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 一枪必杀
    ***************************************************************************************************

    轻拍着飘渺如画的翅膀,每一次扇动,无数涟漪荡起,留下重重绚烂幻影,在月夜下,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极致空灵的唯美。

    当月光蝶落在半空,悬留其上时,忽然间,三尾血狐打了一个激灵,没等它反应过来,月光蝶背上的光环已经洒下一圈月光罩,将小半个考验之地都笼罩起来。

    月光罩内,弥漫着浓郁月色,带给三尾血狐一种不好的预感,五头分身,刹那间分作五个方向来到月光罩边缘,想要窜出,却被看似轻飘飘的月光罩挡住,三尾血狐全力攻击,只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涟漪,如石粒沉水。

    三尾血狐并不气馁,不愧是拥有数百天狐的经验本能,五头分身迅速靠拢到一起,准备合力攻击,月光罩并非不可能打破,只不过是它作为分身的攻击力弱了点罢了。

    但是,就在此时,一道忽然出现的月光柱落到它们的聚集点,五头血狐被迫分开,月光柱也跟着分为五道,穷追不舍。

    什么时候,圣月贤狼能够捕捉到它们的速度了?

    察觉到身后紧跟的月光柱,三尾血狐诧异。随即察觉到了可能性。

    是了,弥漫在月光罩里的浓郁月色。

    月光罩不仅仅是限制敌人的活动范围,而且散发出的,弥漫整个罩内的月色,具有比精神力更加敏锐的捕捉能力,就像蝴蝶的复眼一样。

    但是,到底能敏锐到什么程度,比得上我等天狐的速度吗?

    三尾血狐不服气了,千年一出的天狐,何等高傲。岂会害怕一只小小蝴蝶?

    只见这五头血狐的行踪飘渺、曲折。一会直角拐弯,一会百八十度掉头,或者“z”型奔跑,在极速下。其身影简直快要融入到月光中一般。

    但是。月光柱依然坚定不移的跟着它们。

    三尾血狐有奔腾至空中。虽然很想顺带逼近攻击一下那只悬停半空,飘渺空灵的月光蝶,但是强烈的警觉性让它们并没有这样做。圣月贤狼的招式套路,它们早已经在前面几个关卡里摸的一清二楚,因此才如此大胆进攻。

    但是新变的月光蝶,它们却一无所知,而且一看就知道和圣月贤狼的来路大不相同,在摸清楚这只瑰丽而诡异的月光蝶的套路能力以前,还是不要轻易靠近为妙,那从月光蝶优美扇动着的翅膀洒落的月光粉末,犹如钻石碎末一般散发璀璨光泽,让三尾血狐感觉很不好,感觉要是被这些粉末洒中,会发生十分危险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代表三尾血狐没办法了,只见五头血狐的身影越窜越快,竟然忽地又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似可以无穷无尽分身一般。

    最恐怖的是,这些分身的分身,速度还是没有变慢多少,纵使体型变小,攻击力变弱,但只要能将攻击重叠集中到一起,恐怖会造成三尾血狐本体的数十倍,上百倍攻击力,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猜测,因为在之前的关卡里,由天狐幽灵所化成的三尾狐狸,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没有理由现在结合在数百天狐幽灵智慧能力的三尾血狐做不到。

    但是,虽然结合起来,能够发挥出无以伦比,甚至可能不逊色于cosplay熊的四连三重焰拳,有秒杀月光蝶的可能性,但是,这也要这数十只三尾血狐能够联合起来呀,或许之前的圣月贤狼能够给它们这样一展恐怖攻击力的机会,但是现在,月光蝶给它的答案是:烟囱都不会留给你。

    三尾血狐的分身的确是淆乱了月光柱的跟踪,让其获得了很大喘息空间,数十头三尾血狐在月光罩里乱窜,就像蝗虫鼠患一般,想必就算月光蝶能够一一捕捉,大脑也处理不过来那么多信息轨迹吧?

    心里抱着这份想法的三尾血狐,生起了一探月光蝶深浅的主意,几个分身忽然半空转折,转瞬间就扑到了月光蝶身上。

    其中两个分身不小心碰触到了月光蝶洒落下来的月光鳞粉,咔嚓一声,半个身子就被冻结,甚至连灵魂都被凝固,笔直坠地,被两道追加的月光柱轰成了灰末。

    看到这一幕,其余三尾血狐打了个冷战,那鳞粉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应该是之前圣月贤狼的冰系力量,它的冰系力量里的确有一股异常诡异的冰冻之力,这些鳞粉,应该就是那股诡异冰冻之力提纯出来的东西了。

    绝对不能碰这些鳞粉,别说是已经分成数十道的分身,就算是本体最好也不要碰触,对于本质上还是幽灵之躯的三尾血狐来说,这股冰冻之力实在要命。

    两头三尾血狐分身被干掉,但是还是有一头顺利接近,经过多次分身,三尾血狐的体型已经不到十米,和月光蝶相比竟有些娇小玲珑,但是它们的攻击可一点都不汉化,带着血色爪痕的利爪长驱直入,仿佛要将月光跌的一只翅膀撕成粉碎,让其也享受一下同伴坠落的滋味。

    应该不会那么顺利吧,如此诡异的月光蝶,应该会有强大的手段防御,甚至是直接攻击,三尾血狐抱着这样九死一生的想法,爪子狠狠落下,又一次出乎它的意料,竟然没有遭到任何抵抗,爪子就落入了这双羽毛一般柔软的月光能量翅膀当中,应该很容易撕碎吧,三尾血狐的嘴角咧开一道狰狞得意笑容。

    然而,爪子从翅膀上穿过。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在三尾血狐呆滞的目光中,月光蝶的翅膀轻轻一扇,看似轻柔落下的翅膀力量,夹杂着涌动之力的鳞粉,将这头三尾血狐打苍蝇般pia叽一声拍落在地,身体直接碎成一地的节操……哦不,是冰块。

    这是……多么无赖的能力啊,只许它攻击我,我却攻击不了它!

    眼看自己的攻击对翅膀无效,翅膀轻轻一扇却能将自己拍倒在地。三尾血狐惊讶之余也不禁悲愤。感觉好像又被命运嘲讽了一般。

    不过,浪费一头分身,查探出月光蝶的这两大能力,也算值了。毕竟分身的消耗很快就能补充回来。三尾血狐这样一想。心里安慰了许多。

    但是,它却忽略了,月光蝶这两大能力。都只是天赋技能,或者说是被动技能,它的真正能力,除了一开始的月光罩以外从未显露过,那悬停在半空的梦幻身影,似在发呆,或许是还没有搞懂状况,或许是……还有点消化不良。

    当月光蝶回过神来,真正展开行动时,三尾血狐彻底蒙了。

    那双月光翅膀,忽然闪烁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魔法阵,光芒闪烁,三尾血狐这才看清楚了这双轻飘飘的月光能量翅膀的本质。

    那竟然是由不知道多少个魔法阵所组成的魔法之翅,这些魔法阵,若是每一个都能发挥效果的话,哪怕威力再弱……想到这里,三尾血狐就觉得牙齿在打颤个不停。

    它已经彻底看穿了月光蝶的本质了,这拿是什么月光蝶,这分明就是披了一个优雅动听名字,一层飘渺空灵外衣的魔法阵炮台!

    不行,不能让它把这些魔法阵酝酿出来,三尾血狐能感觉得到,此时这可恶的移动炮台所酝酿的魔法阵,每一个都非常恐怖。

    数十头三尾血狐聚集起来,朝着同一个方向涌去,哪怕牺牲过半的分身,也绝对要阻止月光蝶,抱着这份决心,三尾血狐一往无前。

    以其中一头为箭头所在,所有分身紧随在后,仿佛化作了千米长的巨大血红箭矢,凝聚着恐怖的威力朝月光蝶破空划去。

    快,箭矢快的不可思议,但是毕竟意图动作太过明显,如果是刚才还在发呆的月光蝶,或许会中招也说不定,现在,三尾血狐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机会。

    月光蝶的翅膀,微微用力一晃,荡起无数涟漪重影,身形拔高,看似缓慢,还未来得及动作就会被巨大无比的箭矢砸个正着,但是,在这翅膀一晃间,月光蝶却以完全违背了常识的,让人觉得矛盾无比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在以毫秒计的时间里,已经窜高了百米不止。

    巨大的箭矢,攻击范围广的惊人,别说被正面命中,就算被擦身而过波及到,伤害也十分惊人,月光蝶陡然蹿高百米,也并不能完全躲过波及,这时候,那像羽毛一样的身体,以及无法琢磨的攻击点判定凸显出了优势,箭矢带起的威力,就像风刮过羽毛般,将月光蝶又吹起了数百米,结果毫发无损。

    甚至,连月光蝶翅膀上闪烁着的魔法阵,都没有被打断。

    面对如此诡异不可捉摸的对手,三尾血狐发毛了,被疯狂情绪充斥的灵魂,竟也产生了一丝恐惧。

    就在这时,月光蝶酝酿已久的魔法阵终于释放光华,毕竟是第一次运用,而且还是强行被人妻骑士灌顶传功,手生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是换成全盛时的人妻骑士,眨个眼的时间就能调动十几个魔法阵了。

    第一个魔法阵自月光蝶身上展开,天空忽然刮起了暴风雪,竟是老熟人暴风雪地狱。

    三尾血狐微微一愣,这个……好像奈何不了我吧?

    但是很快它就为自己的天真想法而受苦了,虽然还是那个暴风雪地狱,原汁原味,但该怎么形容,更加完整,更加完美,威力更强,有种圆润无暇的感觉,原本暴风雪地狱还有许多空隙,现在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给了三尾血狐一记当头……冰雹。

    那是一块块成吨重的巨大冰雹,眼前的暴风雪,更像是在巨人世界里的暴风雪。被砸中可真心要命。

    面对更加完善,威力更强的暴风雪地狱,数十头三尾血狐小心翼翼的躲闪起来,它们的移动轨迹已经能被月光捕捉,暴风雪的力量有意无意集中到它们身上,让原本应付暴风雪地狱毫无压力的三尾血狐,此时倍感吃力,时不时就被一块冰雹砸中。

    与此同时,月光蝶的第二个魔法阵已经准备好了。

    雷霆地狱!

    还是当年人妻骑士考验关卡里的环境魔法,一个个红白雷球。象征着阴阳两极。于暴风雪中分布,咆哮的电蛇雷龙在雷球之中穿梭,受到阴阳极的影响,轨迹变得琢磨不定。当一道闪电学会了拐弯的时候。敌人的末日来临了。没有人能快得过闪电,三尾血狐也不能,自认为已经抓住了闪电的轨迹躲开。结果闪电一个拐弯硬是凑了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酸爽体验,恐怕只有此时此刻的三尾血狐心里才知道。

    这才是真正的雷霆地狱,飘忽不定,威力强大的暗红色闪电链,组成无数电蛇雷龙,没有任何防御死角可言,之前的雷霆电网与之相比,就如同才呱呱坠地的婴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同时施展出暴风雪地狱和雷霆地狱的月光蝶,似乎还有余力,这就是魔法阵的另外一大好处,施展出来后只要提供力量,不需要再多加控制,就好像是编好了程序的机床一般。

    还是圣月贤狼的时候,能够施展出暴风雪地狱,并不是依赖魔法阵,而是凭借圣月贤狼擅长的冰冻之力和超强的精神力,强行使出,一个是用一分力带动十分力,让其自行运转,一个是一分力带动一分力,还得手动控制,这两者的差距真不是一般大。

    由此可见,能够创造出魔法阵系统的圣法之贤菲米娜是多么伟大,简直开创了一个时代的先河,法师时代的先河,她让天赋并不高的人也能系统的掌握一定的魔法力量,成为法师。

    甚至现今的巫师职业,其体内的魔法烙印,也就是三十个魔法技能,可能都是从当年的魔法阵系统里所简练出来的,可以说,如果当年没有圣法之贤骑士,法师这个职业肯定没有那么大众,说不定会像牧师职业一样在惨烈的战争中面临失传断代的危机。

    依赖万法之阵,同时施展出两个消耗庞大的环境魔法的月光蝶,一副仍有余力的模样,翅膀轻柔的扇动拍打,看不出喜怒哀乐,不明白的还以为它又在发呆。

    就连敏锐如三尾血狐,隔着暴风雪和雷霆,也没有察觉到,月光蝶额头上那根巨长的螺旋独角,宛如郎基努斯枪一样的造型的独角,此时正在散发着淡淡微光,仿佛在酝酿什么。

    身处两大魔法地狱的三尾血狐,自顾不暇,分身不断被冰雷魔法击中,眼看着一个个分身逐渐消亡,它恨恨地咬了咬牙,终于决定将分身召回,恢复最强本体,说不定还有一线逆转的机会。

    在这样可怕的范围魔法之中,分身的数量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反而会降低抵抗力,继续下去,所有的分身只会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被逐个击破。

    一头一头三尾血狐,在奔走躲闪之中互相融合,最后,仅余三分之二数量的三尾血狐终于重新融合到一起,恢复了三尾血狐的本体,各方面能力都强化了不少,三尾血狐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安心。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破开月光罩,远离环境魔法,然后再想其他办法卷土从来。

    虽然被两大环境魔法弄的焦头烂额,但是三尾血狐并未失去判定能力,紧紧把握住了那一线生机,左躲右闪,挨了不少冰雹雷击,终于来到月光罩边缘,不顾落到身上的魔法,拼了命攻击,在荡起一圈圈涟漪之后,月光罩终于出现裂痕,在某次三尾血狐的全力攻击中,应声碎裂。

    终于能出去了!

    三尾血狐大喜,迫不及待的从破口出窜出,本还以为月光蝶有什么备用手段,没想到出了月光罩以后,真的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比起月光罩里的两大环境魔法肆虐,简直就宛如天堂一样舒服。

    三尾狐狸忍不住像获得新生一样,深深吸了一口大气,从未想过,这晦暗的考验之地里的空气,竟是如此新鲜甜美。

    这样大吸了一口气,和月光罩远远拉开数公里距离,感觉安全了后,它才回过头,疑惑的看向并没有任何动静的月光蝶以及月光罩。

    这不科学啊,逃离的太简单了一点吧?

    这样一回过头看去,忽然间,整个世界变得一片寂静,荒芜的草地,漆黑的夜空,以及不远处月光罩,还有里面肆虐的冰雷地狱,在三尾血狐眼中,心中,灵魂之中,仿佛统统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唯独剩下月光蝶额上那根笼罩着辉耀的独角。

    那根如同弑神之枪一样的细长螺旋独角。

    没有任何危险来临的预兆,第六感甚至没有荡起丝毫波纹,月光蝶的身影穿越过了时间和空间,出现在三尾血狐面前,那根独角,已经贯穿了它的身体。

    曾经在脑海中浮现过的一幕,变成了现实,仿佛,这根独角本就应该在这里,插在它的身上一般,如此理所当然。

    三尾血狐睁大血雾之瞳,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仇恨和不甘,它缓缓抬起前爪,还想要去挠近在眼前的月光蝶,那只前爪越抬越慢,最终,在离月光蝶的额头只有一寸距离的时候,失去力量,无力垂下,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也终于缓缓合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