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九章 人人都有黑历史
    ***************************************************************************************************

    “当然知道,虽然我是外籍圣女候补,是教廷用来笼络其他各族,显示百族一家亲而充当门面摆设用的吉祥物,就算沙耶和爱丽丝都做不成圣女,也轮不到我做,但是并非自夸,我多少还有几分才能,面对地狱入侵,在人手缺乏的情况下,也被委以了重任,所以知道这个秘密。”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略作思考后回答。

    “教廷山的事,我们知道,可惜无能为力将它取回来。”

    “那种东西,就算取回来……”艾娜似想到什么,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下去。

    “虽然这个问题可能很离谱,但是,就算只有一线希望也好,沙耶她……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我一脸茫然,她不是早应该死了吗?

    “看来,你们似乎也不清楚当年的内幕的样子。”看见我的反应,艾娜又是叹了一口气。

    “什么内幕,能和我说一说吗?”我好奇心来了,反客为主的问了起来。

    “现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说了也无所谓,在当年,教廷山突袭地狱世界的计划,虽然在外人看来很鲁莽,但是成功率其实不低。”

    “难道还留有什么后手?”

    “是的,那就是沙耶,作为第一圣女候补,而且被教廷赞誉为有史以来天赋最接近一代圣女大人。有着圣光传承者之称的她,接受了圣女奶奶和教皇的密令,故意在地狱一族的诱惑下,主动选择了堕落。”

    “什……什么?”不仅是我和小狐狸,连一直伤心痛苦的小幽灵,都被这个消息所惊。从我怀里转过身,惊呆的看着艾娜。

    “我……我怎么不知道这种事,只知道……知道沙耶姐姐后来失踪了……难道说就是……”

    “你当时还小,于情于理,都不能告诉你这种机密,就算是身为十字军团长的你的父亲亚历山大,也只是知道教廷有攻打地狱世界的冒险计划而已,更详细的内容他也不知道,所以。身经百战的他认为这是个十分危险的下策,曾经出言反对,当然,他的反对并没有用,只是好歹把你给留了下来,作为圣女候补,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坐上教廷山去地狱世界,考虑到你的年纪那么小。实力微薄,去了也派不上用场。教皇和圣女奶奶都欣然同意了,本以为你能逃过这一劫,没想到,你的父亲终究还是没能保护住你。”

    “才……才不是,父亲他……他可是拼死在保护我和妈妈,不许你这骚狐狸这么说他!”小幽灵气愤的抗议道。

    “抱歉抱歉。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在替你觉得可惜而已,明明已经躲过了那样的灾难,唉。”

    艾娜露出歉意笑容,这一次到是毫不别扭。很爽快的道了歉,至少比之前向我和小狐狸道歉的时候有诚意多了。

    “你说那样的灾难,能不能详细和我们说一说,当年的计划。”

    “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或许这些往事会对现在暗黑大陆的形势有一点点帮助,虽然我不认为。”看了看石门出口,估摸着剩余的时间,艾娜说道。

    “在当年,地狱入侵的火种已经悄悄点燃,人间在恶魔的诱惑下渐渐走向混乱的时候,作为地狱势力的先锋,由地狱世界里拥有最诡异莫测的智慧和能力的虚幻现实之魔王贝利尔率领,在人间洒下混乱的种子之余,也在四处引诱强者堕落,为它所用,沙耶就是其中一个。”

    听闻着这些根本无法想象的万年前机密,我们只剩下小鸡啄米,洗耳恭听的份。

    沙耶对主和圣光的虔诚是何等坚定,在贝利尔和她接触过后,她立刻就向教皇禀告了。”

    “贝利尔这样的接触,未免也太无谋了一点吧?”听到这里,小狐狸皱了皱眉头,感觉贝利尔智商不会那么低。

    “谁知道呢,或许她是抱着广撒网的想法吧,反正当时地狱一族的小动作,也快瞒不过教廷的眼线了,只不过教廷可能没有想到,地狱一族会如此果断的入侵,要知道,哪怕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场原罪之战,恶魔也不过是企图暗中控制人类,撒播罪恶,将人间当成它们的附庸和餐桌,并未明目张胆的进攻。”

    小狐狸听完,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种说法,如果是这样还说得过去,贝利尔本就是那种随心所欲,喜怒无常,无法揣测的家伙。

    察觉到地狱一族的举动后,教皇和圣女奶奶觉得这次地狱一族的行动十分异常,他们害怕当年的原罪之战再次拉开序幕,所以犹豫再三后,才选择让沙耶接受贝利尔的诱惑,堕落入地狱里作为卧底,弄清楚地狱一族的真正目的。”

    “沙耶她愿意吗?”我忍不住问道。

    “这我不清楚,我也是在后来人手缺乏,被委以任务的时候才断断续续的了解到一些真相,不过按照我的猜测,沙耶应该是同意的。”

    “为什么?”

    “沙耶她的身世,小爱丽丝应该也知道吧,是当年教皇出巡,从某个被魔兽袭击的小村落里发现的,整个村落数百条人命无一幸免,只有当时还是婴儿的沙耶一个,因为被父母的尸体保护着,没有被魔兽发现,最后为教皇所救,而沙耶展现出的资质,也让教皇惊呼这是上帝的安排,因此,在沙耶仅仅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被选为第一圣女候补,开始精心培养。可以说,不出意外的话,我和小爱丽丝两个都只是陪衬,只因为历代选取圣女的规则,必须要有三名候补,而凑个数而已。当然,其实这也不差,就算做不成圣女,有个前圣女候补的名头,那也是很光荣的事情,将来肯定能在教廷里手握一方大权。”

    艾娜一口气说到这里,俏媚嫣然的眨眨眼,到是一点都不掩饰她去当候补圣女的目的。

    “原来那个沙耶还有这样的身世。”

    我心里回忆着在教廷山里看到的,那令人恶寒作呕的一幕。心想肯定没有艾娜说的那么简单,只不过这些事情,她作为一个外籍圣女候补,肯定不知道,问了也没用。

    “但是你还没说,这和她会同意有什么关系?”

    “因为沙耶是教皇救回来的,被发现有这强大的天赋后,在婴儿时期就由教皇一手抚养长大。所以沙耶似乎……呃,就当做是把教皇看成了父亲一样的存在吧。”

    艾娜撇了撇嘴。傻子也能想到为什么教皇会那么热心,在教廷里,教皇和圣女分管两大部分权力,虽然因为初代圣女的荣光不在,圣女的地位渐渐日下,但依然有着不可估量的权力。她的决定,教皇也不敢轻易反对。

    不说其他,教廷的圣骑士团本质就是圣女的私人护卫,只为保护圣女而存在,可以为圣女的一句话而屠城灭国。和维护人间公平正义屁大的关系都没有,千万要牢记,圣骑士和骑士是两种本质完全不同的身份,后者才是自诩公平正义的化身。

    正因为如此,有个事事听话,对自己如父亲一般尊敬的圣女,对教皇而言,那就等于是一手遮天,真正站立于暗黑大陆的权力巅峰了。

    “所以,你觉得她对于教皇的安排,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

    “是这样没错,沙耶她的性格……该怎么形容好呢,我觉得,她的温柔中,有着常人难以理解和察觉的淡漠,仿佛独立于常世之外,时而发呆的样子,感觉就像失去了灵魂的人偶一样精致空灵,或许,她从未在乎过自己的生死,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才不是这样,你在说沙耶姐姐的坏话,果然是只阴险狡诈的狐狸精。”作为沙耶的忠粉,小幽灵忍不住抗议道。

    “是吗?”艾娜调皮一笑:“我还以为你早就发现了我的真面目呢,没想到现在才看穿,莫非在这之前我的形象一直很高大?啊啦啊啦,真是欣慰。”

    “少臭不要脸。”口齿伶俐的小幽灵,在艾娜面前完败,只能用无力的语言辩驳。

    “时间所剩不多了,还是说回正事吧。”艾娜脸色正了正,却让小幽灵又差点伤心的哭出来,我说你一会儿不欺负这笨蛋圣女会死吗?

    “或许是因为这层关系,沙耶十分听教皇的话,答应了成为卧底,在那个时候,知道这件事的人绝对不超过十根指头。”

    “后来呢?”

    “后来,沙耶就堕落了呗,随贝利尔去了地狱世界,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

    “贝利尔就那么相信沙耶?”对于贝利尔的智商,我从来不敢低估,如果真是这样,沙耶堕落了,贝利尔就十分放心的带着她回家家,那未免也太胡扯了。

    “身为阴谋魔王,她当然不会简单,这就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了,有沙耶作为卧底,教皇对突袭地狱世界的计划信心十足,虽然圣女奶奶似乎也怀疑过,不应该小瞧贝利尔的智商,或许她有什么办法手段,会让弄假成真,让沙耶从身到心真正的堕落,但是教皇对沙耶的信心十足,说一定没有问题,到时候和沙耶里应外合,杀地狱个措手不及。”

    “结果失败了?”

    “是啊,失败了,在我的亲眼目睹下,沙耶并没有回应教皇,导致了整个计划的失败。”

    “或许沙耶作为卧底的事情早就被贝利尔看穿了,将她带回去以后立刻就……就遇难了。”想到眼前这两位可都是沙耶的粉丝,我好歹将【被咔嚓】两个稍显不敬的字眼吞下。

    “不可能,如果沙耶已经遇难的话,教皇应该知道,两人之间应该有特殊的联系手段,你啊。也别把教皇想的太简单,或许他的智慧不如贝利尔,但是能够从一个普通的乡村神官摸爬打滚,在教廷的重重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哦。不对,是神圣庄严的重重考验当中,打败竞争对手,成为教皇,千万别怀疑他的智商。”“……”这改口改的……略显晚了、生硬了些吧,是故意的吧?

    “所以说,这其实是一场教皇和贝利尔斗智斗勇的决斗,沙耶只不过是一记公然摆出来的明子?”

    “你非要这样理解,我也没办法。”艾娜故作遗憾的耸了耸肩。但表情却是【其实你可以用更尖锐毒辣的词语评价也没关系】。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想问沙耶的行踪,对吧。”

    “嗯,虽然按道理来说,以沙耶为棋子的这盘棋,贝利尔已经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让教廷失去最后一分逆袭的希望,那么。沙耶也就成了一颗用过的废棋,再也无用。贝利尔应该不会绕过她才对,但是,我心里总还是抱着一分希望,希望贝利尔忽然大发慈悲,善对被她利用的棋子,甚至。或许会将她放回到坠毁于地狱世界的教廷山当中,当成宠物一般囚禁起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算真的是这样,她也不可能活一万年吧,如今已经是将近万年过去了。”

    “说的也是。本就不该抱这样的希望。”艾娜也知道自己蠢了,但是面对当年好友,如果还有一丝希望的话,她再蠢上一百次也甘愿。

    “小幽灵,你怎么了?”转头一看,发现小幽灵在发呆,愣愣的,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幽灵?!”我有些怕这性格别扭的圣女,又在钻牛角尖,不由的担忧将她抱住,轻晃了晃肩膀。

    “咦……咦咦?我,什么,区区小凡,有什么事情?本圣女可是很忙的。”小幽灵回过魂来,有些慌慌张张的,连在外人面前从来不自称【本圣女】的约定都忘记了。

    不过,看样子好像并不是在钻牛角尖,这样我就放心了,也没计较小幽灵的那点异样,到是艾娜,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好了,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看看石门,已经变得十分淡了,一副随时都要消失的样子。

    “不要,我不要嘛。”小幽灵一听,立刻紧张的抓住艾娜的衣角,露出宛如被主人抛弃掉的幼猫一般的可怜兮兮眼神,让人不忍。

    “乖,小爱丽丝最乖了。”就算是常年欺负小幽灵,有着丰富无比的应对她的经验的艾娜,面对小幽灵的目光,此时也显得手足无措。

    “呜呜呜~~~不要,就是不要~~~怎么可以,我还想将当年的仇全部报回来,怎么能允许……允许你这只可恶的骚狐狸临阵脱逃。”小幽灵抓的更加用力,泪水哗啦啦一下失控涌出,好像整个人都是用水做成的一样。

    “讨……讨厌,小爱丽丝你这样一说,不是让我……让我也……”艾娜还想尽量保持她那份冷静从容,但是眼看也保持不下去了,眼眶迅速的湿润闪烁起来。

    “石门快要消失了,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还是说,你想扔下她,留在这里陪我?”用力擦了一把,艾娜指着我,神态严肃的问道。

    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心里一窒,生怕小幽灵做出自己无法接受的选择。

    “我……我不要,绝对不可以离开小凡。”

    见小幽灵把头摇的根拨浪鼓似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意识到,即便是和小幽灵十多年来的深厚感情,我也没有十足的自信可以战胜她和艾娜之间的羁绊。

    生前和死后,有着一道微妙的分界线,或许是因为只有失去后才知道珍惜,死后的人,总是对生前的人和物特别的眷恋,就算是小幽灵也不例外。

    “快去,快去啊,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老是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在我身边喋喋不休,吵吵嚷嚷,争强好胜,非要证明自己是个大人,很烦人的你知道吗?!”

    艾娜紧握拳头,忽然将小幽灵推开,往前一指,做出一副早就受够你了给我滚远点的凶恶表情。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幽灵不可置信的看着艾娜,一步,两步,神色呆滞,木然,绝望,缓缓退后,最后一言不发的化作一道白光,钻入我的胸口之中。

    看着艾娜依然不变的凶巴巴表情,我苦笑一声,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抱歉了。

    艾娜晶莹闪烁的眼眸,悄悄投来歉意目光,无言的向我传达着心声。

    这孩子……现在应该还在偷看,我不能给她一丝希望,她是只爱闹别扭的小猫,或许会因为这件事,性格变得更加别扭,但是,以我的天狐尊严和荣耀向您请求,请千万不要因此而抛弃这孩子,她的本质还是善良可爱,请好好的照顾她,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这是哪里的话,就算性格再怎么别扭,她也是我的圣女大人,我怎么可能会扔下她不管,我和小幽灵只见的羁绊,可是比你想象中的深一千倍,一万倍不止。

    不过,这种事我也没办法好好解释,因为我现在是圣月贤狼形态,在艾娜眼中是个女人,还是小狐狸的恋人。

    但是,小幽灵会因此性格变得更加别扭,到是必定的事情,还真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啊你,我可是花了十多年时间,才好不容易让她稍微敞开那么一点点墙角落大小的胸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