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二章 咪啪骑士:吾夜观星象,掐指一算……
    ***************************************************************************************************

    悠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午时,这一觉睡的真不错,感觉和三尾血狐那场大战的伤势和消耗,已经恢复的六七分了。

    话说,我这是睡了多久了?

    回过神来,我察觉到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身体能够恢复成这样,绝对不可能只是睡了一晚那么简单。

    恰好在这时,开门声响起,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携手进来。

    “打扰了,刚才听到殿下起床的动静,所以进来看看,果然已经醒过来了。”咪啪骑士见我已经坐了起来,高兴的,自来熟的凑上来,关切问道。

    “殿下,身体怎么样了,还要紧吗?”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一脸无奈的看着她:“蜜拉,进来之前能先敲敲门吗?万一我正在换衣服呢?”

    这咪啪骑士,明明似乎也是贵族出身,怎么就那么不懂礼貌,还是说只是特别针对我,我的亲王殿下威仪就那么稀薄吗?

    “其实啊,我是正想赶在殿下穿衣服的时候进来的。”咪啪骑士俏皮的眨眨眼,整齐睫毛一刷一刷的开合,让她那双清晰倒影一切的清澈眼眸,显得更加灵动水盈。

    “此话怎讲?”就算知道咪啪骑士又在开玩笑,我还是一惊一乍的缩了缩身子,觉得遇到女流氓了。

    “当然是侍奉殿下穿衣呀,殿下伤的那么重。这种小事劳烦我们来就好了。”

    “不不不,既然是小事,就不用劳烦你们了,而且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我连连摇头,开什么玩笑,就连卡露洁我都没让她伺候过穿衣呢。黄段子侍女到是……咳咳,你懂的。

    “真是伤心,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我们既然连这点小事都没办法帮上忙,难道我们已经没有存在价值了?”

    咪啪骑士这演技呀,泪光唰一下就涌上来了,即便知道是假的,我也下意识慌张了几分。

    “别啊!留着有用之身去做些更重要的事情,你们的目标应该不只是伺候好我穿衣服那么简单吧!那是妻子该干的事情。”

    “是呢。但是如果连小事都做不好,何以成大事?”

    “还有许多小事等着你们去做,去,去,去。”我不耐烦的挥手驱赶,这咪啪骑士,强词夺理起来一套一套,我可没闲工夫和她磨嘴皮子。

    “这样的话……如果我不行。那么尤丽叶上吧。”咪啪骑士让开身子,将软熟妹子迷糊骑士推了上来。

    “咦。咦?又要……玩过家家游戏吗?”迷糊骑士愣了愣,竟然突破天际的联想到了这方面上,我说,你的大脑有点神奇吧,要么单核集显,要么八核泰坦。

    “不是不是。”我连忙摇手。这次绝对不给迷糊骑士坑了。

    “是……是吗?”尤丽叶低下头,目光黯淡,很是失望。

    喂喂,别一副我欺负了你的表情呀,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当然不是了。尤丽叶,上一次的过家家还没有结束呢,怎么能开始新的呢?这不是让亲王殿下为难吗?”

    “上次……没有结束?”尤丽叶歪头想了想,终于明白过来,眼睛一亮。

    “太好了,亲王殿……咦,不对,是亲爱的才对?”

    “嗯嗯,就是这样。”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接回上次的剧本吧,丈夫因为有了外遇而离家出走,终于回来,还带着她的情人一起,就算如此,你还是决定原谅她,只要夫妻能在一起,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这个……那……我该怎么说好呢?”

    “现在的剧本是,丈夫和情人一起睡觉,迎来美好的朝阳,身为妻子的你侍奉周道,宛如这个家的女佣一般。”

    “知道了,尤丽叶,会好好加油的。”尤丽叶握了握小拳头,给自己打气。

    “我说……你们能别无视我擅自在一旁展开剧情吗?而且还打算把我渣男化,这样不大好吧?”

    “好吧,那剧本改一改,丈夫终于意识到了还是妻子更好,把情人赶走了,两人一起迎来早上美好的朝阳。”

    “这还不一样是渣男吗!”我怒掀心灵茶几。

    “好吧,真是拿殿下没办法,再改一改,离家出走的丈夫带着情人回来,被妻子的温柔所打动,觉得两个人都不错,于是大被同眠,三人一起迎来早上美好的朝阳。”

    “这已经是禽兽的尺度了吧,这是哪里来的三流剧本!”

    “咦,这个的话……其实又一次不小心看了洁露卡的笔记,有相似的剧情于是就照搬过来了。”

    “……”好吧,黄段子侍女,我记住你了,有一个三无公主还不够,再加一个阿琉斯已经让我蛋碎,竟然连你也想把我坑入禽兽的不归路。

    “蜜拉蜜拉。”尤丽叶在一旁眼睛闪闪发光的拉着咪啪骑士的袖子,露出天真单纯的笑容。

    “三人大被同眠,是什么?”

    “哦,这个呀,就一个男的同时和两个女的做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泪流满面的对窗口开始练嗓子,尤丽叶,辛苦你了,面对这样的闺蜜,竟然还能一直保持一颗纯洁的心灵。

    “亲爱的,你怎么了,嗓子不舒服吗?”见我拼命扯着喉咙打断咪啪骑士,尤丽叶关切的上前,将她那张如同棉花糖一般雪白柔软甜腻的俏脸凑上来。

    “没……没什么,我在练习公鸡打鸣。”

    “这样可不行哦。亲~~爱~~的~~夫妻要一心同体,有什么事情都一起做哦,所以说我也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尤丽叶不由分说的轻合着眼,用她那歌姬等级的嗓音模仿起来,如果公鸡打鸣都像她这样的话。应该没有叫不起来的人吧,就算听上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被尤丽叶萌到的同时,我也看到了咪啪骑士偷偷抱肚子乐开花的表情,恨的牙痒痒。

    “怎么样怎么样,蜜拉,我刚才做的对吗?”一阵公鸡打鸣后,尤丽叶小脸通红的转过身,兴奋的向咪啪骑士请教。

    从这些小举动,很容易看成她和咪啪骑士的关系有多么亲密。咪啪骑士不在的时候,尤丽叶是不可能会这么活跃的,或许是她知道自己做的越多,错的越多,所以总是很克制,有了咪啪骑士在身边,她才能真正敞开心怀,无拘无束。

    “嗯。尤丽叶将来一定是个贤惠的好妻子。”咪啪骑士伸手摸着尤丽叶的头,目光格外温柔。看的我一愣,这爱作弄人的家伙,也会有如此纯粹耀眼的一面。

    “是吗?诶嘿嘿。”尤丽叶灿烂的笑了起来,绚丽的笑容,让她脸上身上,仿佛都在闪闪发光。陶醉在某些脑补之中。

    “尤丽叶她呀。”就在这是,咪啪骑士却忽然一叹。

    “因为慢拍子的迷糊性格,总是很不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卑。”咪啪骑士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显然是在和我说话。

    “这个……我略知道一点。但是当着她的面说好吗?”我目光不断向就在她身边的尤丽叶瞟去。

    “没关系,尤丽叶现在正陶醉在想象的世界里,听不到我们的话。”

    “……”果然是单核单线程,就算是有着一刻放荡不羁的宅男之心,经常陷入脑洞世界之中的自己,在极力幻想的时候,大概也做不到如此沉醉。

    “正因为如此,她给予自己的希望很简单,除了十二骑士传承这份责任以外,就是在死之前能尽量不给人添麻烦,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不过身为密友,我是知道的,她心里还隐藏着一份小小的心愿,就是能当个好妻子。”

    “这份心愿,应该和你们当年玩过家家有关吧。”

    “或许吧。”

    “这个还不简单,以尤丽叶的条件,十大歌姬,十二骑士传承者,又是天姿国色,喜欢她的人应该能从水晶之树排到传送站。”

    我看了尤丽叶一眼,还有句话没说出来,乳量也不小,这在精灵族里可是稀有资源呀,如果满分是一百分的话,尤丽叶应该能打一百二十分了。

    “问题是,这些人喜欢的是她的什么?”咪啪骑士一个尖锐的反问,让我哑口无言,这个……你问我,我哪知道。

    咪啪骑士盯着我瞧,忽然又变脸似的露出开心促狭笑容:“和尤丽叶相处了那么久,殿下应该也吃过不少苦头吧。”

    “还好,还好,不能说没有,但尤丽叶是个心灵纯洁无垢的女孩,只要是这样,就算偶尔犯点小错误也是被允许的。”

    我挠着头道,这算不算是萌即是正义的另类解释?

    “但是,真正有耐心能够包容尤丽叶的错误,并且陪她一起玩的人,有多少呢?”

    “这……总还是会有一些的。”

    “这些人里,又有多少人是因为喜欢尤丽叶的容貌,或者是她的身份,而包容的呢?”

    “我觉得……你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就算是一时的肤浅,因为尤丽叶的容貌或者身份才喜欢她包容她,但也不代表以后他不能成为一名让尤丽叶幸福的好丈夫。”

    “是挺高的,但是你不觉得,以尤丽叶的条件,配得上这么高的要求吗?竟然尤丽叶自己挺自卑的,但是身为她的朋友,我可不能让她因为这份自卑而将就着决定自己的人生,对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缘分这种东西嘛,很神奇,如果是尤丽叶自己喜欢上的话,你再操心也没用。是不?”

    “这我当然知道,但是,至少在她没有喜欢上谁的时候,让我操心一下,尤丽叶呀,虽然对别人的恶意很敏锐。但是这孩子太善良了,很容易容忍甚至包容它人的恶意,所以不能眼睁睁的放着她不管。”

    “你这朋友,还真是当的尽心尽力。”

    “我能将殿下的这句话,当成是夸奖吗?”咪啪骑士轻撩耳根的一缕微卷发丝,风情万种的笑了笑。

    “当然可以,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当然是尽快给尤丽叶找一个合适的丈夫,让她完成梦想咯,毕竟我们的时间……算了。这个问题想放到一边,我可不想和殿下产生争执,谁让我是下人呢?”

    咪啪骑士轻叹一声,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狡猾的将彼此之间的身份差距抬出来,切。

    我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顾虑什么,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者,在完成辅佐王的任务以后。就该自我牺牲,像第一代十二骑士那样继续将传承传承下去。因此,十二骑士传承者的时间并不算太充裕,如果想认认真真的谈一场恋爱的话。

    这样一来,尤丽叶的丈夫又得增加一个条件,一个“将来能够接受尤丽叶自我牺牲”的条件,但是。能接受这个条件的男人,真的是深爱着尤丽叶吗?这和咪啪骑士之前的条件恰好又冲突了。

    想了又想,我最后还是无奈摇头:“看来,尤丽叶想实现她的简单梦想,当一个好妻子。是很难咯,至少在你的限制下是很难。”

    “这个我也知道,也曾苦恼过,但是还是不愿意放宽条件,尤丽叶那么优秀的女孩,凭什么要屈就?如果殿下也把尤丽叶当成好友,真心为她着想的话,难道就不会不甘心吗?”

    “的确会很不甘心。”

    “所以啊……”咪啪骑士眼睛一转,忽然来个神转折。

    “殿下之所以一味包容尤丽叶的错误,是因为什么?”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我愕然。

    “是因为尤丽叶长得漂亮吗?还是因为尤丽叶唱的歌好听,或者是因为尤丽叶的十二骑士传承者……这个应该不是,殿下的身份比尤丽叶高贵,不可能因为这个,那么,就是因为尤丽叶的身材好,胸部大咯?”

    说到最后时,咪啪骑士笑的贼狡猾,比那些三尾狐狸还要可恶,似在说,殿下,别以为你刚才暗中对尤丽叶的乳量评头论足的微小举动我没有发现哦。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着,我尴尬的差点想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住,一失足成千古恨呀,老夫的一世英名和节操都掉光了。

    “都……都不是,我说蜜拉,你这是来特地打趣我的吗?”无奈,我只好又拿出亲王殿下的迷之威严,企图抱住最后一丝丝节操。

    “我想也是,这些猜测应该都不对,论漂亮,尤丽叶比不上莎拉大人,论唱歌,维拉丝大人也有着歌姬之名,十二骑士传承者的身份,和陛下比起来就更是不如,身材的话劣势更大了,无论是远一点的琳娅大人,蒂亚大人,还是身边的洁露卡,尤丽叶都比不上,非要强行找个与众不同的优势,尤丽叶大概也只有迷糊可爱的性格,或许会让男人生起怜惜保护之心这一点了。”

    见自家的妻子被咪啪骑士一个个细数过去,连吾王都未能幸免,我浑身不自然,仿佛又被那些fff团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盯着一样。

    “蜜拉,你到底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

    咪啪骑士东打一枪,西放一炮的行为,让我如入云雾,摸不着脑袋,只能恳请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首先,我要再次向殿下道歉。”说着,蜜拉忽然向我单膝跪下,低下头,致以高贵骑士最诚恳的歉意。

    “你这是在做什么?好好的道什么歉?”

    “殿下难道不会觉得我刚才的行为太过分了,老是想着怎么作弄您吗?”

    “呃……”没想到咪啪骑士竟然说的那么直接,完全就是直捣黄龙的程度了,拜托,我想要打开天窗说的亮话不是这个好不好?

    该怎么回答呢,的确能感觉到咪啪骑士作弄我的次数太频繁了,虽说以前她也没少作弄过我,但都很有限度,绝对没有逾越亲王和骑士之间的身份界限,现在却有些逾越的意思了。

    说没有吧,会不会让咪啪骑士误会我是个抖m,她作弄的越多越重,我就越开心越不介意呢?

    “是有那么一点点。”想了片刻,我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句。

    “殿下不会生我的气吗?”

    “额……这到不至于。”

    “这就是殿下的容人之度了,也是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殿下虽然身份尊贵,同时身为联盟长老,大陆双子星,精灵族亲王,以及有着救世主的美誉,却从来没有把自己摆的高高在上,而是依旧像凡人心态一样理解,接受,包容着身边的人,无私付出,从不求索取。”

    我竟然那么吊?

    我被咪啪骑士一番话惊呆了,不知不觉间,本德鲁伊难道已经具备了虎躯一震,万国臣服的资质?

    好吧,自我吐槽到此为止。

    “或许是因为,我原本就只是一个凡人。”

    “如果是凡人,那就算能做到包容,也是因为敬畏所致,殿下该不会真的以为人人平等这个理想中的社会观念,能够成为现实吧?”

    “蜜拉,你到底想表达什么,一句话说清楚。”我比出三根手指头,表示不能再多了。

    “我觉得殿下很合适尤丽叶。”

    “……”

    “……”

    沉默片刻,我默默的打开床边的窗户,不顾身上还穿着睡衣,哧溜一下翻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