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 莎拉的坚强
    ***************************************************************************************************

    “哎呀哎呀,竟然逃跑了,殿下还真是可爱。”看着空荡荡的敞开的窗户,蜜拉丝俏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下。

    和预料中的一样,殿下不会那么轻易就范呢,已经拥有了如此众多出色的妻子的他,估计已经十分满足了,新的爱情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负担了。

    回过头,蜜拉看着尤丽叶,尤丽叶也不知何时已经从【好妻子】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正静静地看着她,那双清泉一般纯净的眼眸,一眨不眨,仿佛能从这双美丽的眼睛里,看到她纯白无垢的心灵。

    两位密友对视,蜜拉丝忍不住伸手轻轻摸着尤丽叶的头。

    “尤丽叶,抱歉,我又善做主张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蜜拉一定是为了我好。”尤丽叶迷糊的轻轻歪头,露出完全信任的灿烂笑容。

    “别这么轻易就相信我啊,笨蛋,难道你甘心自己的人生被别人安排吗?”看着这样的尤丽叶,蜜拉丝不知为何,眼睛忽然有些酸楚。

    “不哭,不哭,蜜拉最乖了。”尤丽叶眨眨眼,伸手将蜜拉抱在怀里,柔声安慰。

    “我才没有哭呢,而且到底是为了谁?”蜜拉面子有些挂不住的傲娇道。

    “我知道的,蜜拉都是为了我。”尤丽叶的声音柔和,温暖。像是抚慰孩子的母亲。

    “那就快点去找个喜欢的人啊!”

    “尤丽叶,最喜欢蜜拉了。”

    “喜欢我有什么用,我是男的我早就把你娶了,省得那么操心,再去找个别的!”

    蜜拉丝的语气像个闹别扭的小女孩一样,要是让某德鲁伊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来这两位亲密好友的相处模式,竟然是性格迷糊的尤丽叶显得更成熟一些。

    “那样的话……陛下怎么样?”尤丽叶似乎有些困扰,轻点下巴,思考片刻后给出第二个答案。

    “陛下也是女的!”

    “那么兰斯特大人。”

    “你到底是想说兰斯特大人还是亲王殿下?”

    “咦,有什么不同吗?”尤丽叶好像还傻傻的分不清这两个人。

    “一个是刀子嘴豆腐心一个是笨蛋好人。”

    “好像都差不多的样子,怎么办,该怎么选好?”

    “一个喜欢穿红色闷骚的铠甲,一个整天裹着过时的斗篷!”

    从窗口逃离,跑得远远的某德鲁伊。再次喷嚏连连。

    这样一说,尤丽叶好像有点明白了,露出柔柔的笑容,双手合十。

    “两个都是温柔的人哦,尤丽叶都喜欢,不过穿着红色闷骚铠甲的亲王殿下,好像不大喜欢尤丽叶呢,总是冷着脸。是尤丽叶对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抱歉,已经记不清了。”

    “那是天生的。不是因为讨厌你。”蜜拉丝已经懒得去纠正尤丽叶将这两个人的名字完全混淆的叫法了。

    “是这样吗?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兰斯特大人讨厌尤丽叶呢。”尤丽叶露出满足笑容,似乎只要自己不被讨厌就是幸福了,这样的笑容实在让人看着心酸。

    虽然经常搞错名字,但是显然,尤丽叶并没有弄错这两个人的身份存在。无论是叫亲王殿下还是兰斯特大人,她都知道自己说的是哪一个,这已经算是一种进步了。

    “那么刚才那位翻窗跑掉的亲王殿下呢?”

    察觉到这一点的蜜拉丝,有些欣慰,这说明了那位亲王亲王殿下。在尤丽叶心里的存在感正是一点一点增强,或许很快就能像自己一样准确无误的叫对名字了。

    “嗯……”尤丽叶用力的想了想,尽她最大可能的描述道:“很厉害呢,能做到很多尤丽叶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变成女人,要是尤丽叶也能变成男人就好了,就可以娶蜜拉了,诶嘿嘿~~~”

    蜜拉丝:“……”

    我觉得……那种事情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做到,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很厉害,但是不学也不要紧,说不定会产生性别障碍,想到某德鲁伊的圣月贤狼变身,再想到圣月贤狼穿上女神武装,蜜拉丝就有点小混乱,一代大人是何等慧眼,莫非早就看穿了亲王殿下将来会有女性形态?

    “咳咳,这种事情姑且不说,难道就没有其他?”

    “这样的话……很温柔。”

    “刚才你已经说了。”

    “尤丽叶对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他从来没有生过尤丽叶的气,反而陪尤丽叶一起玩。”

    “也就是说,很喜欢对吧。”

    “嗯。”

    “那么,如果是嫁给他,尤丽叶觉得怎么样,有信心做一名好妻子吗?”拐了一个大弯,终于回到原点,蜜拉丝如是期待问道。

    “咦?”尤丽叶想了想,露出耀目的微笑:“有些……没有自信呢,如果是蜜拉和我一起的话……”

    “哈?”蜜拉身形一晃,差点无力摔倒,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诚然亲王殿下是雪莉尔大人看重的男人,自己对他很好奇,无论是从亲王殿下的角度,还是从雪莉尔大人的亲传和引导的角度,都渴望获得他的认可,但这是两回事好不好。

    没办法,或许这些事情对尤丽叶来说还是太复杂了,并不需要刻意的让她去理解,对她进行解释,让她做出决定,只要让她和亲王殿下多些在一起,用最直接,最原始的相互碰触,答案。一定会在里面。

    蜜拉丝温柔的包裹着尤丽叶的一双小手,放在胸口,下巴轻抵,尤丽叶也凑了上去,额头轻轻抵着蜜拉丝。

    一对密友,两位歌姬。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交流品味着她们的深厚友情。

    尤丽叶,我是知道的哦,纵使性格迷糊,纵使脑子无法考虑太复杂的事情,但是你的内心,你的灵魂,却澄清无比,将一切事物都清晰的倒影在里面。并非那么笨拙,所以说,你一定能找到幸福的……

    ……

    虽说时间临近初夏,可常年积雪的哈洛加斯还是很冷,刚刚从房屋里跑出来,我也不敢随便找个角落将一身显眼的睡衣换了,免得恰巧被人撞见,那样自己在狐人族除了花心长老后宫男等等恶意称号。又要多个脱衣变态的称号,不用想。声望值直接就负无穷,别想再转正了。

    没办法,只要披上一件毛皮大氅凑合凑合,虽然我还是更喜欢斗篷,这种贵族范的大氅明显不复合本德鲁伊的气质和品味,但是要风度不要温度显然不是本德鲁伊的作风。

    嗯哈。有点乡下土财主的架势,披上大氅以后,我左看右看,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自己的新形象。

    唉,被咪啪骑士一个捣乱。竟然忘记问最重要的事情了,我睡了多少天,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小狐狸人呢?

    我一拍脑袋,懊悔不已,想掉头回去,又怕咪啪骑士旧事重提,不由的在原地打起了转。

    不过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远处传来一把熟悉的(逗比)声音。

    “咦,这不凡老大吗?”

    “老马,是你们?”我一个猛回头,宛如见到救星的冲上前。

    “凡老大,你这身打扮……是怎么了?忽然一下子帅气值就上去了,虽然还是凡人等级。”老马瞪大眼睛一瞧,那张放荡不羁的嘴巴就管不住开始作死了,换做平时,我怎么说也要赏他一记天马流星拳,让他成为大雪山之子永垂不朽。

    有求于人,我将同样放荡不羁的拳头藏到了身后,笑脸相迎:“是吗?还好,还好,我也觉得自己最近更男人了一点,不经意间就散发出一股浑厚硬朗的雄性气息。”

    圣月贤狼,爆炸吧啊呀呀呀呀呀!!!

    老马三人听到这话以后,齐齐后退一步,仿佛看到了变态。

    “等等,今天凡老大的脑子不对,该不会是冒牌货吧。”

    “不不不,你这形容不恰当,正因为不对才是凡老大不是吗?”

    “和平常的他不同。”

    “对,就是应该这样说。”

    “啧,瞧瞧你们,说话干嘛拐弯抹角的,我老马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不干脆的家伙了,直接说今天的凡老大比平时要恶心变态一万倍不就行了?”

    老马嗤之以鼻,表示我最恶心的就是你们这些矫揉造作连说个话都不痛快的人了。

    飞翔吧天马回旋碎蛋拳啊哒哒哒哒哒!!!

    望着说话痛快的老马变成一颗流星划入大雪山深处,那澄清的蓝天中,仿佛浮现出了他面带微笑的半身影,我们回过神,继续进入正题。

    “小狐狸呢,你们知道去哪了吗?”

    “凡老大不知道吗?”这两个人反而更加惊讶了。

    “不知道,我刚刚醒过来。”

    “那就难怪了,露西亚老大已经去接受天狐考验的奖励去了。”

    “她怎么能扔下我自个去呢?”我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说说看,到底谁才是通过考验的功臣,至少让我去开开眼界呀这小气狐狸。

    “没办法,因为必须在三天之内进行呀,露西亚本来是想等你的,顿时眼看已经差不多过期限了,坳不过玛玛加大长老,她只能独自前去了。”

    “什么什么,过期限了?你们先说一说,我睡了多久了?”我揉了揉太阳穴,有些迷糊了。

    “如果你是现在才刚刚醒过来的话,那应该足足有两天半时间了。”

    “竟然睡了那么久?”我吓了一大跳。

    “是啊,露西亚大姐让我们不要吵醒你,说你受了很严重的伤,以及体力透支等等,到底在天狐考验里发生了什么事,体力透支也就罢了。怎么会受那么严重的伤……”

    库特边问边挤眉弄眼,语气ai昧,似乎在说,莫非是在里面和露西亚大姐一个不小心【玩脱】了?

    “如果不是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已经跟老马一起去了。”我面带微笑的看着库特,是错觉吗?和老马在一起。这原本正经的家伙,不知不觉也染上了几分爱作死的性格。

    “小狐狸现在在哪?我过去看看。”

    “恐怕已经赶不及了。”白狼摇摇头:“本来我们想跟着一起去的,可惜狐人长老们不答应,所以不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举行仪式,现在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按照玛玛加大长老所说,可能仪式已经举行的差不多了,我们特地过来,就是知道露西亚可能在仪式完毕以后。会来你这,所以提前过来等待。”

    “是啊,凡老大,你也干脆和我们一起回去等好了,免得错过了,露西亚大姐回来后找不到人,又该发脾气了。”

    怎么可能会错过呢,我和小狐狸可是有灵魂感应的呀。心里一笑,不过。白狼和库特的建议也不错,既然已经错过了小狐狸的仪式,虽然遗憾,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还是回去等她回来,然后和大家一起庆祝。这个办法最为稳妥。

    点了点头,有库特和白狼在一起,我也不用担心咪啪骑士再说那些不知所云,让自己无法回应的话了。

    原路返回,不一会儿就到了门口。然后还没等我伸手,门啪的一声打开,尤丽叶带着温柔软糯的笑容,莲步上前。

    “亲爱的,你可回来了,早餐已经做好了哦。”

    所有人:“……”

    系……系马达,完全忘记了,虽然咪啪骑士不会在外人面前做的太过分,但却还有一个没办法读懂气氛的迷糊骑士!!!

    库特和白狼看我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凡老大……我似乎还是小看你了,这才几天,难道说就已经……”

    这两人是十分清楚的,从赫拉迪克的大婚中,我和尤丽叶初次见面,到出发前往熊人族,虽然他们没有跟着去而是选择留在了狐人族,可是后来,我和尤丽叶来到狐人族,他们又加入队伍了。

    可以说,三人见证了我和尤丽叶的关系发展,直到我即将出发前往天狐考验的前一天晚上,尤丽叶还是偶尔会把我的名字和红b搞错,就是这么样的一个关系。

    然而在一转眼间,从天狐考验里回来,大睡了一觉,称呼就变成【亲爱的】了?这是何等碉堡的速度?

    “我能解释吗……算了,还是不解释了。”看着库特和白狼疑惑的目光,我哭丧道,自己好歹也是精灵族亲王,尤丽叶好歹也是十二骑士传承者兼十大歌姬,都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好意思跟他们解释说我们是在过家家呢?

    “不管怎么说,凡老大就厉害,话说回来,露西亚大姐回来的当天,那个修罗场般的景象,难道就是……”

    “什么,你们当时也在场?”我两眼一瞪,白狼则是一副恨不得把嘴巴越来越管不住的库特一根子拍飞的表情。

    “好啊,你们三个,当时在场,竟然见死不救!”

    “凡老大饶命啊,那实在是……那景象实在是太恐怖了,我怕我们三个凑上去,还不够露西亚大姐塞牙缝。”库特咬咬牙,表示自己买的锅,自己背。

    “不管怎么说,你们算是临阵脱逃,不讲义气,就当是欠我一次吧。”我眼珠子咕噜一转,现在惩罚三人也挽回不了什么,还是要点好处更实在。

    “你还是揍我们一顿好了。”听到这个,库特和白狼苦起了脸,欠谁的人情都可以,唯独欠眼前这位罗格第三吝啬,可别想轻易还掉,顺便马拉格比也是,总结一句话,千万别欠笨蛋和逗比的人情。

    “好啊,我也不揍你们,只要你们敢当着小狐狸的面对她说【露西亚比爱丽丝要小一点】就可以了。”

    “小……小什么?”两人牙齿打颤,这话含义很多,但最有可能的无非就是那个,如果当着露西亚的面说,那可不是修罗场能够应付过去的事情。

    “哈哈哈,你们在装什么糊涂呀,还不是小的那个呗,这可是大实话,为什么就不敢说呢。”我大笑三声,十分享受白狼和库特的恐惧目光。

    “哦,大实话?”

    “可不是吗?我可是有实际对比过的,虽然看不出来但是的确小一点点。”

    “哦嚯,那岂不是还要感谢你,辛苦你了?”

    “哪里哪里,痛并快乐着。”想到小幽灵和小狐狸的手感,我一脸傻笑,差点流口水了。

    “咦,白狼,库特,你们怎么了,怎么一个劲的在摇头后退?一脸世界末日的样子想要去哪,不是说好了要在这里等小狐狸回来吗?”

    白狼和库特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停止脚步,在退出足足数十米远的时候,好歹还算有几分情义的指了指我的身后。

    身后?

    我回过头,看到一脸面带微笑,露出两颗森然小虎牙的小狐狸。

    “哟,你回来啦。”我挠了挠头,憨憨一笑。

    “是的,刚刚完成仪式,想要赶回来看看你是死是活。”

    “啊哈哈哈,你真会开玩笑,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三灾六难,我看你印堂发黑,命不久矣。”

    “是吗?我也这样觉得,但是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面带笑容的对话间,两人脚步已经飞快奔跑起来,一个追一个赶。

    “你有种别跑!”

    “你有种别追!”

    “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这种事情输了就是输了,你又不是没有胜过小幽灵的地方,为什么非得死心眼的在一个地方上纠结!为什么不能好好学习一下莎拉的坚强?!”

    “你别跑,本天狐保证不打死你!”

    “你别追,本德鲁伊保证不被你打死!”

    “死!”

    咔嚓一声。

    “啊——————!!!”

    某德鲁伊的惨叫声惨绝人寰,让人悲痛,似乎也紧随老马之后,在碧蓝的天空里,浮现出了淡淡的,面带安详笑容的半身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