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六章 秀恩爱死得快,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

    月光蝶的长角,久久插在三尾血狐的身上,宛如马上的骑枪贯穿巨兽身体,透露着几分肃杀的悲凉。

    直至三尾血狐合上眼后,身体开始化作一个个光点消失,每一个光点代表着一个天狐幽灵,她们身上的气息依旧疯狂,但相较之前已经淡了很多,这些天狐幽灵化作一道道流星,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各自的墓碑读秒去了。

    整个天狐考验之地,终于只剩下月光蝶,翅膀轻柔拍打,身体一动不动,似陷入了沉眠状态般,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急切的呼喊声。

    好不容易,差点放血把自己放脱的露西亚,终于打开了那扇可恶的石门,刚刚进入考验,她的狐狸耳朵抖了抖,就聆听到了远方的动静,三尾一甩,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结果,还是太迟了一点,当然,并不是说她没有救到某人,而是哪怕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最后依然打了个酱油。

    她的目光,恰好定格在月光蝶贯穿三尾血狐的那一幕,为月光蝶那空灵飘渺的身躯,为眼前肃杀悲凉的战场,而深深震惊,仿佛化作了一副古老永恒画面的结局,竟让她不忍心打破。

    直到三尾血狐分解,回归为一个个依旧充满怨气的天狐幽灵,回墓碑读秒去了。露西亚才猛地惊醒过来,虽然搞不清楚前因后果,但是灵魂上的熟悉感,以及月光蝶极为相似圣月贤狼的力量气息,并不妨碍她一眼就断定那只宛如天上神灵的月光蝶,就是她的……额。汉子。

    发出一声惊喊后,月光蝶似乎啵的一声清醒过来,月光翅膀用力一振,再次以让物理法则痛哭流涕的诡异速度,瞬间完成转身以及到达露西亚面前的动作,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光芒一闪,月光蝶消失,伤痕累累的圣月贤狼。似完全昏迷过去了一般,身体横着缓缓飘落下来,恰好被露西亚一个公主抱接个正着。

    “……”

    “坏蛋,你怎么了?快醒醒。”露西亚一个怀中抱妹杀将圣月贤狼接下来,放在地上半搂着,小手心疼的在怀里的圣月贤狼脸上抚摸擦拭,一边低声轻柔呼唤。

    她的声音似乎起到了作用,圣月贤狼幽幽的从她怀里睁开双眼。看到那张熟悉的,关怀的面庞。眼睛眨了眨,忽然泪水又流了出来。

    “你……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就哭了。”见圣月贤狼清醒过来,露西亚还没来得及高兴,又被对方的眼泪给搞糊涂了。

    “小狐狸。”怀里的圣月贤狼喊了一声。

    “嗯啊,我在这呢,我在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露西亚还是紧抱着圣月贤狼,将她贴在自己温暖柔软的胸怀里面,给予尽可能多的温柔呵护。

    “你是个笨蛋。”结果露西亚的体贴,却换来了圣月贤狼一声“笨蛋”,这只小天狐。嗤的一声尾巴就竖直起来了,老娘割脉放血,辛辛苦苦跑来救你容易么,区区笨蛋竟然敢骂我是笨蛋,活腻了吧。

    俏目一瞪,却是看到圣月贤狼那张哭得惨兮兮的面庞上,无法掩饰的悲哀,露西亚的心立刻软下来,目光从尖刀瞬间化作绕指柔。

    “我也是个笨蛋。”圣月贤狼顿了顿,哽咽的连带自己也骂上了。

    “乖,乖,不哭。”轻轻用下巴摩挲着圣月贤狼的泪脸,露西亚母性大发,用哄婴儿一般的低语抚慰着圣月贤狼。

    或许是她的温柔起到了作用,或许是她的两声乖乖,触动了圣月贤狼的心弦,渐渐地,圣月贤狼的泪水停了下来,乌黑瞳孔朦胧,似闭非闭,一副累的想要倒下睡过去,却强行阻止自己的模样。

    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亚瑟王了,她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心里轻轻低吟一句,本就是傻乐观的某德鲁伊,心情缓缓平复下来,终于开始考虑其他事情。

    刚才,发生了什么?

    朦胧有些印象,但还得花些时间去整理,似乎圣月贤狼又突破了,拥有了不得了的新形态。

    摇了摇头,有些眷恋小狐狸怀里的温暖和柔软,但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可不是沉浸在这里的时候,印象中应该打败了三尾血狐才对,也就是说通关了对吧。

    从小狐狸怀里坐起来,我迷茫的四处顾望,忽然眼前一亮。

    在之前三尾血狐出来的地方,也就是那扇巨大的暗红色空间门的位置,凭空多了一道石门,和进入考验的那扇石门十分相似。

    这绝对不可能是入口,肯定是出口无疑,只要通过那里,天狐考验就算完成了。

    我有些迫不及待,立刻站了起来,却一个踉跄倒下,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有多糟糕,本来就已经被三尾血狐揍的痛不欲生了,后来虽然靠着人妻骑士的力量爆发,将三尾血狐干掉,但是身体的状况却变得更差了。

    “小心点,你现在的状态很差。”

    摔倒的身体被上前一步的小狐狸扶住,这傲娇小天狐,见我清醒过来了,立刻就把刚才温柔到极点的表情给收敛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别说我,你的状态好像也好不到哪去,怎么了?”看到小狐狸的脸色苍白的就似一张纸,且脸颊消瘦了许多,眼睛里充满血丝,我吓了一跳,这是要闹哪样,以前那个萌萌可爱的小天狐去哪了?

    “你到是说话呀,身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关切的反握住小狐狸的小手,似失去了温度一般的冰凉触感。更是让我着急。

    我已经暂时失去了人妻骑士,可不能再失去小狐狸,绝对。

    “没……没什么,就是为了打开石门……咳咳,对了,和那两只三尾狐狸雕像狠狠交涉了一番而已。”

    傲娇的天狐圣女殿下可绝对不会实话实说。我是为了能快点见到你而放血过多,眼睛狡黠的咕噜一转,随便就找了个借口。

    “是吗?那些可恶的三尾狐狸。”一听到三尾狐狸,我顿时新仇旧恨,要是眼前有一头三尾狐狸在,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拼命咬下去。

    咦,好像小狐狸现在是三尾天狐形态……

    “再怎么说也是我一族的守护者,适当骂一骂就好了。”小狐狸挺纠结的,一方面是族里的荣誉感。一方面,她也挺恨那两头三尾狐狸,于是就做出了这样的奇怪妥协。

    “不过,不管怎么说,天狐考验算是……”

    我话还未说完,忽然,整个天狐考验之地发出轻微震颤。

    “怎……怎么回事?”

    不安的四处观望,在我和小狐狸的四周。逐渐地涌出一座座墓碑,天狐幽灵的墓碑。这些墓碑散发着浓重黑气,从里面传出宛如诅咒般的天狐幽灵怨声。

    “不可饶恕……”

    “绝对……不能放过你们……”

    “死……给我去死……”

    “死……”

    “都给我去死!”

    这股比情人节的fff团还要强烈万倍的怨念,顿时让我苦脸。

    完蛋了,一个不小心刚才又和小狐狸秀恩爱了,之前小狐狸幸福度爆满的情绪,就已经将这些天狐幽灵刺激的陷入暴走。现在当着她们的面秀恩爱,那还不把炸药桶彻底点燃?

    小狐狸一愣,似乎也想到了这点,不过和我的慌张反应不同,她那张苍白俏脸迅速红了一下。随即露出坚定神色,锵的一声抽出武器。

    “你们这些家伙,竟然……竟然……给本天狐放马过来!”

    艾玛卧槽!

    我差点给吓跪了,这只小天狐到底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作风变得比我还要猪突猛进,竟然要单挑这些发了狂的天狐幽灵!?

    我将她一拉:“别傻了,快点,出口在那里,在她们出来以前冲出去。”

    “我……我才不要,一定要(帮坏蛋)出这口气才行。”小狐狸小声嘀咕,虽然模样萌萌哒很可爱但是我现在可没空欣赏。

    “老大,露西亚大人,天狐圣女大人,为了我们两个的小命着想,听我一次吧。”

    见我又快哭了,小狐狸终于屈服,露出懊恼之色,狠狠跺了跺脚。

    “这到底算什么,我的天狐考验。”

    “天狐考验早就变质了。”

    “就你这坏蛋话多!”小狐狸俏目一瞪,为了报复我,竟然弯下腰伸手一搂,以公主抱的方式把我给抱了起来。

    卧槽槽槽!!!

    为了报复,竟然以如此卑鄙的方式羞辱我纯爷们的人格,简直不能忍!

    “瞪什么瞪,刚才又不是没这样抱过,再挣扎的话可别怪本天狐把你扔下不管。”结果小狐狸更加用力的瞪过来,又恢复了以往傲娇全开的模式。

    “……”

    她说了什么?刚才已经这样公主……公主抱过了?乘着我昏迷的时候?在那时候我的纯爷们尊严就已经破碎了?

    也罢,既然已经碎了干脆就接受现实吧……才怪呢魂淡!

    我欲哭无泪,这种时候只能拼命安慰自己,幸好是圣月贤狼形态,幸好是圣月贤狼形态,纯爷们尊严暂时隐匿起来了,一定是这样。

    越来越多黑色雾气从墓碑窜出,天狐幽灵的诅咒声也在不断响亮,傻子都知道这些黑色雾气不能碰,于是抱着我的小狐狸只能左窜右跳,每每在千钧一发的间隙从黑雾中闪过,不断靠近出口,活像是具备走哪哪塌属性的游戏主角在最后一关打败boss后的逃命场景。

    “我以后要是嫁不出去了,你可得负起这个责任。”被小狐狸公主抱着无法反抗,在这种生死一线的紧要关头,我却闲的不行,想到自己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竟然会有今天,不禁幽幽开口说道。

    这句话。让心灵深处的某个角落,剧烈抽痛了一下,真是自作自受。

    眼前的危机让小狐狸没闲工夫和我斗嘴,只能迅速低头向圣月贤狼公主殿下甩了一记白眼。

    眼看石门已经近在眼前,不出意外,就算这些天狐幽灵的怨气再大。也对我们无可奈何了,就在这时,又出现了突发事件。

    或许是因为小狐狸的好运气,抵消了我的准悲剧帝光环,这一次的突发事件似乎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小狐狸也认为是这样,她向石门逃窜的步伐慢了下来,再慢下来,最后停止,两人呆呆的抬头看着天空。

    天空之上。一缕缕浓稠的圣光宛如细雨般洒落,将从墓碑里冒出的黑色怨气渐渐浇熄,圣光的源头,可以模糊看到一道天狐幽灵的身影,在她身后,似乎还有着许多代表天狐幽灵的点点光团,初略一数起码有上百。

    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一幕。莫非是要争夺年度最佳撕逼大战奖?

    圣光细雨很快就战胜了黑色的怨气,渐渐地。大地变得一片清明,那些冒出来的墓碑,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哈……安全了?头一歪,我这才忽然想起还被小狐狸公主抱着。连忙挣扎下来,呜呜呜,以后再也嫁……不对,是以后再也娶不到老婆了。

    这时候,洒下圣光雨的那名天狐幽灵。缓缓降落,在我戒备的眼神中,来到我们面前。

    “很抱歉,我的后人,还有这位陌生的旅人,给你们带来了如此巨大的灾难。”一开口,这天狐幽灵就做足姿态,只差行跪礼了。

    面对她这样的态度,我心里有万般窝火,也难以发泄,仔细一看,咦,这货……有点眼熟。

    我想起来了!

    这家伙不就是在之前关卡里的那个讨人厌的天狐牧师吗?

    “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

    见我露出一副“我认得你这家伙了”的恍然表情,这天狐牧师似乎暗中啧了一声,再次低头道歉。

    她刚才啧了吧,她刚才明明是啧了吧魂淡!!!

    “能和我们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毕竟是小狐狸的先祖大人们,面子还是要给几分的,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严肃问道。

    “简单来说。”天狐牧师向身后比了比她的小伙伴们,介绍道。

    “我们是属于少数派,并没有遭受天狐情殇,以及还有像我这样的,还没来得及体验爱情就蒙祖先召唤的天狐。

    “原来就是你们。”我恍然点点头:“但是,你们不是被多数派压制住了吗?”

    “正是如此,多亏了您,将已经暴走疯狂的多数派打倒了,不但削弱了她们的实力,她们的怨气也因此减弱不少,如果不是……咳咳。”

    你是想说如果不是我们刚才大秀恩爱,本来是一点事都没有,可以安安稳稳的大步迈入出口,顺利通过考验对吧!

    我和小狐狸面面相觑,发现这个锅……还真得自己背,秀恩爱死得快,明明已经在容身处里吃过苦头了,为什么我们还是不长记性呢?

    不过,这并不能抹去你们的错误!

    “既然你们是少数派,一开始并不是抱着提升考验难度,甚至要将我们留在这里的想法而来,那为什么……”我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名天狐牧师,露出不信之色。

    “为什么一开始,我怎么感觉攻击最猛烈的,反而是你们这一伙?”

    你,对,就是你,别以为躲在最后面我就看不见,你这个天狐刺客,就是当初想要爆我脐下三寸的那个魂淡对吧!

    “抱歉,这是我们的过错,我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当初苦于无法在多数派面前向您透露实情,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希望能让您知难而退,这样一来,多数派的阴谋也就得逞不了,如果您不冒进,打败我们太多同伴的话,她们是没办法擅自开启额外考验的。”

    天狐牧师这话听着像是在道歉,但我觉得她其实是在暗指我不该猪突猛进。

    果然,小狐狸一听,顿时对我横眉竖眼,两手叉腰的凶巴巴训斥起来。

    “你这笨蛋,本天狐料的一点都没错,还说圣月贤狼变身不会猪突猛进,你当初是怎么和我约定的?自己说说看!”

    “这不是出现了意外,你没跟上来吗?我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打开石门,只好深入查探一下了。”我无辜眨眼。

    “也就是说,不相信本天狐咯?”小狐狸灿烂一笑,笑的我直打哆嗦,连连摇头,咬咬牙,决定和小狐狸谈判谈判。

    “和刚才的公主抱算是打平了,大家都别追究下去,怎么样?”

    “想的到美。”

    “你这贪心狐狸,还想占更大便宜吗?”

    “本天狐那可是为了救你。”

    “救我也没必要用公主抱啊!把我当根木槌扛在肩上我也认了啊!”

    “那样会阻碍本天狐奔跑,影响灵活性。”

    “公主抱才最碍事吧!!!”

    我和小狐狸你一句我一句,不甘示弱的斗嘴起来,好一会儿才惊醒旁边还有人,连忙尴尬咳嗽,发现这些天狐幽灵正在用温暖的眼神注视着我们,目露缅怀。

    果然都是好狐狸,我相信你们了。

    “这就是爱情吗?真是美好,感觉二位身上的光芒都要胜过太阳和月亮了,没能体会过真是太可惜了。”

    当头的天狐牧师,稍稍羡慕说道,天狐也是女人,谁不希望有一段美好的爱情?

    “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这一代天狐喜欢的竟然是女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