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万年后的重逢
    ***************************************************************************************************

    “我是……”我刚要张嘴否认,就被小狐狸死死捂住嘴,然后不断用眼神暗示我,这里可还是天狐考验内部呢,暴露男性的身份是想死啊?

    “我……我我……我……”

    得到小狐狸的提示后,两行热泪顿时从眼眶里窜出,我我我我了半天,终于心中的某件东西砰一下破碎,圣月贤狼摆了个剪刀手,搂着露西亚,脸贴着脸,宛如在照大头贴般的ki★ra了大家一脸。

    “是啊,谁规定女性和女性不能相亲相爱?”

    前略,天国的奶奶,原谅不肖的孙女……不对,是孙子我吧。

    “原来如此,女性和女性之间……就不用担心天狐情殇了,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是缘分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定,并不是想喜欢谁就喜欢谁,只能说这位后人的运气很好。”

    天狐牧师背后的某个天狐幽灵发出幽幽声音,听起来虽然不像经历过天狐情殇的悲惨,但好像也有过什么感情上的伤心往事,算了,我去追究这个干嘛。

    “……”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让我变回本体吧,再以圣月贤狼的模样呆下去,我怕心里真的会被迫觉醒某些东西。

    “等等,各位先祖大人们,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问。”小狐狸冷不防的出声。

    “但问无妨。”

    “现在,那些捣蛋的先祖大人们已经被压制住了。没办法再出来干扰考验了,是这样吗?”

    “正是这样没错。”

    “她们能一直被压制住吗?而且就算能,那将来天狐考验只剩下你们诸位支撑,能支持下去吗?”

    “这个嘛……”天狐幽灵们相视,露出笑容,看来这位后辈的责任心很强。最先关心的竟然是这个,担心这一次的骚动,会不会对天狐后人造成影响。

    “放心吧,那些同伴们的暴走,只是暂时的,你的年纪应该不大,这个年纪敢来接受考验或许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了,这样算来,一千年。还要再过将近一千年的时间,才会孕育出下一代天狐,这一千年时间已经足够我们的伙伴冷静下来,毕竟大家都只是一缕残魂,大多时候比较健忘,不是吗?”

    “真是这样我就安心了,如果说因为我的过错,而导致以后的天狐无法再接受天狐考验的话。那我就要成为狐人一族的罪人了。”

    听到这里,小狐狸总算安心的松了口气。我在一旁佩服不已,原来短短时间内,刚冷静下来的她已经想到了那么远。

    不过,如果因为这次的事件,而导致天狐考验变得不可用,不光是小狐狸。连我也要成为狐人族的罪人,历代天狐虽然都是天纵之才,但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算是亚瑟王那样的大陆第一天才。也有两套神装加身庇护,失去天狐考验,等于是断了狐人族的半条根,狐人族怎么可能饶得过你。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们可不会让先祖们花了数十万年打造的心血,毁于一旦。”天狐牧师盈盈一笑,那份妩媚天成的笑容里似带着圣洁光晕,恍惚天使化身,还好我现在是圣月贤狼,可不会被对方迷惑,嗯嗯。

    话说我开心个毛啊!身为一个纯爷们,如果面对这等魅惑笑容都动不了心,那还算是男人吗?!

    “那么,先祖大人,请允许我问第二个问题。”

    得知自己不会成为一族罪人后,小狐狸明显轻松了许多,语气也变得开朗客气了,或许是起了某种竞争意识,她那比平时还要软糯娇媚几分的语气,并不逊色于天狐牧师那融合了圣洁的天狐魅力。

    我说你跟一缕残魂较什么劲呀。

    “现在的我,还能继续接受天狐考验吗?以我的微薄实力,想必由诸位先祖大人们主持考验,应该已经足够了吧。”

    听到小狐狸竟然是提出这样的要求,天狐幽灵们免不了又是相视交流,最后还是由那名天狐牧师开口。

    “当然可以,你现在的实力,比历代前来接受第二次考验的天狐都要弱一些,有我们来主持考验的确是足够了,但是……”

    “但是?”

    “但是,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吗?你的恋人,已经帮你通过了天狐考验,我觉得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她是她,我是我,虽然污蔑是……是……是恋人是没错,但是也不能连这种事情都不分。”小狐狸不高兴了,竟然让自己钻空子,这是在污蔑自己身为天狐的高傲和自尊吗?

    当然,说到恋人二字时傲娇如她结结巴巴的样子,也是萌呆了。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天狐牧师稍显困扰的轻歪了歪头,似在思考该怎么解释说明好。

    “想必你来接受考验之前,应该也听说过,第二次的天狐考验是有完成度这一说法的。”

    “的确是听玛玛加奶奶说过,那又如何?”小狐狸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办了。”天狐牧师轻轻打了个响指,怎么看都像是在表达“要特地和晚辈说明的话累死了还好不用太好了”这样的意思。

    我说……这货是不是有点调皮?明明一脸圣洁的样子,却是个嫌麻烦而且貌似还有些腹黑不良的属性,你看,身后的天狐幽灵们都快一脸黑线了,估计在琢磨着,早知道就不让这家伙出来当代表了。

    其实,从她选择牧师这个职业就可以看出一定不是个会乖乖听话,走寻常路线的家伙,我早该有心理准备才对。

    “按照考验的完成度。天狐考验会给予相应的奖励,完成度越大,奖励就越大,这种事想必不用多解释你们也清楚。”说着,天狐牧师眨了眨眼,目光落到我身上。

    “不知道该很高兴。还是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的小小晚辈,你的恋人的完成度是百分之百,甚至超过了百分之百也说不定,因为历代以来,即便是触发额外考验的天狐有不少,但是能触发难度最高的额外考验,还一口气通过的,就只有她一个人。”

    “所……所以说……说呢?”小狐狸的声音有些颤抖。明明已经明白了却还是不想明白,够了,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这笨狐狸!

    仿佛听到了我吐槽心声,小狐狸猛地一个转身,用苦大仇深的目光瞪着我,两只小手抬起(身高差距)抓住圣月贤狼的白袍前领拼命摇晃,用欲哭无泪的声音大喊道。

    “这都是谁的错?你这坏蛋,现在给本天狐解释解释。评一评理,这都是谁的错。谁的错!”

    我的错,我的锅还不行吗?

    本来身体就虚弱的不行了,被小狐狸这样用力一摇,视线里顿时就转起了无数的小星星。

    意识到了这一点,小狐狸立刻收手,但显然还是气愤未消。一副回去以后再和你好好算账的俏脸结霜表情。

    “所以说呢。”

    仿佛非常非常喜闻乐见,喜大普奔看着这一幕的天狐牧师,双手合适,露出畅快愉悦的笑容,似在说。你们继续,到是继续呀,恋人之间的撕逼大战什么的,最喜欢看了。

    “现在通过天狐考验的话,能够得到最大的收益哦。”

    “我……我……”小狐狸张嘴喃喃了半天,虽然很想大声说我才不要,但是,身为狐人族的支柱的她,在一族的安危和荣耀,在暗黑大陆的危机面前,个人的高傲和自尊显得如此渺小。

    如果是在和平时代,没有地狱一族入侵,没有种族之间的成见战争,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愉快玩耍,相亲相爱,说不定她还能任性的选择no,但是这种设定显然并不存在。

    “我……接受。”张嘴了半天,最后,她还是无奈低头,就像弹出是否安装的选择窗口里只有一个“是”可以选择,面对这种流氓软件,高傲的天狐圣女也跪了。

    “明智的选择,面对地狱一族的入侵,如果还要任性的话,我可不敢想象让这样的人率领狐人族会变成什么样子。”

    “地狱入侵?”我和小狐狸惊讶的看着对方。

    “莫非……你是地狱入侵时期诞生的天狐?”

    “正是这样没错,可惜呀,一千年才得知一次消息,结果每次后辈带来的都是坏消息,而且越来越坏,暗黑大陆……是不是快要支撑不下去了?我们狐人一族到底何去何从?真怕有一天没有天狐再来接受考验了。”

    天狐牧师黯然一叹,声音和表情里,包含着许多许多我们解读不了的复杂感情。

    看样子,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天狐牧师,身上似乎也有不少故事。

    “艾娜应该是我们之中最可怜的一个,虽然没有经历天狐情殇,但是,她却亲身经历了地狱一族的入侵之始,接受了只逊色于末日之战和原罪之战的惨痛灾难的直接冲击,目睹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尸体陈山,我们一族死伤过半,那份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悲哀伤痛,又怎么是天狐情殇能够比拟得了?”

    在天狐牧师身后,一名天狐幽灵用忧伤的语气说道,似乎光是在脑海里想象,就能感觉到深深的哀伤和痛苦,更别说亲身经历了。

    看不出来,这位看似不着调的天狐牧师,竟然经历过这样可怕的事情……等等,我是不是疏漏了什么东西?

    艾娜……亲身经历过地狱一族入侵之始,让我好好想一想……

    没等我摆出思考者状,怀里就闪起一道白光,伴随着小幽灵那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受死吧,骚狐狸艾娜!!!”

    从未见过小幽灵如此猪突猛进,身体才刚出来一半,就迫不及待的张牙舞爪,朝对面的天狐牧师扑了过去。

    那天狐牧师呆愣住了,宛如在做梦一样的表情。但是,面对小幽灵的飞扑,她似乎练习过千百遍般,身体比本能反应还要快的抬起头,准确无比的按住了小幽灵的脑袋,将她制止下来。

    “混蛋。混蛋,放开我,我要和你这只骚狐狸一决死战!”

    被按住脑袋,无法继续前进一分一毫的小幽灵,手舞足蹈,宛如脑袋顶在了墙上还想拼命向前游的游泳菜鸟,看着让人怜悯的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

    “你……竟然是……你……爱丽丝?!”天狐牧师虽然下(经)意(验)识(丰)的(富)阻止了小幽灵的头槌突袭,但是显然还是没有从惊愣中反应过来。

    任谁遇到这种事情也都会是一样的反应,万年过去。在这种地方,还能再次和以前的密友重逢,这绝对是上帝的恶作剧。

    我终于认出她了,没错,小幽灵曾经和我说过的,三名圣女候补人,首席候补是一个叫……叫沙耶还是什么来着的人,第二候补就是眼前的天狐牧师。被小幽灵一口一个愤愤的骚狐狸艾娜叫的天狐族圣女艾娜,小幽灵只是个可怜的吊车尾而已。

    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天狐幽灵里牧师职业只有那么几个,当年的圣女候补艾娜肯定算一个,而且没有谈过恋爱,在花季年龄里就因为地狱一族的入侵,和小幽灵一样早早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之前的提示已经够明显了,看来我果然是累坏了。

    看到小幽灵和艾娜在那打闹。我羡慕之余,也不禁稍稍欣慰,我这抱着严重扭曲感情的小圣女,终于向别人敞开胸怀了,纵使这个人只是一缕残魂。

    “那还有假。快点把圣女奶奶给我的圣女胸针还回来!”

    小幽灵越说越气,手脚比划的越快,可惜艾娜依然一只手轻松抵住她的额头,仿佛拎住了猫的脖子肉般,稳如泰山,充分显示了两人之间当年的智商以及地位差距,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真的是你!”

    这次,艾娜是用肯定的语气,惊喜的发出尖叫,能知道这种事情,最重要的是,过了万年还能记得,并且斤斤计较的小气吧唧个性,不是当年那个老缠着她,试图和她作对以显示自己是个小大人的洋娃娃般的圣女候补爱丽丝,还能有谁?

    于是,阔别万年后泪眼相见的圣女候补二人组,上演了让人感动的重逢场面,只见艾娜把手一撤,措不及防的小幽灵就慌张叫着向她怀里扑过去,然后老二双手一张,用力一抱,将自投罗网的老三抱在怀里,那叫一个抱的紧呀,我看着的感觉像是勒了。

    然后,小幽灵那以前只属于我的柔软脸蛋,也惨遭袭击,被艾娜蹭来蹭去,根本停不下来。

    “啊啊啊,就是这种肉感,虽然长大了一点,但是抱着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变,最犯规的就是这脸蛋,怎么可能那么柔软,蹭一辈子也蹭不腻,啊啊啊,就算为了蹭着张脸蛋,我也宁愿放弃争夺圣女的资格。”

    陶醉于小幽灵的柔软之中,艾娜几乎就像痴女一样发出陶醉呻吟。

    “小……小凡……救……救我……”宛如食物链压制一般被轻易制服的小幽灵,几乎被艾娜热情的拥抱抱在喘不过气来,又被蹭的晕头转向,无奈只要向我求救。

    “……”我耸了耸肩,摆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积累了一万年的友情,何等炙热,何等感动,我可以理解艾娜的感受,你就忍一忍吧。

    “小爱丽丝,可是我最喜欢的抱枕。”

    哦哦哦,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实,小幽灵竟然是抱枕,老板,请务必给我来十个这样的抱枕!!!

    “才……才不是,是你这家伙……你这骚狐狸擅自……擅自……”

    “啊啦啊啦,嘴上说不要,最后还不是钻到我的怀里睡吗?做梦的时候还说了梦话,艾娜姐姐的胸部好暖好软好舒服什么的,真是的,明明睡着的时候嘴巴那么乖巧,为什么一醒过来就爱闹别扭了呢。”

    哦……哦哦哦!!!不小心知道了小幽灵更多的黑历史,我不会有事吧?“记得刚刚被选为圣女候补的那一天,第一次见到圣女奶奶和教皇,小爱丽丝紧张的不得了,晚上安排开始在教廷山住下,还记床,怎么也睡不着,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竟然尿……”

    “呜哇哇哇,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不许再说了你这可恶的骚狐狸!!!”小幽灵死命的捂住耳朵,忍无可忍,一口咬了下去。

    “疼疼疼!!!你只金色小猫……还是那么喜欢咬人。”小幽灵的牙齿何其犀利,还没用力,艾娜就开始呼疼了。

    “咦,等等?!”她忽然察觉到什么,将怀里的小幽灵退离几分,仔细观察。

    “你……现在该不会也变成幽灵了吧。”

    “哼!”小幽灵脸蛋一撇,闹别扭,不甩对方。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上万年过去,除了巨龙,应该没有人能活那么长时间吧,只不过是很好奇,我有天狐考验保存这一缕残魂,也就罢了,你这只小猫是怎么一直维持到现在的?”

    吃钻石呗?

    我在背后翻了个白眼,肉疼的摸了摸口袋,这些年来光是被小幽灵吃掉的钻石,用去买面包的话都足够绕黑暗大陆998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