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七十章 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

    想到又得花好一阵子功夫才能将小幽灵哄开心,而且很有可能会打回原形甚至变本加厉,我不禁头疼的挠挠头,这还好说,反正我要陪小幽灵一辈子,就和她一起瞎折腾,像那些言情剧一样爱的死去活来呗。

    问题是,感觉自己现在正在做坏人,一个把她和她的好姬友拆散的坏人,现在脚步根本挪不动,我果然是个优柔寡断的救世主呀。

    “最后呢?”或许是在左右为难之中的折中反应,我还是没有迈出脚步,忽然又问了一句。

    “最后什么?”艾娜被我这没头没闹的问题搞蒙了。

    “抱歉,我是想问,教廷山坠毁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你,还有教皇,以及当时的圣女都一起去了吧,都在教廷山上对吧,你们三个怎么样了?莫非你就是在那个时候……”

    “不,我和圣女奶奶以及教皇都回到了暗黑大陆,当然,也只有我们几个,仅仅五人幸存下来,其他人都……教廷山上当时还有数万的高手强者,以及数千普通教廷人员,都不能幸免,就算能够侥幸突围,从教廷山里逃出来,大概也逃不过之后的地狱一族的追杀……”

    或许是触动了那时候的回忆,艾娜的神色忧伤,无奈低垂下了眼帘。

    “是吗?难怪暗黑大陆崩溃的那么快,地狱势力的进攻忽然就势如破竹。打到第一世界来了……”

    我暗中点了点头,数万名高手强者,就算不是当时教廷的全部力量,也起码占一半了,忽然间丧失一半的高端战斗力,连身为统治者的圣女和教皇都是狼狈逃回。也难怪会败的那么快。

    “那之后,圣女奶奶大病一场,再也没有好过来,教皇也忽然间老了数十岁,虽然重新鼓起了自信和斗志,做出最后抵抗,但终究无法和地狱一族匹敌,而我,那时候也元气大伤。听闻哈洛加斯被地狱一族攻陷后,来不及向教皇和圣女奶奶请示,就匆匆赶了回去,守护我们狐人一族,最后也在战斗中死去……”

    说到这里,艾娜神色凄苦,似怨愤,似不甘的说道:“之后。身为一缕残魂的我从后人那里得到消息,就在我死后不久。教廷沦陷,圣女奶奶和教皇相续离世,直到那时,我们世世代代供奉信仰的天使们,才吹起保卫人间的号角,降临大军。帮助暗黑大陆重新夺回第一第二世界,而后和地狱一族在第三世界对峙,直到这时,我们暗黑大陆的人类已经十不存一,人间到处都是尸体横陈。枯骨遍地,犹如炼狱一样。”

    狠狠擦了一把眼角,艾娜紧咬嘴唇:“虽然我也知道,天使并没有义务保护我们,帮我们击退地狱一族,只是真的很不甘心,无法原谅,我们明明那么敬仰他们,明明将他们当成神明一般信奉,他们却在最后一刻才出现,如果能早一点,稍微早那么一点,在教廷尚未全面崩溃,号称陆地上最坚固的堡垒的哈洛加斯城尚未沦陷之前,帮我们一把,教皇和圣女奶奶也不至于背负着无法解脱的罪孽郁郁离世,野蛮人和我们兽人族,也不至于被攻陷奴役,暗黑大陆何至于如此凄惨……”

    听到这里,我和小狐狸都默默低下头,就连那些未经历过地狱一族入侵的天狐幽灵,也是一样,心中默哀,愤恨,怨天使族?不,虽然冷眼旁观,见死不救,但是只能说他们冷血无情,不顾他们的信徒的死活,真正的元凶还是地狱一族。

    “原来当年的历史真相竟是如此,我明白了,抱歉,勾起了你的伤心事。”见艾娜眼眶已经通红,我心里生出歉意。

    “没事没事,好歹还能伤心一会,在这里最怕的就是连怎么样伤心都忘记了。”艾娜娇俏的吸着鼻子,露出灿烂笑容,话里透露的悲哀却更甚。

    “石门快消失了,走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在她的催促下,我和小狐狸终于无可奈何的踏出脚步,一步一步朝石门走过去。

    “对了。”我忽然转身回头,没话找话,小幽灵,这可是艾娜的最后一眼,千万不要错过了呀。

    “当年你们几个,是怎么样从教廷山里回到暗黑大陆的?”

    虽然是没话找话,但这还真是一个疑点,当初逃回来的人只有五个对吧,而那时候教廷山可谓云集了最高端的力量,说句不好听的话,身为圣女候补的艾娜,而且还只是个吉祥物,永远都无法转正的她,在教廷山的袭击队伍当中,地位绝对排不到前十,逃回来的五个名额中,似乎怎么想也轮不到她吧。

    “想知道吗?”这个问题,似乎戳中了艾娜的恶作剧的【哔】点,她狡黠的一笑,露出【我就是要吊你的胃口】的恶劣笑容。

    “等这位后人接受了天狐考验的通关洗礼后,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是吗?那还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我气的有些牙痒,这家伙,难怪小幽灵对她的仇恨值那么高,的确是只喜欢恶作剧的狐狸没错。

    只是……还是不愿意出来吗?我略为遗憾的在心里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胸口白光闪起,从中射出一道笔直的圣光扑向艾娜,在她愣愣的,感动掺杂着苦笑的表情中,扑到怀里,然后用力咬了一口,又折了回来,咻的一声,也不说话,就回到项链里去了。

    哈哈,恶人自然恶人磨,本德鲁伊也会放……呃。放幽灵咬人,看到艾娜呲牙咧嘴,一副疼得不行的模样,我心里有些畅快高兴。

    当然,更高兴的是,小幽灵最后还是出来了。这意味着她还有治疗的可能性,我是说,有希望能够走出这次和艾娜分别的阴影。

    默默走到石门前,看着已经快要淡的消失的石门,我和小狐狸回过头,看着目送我们的上百天狐幽灵,深深鞠了一躬,这份尊敬,是给予她们数千数万年如一日。牺牲自我在这里守护狐人一族的考验圣地的坚定执着无私奉献,正是因为有像她们这样的人,暗黑大陆才能坚持到现在。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暗黑大陆现存的希望,都是由无数知名的或是无名的英雄的尸体所创造出来,就算以后我这个伪救世主能够率领大家击退地狱一族,也不过是占了百分之一不到的功劳而已。

    手紧紧牵着手,我和小狐狸大步迈过石门。听着身后的石门缓缓关闭的吱呀响声,忍着回头多看一眼的冲动。眼眶微湿的加快了脚步。

    石门对面,上百名天狐幽灵静静看着石门关闭,这时候,她们随时都可以冲上去,在石门关闭之前出去,哪怕无法复活。至少也能迎来真正的死亡解脱,而不必在这里忍受永恒的孤独。

    但是,她们一动不动,静静地,静静地看着石门完全关闭。正如每千年一次的目送天狐考验者离开那样。

    最后一丝缝隙闭合,石门化作虚影消失,这时候,一直面带微笑目送,强忍着泪水的艾娜,终于再也忍不住,豆大的泪水瞬间浸湿了脸庞,那不需要再约束的哭泣声,比小幽灵刚才哭的还要响亮,释放的更加彻底。

    其他天狐幽灵沉默,化作一个个光团,围绕着艾娜,拥抱着她,献上无声的温暖和关怀。

    谢谢……谢谢大家,但是,唯独今天,让我好好哭一场,任性一次吧。

    艾娜深深吸气,仰头望天,通红的双眼,不断的泪水,倒影着这寂寞的混沌天空,那清澈明亮的瞳孔中,似还藏有小幽灵的笑颜。

    小爱丽丝,祝福你,祝福你获得了新生,再次获得了幸福,愿你能将我的那一份也活下去,走的更远,更加幸福。

    你可知道,艾娜姐姐我,心里可是一直在嫉羡着你的呀……

    ……

    穿过光怪陆离的空间隧道,眼看出口已经近在眼前,我加快脚步,然后在出去的一瞬间,瞬间取消变身。

    哼哼哼,机智如我,当然不会不记得,外面肯定有玛玛加或是她派来的人在守候着,怎么能以圣月贤狼的外形出去,暴露自己的羞耻点。

    取消变身的瞬间,身体穿过白光,脚踏实地……卧槽,说好的实地呢?

    脚下一个踏空,以非常狼狈的姿势回到现实世界,换做以往,我肯定是能立刻调整过来,摆出一个难度细数为10.0的落地姿势,可是别忘了经过一场大战都,圣月贤狼已经遍体鳞伤,实力全无,这状态反馈到本体上面,就造成了我现在最多比普通人好那么一点点。

    于是pia叽一声,就以饿狗扑屎的动作,呈大字型摔趴在地上。

    “吴凡长老,欢迎回来。”耳边传来玛玛加的温和声音,抬起头,看到了她一双鞋,再抬起头,终于看到了她低下来的笑呵呵的脸,不知为何似乎有些幸灾乐祸,是我的错觉吗?

    “玛玛加奶奶,我们回来了。”旁边又响起小狐狸的声音,黑影一闪,就抱上了玛玛加,祖孙女俩感动的相拥。

    “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玛玛加有些哽咽的连连点头,身为一族之长,竟有些大脑发愣,开心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好。

    “卧槽,你怎么在这?”相反,我被小狐狸的出现吓了一跳,爬起来,瞪大眼。

    “为什么我不能在这?”

    小狐狸抱着玛玛加,勉为其难的回过头给我一记白眼,说好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呢,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赶紧屁颠屁颠的扔下玛玛加,扑到我的怀里娇滴滴的叫一声honey啊,欧巴啊什么的吗?

    “你的天狐考验奖励呢?可别告诉我白费功夫了。”我顾不得排掉身上的灰尘,上前问道。

    “玛玛加奶奶没有和你说吗?考验和奖励是分开进行的。”

    “原来是这样,我还真不知道。”

    “一定是忘记了吧,就你这坏蛋的可怜记忆力。”

    “魂淡。一出来你就嚣张了,我可是为你拼死拼活。”

    “本天狐还不是……哼,我才不领情。”小狐狸刚想说我还不是为了你放血差点把小命都放掉了,但是一想不妥,这样说会让这坏蛋得意的,还是不说的好。

    但是她不说。对她比亲孙女还疼的玛玛加却不乐意了。”吴凡长老,你这话就不对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天狐考验之地里遇到了什么,但是露西亚可是为了急着救你,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几乎将自己的血放干了。”

    “什么?放血?放什么血,不是说和那两只三尾狐狸交涉了一番把石门打开吗?”我一听不对劲,连忙看向小狐狸,发现她避开了目光,就知道玛玛加说的是实话。这只小狐狸又对自己隐瞒傲娇了。

    “好你个小狐狸。”我大怒,不顾玛玛加在场,照着她的屁股就打了起来。

    “呜呜呜,你这坏蛋,在干什么,竟然……竟然……”

    “竟然怎么,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打你,快点把屁股翘起来。我可以考虑少打几下。”我怒气冲冲的撸袖子,准备家法伺候。

    “咳咳咳。能够照顾一下我这位可怜的老人吗?”玛玛加重重咳嗽一声,似在说,你们两个不知羞的,在一个老人家面前秀恩爱合适吗?

    小狐狸羞了个大红脸,死死捂着她那圆润的手感好到爆的屁股,瞪了我一眼。打算回去以后再和我秋后算账。

    我吹着口哨,若无其事的看向外面,脸皮厚就是不一样,嗯哼哼,秋后算账是吧。到时候是在床上算还是在浴室里算,任君选择,我的大斧已经饥渴难耐了。

    当然,三尾狐狸变身禁止。

    “你们两个,脸色都不大好,有什么事情,还是等休息好了再说吧,尤其是露西亚,你必须在三天内接受考验奖励,过期不候,应该不用我提醒了吧。”

    “我知道了啦,玛玛加奶奶,别老是把我当小孩。”挽着玛玛加的手臂,小狐狸现在的模样,十足就像一个向长辈撒娇的小孩。

    “玛玛加奶奶,你也辛苦了,为了帮我们查找资料,几乎没怎么休息对吧,也快点和诸位长老去休息吧。”

    “是是是,你这样一说,还真有点熬不住了。”玛玛加擦了擦眼,虽然满是皱纹的眼角掩饰了黑眼圈,但是那股子倦意却深深从这位老人身上散发出来,让我和小狐狸都很是不安,让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为我们操心,这是何等罪过。

    于是,纵使大家都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实在熬不住考验过后的困倦,反正危险已经解除,也不必急于一时,玛玛加和诸位长老,以及许多族里知识渊博的老人们,在我和小狐狸出来后,都松了一口气,露着安心的笑容纷纷解散,赶紧回家休息去了,她们的身体老朽了,这样的折腾再来多一两次,大概就要蒙兽神召唤了。

    “意外简单的可以回去了。”看着一下子四散,走的无影无踪的人们,只剩下我小狐狸和玛玛加,我不禁好笑,还以为出来后,要被大家关切许久,唠唠叨叨的停不下来呢。

    “你以为呢?”小狐狸还在惦记着刚才我打她屁股的事情,没给好眼色,果然是只记仇的狐狸。

    “其实大家都很关心,肯定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只是看到你和露西亚安然无恙,就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玛玛加在一旁笑着说道,顺便将来时那一套祭祀袍递了过来。

    看你和露西亚难舍难分的样子,估计是舍不得就此分开,要一起回去,虽然知道你们在考验里辛苦了,疲惫了,但是可不能忘了你现在在狐人族的处境,和露西亚走在一起,更是要万分小心。

    “我知道了。”玛玛加的话让我心中一凛,要不是她提醒,身心疲惫的我和小狐狸,还真把这事给忘记了,就这么走出去,然后瞬间变成过街老鼠,落荒而逃。

    “谁和这笨蛋难舍难分来着,才不理他,玛玛加奶奶,我们走。”小狐狸脸又红了,挽着玛玛加向前走,还不忘回头用俏目瞪我。

    我做错什么了我?

    委屈巴巴的穿上祭祀袍,我跟在两人后面,在离开狐人峡谷,回到狐人主部落的时候,玛玛加和我们还是分开了,因为太显眼了,若是这样公然回去,等于是告诉狐人们小狐狸通过了第二次考验,于是一场盛大热烈的欢迎庆祝不可避免,我们被团团包围,到时候不说休息的问题,我的身份很可能就要暴露了。

    所以,让玛玛加先走,我和小狐狸随后悄悄滴离开,打枪滴不要,就算要为小狐狸举行盛大的庆祝,也得是等我们获得了足够的休息,以及小狐狸接受了考验奖励之后再办也不迟。

    当然,这只傲娇小天狐的借口是,因为回她的窝很惹眼,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才勉为其难的跟我走,嗯嗯,就当是这样吧,我们绝对没有难舍难分,我以上帝的节操发誓。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我们很低调的回到了住处,眼看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推开前面那扇门,就有温暖的床可睡,有香喷喷的小狐狸可抱了。

    直到我的膝盖中了箭——准确的说,是怀里中了一团柔软的白色身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