是不准备要节操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面对我的无节操耍赖,就连琳娅也没辙了。

    “总之你不交出维拉丝的菜盒子,我就不放手。”我乘机用脸在琳娅后腰上蹭蹭,大占便宜。

    “呜~~呜呜~~等……等等,我这就拿出来,吴大哥,不要这样,有人看着呢。”

    “抱歉,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咪啪骑士立刻将头撇向窗外,并且夸张的捂住尤丽叶的双目,暗示我们这边正在上演少儿不宜的场面。

    这最多也就是秀恩爱吧,也真是要强行少儿不宜。

    虽然对咪啪骑士充满调侃的做法十分不满,不过我和琳娅好歹还是中场休息,招了招另外两人。

    “你们也过来吃一点吧。”

    “这个……不大好吧,等会就要去参加露西亚殿下的晚宴了,现在吃的话会不会有些不敬?还是留给殿下和尤丽叶好了。”

    咪啪骑士虽然顽皮,老是调戏这个调戏那个,不过说到礼节规矩,还是正经八百,十分遵守,忽然觉得她还是有点像骑士的嘛。

    “安心安心,小狐狸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我笑着罢了罢手,和琳娅一起将千层盒一一打开,虽然没有真碟的千层那么高,不过也够夸张了,两个份盒子,若是叠在一起的话,都比一个人还要高。

    里面的菜肴自然是丰富无比。色香味俱全,我觉得维拉丝绝对是准备了三天的分量,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吃的话。

    闻到香味,咪啪骑士也忍不住维拉丝的手艺诱惑,犹豫了那么几秒,就很愉快的决定加入了。

    “嗯。好吃,维拉丝大人的手艺果然百闻不如一吃。”

    “蜜拉,多吃一点哦,这里可是充满了维拉丝大人的心意。”前些日子和我一起回过营地的尤丽叶,极力推荐。

    “要是吃光的话,殿下不会生气吧。”咪啪骑士一边飞快的嚼动,嘴巴塞得鼓鼓,却还能显得优雅高贵,并且谈吐清晰的说出话来。这莫非也是歌姬的能力之一?

    “哼,似乎被小看了,我可是吃着维拉丝的菜长大……不对,变老……也不对,应该是吃着维拉丝的菜成长起来的,换言之,心胸被维拉丝的手艺,熏陶的无比宽广。岂会在乎这么一点点小事。”

    这时候,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罗格第三吝啬的事实。大言不惭道。

    “吴大哥也真是的,虽然从来没想过能赢得了维拉丝,但是有了维拉丝做的饭菜,就完全把我忘记了,明明刚才还满地打滚撒娇的要把我挽留下来做晚饭。”

    琳娅一边说,一边吃的也不慢。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小狐狸的晚宴,为她默哀一个。

    “谁……谁撒娇来着?话不许乱说。”对于琳娅的抗议,我只能避重就轻。

    “话说,本该不服气的你,吃的似乎也不慢啊。”

    “我这是化悲愤为力量。”

    “是食欲才对吧。”

    “吴大哥真是啰嗦。看招!”

    这调皮的小妮子,手中闪过银白色的光影,眨眼间,我正欲大快朵颐的一串茄汁鸡柳,就给琳娅抢了过去,宛如战利品一样用叉子叉着举起。

    “琳娅宝贝,乖,把我的鸡柳乖乖还回来。”

    我顿时不能忍,虎口夺食?听说我本大爷在罗格营地的名帖吗?号称东罗格无恶不作连三岁小孩也勒索过的坡脚独眼龙吴非凡正是本大爷。

    “不要。”

    “你还真要上房揭瓦了。”我虎躯一震,拿出一家之主的(迷之)威严。

    “嗯啊~~~”琳娅张开诱人小嘴,眼看就要将战利品占为己有了。

    “等等,琳娅宝贝,琳娅大人,琳娅殿下,嘴下留情,你知道吗?曾经有位伟人说过,吃鸡柳会让女人的胸部长得更大。”

    “才……才没有这回事,吴大哥你又在乱说了。”琳娅终究是没办法忽视这个话题,放下叉子,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小脸红扑扑的俏丽可爱极了。

    “没有乱说,你想想看,鸡柳不就是鸡胸肉做的吗?吃啥长啥,前车之鉴呀。”我一脸的悲痛,仿佛有过痛苦不堪的往事经历。

    “真……真是这样?”明知道我是在鬼扯,但是十分介意胸部太大的琳娅,还是忍不住上了当。

    “真的,真的,所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快,乖乖的,把我的鸡柳还回来,你以为我为什么一个劲的吃这个,就是不想让你不小心吃上,后悔莫及啊。”

    眼看奸计就要得逞了,我伸出手,缓缓向琳娅的叉子抓过去,哼哼哼,你这小妮子,等会就乖乖的扑倒在被窝里哭个够吧。

    眼看手就要碰到叉子了,就在这时,另外一道影子后发制人,将鸡柳串抢了过去。

    “啊啦啊啦,这是真的吗?那我可要忍不住诱惑了。”回过头,咪啪骑士可恶的笑脸出现在眼中。

    “你也要和我作对吗?区区骑士,竟然抢走主人的食物,成何体统。”我龙躯一震,亲王殿下的威仪深沉悠远。

    “殿下,我是骑士,也是女人哦,有些事情,是身为女人绝对不能妥协的,这样解释殿下应该明白吧。”

    “不不不,身为女人,你再不妥协的话绝大部分精灵女性就要哭了。”我下意识飞快的在咪啪骑士胸口上掠过一眼,脱口说道。

    “但是,不包括洁露卡和卡露洁,不是吗?”

    “……”你就非得和这对精灵族限定的巨ru双胞胎侍女比一高下吗?等你成为精灵族最强时,是不是还要和琳娅比,还要和女亚马逊比,到最后还要和女野蛮人比?

    “还是说,殿下有什么不能谦让。满足我们这些可怜的女子小小的虚荣心的原因,比如说……也想让胸部变得更大?”

    顿了顿,咪啪骑士似要报复我刚才那一眼般,也在我的胸口上瞄来瞄去,感觉她的目光已经穿越,虽然是看着我。但实际上却在打量着另外一具身体。

    比如说,圣月贤狼什么的。

    见我脸憋的通红,宛如鱼骨在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琳娅很不给面子的抱着肚子笑了。

    “真没想到,除了爱丽丝以外,还有人能让吴大哥这样吃瘪。”

    “小心回去以后家法伺候?”我等了小妮子一眼,然后用仿佛能凝聚成两束激光的目光,瞪着悠然自在享受着最终战利品的咪啪骑士。

    这家伙。这家伙,一点都不可爱,和人妻骑士比差远了,绝对不会承认你,呜呜呜~~~

    咪啪骑士却完全无视我的目光,滋滋有味的吃了一口后,还将一半分给了尤丽叶:“来,尤丽叶。你也吃些,胸部快快长大。”

    “呜呜。还是算了,蜜拉,你吃吧,我已经……已经足够了。”见闺蜜没羞没躁的说出这番话,尤丽叶再怎么迟钝也受不了了,脸红着连连摇头。

    但是岂不知。这一句话却让咪啪骑士一口没有咽下去,哽在喉咙里拼命捶打胸口,好不容易下去了,她咳嗽几声,喝了一口水。然后死死盯着尤丽叶的胸部,仿佛将其当做了手中的鸡柳串般,闷闷不乐的三两口吃了下去。

    我又飞快的扫了尤丽叶一眼,隐隐明白了咪啪骑士不开心的原因,她的青梅竹马闺蜜,很有可能……要比她大上一号呢,看来,我之前对尤丽叶小于高露洁姐妹的判断并不怎么准确,很有可能这迷糊骑士有隐藏量。

    不过,真没想到,这牙尖嘴利不逊色于小幽灵的咪啪骑士,竟然会在迷糊骑士那里折戟沉沙,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看到这里,我在心里畅快的大笑了三声,也就不计较区区一串鸡柳的得失了。

    但是,很快,我们又在一块嫩羊腿肉上做起了文章,餐桌上又刀光剑影起来了,明明维拉丝做的菜肴,就算是我们四个人吃也够一整天吃了,但是俗话说的好,家花不如野花香,这菜也是一样,抢过来的可是有美味加成。

    看着这一幕,尤丽叶停下手中的刀叉,一个劲的温软轻笑。

    “怎么了,尤丽叶,难道说……打扰你用餐了?”蜜拉最先发现密友的小举动,停下来担忧问道。

    “不,不是的。”尤丽叶摇摇头,双手轻柔合十,歪头想了想。

    “只是……不知道为何,心里很高兴。”

    “是吗?高兴就好。”蜜拉神色温柔,轻轻抚摸着尤丽叶的头,她知道密友没办法表达太复杂的东西,但是,只要高兴就好了。

    等大家的注意力从尤丽叶那撤回来,我已经捧着外焦里嫩的羊羔腿肉,咕噜一声囫囵的塞入嘴中,满足的拍起了肚皮。

    “啊,吴大哥(殿下)你耍赖。”

    琳娅和咪啪骑士异口同声的控诉,尤其是咪啪骑士,更是用一副【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目光,心不甘情不愿的瞪着我,这咪啪,内心深处的好胜念头是很强的,我早就看穿了一切,哼哼。

    就在火药味十足,新一轮的战斗即将拉开的时候,终于,小狐狸的催促来了,只是让我们吃惊的是,她这个主角竟然亲自前来。

    不好不好。

    我们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收拾餐桌,飞快将满桌子的菜肴藏起来,再收拾残局,将桌面擦得一干二净,看不出丝毫痕迹。

    在三人的努力下,这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两秒,完全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琳娅,蜜拉,宴会已经开始了,你们还在做什么……咦?”见四人若无其事的围着桌子,齐齐做着啜茶的动作,这只小天狐感受到了满满的诡异气氛,不禁歪头困惑,然后用审视的目光,从我们身上一一扫过。

    咕噜一声,我将最后一口羊腿肉就着茶咽下喉咙,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没能瞒得过这只小天狐的狐狸耳朵,她的目光立刻看过来,要从我身上寻找突破。

    哼哼哼,鱼唇的天狐哟,本德鲁伊已经将最后一点罪证消灭了,你奈我如何?

    我脸上不动声色,嘴角暗中勾起一抹孤高の微笑。

    然而,小狐狸已经看穿了一切,她同样露出笑容,大幅度噗嗦噗嗦的摇着狐狸尾巴走上前,弯下腰,俏脸以极近的距离对过来。

    “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这傲娇害羞的小狐狸,在外人面前可从来不会对我做这样亲昵的举动,所以说绝对有鬼,我得忍住,别让她给诈出话来。

    “没什么,小狐狸一边笑,一边耸动着白皙可爱的小鼻翼,嗅来嗅去。”

    “怎么,终于感受大陆我身上引而不发的沧桑男人味?”为了将小狐狸逼开,我做了一个强壮pose。

    “男人味我是没问题到,羊腿味到是满满一股子。”小狐狸停下耸动鼻子的动作,确认了什么的露出胜利笑容。

    “味道不错吧,维拉丝做的菜。”

    我:“……”

    你妹的,这到底是什么鼻子,能闻到我刚吃下去的羊腿也就罢了,竟然还能闻出是维拉丝做的,这有点逆天了吧?

    “你们呢?要本天狐一一确认吗?”小狐狸环视另外三人了一眼,露出胜利者一般的高傲微笑。

    面对小狐狸的目光,大家低下头,讪笑不已,就连最狡猾的咪啪骑士也不例外,所以说呀,这人绝对不能做亏心事,我说的就是咪啪骑士你,懂?

    但是,为什么最后是我的脸被小狐狸挠了呢?

    面对这个问题,我不禁陷入了“这国怎,定体问,中或输”般的深深沉思。

    ***************************************************************************************************

    月票又掉下去了,还剩下不到二十四小时,小七不擅长说太热血煽情的话,恳请诸位在这三月的最后一天,再努力一把,没有谁喜欢输的滋味,加油,fiaht!……(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