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 撒撒娇吧
    ***************************************************************************************************

    这声音是……

    我顾不得去惊讶魔法脉络这个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字眼,以差点将脖子扭断的速度猛回头,视线所及,白茫茫的世界里,一道格外显眼,格外美丽,格外熟悉的女性身影出现,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面带微笑,仿佛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这样站着,这样笑着,等候我的到来。

    “你是……我这是……在做梦吧?”

    鼻子一酸,眼睛就模糊起来,什么冒险者的坚强意志,完全堵不住用上眼眶的泪水,用力擦了擦眼,我不断摇头,脚步却控制不住的一步一步上前。

    就算是做梦也好,做梦也好,终于能见到你了,雪莉尔姐姐。

    步行渐渐变成了奔跑,百米的距离此时显得格外漫长可恶,好不容易才跑到人妻骑士身前,我一个飞扑,将她紧紧抱住,眷恋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狼真是的,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爱和姐姐撒娇,乖乖,不过,这样才是我的小狼。”

    温柔的小手,轻轻抚摸上了脸颊,耳边响起慢拍子的温柔声线。

    没有再说话,两人无言的相拥许久。静静品味着这份弥足珍贵的重逢,哪怕只是虚假的梦也好。

    终于,那在面庞上轻抚的温柔小手,将我的脸抬了起来,入目的是雪莉尔的那张清晰无比,如玉无瑕的迷糊人妻笑颜。

    “让我好好看一看小狼,哎呀,小狼变漂亮了哦,姐姐我真是大吃一惊呢。”

    咦,咦咦?这话迅速就将我热血冲头的大脑浇熄。连忙打量自己。然后发出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悲鸣。

    完蛋了,怎么还是圣月贤狼形态,难怪刚才抱着人妻骑士的时候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无论怎么抱都总有那么一块没办法紧密相拥。

    “这个……不对……等等。这是……这是误会……误会……我并不是……这个……这个样子……我立刻变回来!!!”

    比手画脚。语无伦次的说着。我就想取消变身,但是变身技能好像失了效一般,无论我怎么尝试。以往秒切的取消变身现在根本用不出来。

    还是人妻骑士经验丰富,立刻就知道了原因:“小狼,不用试了,你现在是变不回去的,因为这里,是属于圣月贤狼的魔法脉络世界,你现在又是意识形态,所以不可能变回去的。”

    哦,原来是因为这样,这里是圣月贤狼的魔法脉络世界,我又是意识形态,因为这样才无法取消变身,知道原因后我松了一口大气……等等,完全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啊啊啊!!!

    难道我刚刚再次和人妻骑士久别重逢,就非得玩这样的女装变身羞耻play,在我最喜欢最尊敬的人面前?!

    面对人妻骑士表面装傻迷糊,仿佛没有反应过来我现在的样子有什么好奇怪的,实则暗藏着饶有兴趣的将我全身上上下下扫了个遍的目光,我满脸羞耻的蹲了下去,呜呜呜,不要啊,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重逢,我的节操瓶到底不小心掉到哪里去了?

    “小狼乖乖,到底有什么好害羞的呢?你看姐姐不是和你一样吗?”摸着我的头这样说,人妻骑士自豪的拍了拍胸口,仿佛在说,做女人有什么不好,女人万岁!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人妻骑士不也是女人吗?女人在女人面前有什么好害羞的……不对啊魂淡,我被绕晕了,差点被这可恶的人妻骑士给洗脑忽悠了,我可是纯爷们啊啊啊!!!

    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我包头蹲地的姿势更加缩紧,脸深深地埋在膝盖里头,拜托了,把我当成一只路边随处可见的大小姐无视掉吧。

    “呜呼呼~~~这样的小狼看起来很可爱呢,变得越来越想欺负……不,是变得越来越想疼爱了。”

    自知失言的人妻骑士轻叩额头,吐了吐舌,企图用卖萌蒙混过去。

    我听见了!我都听见了!而且早就已经知道了你这装傻卖萌迷糊人妻骑士很腹黑,不用掩饰也可以!

    我抬起头,用险恶的目光注视着人妻骑士,打算找找她的破绽,给予反击,别看人妻骑士这样,其实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单纯害羞的,我早就已经看穿了一切!

    “哎呀哎呀?”人妻骑士轻抚脸颊,仿佛没有发现我的目光般继续装傻。

    “说起来,小狼应该比我更自豪才对呢。”

    “哈?”

    “胸部,比姐姐还好大一点点呢。”

    头顶之上,仿佛忽然掉落成吨重的石头刻成的“胸部”二字,正正砸在我的后脑勺上,让我扑倒在地,一蹶不振,再起不能。

    可恶,我就知道圣月贤狼的槽点很多,以这副模样出现在人妻骑士面前,实在太失策了。

    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我终于记起来了,刚才人妻骑士貌似说到了这里是我的魔法脉络世界,对于法师而言,魔法脉络可是有着奇怪的羞耻点,相当于果体一样,不是正好可以拿来反击吗?

    “哼,你别忘记了,这里可是我的魔法脉络世界。”我抬头挺胸,露出战意浓浓的反击目光。

    “难道说,你就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吗?在别人的魔法脉络世界里头。”

    “哎呀,是吗?”人妻骑士头一歪,似乎现在才知道般,但是随即。她并没有如我想象中的害羞脸红,而是隐不可察的露出一抹狡黠目光。

    “但是小狼现在是女的哦,女性和女性之间……问题应该不大吧,比如说一起洗澡啊之类的,我以前就经常和陛下以及艾鲁法她们一起洗澡哦,坦诚相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再次倒地,输了,但是我不是输给了人妻骑士,我只是输给了圣月贤狼自己而已。

    顺便,毕竟是纯爷们灵魂。人妻骑士的话让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她和亚瑟王以及其他十一位骑士一起洗澡嬉闹的香艳绝色场景。鼻子顿时就有点痒啊。

    “啊,小狼在想些色色的事情,对吧,对吧。真是失礼。快点把色色的东西丢掉。我刚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

    结果,我在已经认输。并自暴自弃的浮想联翩的时候,却意外的反戈一击,让人妻骑士脸红耳赤起来,意识到了她刚才洗澡的发言,会让男人忍不住的幻想。

    “小狼,果然还是男人呢,一听到含糊**的字眼,立刻就原形毕露,变成了大色狼。”见我偷笑,人妻骑士的腮帮微不可察的鼓起一点,闭月羞花的水嫩俏脸染上淡淡樱红。

    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才对,害羞的人妻骑士才是她的真正本性啊。

    但是,这还不够,我觉得必须给她更大一点的刺激,以好好报答人妻骑士一直以来对我的照(作)顾(弄)。

    “说到洗澡的话,我也偶尔和亚瑟王一起洗澡哦。”

    “……”

    “怎……怎么了?这怜悯的眼神。”

    “小狼就算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洗过澡,也不用对姐姐说出这么明显的谎言吧,姐姐知道的,姐姐什么都知道。”

    这人妻骑士,擅自就怜悯起我来了,摸着我的脑袋嗯嗯点头的样子,仿佛在说,小狼的年纪也不小了,会有这种幻想也不奇怪,但是不能拿亚瑟王大人来开玩笑哦。

    喂喂,我可是有四个妻子……不,已经是有五个妻子的男人了呀,竟被污蔑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洗过澡?简直就是被严重的小看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也知道,亚瑟王转生了。”我露出认真之色。

    “真的?”人妻骑士忽然激动的一把握住我的手,握的很用力,很疼的说。

    “是真的,这是你们布下的局,难道对自己没有把握?”

    “不,当然不是,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只是能够从小狼口中听到,还是不能自抑。”

    人妻骑士擦了擦眼角喜极而涕的泪光,露出灿烂笑容,数十万年的守候,一切都值了,她的笑容在无言的述说着这份忠诚。

    已经知道了?我困惑歪头,她是在小不点王转生以前……消失的,怎么会知道呢?

    没等我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人妻骑士就迫不及待的再次紧握我的手,用万分期盼,不容拒绝的语气对我说:“快点,小狼,把陛下复活前后的事情和我说一说,拜托了,姐姐用一辈子的请求拜托你了,立刻说给我听好吗?”

    真是忠心耿耿啊,听到小不点王的消息,脑子里就容不得其他事情了,我很是羡慕小不点王,有这样忠诚的骑士,同时也很吃醋,人妻骑士是我的!

    我拉着人妻骑士一起坐下来,从小亚瑟王开始转生,到转生之后因为力量不足而变成手办形态,以及后来再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和人妻骑士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其中一些难以启齿的东西,比如说小亚瑟王的转生,是我和吾王和黄段子是女没日没夜的啪啪啪补魔的功劳。

    想必,其实人妻骑士其实应该也能猜到吧,要不然当初第一次亚瑟王考验,也不会暗示阿尔托莉雅必须有心上人,还要将他带上一起通关考验,美名其曰是身为爱情白痴的亚瑟王希望她的后人不要重蹈覆辙,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在转生仪式上能够获得足够的能量让亚瑟王转生。

    至于假如说万一阿尔托莉雅没有心上人,那该怎么办?凉拌,十二骑士才不管这些,想要通过第一次亚瑟王考验?要么,你自身得拥有足够让亚瑟王转生的力量,要么。你就去找个可以给你补魔的丈夫一起带上。

    因为,对于亚瑟王而言,亚瑟王考验就是单纯为了考验她的继承人,但是对于十二骑士而言,继承人的考验成长什么的必须先放在一边,亚瑟王考验最重要的意义是转生仪式,可以说,亚瑟王成功的转生后,她们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

    虽然这样说对阿尔托莉雅有点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相比转生仪式。十二骑士并没有太看重这位亚瑟王的继承者,在她们眼里,阿尔托莉雅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让亚瑟王转生,这就是她们唯独给予亚瑟王的忠诚。

    除了亚瑟王以外。我还说到了第二次亚瑟王考验里的蓝拉萝赫、雪伦以及伊莲娜。对于昔日密友。人妻骑士也表现出了浓浓的感情,尤其是提到雪伦的时候,身上更是散发着母性光辉。看来伊莲娜她们一点也没有夸张,雪伦的确是人妻骑士抚养长大,类似女儿一般的存在,而雪伦也完全把人妻骑士当成了尊敬的妈妈,怪不得对我身上残留的人妻骑士的气息如此敏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将这些事说完,反正在魔法脉络的世界,时间几乎静止,我也不用担心外面,好不容易能见一次面,就让我和人妻骑士静静的,长久的相处吧。

    “小狼,谢谢你哦,能告诉我这些重要的事情。”听完后,人妻骑士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摸着我的头,真诚笑道。

    “太见外了。”我有些不满,我们之间还要说谢谢吗?那你教我的那些呢,你给我的女神武装呢?我该怎么谢你?

    “是有点见外了,但是啊,姐姐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因为姐姐我现在只不过是一缕意识,一缕即将消逝的意识,明明告诉我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却还是向小狼任性了。”

    我心里一颤,心头的恐慌,甚至让自己不敢问出“即将消逝”到底是什么意思,拼命摇头,回避这个话题。

    不对,就算只剩下一缕意识也好,她还是会一直在我身边,从未离去,我能感受得到,每次穿着女神武装的时候,都像是被人妻骑士的气息所包裹,这也是为什么我能一直坚强的面对着这个名字微笑的底气所在。

    但是,人妻骑士显然不想让我逃避,她露出寂寞的眼神,站起来向前走几步,宛如一朵水灵莲叶般转过身,温柔的看着我。

    “小狼,首先呢,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哦。”

    “为什么?”我愕然。

    “因为姐姐我骗了你,当初成为你的引导者之后,本该消失才对,可是还是忍不住留下了一丝意识,也就是现在的我,在女神武装上面。”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呢?我很开心,有你在我身边。”我连忙摇头。

    “但是,不小心偷窥了小狼的**哦。”

    咦……咦?!!!包括我和维拉丝她们的……虽然不是无法接受,但是这羞耻度有点大了吧。

    见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人妻骑士偷偷的狡猾一笑,故作慢拍子的这才想起什么还没说完,一拍掌心。

    “安心安心,只有小狼拿出女神武装的时候,我才能看到。”

    原来是这样,只有开启女神武装的时候她才知道我身边发生的一切呀,安心之余,我的心里又不禁涌出内疚感。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应该多多穿着女神武装,让人妻骑士多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了,即便只是一抹意识也好,呆在女神武装里面,一定很孤单寂寞吧。

    也难怪我以圣月贤狼的姿态出现她面前,她一点也不惊讶,还有刚才她说的已经知道亚瑟王转生成功,似乎也能从这里找到答案,记得我是有在小亚瑟王面前穿着过女神武装来着,为了让她缅怀她逝去的忠诚骑士。

    想到逝去二字,我心里又忍不住的打颤,刚才,刚才人妻骑士说过了类似的话,对吧。

    “我一点都不介意,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你在我身边。”拢着袍膝站起来,我顾不得难为情,一步一步,动情的向人妻骑士走过去。

    “不,倒不如说,我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哪怕就只有这样一丝意识也好,能让我感觉到你就在我身边,能够感觉到你的气息,我……我还想要更多的……更多的对你撒娇。”

    呜哇哇,我在说些什么呀我,不过为了人妻骑士不要有奇怪的念头,再怎么羞耻也要这样说,好不容易能够拥有她最后一丝意识,我怎么能够放弃?!

    “呜呼呼呼~~~小狼,你真是……偶尔也能说出这样让人害羞的话呢,不过,姐姐我并不讨厌哦,小狼对我撒娇什么的……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很幸福了。”

    人妻骑士双手捂着通红熟透的脸蛋,羞涩的看着我,温柔似水的双眸闪闪发光,仿佛在想象着我对她撒娇的情景。

    别想啊笨蛋,已经够难为情了!

    但是,比起难为情,我更不想让她消逝,咬咬牙,我再上前几步,来到人妻骑士面前,耍赖似的将脑袋埋到她的胸怀中,反正圣月贤狼是女的,没什么关系吧,反正你刚才说了不讨厌我的撒娇,对吧,无论让我做出什么样的羞耻让步,只要能挽留她我都愿意。

    在人妻骑士的怀抱中,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带着些许哽咽语气恳求:“所以说,继续留在我的身边吧,这份温暖的气息,我唯独不想失去。”……(未完待续……)