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 惨成马,德鲁伊,第六人,尤丽叶
    ***************************************************************************************************

    “亲爱的,您终于愿意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说三道四了,哪怕您在外面有多少情人,我也不会再埋怨,哪怕您把她们带回来,我也会笑面相应,虚席以待,哪怕做佣人的活也好,只要你不离开这个家,只要你不抛弃我们母子俩,我怎么样侍奉您都无所谓。”

    怀里的白色身影,扑到怀里,不等我反应过来,立刻就是一连串的泣言,一气呵成,中间甚至几乎没有停顿,但是略微缺乏感情起伏……该怎么形容好呢?好像是事先演练过千百遍的剧本台词般。

    不不不,等等,这个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货谁呀?还有,小狐狸能不能听出里面的舞台剧成分?

    我微颤颤的转过头,看到小狐狸面带笑容,眼睛眯成一个弯月……不,与其说弯月,倒不如说弯刀更合适,我从里面感受到了锐利的杀气。

    “哦嚯?亲爱的?情人?带回家?虚席以待?母子俩?哦嚯嚯?看来在我不在的短短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嘛。”

    这已经泡入醋坛子里的笨蛋狐狸,完全没有察觉到啊啊啊!!!

    ……

    “快点快点,库特,我们不等你了。”

    “魂淡,你这还叫兄弟吗?就只会欺负我是法师。”被落下的库特泪流满面。

    “你不是可以瞬移吗?”

    “你少坑我,在狐人部落里使用魔法。可是连露西亚大姐头也保不了我们,不,倒不如说她会亲自操刀惩罚。”

    “啧!”

    “你刚刚啧了吧,没有劝诱成功觉得很可惜对吧,就那么希望我被露西亚大姐头惩罚吗?”

    “因为啊,一直受伤的人是我。难道不是吗?怎么说也该轮到你了吧。”

    “那是你自己作死,关我屁事!”库特忍住对准老马那的一扭一扭的屁股,扔个火球过去的冲动,大吼大叫道。

    三人刚才恰巧遇到了回来的玛玛加,对于露西亚的前队友,甚至队友四人感情很深的玛玛加并没有隐瞒,告诉了三人露西亚回来的消息,才有你追我赶的这一幕。

    “我不管,先走一步了……卧槽白狼。你这家伙,竟然不声不吭跑那么前去了,卑鄙无耻!”

    “谁理你们。”白狼头也不会,酷酷的甩了一句。

    “库特,快来住我一臂之力,这次绝对不能让白狼这魂淡捷足先得!”

    “说的也是,好像每次好处都被这家伙占了,说吧。怎么个帮忙法?”

    “我把你扔上去,你在半空一棍子把白狼给敲晕咯。”

    “真是个好办法……好你妹。滚粗!”

    “可恶,就算有一线机会也要尝试,你难道要做丧家之犬吗?还是男人吗?”

    “这和是不是男人无关,分明就是你的智商问题。”

    “说过多少次,不许侮辱我的智商,我老马可是在算数上战胜过凡老大的男人。简称超越救世主的男人!”

    “……”

    “你这怜悯的目光是怎么回事,想干架吗?啊?其实啊,我早就看你这家伙不爽了,每次每次都是你这魂淡在拆我的台子,凭什么总是我当逗哏而你是捧哏。这不公平,我老马,现在宣布,也要做捧哏!”

    “你根本不是逗哏,你是逗比好不好?”

    “胡说八道,我跟你拼了!”

    两个活宝一路打闹,冷不防前方的白狼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撞了上去。

    “嘘!!!”白狼宛如一头真正潜伏的野狼般,迅速蹲下去,掩藏在树木围栏之后。

    “怎么了?”见白狼忽然小心翼翼的举动,心知白狼从不一惊一乍忽悠人的老马和库特,也不闹了,跟着一起蹲下,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窥视前方。

    “今天还是算了,我们明天再来看望露西亚吧。”白狼注视数秒,忽然压低声音说道。

    “啊,为什么?为什么?露西亚老大通过考验回来,可是天大的喜事,为什么要明天才能去。”

    “傻瓜,你还看不明白吗?”蹲在老马身后的库特,终于忍不住给了他一爆栗。

    “修罗场。”白狼那紧抿着的冷峻如刀嘴唇中,吐出三个宛如出生于混沌之中,令人战栗的字眼。

    老马凝视良久,虽然还是无法理解修罗场的具体意义,但是就连他的作死脑细胞,此时都在发出惊悚尖叫,提示他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那那那……那我们还是……还是回去吧。”缩成刺猬一般的老马,用微颤颤的声音,哀求道,此时的他,竟然生怕库特和白狼忽然作死闯出去,可以想象对面的修罗场已经恐怖到什么程度。

    “嗯。”白狼和库特相视一眼,难得没有嘲笑老马怂样,齐齐点头,一步一步退后,然后掉头就跑。

    凡老大,我们忽然身体不适,先撤退了,你自求多福吧。

    ……

    “不,小狐狸,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每个偷腥的男人都会说这句话,受难吧受死吧天诛!”

    “我去,你不是放血过多全身乏力吗?哪来的力气追我!”

    “你才是,不是应该累的早应该倒下了吗?哪来的力气逃跑!”

    “这是为了生存而迸发的能量,我现在(的逃跑能力)已经是无敌了!哈哈哈!!!”

    “死!”

    “噗喔!!!卑鄙,竟然用暗器!”

    “看我的夺命飞刀!”

    “鱼唇,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使用第二遍是不会……噗喔!!!这次竟然是声东击西!”

    最后,因为智商的关系,因为很重要所以必须再次声明。是因为智商的关系,绝对不是因为我的逃跑能力不济,才会被小狐狸逮住。

    咦,这样真的好吗?让我好好想想,智商和逃跑能力,到底哪个比较重要一点?

    在陷入人生的十字架般的沉思之中。我已经被小狐狸五花大绑,兼之脸上被挠满了爪痕,这家伙和小幽灵一样,都是猫科动物。

    “啊啦啊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亲王殿下似乎在玩很好玩的游戏,可以算尤丽叶一份吗?”

    见我被小狐狸五花大绑,似乎准备钉在十字架上烧死,身为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熊灵之迷糊骑士尤丽叶。双手合十,笑容柔软,似能融化人心。

    拜托了,我的妻子的忠诚骑士哟,快点来救救你的亲王殿下我,我真的快要被小狐狸给融化掉了呀魂淡!

    “咦,外面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尤丽叶。怎么样,我教的办法。让亲王殿下大吃一惊了吗?”

    这时候,一个让人绝对想不到的意外来客,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看到外面的修罗场景象,眨了眨眼,似乎意识到自己惹了大祸。成熟妩媚的眼眸一转:“抱歉,走错门了,你们继续。”

    然后强行装作一副很自然的认错门的样子,想要将门重新关上。

    我愣了片刻,然后。在门就要关上的一瞬间,发出惊天怒吼。

    “咪啪骑士!!!!!!”

    果然是这家伙,我就说,尤丽叶这种笨蛋……哦不对,是这种单核单线程的单纯少女,怎么可能一口气说出如此流利且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妻子和外遇丈夫的对话。

    “啊啦啊啦,殿下,我可不是咪啪骑士哦,你可以叫我蜜拉丝,也可以叫我蜜拉,或者说……像尤丽叶一样,亲~~爱~~的?”咪啪骑士还在调皮,脸上带着似曾相识的装傻笑容。

    我脸色一冷,虎躯一震,一股属于亲王殿下的高贵雄浑气势从身体油然而生,气势外放,宛如巨熊拍地,孤狼独啸,看到了吗?就算被绑成乌龟一样,我依然是威不可侵的亲王殿下,是万王之王——的男人,尔等小民,还不快快上前给我松绑。

    “蜜拉,我现在郑重命令你,和露西亚解释清楚这一切,还我一个清白之身。”

    终于,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十二骑士传承者面前拿出了十足的亲王殿下的架势,我现在已经是高贵无比的身份了,虽然被绑成像乌龟一样。

    够了魂淡,是谁在一直强调乌龟,明明是王八之气好不好!“对不起,露西亚殿下,这都是我的错,首先,你希望我先解释哪一部分呢?”蜜拉笑意一敛,终于认真起来。

    “这家伙……是谁?”小狐狸虽然装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瞪着尤丽叶的眼神充满醋意,却瞒不了任何人。

    也怪不得她会生气,换做平时,也就吃醋一下,反应不会那么大,可是,一想到自己在天狐考验里险象环生,这坏蛋竟然还有情调带着情人跑过来,说不定在自己拼死战斗的时候,他却正和这个情人……这样那样的,实在不能忍。

    “熊灵之怒骑士传承者,尤丽叶,很高兴能和你见面。”至少在简单的初次见面礼仪上,贵族出生的尤丽叶还是做的有模有样,光是这样一看,完全就是个优雅高贵成熟的精灵少女,看不出一点破绽。

    “哦嚯,原来是部下兼情人。”小狐狸一听,顿时秒懂。

    “都说不是这样了。”我垂头丧气的嘀咕到,终于想起来了,和尤丽叶的过家家游戏,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和小狐狸解释呢,当初就不该任由尤丽叶将过家家发展下去,我也是作死小能手,偶尔不比老马差。

    “都已经叫亲爱的了,都已经是母子俩了,说……你快说,在我进入天狐考验的这段时间,你们两个到底做了多少没羞没躁的事情,为什么连我……不对。明明连维拉丝她们都还……都还没有!”

    小狐狸对【母子俩】这两个字似乎尤为敏感和愤怒,一提起浑身就开始颤抖。

    “蜜拉,你惹的祸,快点帮我解决。”我无奈转头看向咪啪骑士,这家伙,和人妻骑士相比。一点都不可爱。

    “抱歉,我正要说明,是这样的,亲王殿下正在和尤丽叶玩过家家,我一时兴起,就教了尤丽叶一些东西,包括刚才的台词,以及离婚后的儿女抚养权争夺,财产分割权。子女抚养金……”

    教太多了你这混蛋,不要向尤丽叶灌输那么现实残酷的东西啊!!!

    “过家家?”小狐狸头一歪,忽然对我投来怜悯目光,似在说,你这坏蛋啊,智商也终于走到这一步了,退化到只有三岁的程度了。

    “那啥,能够先帮我解开。你很快就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哼,本天狐才不管你这些烂事。”小狐狸一边帮我解绑。一边重重一哼。

    哎哟哟,刚才是谁把我绑起来着?

    拍拍身上的灰尘,我瞪了咪啪骑士一眼,大步来到尤丽叶面前,两手重重按在她的肩膀上,露出郑重表情:“尤丽叶。蜜拉这种损友不要也罢,以后还是我抚养……哦,不,是照顾你好了。”

    差点说抚养了,因为你看。尤丽叶某些方面和小孩子并没有太大区别。

    “咦,咦咦?”尤丽叶看看我,又看了看强忍着笑容的蜜拉丝,大脑高速运转,然后叮咚一声,得出结论,一拍手心,露出迷糊柔软的笑容。

    “亲爱的,工作辛苦了,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先去暖好床?”

    我的头无力垂下,完蛋了,尤丽叶的思考回路还停留在十分钟之前。

    并且,这句话又惹怒了小狐狸,我感受到了背后传来毛骨悚然的寒意,不用回头看都能想象出来,此时小狐狸低着头,面带阴影,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宛如美杜莎般的形态。

    拜托了,尤丽叶,咱们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玩耍?!

    我快给尤丽叶跪了,如果不是知道她的性格的确如此,我绝对绝对会把她当成是敌方派过来想要在无形间致我于死地的刺客第六人。

    “抱歉,这次的确是我的不该,本来只是想和亲王殿下开个小玩笑,给您一点惊喜,没想到……”

    回到屋子后,咪啪骑士郑重道歉,这次认真有诚意多了,还殷勤的帮我捶背,希望能获得我的原谅,嗯,舒服……等等,泥邹凯,要不然小狐狸又要吃醋了!

    “没关系哟,反正是你的十二骑士嘛,对吧。”小狐狸笑眯眯的啜着咪啪骑士献上的茶,悠哉悠哉说道,但是我分明看到她的口型,在说出骑士这两个字眼的时候不对,简单来说就是听作骑士,看作后宫。

    都说是误会了,上帝作证,我像是那种会对自己的妻子的女骑士下手的无耻男人吗?到底要误解我,侮辱我的人格到什么时候你们才会善罢甘休?!

    对不起,我下手了,我是个无耻的男人。

    这时候应该果断变身圣月贤狼……咦,等等,大脑有些混乱了,让我喝口恒河水冷静下先。

    抓起眼前的杯子一口灌下,咦呀?这恒河水……味道有点……有点太绝了,入口甘甜,立刻化作无数美味的细胞,自口腔扩散至全身,根本来不及细细品味,无数水果历经无数岁月所酝酿出的芬芳,产生恒星爆炸,瞬间灌入大脑,冲击灵魂,让人飘飘欲仙,在金色的华光之中来到仙雾缭绕的天宫,和在乐官的伴奏下,和一个个美丽娇俏的仙女翩翩起舞……

    “兰斯特大人,味道怎么样?”这时候,尤丽叶像是邀功的小狗狗般凑上来,双手合十,笑眯眯的问道。

    “总觉得刚才好像对殿下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还连累蜜拉道歉,为了表达歉意,就将尤丽叶身上能拿出来的最好东西,给殿下解渴。”

    “最好的东西是……是指……”我摇摇头,视线中,尤丽叶变成了两个,又变成了四个,仿佛学会了三尾血狐的分身术一般,数量不断增长。

    不仅是她,连其他人,甚至是桌凳壶杯,似乎都一起学会了分身术,变得及其碉堡。

    “是这个,萨克水晶酒哦。”尤丽叶献宝的将一个羊脂酒瓶拿出来。

    我说……这味道怎么……怎么那么熟悉,还是……还是没有经过稀释的……的原浆……

    打了个酒嗝,我抬头笑看着尤丽叶,和她有着无数重影的温柔迷糊笑颜对上,一秒后,两行虎泪忽然就从眼眶里奔涌而出,根本停不下来。

    尤丽叶,你真是我的优乐美……不,你真是我的第六人啊。

    然后砰的一声倒下,某德鲁伊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忽然又诈尸般的挺直站起,一脚踩上凳子,一手指天,另一手不知何时握上了魔法扩音器,用狂热的吼声大叫起来。

    “雷帝们,枕头们,又到了歌神的受胎时间了,掌声走起!苍茫的天……”

    又是砰的一声,某德鲁伊再次倒下,口吐白沫,两眼转着圈圈,这次是真起不来了。

    出现在某德鲁伊身后的小狐狸,收回手刀,看了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尚停留在邀功的剧本中的尤丽叶一眼,若有所思。

    坏蛋,看来真是我误会你了,你也真是惨,都快赶上老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