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沐雪新生,月光之蝶
    ***************************************************************************************************

    魔法脉络世界化作片片雪花,如冰消融,就似正在崩溃,走入终结的封闭空间。

    以圣月贤狼的能力,没有雪莉尔的引导,尚且无法进入自己的魔法脉络世界,当雪莉尔消失时,魔法脉络世界自然而然消散,毫不留情的将还不具备资格进入此地的主人,驱赶到外。

    伴随着魔法脉络世界的消失,意识像被吸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般,天旋地转,眨眼间就回归了身体。

    魔法脉络世界里不知过了多久,但是在外面的世界,却只在刹那间,就连五头速度匪夷所思,不爱话唠的三尾血狐,都尚未来得及动手。

    在它们的血雾笼罩瞳孔之中,忽然看到,仰倒在地,伤痕累累的圣月贤狼,眼角两边滑落下了一滴滴真实的泪水。

    那些泪水,那并非是临死前的眷恋,而是极度悲哀不舍的离别,万般自责无奈的愤怒。

    暴走的三尾血狐,自然不会理会忽然出现在圣月贤狼脸上的泪珠,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但是,它们却不能无视灵魂中传来的疯狂悸动。

    从圣月贤狼身上,它们忽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可怕压力。并非力量,也不是气势,是一种连身为天狐幽灵聚合体的它们,也说不清道不明,从未见过的恐怖东西。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狂暴的三尾血狐并没有兴趣去见识,感受到这股压力的瞬间,它就已经做出了冷静到疯狂的举动,五头三尾血狐,齐齐抬起了五只前爪。向脚下的圣月贤狼拍下。状似五爪山,打算将其拍打成肉酱。

    但是,就在爪子落下,即将碰触到圣月贤狼的一瞬间。一股风暴流忽然从不断流着泪水的圣月贤狼身上爆发。

    这股风暴流是如此诡异。并且强大。哪怕是狂暴的三尾血狐也被吓的不浅,愣神之间,它们庞大的躯体。带着仅差一步之遥就要成功的前爪,被剧烈的冲飞出去,足足在地面擦出五条上百米的刮痕。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三尾血狐被刮出去后,甚至没有第一时间爬起来,而是陷入了眼中的无法理解,仿佛看到外星人一般的呆滞状态。

    这股风暴流……不是某种形式的能量……也不是某种不可名状的气势……而是……而是……该怎么形容好呢?或许用意识流来形容比较恰当?

    承载了数百天狐幽灵数不清的经验知识,三尾血狐硬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所遭遇到的诡异事情,意识风暴?什么是意识风暴是什么?等等,让我好好想一想,是由海量且伟大的知识,所形成的意识风暴?

    这是什么鬼?从来没有听说过知识所形成的河海,竟然能够迸发出意识风暴,而且如此强大!

    在圣月贤狼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在一转瞬之间,竟然出现了如此诡异的东西。

    似乎还在消化理解这份震惊,五头三尾血狐缓缓从地上爬起,回过头。

    将它们刮飞的风暴流……不,是意识风暴,还在以圣月贤狼的身体为中心,剧烈旋转,看风暴的行走轨迹,似乎这股强悍无比意识风暴,正在拼命注入到圣月贤狼的体内,但是,圣月贤狼的体内似乎又无法容纳下如此庞大的意识海,不断从身体里溢出来,一进一出,形成了连三尾血狐也无法靠近的可怕风暴。

    在如此强大的意识风暴贯穿下,圣月贤狼的身体也并非安然无恙,一缕缕鲜血正从她的体内渗出,逐渐染红了那雪白庄严的长袍,如此下去,就算三尾血狐不出手,圣月贤狼也活不了多久了,这个可能性又让五头三尾血狐面面相觑,或许它们心里正在大力掀桌也说不定。

    什么鬼!搞毛啊!我们的存在,我们的愤怒,我们的狂暴,意义何在?

    当鲜血已经染红了圣月贤狼半身袍子的时候,终于有了变化,之前消失的女神武装再次出现在圣月贤狼身上,黄金色的华丽铠甲覆盖全身,似乎在帮助圣月贤狼消化这股意识海似的,反正是看不到圣月贤狼身上渗血了,不管是实际如此还是心理作用,反正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圣月贤狼身上渗血了。

    在意识暴风的冲击下,渐渐地,女神武装似乎也在发生一些奇特的变化,它那厚重的黄金甲身,好像正在变薄,金黄的绚烂颜色,也在逐渐变浅。

    起先不是很明显,还以为是错觉,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这种变化终于开始肉眼可见,厚重的黄金女神武装,的确在产生巨大的变化,包括背后那对华丽的有些过分的蝴蝶翅膀。

    变化是点点滴滴的,但是三尾血狐苦于无法靠近意识风暴,阻止圣月贤狼,给了圣月贤狼充足的时间变化。

    约莫过了数分钟时间,女神武装的变化趋势终于明了,原本厚重的铠甲,现在已经薄的如同一片木片,并且还在继续薄下去,而原本绚丽耀眼的黄金颜色,也几乎看不出来了,渐渐变得纯白。

    这个时候,圣月贤狼还在不断渗出泪水的睫毛,颤了颤,终于从魔法脉络世界之中庆幸过来了。

    在圣月贤狼动弹的一瞬间,五头三尾血狐趴低前身,严阵以待,提防圣月贤狼凭着那股凭空出现的意识风暴,忽然来一个狼傲天式的爆发,打它们个措手不及。这种案例在之前的战斗已经发生太多次了,就算是拥有着三尾血狐这样的强大形态,它们也不敢小视圣月贤狼的爆发。

    但是,当圣月贤狼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和三尾血狐料想的完全不同,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大爆发,至少在三尾血狐心目中,应该还处于战斗状态中的圣月贤狼,忽然放声的大哭起来,原本就似断线珍珠一样的泪水。此时更是汹涌。根本停不下来。

    这……这是要闹哪样?

    一次又一次超出常识范围的画面,让黑化狂暴状态的三尾血狐完全蒙了,虽然完全丧失了理性,但是由数百名天狐幽灵所累积起来的战斗经验和本能却还残留在身体之中。运用自如。眼前的一幕。却超出了三尾血狐的经验和本能范围之外,让五头三尾血狐无从应对。

    三尾血狐这边愣神的时候,圣月贤狼又产生了变化。女神武装经过漫长的变化,最后终于定型,厚重的铠甲已经变得如同纸张一样薄,甚至带着一丝透色,隐约看见里面的圣洁白袍,而颜色方面,自然变成了透白色,甲面上散发着淡淡的月晕,美丽异常,背后一双蝴蝶翅膀更是完全换了个样,仿佛返璞归真一样变回了六枚菱形冰晶翅膀。

    褪去了原本的华丽外表,女神武装终于迎来了巨大的进化,原本的女神武装,留着太浓烈太浓烈的雪莉尔的烙印,当然,璀璨金色也并非雪莉尔的气质和性格体现,为什么当初她要选择这种过于华丽的外观,已经不得而知。

    现在只需要知道,这件世上独一无二的灵魂装备,女神武装上面,已经彻底抹消雪莉尔所留下来的,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的气息和印记,和圣月贤狼的力量气质融为一体,和雪莉尔再无一丝联系,这一刻,女神武装才是真正属于圣月贤狼的东西,而不像十二骑士传承者身上的神器套装,留着原来主人的坚固烙印,无论怎么也清洗不掉。

    但是,但是我不想要,我不想要啊,我不想女神武装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要的是留在上面的,人妻骑士的气息和烙印啊啊啊!!!

    察觉到了这一点变化,感觉到了人妻骑士正从里到外,一点一点的离开自己,一点一点的彻底在自己面前消失,连一丝气息,一缕余香都散的干干净净,圣月贤狼紧紧虚抱着怀里的空气,无力跪倒在地。

    什么女神武装,我不想要,我只想要人妻骑士,哪怕只有一丝丝意识,哪怕只有一丝丝气息,哪怕只有一丝丝余香也好,把人妻骑士给我还回来!!!

    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呐喊嘶吼,最终,声音消失在脑海深处,最后一丝人妻骑士的温暖,随着女神武装的变化完全,啵的一声,从怀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啊啊————————!!!!!!

    在怀里彷徨的一次次抓取,终于,圣月贤狼仰天怒吼,热泪飞溅,乌黑的眼睛渐渐变得通红。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好好努力修炼圣月贤狼,将万法之阵琢磨出来的话,人妻骑士就不用为我做到这种程度,我就能够一直拥有她这份气息。

    都是天狐考验的错,如果不是这些可恶的天狐,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刁难,设下陷阱,提高难度,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何至于被逼成这样,而让人妻骑士做出选择。

    都是我的错。

    都是你的错。

    这个错误世界,已经完全坏掉了!

    嘶吼声渐渐变小,圣月贤狼垂下头,掩着面,看似已经从歇斯底里的状态中慢慢平静下来。

    但是,三尾血狐可不这么认为。

    忽然变得沉默下来,连哭泣声都变得若有若无的圣月贤狼,身上正散发着一股比之前更可怕的气息,可怕的比她身边的意识风暴还要可怕。

    提起意识风暴,三尾血狐让猛地惊醒,留意起来,之前还狂暴剧烈的意识风暴,随着圣月贤狼的苏醒,随着女神武装的变化,已经弱了很多,但依然不可小视,这些庞大无比的意识风暴,似乎稳定下来,再也无法被吸收消化,但是,也不可能凭空消失,它们依然以圣月贤狼的身体为战场。不断涌入,不断溢出,就像迷了路,找不到家的可怜孩子。

    长此下去,这些无处可纳的海量意识风暴,还是会持续对圣月贤狼造成伤害。

    或许是感应到了这一点,刚刚完成新晋,成为独属于圣月贤狼之物的女神武装,产生了变化,表面上的淡淡月晕。开始渐渐变得强烈。再强烈,短短十多秒时间,圣月贤狼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轮迷你月亮般,散发出照耀四周的月色光辉。

    那些无法涌入圣月贤狼体内的意识风暴。被其吸引。纷纷化作一条条河流。争先恐后的涌入到女神武装里面,薄如纸张的片片铠甲上,开始浮现出梵文一般深奥神秘的魔法文字以及图案。密密麻麻,将铠甲的每一寸空间都填了个满。

    彻底吸收了最后一股意识风暴的女神武装,终于爆发出足以将整个天狐考验之地照亮的璀璨月光,最后竟然从圣月贤狼身上脱离,化作一团华光冉冉升起,光华化作一只轻柔的大手,携带着还在无言跪地,掩面低泣的圣月贤狼,向着天空飞去,让人恍惚,就好像回到了远古时代,亲眼目睹着那嫦娥奔月的古老传说。

    天空上的层层乌云,被这团光华拨开,天狐考验之地那数以十万年来一直都是阴沉沉的乌云笼罩的天空,在今天终于第一次,乌云被完全除尽,笼罩于混沌之中的天空,在女神武装化作的月华光团之中,似乎都泛起涟漪,扭曲的混沌归于宁静,逐渐变成了晴朗的夜色。

    三尾血狐抬起头,那双血红之瞳亦是露出恍惚之色,一时间出了神。

    从无怨无悔的分出一缕残魂来到这里,已经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美丽夜空了?

    将混沌天空变成了静谧夜空,女神武装化作的光团理所当然的镶嵌其上,化作一轮真正的圆月。

    但是眼神好的人仔细一看,会发现这轮明月还是名不副实,它并不是真正的月亮,而是由一轮又一轮的魔法阵,紧密相挨,空隙小的连苍蝇也难以穿过,不知道多少个大大小小的魔法阵组合在一起,才能形成如此壮观的圆月。

    圣月贤狼被拉入圆月之中,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再也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息,静静的,静静地,夜空上的明月,月下的血狐,似乎成为了一副永恒的画卷。

    就这样……结束了?

    当然不是,就在三尾血狐仰望天空,愣愣出神的时候,忽然,它们一个激灵,眨眼间就趴伏前身,咧着锋利獠牙,五爪尽出,血红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头顶上的明月,似在万分警惕戒备着什么。

    明明那轮明月如此安静,人畜无害,纵使是由数不清个魔法阵所组成,但是,三尾血狐却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胁,正静静的蛰伏在那轮明月之中,在它们眼中,此时的明月就好像一个大茧,正在孕育孵化着什么,有什么东西正欲破茧而出。

    里面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极为让它们忌惮,即便是拥有自信十足的速度,内心也莫名的涌出浓烈威胁感。

    等候片刻,终于,静止不动的明月,忽然似心脏一样,鼓动收缩了一下,上面的魔法阵开始如同转经轮一样缓缓开始转动起来,每一个魔法文字,每一个奥秘图案,都在散发出璀璨月光,远远看去,就好像月亮涌动起来了一般。

    忽然,一张宛如羽毛般轻柔的月光翅膀,从月亮的表面挣扎探出,正如那破茧而出的蝴蝶般,紧接着,另外一张月光翅膀也伸展出来,那是既宽大,而梦幻的奇异翅膀,光看这双能量形态的月光翅膀,尚且判别不出为何物。

    又是片刻过后,从月亮表面中,竟然又齐齐伸展出一双月光翅膀,只是这双月光翅膀和之前的那双相比,显得更加细小修长,宛如带着一根宽尾巴的蒲扇。

    在翅膀之后,忽然一根巨大的独角,从月亮表面破出,螺旋形状的角身,锐利的角尖,让人忍不住想起郎基努斯之枪的强身,仿佛真的拥有弑神之威,让三尾血狐全身毛发都忍不住竖直起来,好似那根长角已经插在了它的心脏上面一般。

    当这根螺旋独角显露,月中之物的身躯再无阻碍,在让人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就从月亮表面浮现出来,巨大的月亮,因为孕育之物的破出,中间已经完全破开,变成一圈整齐的光环。

    这个光环并没有消失,而是缓缓上升,最后宛如天使光环一样,高挂于额顶,位于独角之上,庇佑半身。

    此时,破月之物的完整形态,终于展现在三尾血狐面前,伴随着天空大地上回荡起来的若有若无的空灵之歌,静谧夜下,一对梦幻般的翅膀轻轻拍打,荡漾出层层重影,洒下无数粉末状的月光。

    其身居于明月,似神国之夜辉,三尾血狐的灵魂之中,忽然无端的冒出了对方的名字,仿佛本该如此,乃是众神钦定,从它们的獠牙巨嘴中,不可自抑的喃喃念了出来……

    “月光……蝶……”

    ***************************************************************************************************

    参照黑暗之魂里的月光蝶,虽然月光蝶本身并不美,但是出场的那份唯美画面却震撼了小七,还有大狼也是,这两个boss可以说是游戏界里的文学少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